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金相实的考察,为期四天,当天是蒙艺接待了,第二天就是省科委之行,这次,陈太忠终于是上场了,当然,没有人闲得没事,去琢磨凤凰科委为什么只来了一个副主任。而正职不见去向。

这也是陈太忠第一次面对面地见到金部长,金部长身材矮小小嗓门却是极其洪亮,话里带了很重的口音。精神也不错,不过仔细看一看。面色有点过于红润,这是脸上化过妆吧?

州口实听取了天南科委的工作报告之后又同与会的同志们热情地探讨了科委在新的一年里的工作重点。以及的未来展方向和趋势。

眼看着时近中午,主持座谈的关正实主任提出了建议,“金部长,陈省长,张秘书长,关于科委在市场经济中的定个,以及怎么能更好地挥出自身优势,为建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服务,我建议,可以听一听来自凤凰科委的同志们的意见。他们在去年一年里,走出了自己的特色。

这当然就是陈太忠言了,陈洁笑着点一点头,这些会场安排大家都是提前过目了解过的,关主任的建议无非是走一走过场。

,是小陈主任吧?”金相实笑着点点头,看向陈太忠,眼中有不加掩饰的赞许,‘这几个月来,凤凰科委这个词我听到了很多次,现在大家要取经,希望你不要藏私哦,”

‘其实我们取得的这一点成绩。离不开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还有其他兄弟单位的密切配合”陈太忠现在的套话也是张嘴就来。他站起身来,“各位领导。

与会的人员里,就他一个副处,就连陈洁的秘书小谢妆是刚提了正处。他实在没道理坐着言,倒是金部长笑眯眯地一抬手,“坐着说吧。座谈座谈”那就是要坐着谈喽”

陈主任的言不是很长,大概就是五分钟,其中还有四分钟的套话。不过他的话头一开,倒是勾起了大家的兴趣,于是在他言完毕后,大家就各自关心的细节展开了提问。

这位是蒙老板的爱将,金部长对其的赏识也是溢于言表,而且凤凰科委确实是做出了一些成绩,似此情况谁还会不纷纷表示善意?

所以,这话说完就十二点了。正好是饭点,下午大家吃过饭后又去省科委下属的工厂、扶持过的企业转一圈,又到高新区、科协走一走,不知不觉间,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当天晚上。金部长在入住的天南宾馆里接待几个天南的老朋友,其中有老同学小老部下,算是私人性质的会晤。

省科委关正实一帮人也住到了宾馆里,虽然大家都是素波人,但是部里正职下来考察。谁敢怠慢?而且,现在的科技部不止肥得流油,更是推行政策的第一年,拨款这玩意儿。是存在个惯性的,开头开不好的话,以后想再多要钱,那难度就不是一般地高了。

对天南科委而口,有凤凰科委这样的下属单位。真是荣幸至极的事情,若逃m曰运一帮凤凰人在下面折腾出了名堂,金部长怕是眼皮子扫天南的机会都没有。哪里像现在一般,被其他省科委的眼珠子红红地瞪着?

所以,虽然陈太忠表示不想住在这里,关正实却是拽住他不肯放他离开,‘小陈、太忠、陈大少,你可不敢这么走了,我的拨款还都指望你呢,万一金部长临时想起找你来。你来得晚一点,我都得被扣上一个,接待领导不用心,的帽子,你就委屈委屈吧。”

“关主任您这是要折杀我了。成成。我住下了可以吧9。陈太忠只能叹口气应允了。“我觉得金部长找你的可能性比我高多了”

果不其然,关正实时不时得出去一趟,不过,大多时候他都是在关心金部长现在在做什么,只有一次例外,外面有人登门拜访金部长,却是说好来一个人结果来了俩,被金部长的警卫毫不留情地拦在了外面。由于吵吵起来了,有点响动。关主任第一时间跑了出去。

没过多久,关正实又走回了跟陈太忠所处的房间里,笑着摇一摇头。‘中央委员就是中央委员,威风真大。我这厅级干部在他的警卫跟前做证明都不顶用。”

剿青,这次来的是金相实一个多年未见的表哥,本来这是金部长邀请来的,可是那表哥又带了自家的儿子过来,警卫拦着不让进,最后还是金部长的秘书出面,才将人放进去。

那位带人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敢情他儿子就是在省科委的一个三产公司里,虽然是事业编制却是自收自支的那种。也没什么职务。三十出头了都没个一官半职的。

关正实不想惊动金相实,马上打了电话落实,认定那厮确实是科委的人,就想做个证明,谁想那些警卫不吃这一套,他们认识关主任也知道其身份,但是那只对关主任个人顶用,别人嘛,不行!

所以关正实觉得这警卫太牛了啊。那做老爹的你们肯放进去我只证明一下他的儿子,还是我们省科委的工作人员,你们居然不认?

不过这东西也实在没什么可叫真的,保护好领导本来就是警卫的天职,所以,嘀咕几句之后。关主任的注意力就转移了,‘光华公司这个姓李的家伙,得调整了啊。

,嗯,那是得调整了”陈太忠笑着点头表乖理解,人家跟金部长是亲戚呢,在你麾下当兵,你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的话,怎么还不的照顾一下?

他倒是时关正实计戈怎么调整比较感兴趣。‘给他个什么干一干?正科?”

“小这个就要看情况了”关主任苦笑一声,反正大家都能理解其中的苦衷,他倒也不瞒着时方,“看他能在里面呆多久吧,要是能呆半个小时,怎么也得给个副处吧?,你这量化指标倒是挺精细的啊。陈太忠听得就笑,这家伙的命还真好要不是金部长来天南一趟他估计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了”

“那也怪不得我不是?。关正实不以为然地撇一撇眉毛,“谁让他有路子不知道走呢?我这纯粹是不知者不怪。

两人絮絮叨叨聊着,关主任还是不停出出进进地观望,其间还有省科委其他人进房间转一圈,坐一阵又离开,但是那光华公司的李永却是迟迟不见离开。

‘这是得正处了吧?,陈太忠看着关正实笑,关主任的脸色却是不怎么好看了,犹豫着摇头,‘正处哪儿有那么多正处的位子啊?”

约莫过了四十来分钟之后,有人来找关正实,‘金部长请您过去一趟”

关主任站起来,几乎以小跑的度跟看来人走了,不过他去得快回来得也快,约莫五分钟之后,就出现在房间里,沉着脸看着陈太忠,不知道在想点什么。

,老金让你安置姓李的啦?”陈太忠看出来了,丫眼下这副神情,叫魂不守舍。

,只说安置倒是好办了”关正实苦笑一声,缓缓地坐下,看着陈太忠欲言又止,好半天才叹一口气,“太忠。听说,你跟章尧东关系不错?,没搞错吧?”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毛了,“你的意思是说,,不会吧9,他都不想说出自己的猜测。然而关正实沉着脸点点头,‘没错,金部长说了,这是他的亲戚,又是我的清华校友,希望我多锻炼他一下,能下基层充实一下更好了,比如说,凤凰科委。”

“小副处的话”难度很大”陈太忠仔细斟酌一下,苦笑着摇头,‘我们科委已经一正八副了,我也没那么大面子,让章尧东再给我一个副处编制”

“这么说吧,就算章书记答应了,市里肯定又要借此向里面塞人,科委现在下属的电动助力车厂,一个多亿的投资,厂长只是正科,都有人跟我暗示过了,说那个厂子该提一下级别,我硬顶着没答应,我要是把这李永弄进去,市里再塞给我三四个副职,一个正职,十几个副职”你说这不是成笑话了吗?”

“就怕还不止是副处”关正实没心思听他叨叨,重重地叹一口气。他以前是正科,因为得罪了董祥麟的人,才把他弄走的,越级提拔一下,就是正处了。”

“这不是胡闹吗?,陈太忠听得眼睛就是一瞪,心说我那儿的正职还给许纯良留着呢,‘凭什么越级提拔他?,,凭他能左右了科技部的拨款,陈省长都不会拦着”关主任看他一眼,脸上的苦笑越地浓了,“没错。金部长没拿拨款说事,不过他不说,咱们,也不敢想不到啊。”

金相实就敢这么跟你提要求?,陈太忠实在想不通这逻辑,‘他不要照顾一下影响?,,在北京的话。他肯定不会这么说的”关正实回答得意味深长。但是在地方的话,说得明白一点。你还能捅上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