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艺都做出决定了,要为科技部部长金相实接风,人在官场,这时间有时

候确实不属于自己。

按说这种事情属于政府事务,接待金部长是属于杜毅的事情,不过

杜省长事务繁忙,安排不出来时间,要政府办公厅把情况通报省委办

公厅。

蒙书记对此并不意外,事实上杜省长不这么反应有叫奇怪,这就是

杜毅说啦:老蒙,凤凰科委这一块是你搞起来的,我不参与,反正科技

部卖的也是你的面子不是我的面子。

然而,蒙艺出面接待,还真的是有点插手政府事务的嫌疑。所以他

也不出面张里。只等杜毅把皮球踢过来,然后顺势接下来。

如此一来,蒙书记免了跋扈的嫌疑。杜省长也省得被别人嘀咕是炒

蒙艺的剩饭金相实也不失面子省委书记出面接风,是相当给科技

部面子了。

事实上,金部长虽然是中央委员。可是将毒里的权力量化的话,还

未必及得上候补中委杜毅,不过这种比较,就要具体到细节了

三个人都是正部级。

单单由这个小小的事情就可以看出蒙艺和杜毅配合的默契来,杜

省长容忍了对方向政府事务插手,而蒙书记更是配合:老杜没空?这倒

是难办了,算了。真没空的话”我甘心做老杜的替补啦,都是为了让

天南发展得更好嘛。

说句实话,虽然省委书记和省长注定尿不到一个壶里,蒙艺和杜毅

之间也不乏争斗,但是从整体上来说,两人相互间也是相当敬重的

搭档不需要是一伙的,只要懂得进退,知道设身处地地为对方考虑,不

会为某些突发的负面情绪影响大局,这就是好搭档。

尤为难得是,蒙书记和杜省长都知道,对方也是这么看自己的,所

以。杜毅想到近来高层的某此传言。都禁不住有此感唷也不知道下一

个,搭子,会不会这么合作愉快了。

当然,这种隐秘的事,杜省长自己知道就行了,没必要外传。想他

一个候补中委能做了一省之长,仅仅靠一点机缘也是不可能,除了所谓

的背景什么的,自身素质必须得过硬才行。

不过,这些都是些小因果,倒也不值得一提,关键是,金相实来天

南的接风宴是蒙艺摆的,这就足够了能参与者,也就是陈洁之类的副

省级干部,正厅只有一个关正实,其他是一些领导的相关贴身人,那些

副厅级别的干部根本连边都靠不上。

那么,陈太忠自然也就不在其中。

原本他的级别就不够差得不止一点半点,虽然蒙艺执意将他带

进来的话,也不是什么问题,反倒还能表示出撑腰的意思,但蒙书记

自家知道自家事,都要走的人啦,也不用整那么大动静出来,要不然对

小陈并不是什么好事。

蒙书记非常清楚,自己走后,小陈被晾在一边简直是必然的事情,

凤凰科委原本就是他蒙家人竖起来的。陈太忠又是铁杆的蒙系,就算

杜毅想要政绩,不嫌涧碜地去炒这一盘剩饭也要将小陈赶出去才可

能。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杜毅坐看凤凰科委发展,如果方便的话,淡化

一下其在省内的影响,为难的可能性倒也不大毕竟那还是科技部的

典型不是?

既然是这样,眼下他想关照陈太忠的话,在不久的将来只能适得其

反。在蒙老板看来,那厮属于咎由自取一谁让你不跟我走呢?但是也

没必要让那家伙因为自己的缘故。遭到太多的打击。

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个,不过他也没想着能在两个正部级官员的会晤

中露面,省电视台播放蒙书记会见金部长的时候,陈大忠正跟高云风和

王浩波坐在一起喝酒。

小高同学现在是货真价实的副省长公子了,说话的口气难免就比

原来还要大一点,正是“得意满胸关不住,一缕傲气出腔来”不过

还好,面对小陈主任的时候,他的尾巴翘得还不算太高。

不过饶是如此,陈太忠也感觉到了他语气中的变化,感觉这厮又

有点自己初见时的张扬了,少不得打击他一下,‘我说云风,你这以后

更得谨慎做人了啊。”

‘那是肯定的嘛”高公子还不知道他是何指呢,洋洋得意地点一

点头‘我家老头子还有八年呢万事都不着急,慢慢来嘛。

他这话也带了炫耀在里面,正厅六十岁退休,副省可延长至六十三

岁。高胜利多干三年他就多风光三年,而这种若有若无的得意,正是让

陈家人感到不舒服的地方。

这种味道,王浩波也感受到了,不过王书记为官二十余年,什么样

的人物没见过?在他心里,高云风这种小小的得意,是完全能理解的,

这年头不稳重的人多了,小高这点算什么?

正经是正厅到副省这个坎,实在太大了,能取得如此进步,不得

意才是不正常,再说了,副省长的高度,在他这个副厅级书记眼里,真

的就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了,他又怎么能计较?

耳听得陈太忠隐隐有不满的意思,王浩波笑着一指包间的电视。

岔开了话题,‘金插实都来了,遗憾电视上看不到你啊,听说下一步

金部长有进政治局的可能呢”

‘就算我去了。镜头也给不了我”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要是

给了我。那就犯政治错误了”你以为省台那帮家伙连这都不懂?,

‘不算什么大错误吧9”王书记疑惑地看着他有意装傻”不就

是个镜头吗?上升不到那种高度吧?”

唉,得了,别提了”陈太忠一听说‘高度”又是摇头一声长

叹。“正月十五,我们科委放的焰火稍微密了一点,段隐超过市里一

点。都被人嚼谷说是政治错误没有大局感!”

‘你这个的性质,就要严重很多了”高云风笑着摇摇头,他现在

很愿意卖弄一下自己的官场常识省台那还真不算什么,无非一个镜

头扫到了随员的身上,你这可是

仆四甲里的某此人上眼药了。”

陈太忠听到这里,意识到自己或者真的让市政府办公厅的秘书长不

爽了,可是他心里还是忿忿不平,心说这碍你郭宇什么事呢?上眼药

也是给景静砾上,倒是别人跳得挺高。”

算了,这对你来说也不是个事儿”高云风见他钻了牛角尖。也

不欲再说此事,而是侧头看一看王浩波,金相实怎么可能进得了政治

局呢?以前不可能,现在科技部行情大涨,就更不可能了,王书记你说

是不是?”

就你这点见识,也好意思跟我谈官场?看起来还有考校我的意思?

王浩波心里很不以为然,但是面上却是讶异一下,方才笑着点头,‘云

风你说得不错。科技部这次是招了众怒,金部长真得沉稳一阵了,亏

的你年纪轻轻,也能想到这个。”

他当然知道科技部弱势已久,而且专业性太强金相实想再上一

步真的很难了,升个副国也许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可能,但是政治局岂是

一般人能进得去的?

这是我老爹跟我说的。高云风笑着摇一摇头,“我这也就是瞎嘞

嘞。反正离换届还早呢,谁知道到时候能出什么变数呢?”

你这家伙的话也太多了吧?陈太忠有点见不惯他这副样子,有心打

击一下这厮,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人家信得过自己,现在丫恐怕在许

纯良面前都不会随便放肆了所以终于按下了那份心思高胜利地

位越高,高云风需要忌埠的人也就越多啊。

然而,事实并不像他想的那样。高公子最近是高兴坏了,在朋友面

前撑场面也撑习惯了,从某种角度上讲,他更像是赵喜有的儿子赵杰,

老爹地位提高了,他这胆气也随之壮大不少,虽然明知道要克制,但是

就沉不下那一口气。

电视上,那帕里的镜又一闪而过,高云风禁不住惊叫一声,‘呀

哈。是老那,他居然也混进这个场面里来了?。

虽然那处长只是一个扮演了路人甲的群众演员,但是毫无疑问,办

公厅综合二处的处长能出现在这里。就算不走出于蒙艺的直接授意,也

绝对不会是偶然事件。

‘你家老爷子进步,别人也得进步啊”陈太忠笑着一拍他的肩

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他这话隐隐就有点刺人了,意指你老爸是厅长的时候,你还不是巴

结人家那帕里?现在升了副省长。就见不惯别人进步了?这优越感也来

的太快了吧?

高云风也隐约听出这话头的不善了毕竟衙内的自尊心要比别人

高出很多,也敏感很多,不过还好,他对陈太忠基本上不设防,倒也

没在意这语气里的冲劲儿,笑着点点头”你说得没错,看来回头得多

去那处家几趟了。

王浩波冷眼旁观,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心里也禁不住生出点敬佩:

小陈真是不简单,轻描淡写地就把高云风打回了原型。

看来这年头说话,还是要靠实力啊!若是陈太忠没有蒙艺在背后撑

腰。怕是高云风不会这么轻易买账!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黑马杀出

刽口实的考察,为期四天,当天是蒙艺接待了,第二天就是省科委

之行这次,陈太忠终于是上场了,当然,没有人闲得没事,去琢磨凤

凰科委为什么只来了一个副主任。而正职不见去向。

这也是陈太忠第一次面对面地见到金部长,金部长身材矮小小嗓门却

是极其洪亮,话里带了很重的口音。精神也不错,不过仔细看一看。面

色有点过于红润,这是脸上化过妆吧?

州口实听取了天南科委的工作报告之后又同与会的同志们热情地

探讨了科委在新的一年里的工作重点。以及的未来发展方向和趋势。

眼看着时近中午,主持座谈的关正实主任提出了建议,“金部长,

陈省长,张秘书长,关于科委在市场经济中的定个,以及怎么能更好地

发挥出自身优势,为建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服务,我建议,可以听

一听来自凤凰科委的同志们的意见。他们在去年一年里,走出了自己的

特色。

这当然就是陈太忠发言了,陈洁笑着点一点头,这些会场安排大家

都是提前过目了解过的,关主任的建议无非是走一走过场。

,是小陈主任吧?”金相实笑着点点头,看向陈太忠,眼中有不加

掩饰的赞许,‘这几个月来,凤凰科委这个词我听到了很多次,现

在大家要取经,希望你不要藏私哦,”

‘其实我们取得的这一点成绩。离不开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

大力支持,还有其他兄弟单位的密切配合”陈太忠现在的套话也是张

嘴就来。他站起身来,“各位领导。

与会的人员里,就他一个副处,就连陈洁的秘书小谢妆是刚提了正

处。他实在没道理坐着发言,倒是金部长笑眯眯地一抬手,“坐着说

吧。座谈座谈”那就是要坐着谈喽”

陈主任的发言不是很长,大概就是五分钟,其中还有四分钟的套话

。不过他的话头一开,倒是勾起了大家的兴趣,于是在他发言完毕后,

大家就各自关心的细节展开了提问。

这位是蒙老板的爱将,金部长对其的赏识也是溢于言表,而且凤凰

科委确实是做出了一些成绩,似此情况谁还会不纷纷表示善意?

所以,这话说完就十二点了。正好是饭点,下午大家吃过饭后又

去省科委下属的工厂、扶持过的企业转一圈,又到高新区、科协走一

走,不知不觉间,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当天晚上。金部长在入住的天南宾馆里接待几个天南的老朋友,其

中有老同学小老部下,算是私人性质的会晤。

省科委关正实一帮人也住到了宾馆里,虽然大家都是素波人,但是

部里正职下来考察。谁敢怠慢?而且,现在的科技部不止肥得流油,

更是推行政策的第一年,拨款这玩意儿。是存在个惯性的,开头开不好

的话,以后想再多要钱,那难度就不是一般地高了。

对天南科委而

口,有凤凰科委这样的下属单位。真是荣幸至极的事情,若逃m曰运一

帮凤凰人在下面折腾出了名堂,金部长怕是眼皮子扫天南的机会都没

有。哪里像现在一般,被其他省科委的眼珠子红红地瞪着?

所以,虽然陈太忠表示不想住在这里,关正实却是拽住他不肯放

他离开,‘小陈、太忠、陈大少,你可不敢这么走了,我的拨款还都

指望你呢,万一金部长临时想起找你来。你来得晚一点,我都得被扣上

一个,接待领导不用心,的帽子,你就委屈委屈吧。”

“关主任您这是要折杀我了。成成。我住下了可以吧9。陈太忠只

能叹口气应允了。“我觉得金部长找你的可能性比我高多了”

果不其然,关正实时不时得出去一趟,不过,大多时候他都是在

关心金部长现在在做什么,只有一次例外,外面有人登门拜访金部长,

却是说好来一个人结果来了俩,被金部长的警卫毫不留情地拦在了外

面。由于吵吵起来了,有点响动。关主任第一时间跑了出去。

没过多久,关正实又走回了跟陈太忠所处的房间里,笑着摇一摇

头。‘中央委员就是中央委员,威风真大。我这厅级干部在他的警卫跟

前做证明都不顶用。”

剿青,这次来的是金相实一个多年未见的表哥,本来这是金部长邀

请来的,可是那表哥又带了自家的儿子过来,警卫拦着不让进,最后还

是金部长的秘书出面,才将人放进去。

那位带人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敢情他儿子就是在省科委的一个三

产公司里,虽然是事业编制却是自收自支的那种。也没什么职务。三十

出头了都没个一官半职的。

关正实不想惊动金相实,马上打了电话落实,认定那厮确实是科

委的人,就想做个证明,谁想那些警卫不吃这一套,他们认识关主任也

知道其身份,但是那只对关主任个人顶用,别人嘛,不行!

所以关正实觉得这警卫太牛了啊。那做老爹的你们肯放进去我只

证明一下他的儿子,还是我们省科委的工作人员,你们居然不认?

不过这东西也实在没什么可叫真的,保护好领导本来就是警卫的天

职,所以,嘀咕几句之后。关主任的注意力就转移了,‘光华公司这个

姓李的家伙,得调整了啊。

,嗯,那是得调整了”陈太忠笑着点头表乖理解,人家跟金部长

是亲戚呢,在你麾下当兵,你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的话,怎么还不

的照顾一下?

他倒是时关正实计戈怎么调整比较感兴趣。‘给他个什么干一干

?正科?”

“小这个就要看情况了”关主任苦笑一声,反正大家都能理解其中

的苦衷,他倒也不瞒着时方,“看他能在里面呆多久吧,要是能呆半个

小时,怎么也得给个副处吧?,

你这量化指标倒是挺精细的啊。陈太忠听得就笑,这家伙的命还

真好要不是金部长来天南一趟他估计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了”

“那也怪不得我不是?。关正实不以为然地撇一撇眉毛,“谁让他

有路子不知道走呢?我这纯粹是不知者不怪。

两人絮絮叨叨聊着,关主任还是不停出出进进地观望,其间还有省

科委其他人进房间转一圈,坐一阵又离开,但是那光华公司的李永却是

迟迟不见离开。

‘这是得正处了吧?,陈太忠看着关正实笑,关主任的脸色却是不

怎么好看了,犹豫着摇头,‘正处哪儿有那么多正处的位子啊?”

约莫过了四十来分钟之后,有人来找关正实,‘金部长请您过去

一趟”

关主任站起来,几乎以小跑的速度跟看来人走了,不过他去得快回

来得也快,约莫五分钟之后,就出现在房间里,沉着脸看着陈太忠,不

知道在想点什么。

,老金让你安置姓李的啦?”陈太忠看出来了,丫眼下这副神情,

叫魂不守舍。

,只说安置倒是好办了”关正实苦笑一声,缓缓地坐下,看着陈

太忠欲言又止,好半天才叹一口气,“太忠。听说,你跟章尧东关系

不错?,

没搞错吧?”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毛了,“你的意思是说,,不

会吧9,

他都不想说出自己的猜测。然而关正实沉着脸点点头,‘没错,金

部长说了,这是他的亲戚,又是我的清华校友,希望我多锻炼他一下,

能下基层充实一下更好了,比如说,凤凰科委。”

“小副处的话”难度很大”陈太忠仔细斟酌一下,苦笑着摇头,

‘我们科委已经一正八副了,我也没那么大面子,让章尧东再给我一个

副处编制”

“这么说吧,就算章书记答应了,市里肯定又要借此向里面塞人,

科委现在下属的电动助力车厂,一个多亿的投资,厂长只是正科,都

有人跟我暗示过了,说那个厂子该提一下级别,我硬顶着没答应,我要

是把这李永弄进去,市里再塞给我三四个副职,一个正职,十几个副

职”你说这不是成笑话了吗?”

“就怕还不止是副处”关正实没心思听他叨叨,重重地叹一口

气。他以前是正科,因为得罪了董祥麟的人,才把他弄走的,越级

提拔一下,就是正处了。”

“这不是胡闹吗?,陈太忠听得眼睛就是一瞪,心说我那儿的正职

还给许纯良留着呢,‘凭什么越级提拔他?,

,凭他能左右了科技部的拨款,陈省长都不会拦着”关主任看他

一眼,脸上的苦笑越发地浓了,“没错。金部长没拿拨款说事,不过他

不说,咱们,也不敢想不到啊。”

金相实就敢这么跟你提要求?,陈太忠实在想不通这逻辑,‘他

不要照顾一下影响?,

,在北京的话。他肯定不会这么说的”关正实回答得意味深

长。但是在地方的话,说得明白一点。你还能捅上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