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八九章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 九章

“场子帮你撑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啊?”酒席散后,许纯良没有答应张国俊“随便玩一玩”的要求,而是扯着陈太忠离开了,“有个朋友找太忠有点事。改天吧,到时候我请张厅长坐一坐。”

他这么做,确实是把场子撑起来了,他老爹正炙手可热,都要找陈主任帮忙办事,两人的关系也可见一斑,而张厅长虽然知道这“改天”不知道是哪一天,倒也不合适再说什么了。

不过,离开锦江大酒店,许纯良心里这份好奇,就实在无法按捺了。“太忠,你跟水利厅不是配合的一直不错的吗?”

“嗯,一点小事啦”陈太忠笑着把原因解说一遍,说到最后。拍一拍他的肩头,“你看,我猜的不错。张国俊果然买你的账,堂堂的厅长都对你那么客气。”

“他是对省纪检委客气”许纯良不以为然地摇一摇头,淡淡地回答他,“太忠,这也就是你。搁给别人我真的未必管,我家老头子警告我好几回了。”

“也就是这种装幌子的事儿。我才会找你”陈太忠很不客气地回一句。他知道小良就这毛病一绷在自己人面前说话很直,所以倒也没有在意,不过,你能不加掩饰地说话。哥们儿也能啊,“真有事情的话。我绝对不拉你下水。”

“你也别把话说这么满。”许纯良哼一声,犹豫了一下,才又加了一句,“你这个脾气,已经惹了不少人了,蒙老板要是在天南。你没问题,要是万一他离开了,你该怎么办?”

你这脾气也惹了不少人了!陈太忠听到前半句,就禁不住想出声反驳。虽然他知道,其实小良只有对朋友的时候,才会这样直来直去。可是理解归理解,听到这样的话,他总是忍不住想跟这家伙斗一斗嘴。

然而,许纯良的后半截话。却是让他登时一震,心说不会吧,这件事连许绍辉都知道了?于是他哑然一笑,却是再也顾不得争那些闲气了。伪作漫不经心地摇一摇头,“二零零三年才换届呢,蒙老大还能干四只,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换届就不能换人了?”许纯良白了他一眼,就有心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可是想一想太忠是蒙艺的人,自己这么说出来实在太不负责任了,而且此事并未盖棺定论。眼下说出来,实在有点骇人听闻。于是笑一笑不再言语。

“不是吧?”陈太忠这下可反应过来了,心说许绍辉居然知道蒙艺要动了?这蒙书记运作的事情,还八字没一撇呢,怎么就让别人知晓了呢。老蒙啊老蒙,你丫堂堂一省委书记,做事也不知道慎重一点?

不行,我得问问明白了,想到这一点。他一扯许纯良,“喂喂,我说小良,你说清楚一点,你说蒙老板要动了?听谁说的?”

“未必动,也未必不动,这种事怎么能随便乱说?”许纯良微笑着摇一摇头,不肯再说下去。然而话里的口风已然再明显不过,只是“不能乱说”而不是决无此事。

当然,许处长也会叮嘱他不要乱讲,不过,许纯良叮嘱人都是理直气壮的那种,越发显得有些世家子弟的傲慢,“这个事情,你就不要跟蒙书记说了,要不对你也不好。”

可偏偏地,陈太忠还就认他这么说话一一换个别人绝对不行。事实上。这也是他对许纯良太了解了。知道人家就是这样的说话方式。而且。许处长的嘴一向极严,跟别人谈事也不可能说到这么深。

“我跟他说什么?”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心?却是丁零当嘛地不停敲着小鼓,心说这天底下的事情。想要保密可真的太难了,“我只是有点奇怪,蒙艺要走的话,谁会来呢?”

“这我怎么知道?连他要走我都是瞎猜的”许纯良咳嗽一声,其实他这还真不是乱猜的,而是从他北京的爷爷那儿听说的,省委书记的变动,跟许绍辉在天南的处境休戚相关,许家当然不会掉以轻心。

而许纯良知道此事,也纯属偶然。他过年回去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妹妹许蒋泠情绪不是很好。于是昨天跟爷爷通话的时候问候了一句,谁想许家老爷子说了一阵之后,居然反问了一句,“上次拍照片那个小伙子。是不是跟蒙艺关系挺好的?”

于是,许处长就知道了一些眉目,眼下见陈太忠自我感觉良好,实在憋不住,出声暗示了一下,不过说完就有点后悔了,少不得胡扯一通转移话题,“以后撑这样的场面。你尽管叫我,呵呵,反正我也不答应他们什么事。对不对?”

“这个场面还真是用来糊弄人的。”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无非就是制造一点错觉而已。”

别说,许处长出面,张国俊还真的认,或许是他想起王浩波就是许绍辉捧上来的人,第二天碰到王书记,又嘀有了一句,“静河二库那儿,就交给你了,怎么划算怎么来。”

同样的话,领导若是能说两次。这就是暗示不用给他留面子了,王浩波当然明白这个理,于是要建福公司不要被外界因素所左右,坚持“合用的就是最好的”这个原则。

建福公司和徐总工程师商讨的结果。就是采用了王浩波推荐的厂家。事实上,张国俊介绍的厂家真的不怎么样,这不是厅长大人有意的。他只是受了蒙蔽而已。

“术业有专攻”这话不是白说的,王书记以前是专门搞这个的。挑选的厂家肯定要比张厅长强,不但价格低又是知根知底,售后服务什么的也可靠得多。

其实,那发电机厂家了解了静河二库电站的背景之后,都不想卖设备。而是想白送设备,借此在里面获的股权若干,而且他们的理由还挺实在一若是我们也参与进这个电网来,这售后服务你们还用担心吗?

当然,这倒不是说建福公司的名头好到众人敬仰的地步了,一个私人公司,还是新开的,带不给大家メ小s说ち屋ち手ち打曰女全感,人家厂家是看到水利厅中层参股这个因素了,愧メ小s说ち屋ち手ち打”利厅干部都不怕,我们当然就更不怕了。建福公司若是不肯老老实实地分红,有的是人找他们的麻烦。

若是给厅里干部分红而不给厂家分红的话,人家也就有理由说话了不是?再说了,设备的维护还不是得靠着厂家吗?

事实上。那厂家也是想借此插手电网运营,这一块的利润谁都看得明白。只是一直被电业局和水利厅垄断着,有了静河二库做突破口的话。别的项目上岂不是更容易打开口子了?

然而,这个以设备投资的方案。被王浩波无情地拒绝了,以王书记为政多年的经验,当然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这口子是不能乱开的。

要不然岂不是凭空给建福公司树对手?

当然,还有一点更为重要,那就是建福公司有水利厅干部参股的事情。是不能张扬的,多一方知道,乖就会多一些麻烦,不是好事。

所以说,陈太忠这次设计的撑场面,完全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不过他没想到的是,撑场面的事情不止一件。有他主动设计的,也有就坡下驴的第二天,陈洁答应了由凤凰科委代管凤凰教委校园网投资的事宜。

事实上,这个招呼,蒙艺已经打过了。陈省长虽然不知道教委的钱为什么要让科委管,却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反正凤凰科委已经势不可挡。陈太忠又是蒙老板的心腹,这点顺水人情总是无所谓的,而且如此一来。也能让教委和科委更紧密地绑在一起。省得有人眼红科委钱多。一着急将科委这一块划到别的副省长名下分管。

但是这事,它也有让陈洁为难的地方一一传出去实在不好听,想一想就知道,同样级别的行局。凭什么你科委就能替教委做主呢?

所以,陈省长就琢磨,该怎么能让这件事看起来更顺理成章一点。

谁想正瞌睡呢,就有人来了枕头。科技部部长金相实下来考察了。

金部长下来之后,不但考察了省科委。还考察了凤凰科委,不但考察了凤凰科委,还对陈太忠赞赏有加,这一系列表现,终于让陈省长有了让凤凰科委插手的借口。

当然。科教文卫本来就离得很近,所以她对前来跑项目的王伟新发话了,“这个项目,省里可以拨一部分款项下去,但是在相关的技术和经验上,科委的实力很强。我觉得让凤凰科委来监管,更能相得益彰,将校园网建设得更好。”

王伟新听得头皮就是一麻,心说我跟陈太忠关系是不错,不过,他凭什么插手我的项目呢?一时间就有点想不通,面色也不是很好看。

然而。陈洁这人非常注重面子,虽然是得了蒙艺的暗示,却不想让大家知道其中缘故,所以话说得很坚定。似乎是她自己的主意一般,这个态度,让王市长实在没有置疑的勇气一再叽歪的话。陈省长不给钱了,那可就白忙了。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从本位出发陈太忠是在晚些时候得到这个消息的,事实上,这还是蒙晓艳从凤凰打来了电话。“太忠,王市长怀疑你想插手教委的校园网建设,你给他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吧?”

蒙校长是早就知情的,她虽然不知道陈太忠为什么要监管这钱,但是却能断定,太忠不会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而且,他也向她表示过了,这是他帮忙跑项目的前提条件。

可是王伟新不知情不是?心里这份儿憋气,那是可想而知的,我分管的口子我跑的项目,现在倒是要看你陈太忠的眼色了,小陈你做事有点陈太忠正说静河二库的事情商量得差不多,要回凤凰了呢,谁想就接到这么一个电话,心说得了。这一下半下的又走不了啦。

王伟新现在还在凤凰,陈太忠少不得要联系他一下,王市长接了电话。倒也没装腔作势,“太忠,我正要找你坐一坐呢,有点事情跟你商量。”

事实上,王伟新也没有装腔作势的本钱,虽然他在凤凰日渐地强势了起来。却是根本没有同陈太忠放对的本钱,别的不说,只说尚彩霞去参观黄老所在的学校时,都要叫上陈太忠,而且关系还密切过他这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就足以让他头痛了。

这次,陈太忠又是带了人赴会。而且带的还是荆紫菱,小紫菱有意在校园网里分上一杯莫,那他肯定是要大力支持的一一他在易网公司里有股份,荆紫菱赚钱。就相当于是他赚钱。

王伟新这边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教委的主任钱自坚,四个人在包间里一坐,王市长也不遮掩。“太忠。今天中午我见陈省长了,她说我们教委校园网的资金,要你们科委监管,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实打实的问话,最是让人难以抵挡,总算还好,陈太忠心里已经有了腹稿,于是也不答话,淡淡地扫一眼钱自坚。钱主任一看就明白了,这是嫌我碍眼啊,犹豫一下站起身来。“王市长,陈主任,你们先聊着。我出去催一催菜。

钱主任一边往外走,心里一边腹诽,小陈这也太不是玩意儿了。你丫不过一个副处,撵着我这教委一把手往外走,还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啧啧,欺人太甚啊”

陈太忠当然没心情去考虑他是怎么想的,眼见他走出门去了才展颜一笑,“伟新市长你这么问,我也就不遮着掩着了,钱是我帮你要下来的,这要钱的前提,就是科委监管。”

怎么能说是你帮我要下来的呢?王伟新心里越发地生气了,没我的报告,没我的计划书,你有资格要钱吗?不过,生气归生气,他还不敢表现出来,“那你的科委,打算插手些什么业务呢?”

“我倒没打算插手什么业务。我只管帮你要钱”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荆紫菱听得有点着急,私下在桌下踢他一脚,不过他却只当没发现:你的事儿我会说的,但是不是现在,你没看到老王的毛还不顺呢?

小管帮着要钱?”王伟新听到这话。登时愣了一愣,心兄口死了好多年了啊,不过略略错愕之后。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说不得瞥一眼荆紫菱,犹豫一下才出声发问,“这是蒙校长的意思吧?”

他想的是。这钱十有**是蒙晓艳伙同陈太忠一起要下来的,不过蒙校长或者有什么别的想法,于是就让陈主任顶在了前面。

当然,蒙老师的想法,无非也就是那么几种可能,也许是想避嫌,也许是想插手一下校园网的项目,更或者是想借一借陈太忠在凤凰当地的势力,”反正这些并不重要。只要是蒙校长的需求,一切都可以商量。王市长也有的是时间跟她沟通。

“也不仅仅是她的意思”陈太忠有点听不明白对方所指,又不想细问,以免显得自己噢觉迟钝,于是笑着摇一摇头,“钱不走我们科委的话。不太好要得下来。”

这才是扯淡!校园网的钱,走你们科委才更难要吧?王伟新终于明白了,敢情就是蒙校长有点想法。小陈这是硬着头安否认呢眼下这回答,定然是托词。

既然自以为知道问题的症结了。王市长心中的火气登时不见了去向。反正人家都说了只管要钱,那还计较个什么?这就是承诺不乱伸手了。

当然,这承诺靠得住靠不住。那就是另一说了,但是王伟新心里认为。陈太忠不会乱伸手,要不然。人家都无需向他做出什么承诺一一以陈家人的强势,没必要玩这种小心眼。

“那以后要钱的事,还得仰仗你了。”王市长笑着点点头,心中的芥蒂一去,他马上就发现了科委监管的好处。别的不说,只说人家陈省长认陈太忠,那校园网的钱确实就比较好要到了一省里答应的拨款迟迟到不了位的事情,他见过的也不是三次五次了。

“伟新市长你这么说,可不就见外了?”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随手又是一指荆紫菱,“不过我不插手。介绍好朋友来投标,应该没问题吧?”

他这一手,却是学自张国俊厅长。我不说要帮朋友中标,只说介绍,当然,你想拒绝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朋友来投标?”王伟新又愣一下。心说今天的事情,还真是一波三折了,不过直接插手和介绍投标的区别,他还是分得清楚的,于是笑着点一点头,“这没问题啊同等情况下。优先照顾荆总。”

这话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王市长心里算盘精明着呢。虽然你捏住了我的钱袋子。但要是太得寸进尺的话,我倒也不介意挑唆着蒙晓艳跟这美女斗上一斗,上演一出“二女争夫”什么的闹剧,至于说竞标一荆总胃口不大的话,手指头缝里漏一点给她,那也是无妨的。

不过这些就是点小事,属于后话了。王伟新对自己掌控形势的能力和技巧,还是很有信心的。钱要到了而陈太忠答应不插手,今天这事就算比较圆满了。

接下来,陈太忠的话,让他的心情越发地轻松了,“这个事情,王市长你知道就行了,不要跟其他人说了。里面有点东西不合适张扬。”

“那肯定。这个你放心”王伟新笑着点头,这件事听起来确实有点不太地道,不过这并不重要,他也无心刨根问底,只是心里暗暗地琢磨。你有忌惮?那是好事啊。

话刚说完,钱自坚推门进来,这卡时间的水平,倒也是不能小看……陈太忠滞留在素波,并不因为是要会王伟新,大家都是凤凰人,有什么话回去说也一样的,他的目标是陈洁,陈省长给了凤凰科委这么大的权力,他自然是该表示一下谢意一一虽然他最该领情的,是蒙老板。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有要王市长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花花轿子人抬人,陈洁给了凤凰科委面子,他不能认为这是应该的,不能认为顶着蒙艺的名头办事就该无往不顺。

若是当初就有这觉悟,他怎么可能跟省科委的关系僵到那一妇第二天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陈洁还没有联系他,陈太忠知道,自己这是不能再等下去了。陈省长昨天中午给王伟新答复,自己不能等一天之后再做反应这个分寸没人教他,他只是直觉地认为,自己该主动联系领导了。

接电话的是陈洁的秘书小谢,小谢秘书听他说想向领导汇报工作,犹豫一下才好奇地问道,“陈省长在开余“她很忙的,你不是前天才见过她吗?”

“出了点新情况”陈太忠听的有点奇怪,这小谢怎么就敢替领导问我了呢?我俩关系好像没近到这一步嘛,“关于凤凰教育网的事情,嗯。想请陈省长指示一下。”

“哦,那等陈省长有空了,我给你打电话吧小谢的回答倒还真的挺客气,态度也好,不过陈太忠不知道的是,挂了电话之后。小谢走到正在闭目养神的陈省长面前。“陈太忠说,想就凤凰教育网的工作。请您做出指示。”

“嗯”陈洁的眼睛依旧闭着。微微点一点头。没有说话。

陈省长也是有意为之,目的不外乎是看看这家伙会不会得意忘形,蒙艺的暗示,她很忠实地执行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心里就没点意见。

所以她已经吩咐过小谢了,陈太忠要是打电话来的话,先晾一晾再说。

小谢也猜到了领导气儿不顺,于是说要给陈太忠打电话,却是一直没有打,直到次日上午,才小心谨慎地请示,“我是不是该通知陈太忠一声了?”

“啧”陈洁砸一砸嘴,犹豫一下点点头,“告诉他十分钟内赶过来。二十分钟后,我又要出去!”

她并不知道蒙艺可能会走,但是谁都有点自己的脾气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