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好黑的一匹黑马”陈太忠沉吟半天,终于重重地叹一口气,苦

笑着看向关正实,‘还好,金部长只是找你说了,还没找我,这就算是

跟我无关。

金相实可能找你吗?关主任白他一眼。‘你又不是省科委的,而且

还只是副职。就算他知道找你有用。也不合适跟你说。”

金相实找你也没用,找蒙艺倒是最管用。陈太忠才待开口,猛地想

到。我这不是在教他怎么干吗?说不得干笑一声,“科委也不是垂管部

门。明天他不是要去凤凰吗?让他自己跟章尧东说去吧。”

‘他要是跟章尧东张据开嘴。还用得着我找你商量吗?中央下地

方。也不可能完全无视影响,要不然,他找蒙艺说,效果岂不是正

好?”关正实没好气地看他一眼。‘这话他只能跟我说,其他方方面面

的工作,就是由我来做了”唉。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这是领导对你的信任”陈太忠听他如此抱怨,没心没肺地笑

了挂来,‘你做工作吧,我这儿就一个态度,你过得了凤凰市,就过得

了我这儿。”

这倒也是他的实话,将科委正职让给许纯良,本来就是章书记的意

思。要是章尧东你都不抵抗,我绝对没意见甚至,李永来任个副

职。我也没意见,当然,前提是你只往我科委塞一个副职,反正那家伙

也是董祥麟的仇人,大家多少还是有点共同语言。

“你这家伙”看着他这副惫懒样子,关主任好悬没把鼻子气歪

了。好半天才哼了一声,‘太忠,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没水小河

干这道理你懂吧?”

道理是不错,不过,我们凤凰科委做出这点成绩跟你们这大河也

没什么关系吧?陈太忠才不肯鸟这话,只是碍着两人的交情,也不好说

什么。

于是,他重重地叹一口气。‘唉。这个李永,要是昨天联系上金部

长就好了,就算老金不好意思跟蒙老大说,跟陈省长总没问题

吧?,

“他就算跟陈省长说这任务最后还是要落到我头上,谁要我跟你

关系好呢?,关正实苦笑一声,心说陈洁才不会为这种小事情抛头露

面。而且凤凰科委有你这么个爷字号人物卡着,那根本是水泼不进,谁

还吃撑着了去自取其辱?,而且这种事,他用陈洁也不顺手。”

他有要解释,这里面存在着一个分寸感的问题,旋即马上就反应过

来。这明明是小陈信口胡说,不愿帮忙而已”我就不信丫挺的不知

道里面的奥秘,卜陈,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回头凤凰的拨款。都着

落在我身上了,文海在那个个子也呆的有点久了吧?”

按说,关正实是拍不了拨款的板的。不过这个问题处理好了,他可

以向陈洁解释不是?陈省长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

我倒是想帮你呢,问题是可能吗?陈太忠苦笑一声,文海倒是要

走了,不过章尧东心里已经有了人选了。来头比李永大多了,你觉得我

该怎么帮你?,

他准备让谁上?,这个问题。关主任是一定要问的。

这个”许绍辉的儿子许纯良”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点出

了人名。有的时候,一味地藏着掖着也不是那么回事,报出人名也有报

出人名的好处,最起码有些自不量力的家伙想打某些主意,就该掂一掂

自己的份量有些脑筋不是随便能动的。

不过。哥们儿这也成了地下组织部长,属于嘴不严的人了啊,想到

这个,某罗天上仙心里也是纠结无比:看来不少消息,就是这样泄露出

去的吧?

“啊?,关正实听得就是浑身一凉,许绍辉的儿子?许书记的厉

害。他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空降下来的副省长,一来就是省委常委,

眼下又攀到了第四号人物的位置,若是不算蔡莉这个政协主席的话,那

就是实打实的第三号人物许绍辉做到这一切,只用了两年出头。

看来,这麻烦真的是大了啊”关主任叹一口气。对陈太忠跟许

纯良的关系,他也略知一二,按说许绍辉的儿子想到凤凰科委,中间

也是有几个环节要打通的,省里的人物对地级市行局的控制,未必能很

意。

但是放在许纯良身上,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省里干部下派,有

许书记给张罗着,凤凰市有章尧东接收。那也不是问题,凤凰科委这

里。陈太忠又不抵触,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根本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这章尧东”什么时候搭上许绍辉的线儿了?”关正实喃喃地自

问自答,他对省里权力的结构,并不是很熟,不过这也难怪了,他不但

是搞技术的出身,以前也仅仅是省科委的副职,要说陈省长之类的他倒

是比较清楚,范晓军和吴敬华这种铁杆搭档也知道,可是章许二人这种

联系就不是他能掌握的信息了。

不过显然,许纯良能到了凤凰科委这种炙手可热的地方,仅凭陈太

忠是不可能的,而章尧东肯放许绍辉的儿子到凤凰节,怕也不会是一个,

简甲的人情科委在凤凰市的影响可以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来形

容。这个位置的正职,章书记不会看不出厉害,许书记这算是把手插进

了凤凰的地盘。

“人家俩本来就走得很近”陈太忠既然已经大嘴巴了,倒也不怕

多说一点,反正关正实也算自己人不是?‘不过关主任,这话你就不

合适再跟别人说了,这个你知道吧?。

嗯”关正实点点头心说这样解释才算合理,他当然也知道守

口如瓶的重要性不过下一刻,他又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唉,可

是…”我该怎么办呢?,

其实,随便给他一个正处就行了”陈太忠终于出点子了,‘李

永不可能跟金插实有多好的关系。要不然早就知道用这关系了你说是

不是?”

这可难说”关正实苦恼地摇一摇头,以前科委是董祥麟,谁知

道又是怎么回事呢?‘反正人家当面跟我说了,一个正部啊,只要求提

个正处”我拒绝得

这么自寻烦恼?”

这个“倒也有点道理”关正实点点头,其实,这种可能他不

是没想到,但是他以前做惯副职了。眼下才做正职难免心境有点跟不

上。心说大部长话了这又是我职责范围的事,想推都找不到领导

推。那么,怎么也得办得圆满了不是?

说穿了,还是心态问题,陈太忠习惯了顶撞领导或者将领导的指示

变通执行了,而关正实没这胆子,所以就算想到了也不敢去做,被他撺

掇一下,才有了试一试的胆子。

反正我也有足够的理由,不将李永派到凤凰了,关主任心里默默

地念叨,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三天一大早,金部长一行人驱车前往凤凰,分管副省长陈洁作

陪。等进入凤凰地界的时候,章尧东和段卫华早等在了路边迎接。像上

一次安国来。就没受到如此礼遇,可见正职和副职的区别,真的是

太大了。

凤凰科委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金部长不过是走马观花

地随便,一天时间就那么过去了,晚上在临湖疗养院招待,陈太

忠有幸作陪。

做为凤凰市呼风唤雨的人物。陈主任却也是第一次在临湖疗养院吃

饭。可见有此地方,并不是说势力大就可以涉足的,级别没到了那里,

势力再大也是白扯。

当然,一桌十二个人里陈太忠肯定是敬陪末座的,文海这厮算是

走运,都要离开科委了,却因为是陈主任的正职,也有幸在正部在场的

情况下,分得宝贵的一席。

正部、副部小正厅、副厅坐了一困。陈太忠虽然平日里跋扈惯了,

眼下也只有使用耳朵的资格,眼下这一幕让他想起了在官场头一次

吃请的遭遇他也是只有埋头吃饭的资格。

不过,当时掌握话语权的是白凤乡乡长张衡和吕强,他身边是东临

水村的村长李几丁,而陈家人不过是个村长助理。

眼下,两年多过去了,张衡不过只提了一点,升任白凤乡的书

记,级别还是正科,而他陈家人已经是光芒四射的副处了若不是

年龄和文凭在那里卡着,正处也是唾手可得。

似曾相识的场面,想起来却洗如隔世,似此情况,由不得陈太忠不

感叹,当然,他不仅仅是感叹,而且还在竖着耳朵细听领导们的谈话。

不过很遗憾,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听到金相实谈及凤凰科委的人事

问题,连一点暗示都没听到,这让他有点微微的奇怪,这里你最大

哎。

直到很久以后,陈太忠有理清楚了其中的轻重,金部长想要施加

压力,也只能给关正实施加,若是在别人面前叨叨什么,就太不成熟

了中央下地方,固然可以放肆一点,但也不可能百无禁忌,身在这

个圈子里,必要的规则还是要讲的。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折中手段

第四天一大早,金部长回素波。这次不止是陈太忠要跟着,文海也

借机跟了去,为领导送行,总是人越多气氛越热闹吧?

不过,中午的送行宴,两人就没资格上正席了,这不仅仅是因为

级别有点欠缺,更是因为”摆宴的是杜毅杜省长。

中央部委下来正职视察一般就是这种接待待遇,迎接是一位正

省。送别是另一位正省,金部长也不是特例。只是天南这边迎接和送别

的人选颠倒了一下而已。

杜省长送金部长,也不是上杆子巴结仅仅是普通的人情往来,不

出面难免会被别人看做不尊重或者是对金相实有成见,就这么简单。

而且,金部长手握科技部的拨款大权,杜毅也不可能视而不见,他

管送不管接,已经很明白地向大家表态了:我这不是炒蒙艺的刺饭,

是平数使然。

当然,这先后顺序里面的讲究。有多少人能看得懂,那就实在不好

说了,不过杜毅也不可能在乎,我这本来就是做给看得懂的人看的,看

不懂的人,你们接着不懂就完了呗。

似此情况,杜省长怎么可能让凤凰科委的人出面?反正金相实下来

考察,要目标是考察省科委,其次才轮得到。个别成绩不错”的地

级市科委,他不叫凤凰科委的人参加是正道,叫上的话,还真就有炒剩

饭的嫌疑了。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是没蹭到午饭的正席,下午去机场也是只有站

在‘群众,中的份儿,不过他并没有介意这个,风头太盛并不是什么好

事。

当然,这种心态搁在往常,那是不可想象的若是仙界中人得知,

被众仙击得魂飞魄散的操蛋陈居然会有了这样的认识怕是也会惊掉

下巴。

送走金部长,文海就要回凤凰了。不过陈太忠没跟着他离开,静河

二库合龙在即,王浩波和张国俊都找了小水电的厂家,要跟陈太忠座谈

一下,顺便把静河二库最后的方案拿一下。

建福公司的老总吕鹏已经赶到素波了。总工更是水利厅某退休老

专家兼职的,不过大家都明白,所谓的吕总,不过是给董事长岳阕的表

妹任娇打工的,任老师才是建福公司的皇太后。

然而,这皇太后对该公司根本就是撒手不管,在建福公司真真正正

一言九鼎的,是陈太忠,所以这个方案。必须要过陈主任的目才行。

张厅长和王书记各自推荐了小水电的厂家,不过这并没有导致两人

关系的紧张,王书记很直白地说明了自己的意母,“我找人,就是想帮

着拿出更好的方案顺便压一压张厅长那边的价钱,太忠你要选,还是

要选张厅的人。”

张国俊更是痛快,‘浩波你这是说什么呢?建福又不是咱三个的公

司。关系到厅里干部的福利呢太忠你的人该选什么就选什么,别搞那

此乱七八糟的东西,兄弟齐心,才能其利断金,自己两个人还这样那样

的。就真没什么意思了。”

方案听了听,投标书也看了看。陈太忠琢磨一下,觉得两边似乎

乒小吵。不过张厅长这边的人报价高了那么一集点,对付款要…几山比

较苛刻。这让他有点犹豫。

当然,以他现在的城府,肯定不会随意表态。说是相信厅里徐工的

判断,说完就将资料搁在了一边。

然而,他这种做作,又岂能瞒得住王浩波和张国俊?张厅长心里不

说什么,王书记却是悄悄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还是选老张的吧。他

倒不差那点回扣什么的,关键还是个面子。

啧。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陈太忠郁闷地挂断了电话,都到厅长的

地步了,当然不会把那点小钱看在眼里,但是这面子事大啊,尤其另

一个介绍商家的人。是他的副手。这面子就更要不可了,啧。当时你

就不该出面,让那些商家直接找到我就行了”

“唉,你快别提了”王浩波听得就是一声长叹,“你以为我不知

道这个?我是被张厅长点了名的。为了提供更多的选择,要我找几个厂

家做配合,我敢不答应吗?,

点名的也是张国俊,现在价钱高的还是张国俊,陈太忠情不自禁地

想歪了。老张这不会是,,有意给你难堪吧?”

,这倒不可能,想给我难堪的话。他有的是办法”对于这一点,

王浩波认识得还是相当深刻的,“他也确实想把事情办好,不过。事情

展到眼下这步,也真是有点没意思……”

,倒也无所谓”陈太忠笑着安慰他一句,晚上他不是要摆酒接

待我吗?到时候我看是能把小良还是云风拉过去,老张总不能再在这种

小事上计较了吧?”

许纯良和高云风,这都是王浩波知道的,而且他知道,这两位的老

爹。今年的行情都涨了不少,尤其是那许纯良,张国俊还没见过呢,有

这么个套近乎的机会,张厅长应该不会拒绝,然后,建福公司那边的小

小事情,自然也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虽然只是一个面子问题,但是也得拿个小小的人情来消气,陈太忠

是这么认为的,王书记也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s里禁不住也有点佩

服。你说这太忠的小聪明怎么就这么多呢?

自打许绍辉升任纪检书记之后,陈太忠还没登门道贺,不过蒙艺都

已经嫌他折腾得欢了,他索性连许纯良也不见,直到现在,仙再没什么

表示也不合适了。才打电话给许纯良,说是晚上跟水利厅的人吃饭,

‘给你准备了两獭年的拉图,来就有,不来就没有了啊”

啧,我还真没兴趣跟他们吃饭。”许纯良实话实说,他老爹是升

了。权力也大了许多不过纪检委这一块真的太敏感了,许书记眼下

做事反倒是要缩手缩脚了,纪检干部跟其他人打成一片关系和谐,是

不应该的。

“来吧来吧”陈太忠不管不顾的邀请他,“要不我去你们单位接

你。帮我撑一撑场子,顺便恭喜你老爸升任纪检书记。”

“撑场子倒是可以”许纯良是真的实在,一听是这缘故就应承下

来了,“恭喜就免了,咱哥俩谁跟谁?不过,我不可能跟他们说什么。

‘你说了也不顶用啊”陈太忠笑嘻嘻地挂断了电话,心说你还能

做了你老爹的主不成?不过,许纯良这态度一如既往,直率而谨慎,倒

是让他有点感慨,同样是老爹升了,高云风就难掩那兴奋的心情。而小

良说话做事却是保持了原来的风格,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

有了这个感慨,他也懒得去找高云风了,只在机关事务管理局门口

等到许处长,两人一同到锦江大酒店赴宴。

果不其然,张国俊听说来的是许书记的公子,先是微微一错愕。马

上站起身子迎了上来,‘哈,原来是许处长,早听太忠说过你,一直要

他弓见呢,就是那家伙太忙了。哈哈”

陈太忠没跟你说过,只不过是我跟你提过一次而已,王浩波冷眼

看着,心里暗笑,要是以前就弓见给你。你未必会像现在一般迎出来。

一个区区的副省长的儿子,是请不动张厅长移步的,哪怕是省委常

委。而同样的省委常委,纪检书记的儿子就不一样了,这倒不是说张厅

长心虚,实在是做官的哪里有不怕纪检委的?

反正,能跟省纪检委搭上关系。总是不错的,虽然仅仅是书记的公

子。但是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搭上许纯良甚至比搭上许绍辉还管用。

这里就又是个分寸感的问题了。比如说,张国俊有朋友被纪检委惦

记上了,在不得不伸手相帮的情况下。贸然找许绍辉未必就是明智的选

择。

有太多的事情许书记不是没权力出头。而是实在不合适出头一纪

检委一把手带头狗私,传出去总不是那么好听的事,只说这个忌惮,就

让许书记不方便张嘴。大家都看着他呢。

就是老话说的那个意思,县官不如现管,求人得求对地方,县官不

是没能力伸手,而是不合适伸手。如此一来,许纯良出面,就比他老爹

要方便一点。

当然,这指的仅仅是小事,真要是什么大事,许绍辉也都未必能偏

帮了,总之一句话,认识许绍辉和认识许公子,效果是不一样的。如此

一来,由不得张国俊不认真对待。

“来得冒昧,打扰张厅长了”许纯良笑一笑,对方是厅长,他这

副处也表现得比较敬重。只是言语间也不乏那么一点矜持,“我是知

道太忠来了,叫他一起坐一坐,没想他没空。”

话里隐隐有撇清的意思,不过张国俊倒是能理解,他非常清楚,许

绍辉才执掌了纪检委,根基未稳的情况下,许公子低调待人是很正常

的要不是如此,反倒是不正常了。

所以他当然不会在意,爽朗地哈哈一笑,竟是客气得惊人,许处

长这可是太具外了,太忠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以后相处下去,你

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