误长生

第189章 十年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十年

房间的温度似乎升高了许多。

感觉面前男人直直打量的目光,我脸越发红了,然后,我一边红着脸,一边脱下了最后的亵裤。

我站在了炎越面前,抬头看着他,眸子泛着水光。

他在看向我。

在看到我一如往昔那般平坦的小腹后,他似是发出一声无力的喟叹。然后,他光着身子跨出浴桶,把我拦腰抱起……

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

从床榻上爬起,我第一件事就是穿上衣裳朝外走去,见到守卫在外面的魔卫,我低声说道:“你们陛下呢?”

那魔卫低着头,回道:“陛下上朝了。”

我嗯了一声,想了想后,又回到房间坐好。

这个房间,与紫华宫里炎越的寝宫十分相似,奢华,冷硬,没有一丝一毫的女性气息。

我坐在寝宫发了几个时辰的呆后,一阵脚步声响,抬头一看,却是良少走过来了。

良少对上我,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他把几样东西摆在几上,说道:“这些都是陛下给你的,它们可以补充灵力。”

我看了一眼,抬头喊住良少,我问道:“魔后呢?她现在在哪?”

良少回头,说道:“陛下刚才下令,说是谁也不许把她放入宫来,还说,她想去哪都可以。”

我抿了抿唇。

看着良少,我突然问道:“魔后。是不是那块药玉所化?”

良少一惊,他骇然回头,朝我深深看了一眼后。他说道:“阁下真想知道的话,可以询问陛下。”

说罢,良少朝我一礼,说道:“我还有事,先告退了。”

就在他走出房门时,我声音一提,说道:“我腹中的孩子。是你们陛下的吧?”

良少再次一僵。

过了良久良久,他苦笑着说道:“阁下。你这些问题,完全可以询问陛下本人的。”

我垂下了眸。

低着头,我抚着肚皮,过了一会才小声说道:“我有点不敢问他。”

良少微笑。“那微臣位卑,有些事实在不知情。”

在良少开口的同时,我也在自言自语着,我道:“昨天晚上,我把内息注入你们陛下的丹田时,发现那阴寒气息似曾相识。我腹中的孩子,定然是他的!”

说到这里,我有点高兴起来,不管如何。我怀了炎越的孩子,总比怀一个陌生人的要好得多。

就在我唇角含笑,眉间盈盈时。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魔卫在外唤道:“良君,陛下急请!”

良少迅速走了出去。

良少离开后,我又发起呆来。

我一边发呆,一边想着炎越身上的那个无法愈合的大洞,拼命的寻找着记忆。看能不能找到一个让他恢复的方法。

这般一琢磨,转眼便是一天一夜过去了。而这个晚上。炎越没有回来。

第二天,想了一夜的我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出房门。

走到院落时,我发现这院落里直是安静得很。

怎么会这么安静?

我蹙了蹙眉,向着院门走去。当我来到院门处时,赫然发现自己所在的院落竟然被封锁起来!

院落外,一个血色森森的超级结界把院落死死困住,我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困鸟!

我瞪大眼,错愕地看了四周血气森森的锁天困神大阵一会,颤抖地拿出一张符纸,当场画了一个传音符后,我把从炎越身上取得的一根毛发融入其中。

然后,我撕开了符信。

在符信开通的那一瞬间,外面的叫喊声吵闹声说话声奔涌而来,然后,我听到炎越低沉的声音,“喂?”

我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恢复雍容平和后,朝着符信说道:“炎越,你把我给关起来了。”我问道:“为什么?”

我虽然竭力维持平静,可声音终是有点颤着。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我刚才还一直闪耀着欢喜和快乐的眸子,此刻已经泛红。

符信那边,炎越似是沉默起来。

就在他的沉默中,我听到一个声音说道:“陛下,所有低阶魔物都已出现在十大通道旁,只等陛下一声令下!”

……我明白了!我完全明白了。

颤着声音,我沙哑地说道:“原来你是要进攻天界了?怪不得,怪不得要把我困住了!”

我的声音刚刚落下,符信便啪的一声,被炎越魔帝单方面关上。

我低着头,任由符信落在地上。

接下来的事,我不想去问,也没有能力去问了。

我在这小小的院落,足足困了十年。

十年中,我听不到外界的消息,也见不到外界的人,我有时发了疯的制出几个信符,因为我只收集了炎越身上的衣服毛发,也就只可以联系他。

可我的每次通信,每每维持不了一息。每次都是我撕开符信,朝着他唤一声,“炎越”,或者唤一声“陛下”,那边便单方面给关闭了。

十年寸步不出,十年中,我每每焦急天界的现状,每每摸到我储物袋里来不及送出的改良版的周天防魔大阵符,我就心慌不已。

到了后来,我一次一次地告诉自己,我只是一个小女人,我本来算不得多聪明也算不得多能干,这天界的存亡是他人强加于我的,我实在没有必要把那么大的担子加在身上。

我也不让自己后悔。那一个晚上,虽是我主动献身,虽然在我的主动,以及前世记忆的两重帮助下,炎越的伤势得到了明显缓解,可以几年都不需要药玉滋养。可也不能因为那样,我便把炎越魔帝进攻天界之事记在自己头上。

我一遍一遍地告诫自己,一遍一遍地安慰自己。又因不敢大肆动用灵力,我只能一遍一遍地回忆着记忆中的知识,然后尝度着做一些不需要动用太多灵力的符箓阵法。

转眼十年过去了。

院落里那盛开的大片大片的黑崖花,因为缺少专人打理,早已枯死。

那一天,天空上的红色雾气一点点变得浓厚起来,我仰望着这同样给封锁了的天空。久久一动不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的。外面传来咔嚓咔嚓的阵门移动声。

再然后,一个脚步声带着外面的生气,和血腥气,朝着我缓缓走来。

我慢慢转头。

因为背着光。我看向来人时,不免眯起了双眼。

那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走到我面前后,单膝跪下,抬头看着我,他低沉的,温柔地笑道:“魏枝,让你等久了。”他扬着唇,语气轻快。“乖,别生气了。”

我不错眼地看着他。

看着看着,我突然扬起手。朝着他脸,一个耳光重重地甩了过去!

男人不避不让地受了我这巴掌,只是那张俊美威严的脸上,不免带上了几分沉凝。

我掏出手帕,慢慢拭着发疼的手,哑声说道:“天界败了?”

男人没有回答。

我又低声说道:“天界数万年积累。不可能这么快就落入下风,难道说。还有别的原因?”

男人站了起来。

也许是他这几年又有奇遇,进境太多的缘故,当他这般站在我面前,沉默地盯着我不说话时,那股子威压如不周山一样,沉沉地向我袭来。

我白着脸转过头去,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却是他转身离去。

听到那砰的一声关上房门的声音,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睁大双眼,我慢慢向榻上一倒,一时之间,脑中空荡荡的。

在炎越回来的第二天,魔帝宫络络续续的,又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出现,越来越多的大臣们进进出出,一转眼间,这里又恢复了十年前的繁华。

唯一不变的是,我所在的这个院落,还是被封锁着,因此,我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只能站在院落里,听着外面的人语喧哗和乐声阵阵。

半个月后。

阵中再次传来一阵响动,然后,青涣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

没有想到再次出现的会是他,我诧异了,连忙走了过去,问道:“你怎么来了?”朝他上下打量一会,我又关切地问道:“炎越他,没有对你做什么事吧?”

青涣摇了摇头,他脚有点不良于行,人也在十年来明显见老。一边四下张望,他一边说道:“咦,这黑崖花都死净了!”

围着院子转了一圈后,他来到大殿中,抬头看着那华丽宏大的,以前的炎越魔帝经常用来办公的书房,青涣低声说道:“魏枝,凤凰城落到了魔界手中,你知道吗?”

过了一会,我哑声说道:“约摸猜到了。”

青涣说道:“天界强横了那么多年,却敌不过只有百余年积累的魔界……怪不得以前便有传言,说是天界帝子如若度不过情劫关,就会成为天界的心腹大患,建议击杀之!”

我一怔,奇道:“这传言我怎么没有听过?”想到炎越还是天君时的事,我又说道:“可是不对啊,当时大家都说炎越的情劫关难过时,老天帝不但没有对他怎么着,还把帝位传给他了啊。”

几乎是我这话一出,青涣便冷笑起来,他讥嘲地说道:“老天帝?他呀?他得了一件能帮他成神的神器,而那神器的开启条件,是无以数计的生灵那怨毒和恐惧的情绪,以及大批量的修士魂魄。可以说,天界变成现在的样子,都是他的功劳!”

说出这段让我震惊的话后,青涣又道:“这十年里,我一直在想着,你之所以踪影全无,一定是炎越动了什么手脚,把你藏在了什么隐秘的地方。不止是我,那些隐藏在魔界的天界之人,也是找了你十年却毫无所得。没有一个人想得到,你竟然被关在炎越他自己的房间里,而且以你的修为,被关时竟然没有露出半点风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