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第一千五百三十 一章

十分钟赶到,二十分钟后走人,陈洁这么吩咐,肯定是若有若无的刁难。别说陈太忠眼下可能在凤凰,就在素波怕是也未必能及时赶到。但是陈省长就是这么吩咐了。请示的机会我给你。就看你态度端正不端正了。

不过她这吩咐,也要看是遇到什么人了。别人或者会抓瞎,但是陈太忠不会。

陈家人昨天打了一个电话。结果迟迟没有等来谢秘书的电话。心里隐隐就猜到,或者是陈省长心里不舒坦了,索性是心一横,不就是等你个电话吗?我还就不回凤凰了,一心一意地等通知好了一一论起偏执来,他还真的不输给任何人。

甚至,他都想好了,每天接近中午的时候,选个固定的点钟。向陈洁请示一下,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三知”不信你没有烦的那一天。我请示一下工作,难道还错了不成?

今天他请示的时间还没到,正在袁望的公司里跟大家座谈呢。桌边是一群远望的高层领导陪着,远望公司虽然不大,加上施工人员也有百十来导员工,副总和部门经理加在一起。也有十来个人,花团锦簇地围着公司的金主,讨债的专家。

这个时候,陈太忠接到了小谢的电话,一时也顾不得多想,站起身快步向外走去,“有领导找我,回头我再来。”

看着他一路狂奔而出,别人都愣在了那里,约莫两秒钟之后。才有人惊叫一声,“呀,陈主任的茶杯还在这儿,赶紧送下去啊。

远望公司是在写字楼的六层。大家跑到电梯旁,现电梯刚刚下到五层,袁总随手将茶杯递给一今年轻的小伙子,“小张,你不是二级运动员吗?从楼梯追下去,要快!”

楼梯间追电梯不是高的这一种,别说二级运动员了,就是三级运动员也轻轻松松小张拿了杯子一路狂奔而下,跑到一楼的时候,正好电梯门开。

门开了,但是电梯里只有俩女人,他拿着杯子站在那儿就傻眼了。又等了一阵,另一部电梯也下来了。倒走出来四五个人,但是没有陈主任!

他正呆呢。袁总跟着几个人也从楼梯间下来了,见到他在那里站着,禁不住大奇,“怎么,没追上?”

“追”…这个追上了,可是,我没看见陈主任啊小张的脸皱做了一团,看上去是要多冤枉有多冤枉了,“真的,他没从电梯里出来。”

袁望也想不清楚其中缘故,皱着眉头琢磨半天,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陈主任跑得也很快。也许。他也是走的楼梯间?”

“不可能啊,我百米十一秒三!”小张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声嚷嚷了起来,“他就算再快,下楼也得有脚步声不是?可是我没听见啊。”

陈太忠的脚步声,岂是一般人能听得到的?就在小张抱怨的时候,陈主任已经出现在了省政府里,耳听得小谢要他十分钟赶到省政府,他当然知道,对方是有意为难自己。于是。当即冲出远望公司跑进楼梯间。眼见没人,立刻就捏起了“万里闲庭”的法诀,似此情况,就是国际级健将,也只有徒呼奈何的份儿。

三分钟后,他出现在了陈洁的面前,胸口微微地起伏着,一副“匆匆赶来”的样子。

既然限定时间让他赶到。陈省长当然也就没必要“学习文件”

了。看到他来得这么快,她不禁大奇。“这么快,小陈你就在省政府办事呢?”

“没有办事,我一直就在这儿等着呢,“陈太忠笑着回答,顺便不忘抬手抹一把额头,似是要抹去那上面的汗珠一般,“您没让我过来。我也就没去谢秘书那儿登记。”

多好的孩子啊。这么端正的工作态度!陈洁听到这样的回答,一时间禁不住有些自责了。我这么对他,是不是有点过了?

陈省长接触科委系统的人里。最多的就是董祥麟,当然也有一些别人,但是大家来找她的时候。都是先登记然后排队等着接见,就算她不在。也要在接待室留下名字,证明自己来过了,似乎不如此就显示不出那番恭敬来。

而陈太忠虽然在省政府里等着。却是一声不吭,想来从昨天打完那个电话,就是这样了吧?陈洁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于是笑一下,冲他摆一摆手,示意他坐下,而且居然解释了一句,“这两天小谢的工作太多,忘了通知你来了。”

“那太正常了”陈太忠欣欣然点一点头,脸上看不出半点芥蒂来。“我还想着,今天要是没时间。明天再打电话请示一下。”

“呵呵”陈洁听得都笑了起来,她当然不知道这厮准备马上就打电话来的,心说小陈这家伙倒还真的有趣,“天天在省政府晃悠。你就不怕耽误了凤凰的工作?”

这话是含沙射影,还是无意中的打趣?陈太忠有点不敢确定,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规规矩矩地回答就走了。“不清示陈省长,这工作就不能正确地开展下去,起步慢一点不可怕,关键是要保证路线正确。”

这家伙拍起马屁来,也是一套接着一套啊,陈洁暗暗哼一声,心里倒也没觉得别扭。“嗯,到底是什么事儿?”

“就是关于凤凰校园网的事情。听说陈省长的意思,是让我们科委监管资金使用”陈太忠不管不顾的将这意思算到了陈省长的头上。偏偏说得还自然无比,“我这次来。就是想向您请示一下,在监管中。

我们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你小子这算打脸吗?陈洁听得就有些恼了,是不是我的意思。你还不知道吗?不过转念一想,这家伙也算是找我表忠心来了,态度也还算端正,就不要跟他计较了。

想到这个,她的心情就好了不少。再加上凤凰这边负责教委的是王伟新,那家伙跟她关系也不是很近,多了陈太忠这么个家伙,相关事情上她倒也比较好把握分寸,这心里的火就越地小了。

“还是要坚持以教委为主,你们是就帮他们做一点‘洲四工作”陈省长淡淡地吩咐了两句,“十年树木百年狗只,凡个工程的意义非常重大,我怕希望你们能搞出一个精品工程来。”

“省里交给你们的监管任务。不是简单地一句话就算了。在信任的同时,也代表了责任”到得最后。陈洁终于忍不住,还是小小地打击了他一下,“干得好是应该的,干得不好你们要做好被问责的心理准备。”

“我们一定不辜负领导的信任。”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心说您这点邪火终于是出来了,不过还好,我早有准备,你不看我好几天都了不回凤凰,可不就是为了平息这点事情吗?“我们会就工作中的难点。时不时地请陈省长指示一下,希望不会太打扰您的工作。”

“倒也不用事事请示,要不然我要你们这些干部做什么?”陈洁见他一副左脸挨打又贴上右脸的架势,登时就笑了,她实在没办法计较下去了,所谓的省级干部,总是有相对的胸襟的,于是摇一摇头,“反正以后啊,有什么事”你提前请示一下。我这个分管副省长很难说话吗?”

这才是陈洁真正的怨念所在,陈太忠当然知(更/新/最/快?ap.)道她话里指的是什么,关于这个可能的诘责,他想了很久,都没考虑清楚到底是直承其事好。

还是装聋作哑的好,最后才决定到时候根据情况做出选择。

眼下这样的气氛,他现直承其事和装聋作哑都不是好的选择,陈洁虽然是在质问,但同时也没有掩饰她对自己的欣赏,说不得只能耍个。

滑头了。

“有些事情,我也是想办好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办着办着就不受控制了”陈太忠犹豫一下,愁眉苦脸地看着陈洁,“不怕您笑话。像现在,我们在建的科委大厦。就想参选一下鲁班奖”陈省长。请您指示一下,我们…”该向哪个方向努力呢?”

“鲁班奖?”陈洁听得就是一愣。她搞科教文卫的,哪里想得到自己也有琢磨“鲁班奖”的一天?那不是建筑行业考虑的事情吗?

不过,虽然她跟建筑行业不搭界,却是对这鲁班奖也不是很陌生。在她的印象中,鲁班奖是全国性的奖项,每年差不多有百八十个。只是那个奖项分布得不是均匀,大多数省份每年都未必轮得到一个。

像天南这地方就是,上一个鲁班奖大概还是七年前的“素正一级路”了。那时全国路况极好的一级路也不多见,当时的素正公路,是不折不扣的精品工程。

然后这几年,天南根本跟鲁班奖就无缘的,所以,陈省长虽然知道陈太忠这话是为了转移话题,但却是不得不认真地考虑一下这牟问题。

建筑行业一直拿不到鲁班奖。我的科委要是能拿到鲁班奖,好像也不错?这一刻,她的心思有点活泛了。凤凰科委那儿,是个容易出奇迹的地方咖一那个什么碧涛焦油厂,不是也很让人长脸的吗?

当然,若是别人提出来这个目标的话,陈洁十有**会不屑一顾。

但是陈太忠则不同了。这家伙在北京,似乎能量也不小的吧?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鲁班奖事实上。陈洁非常清楚,陈太忠提出这个建议来,也没有必成的信心。要不然这厮也不至于说什么“办着办着就不受控制”了,是的。那话虽然是对校园网一事的婉转解释。同时也是对鲁班奖一事不确定的具体表现。

陈省长犹豫再三,才缓缓地摇一摇头,“小陈,不是我打击你的积极性,据我所知,这牟鲁班奖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凤凰科委恐怕达不到。那就是参选作品,必须具备相当的社会影响力和现实意义!”

凤凰科委有影响力吗?那是可以肯定的,科技部的典型天南省的骄傲,在为科技如何转化为生产力上。也摸索出了一条新路,然而一这些远远不够!

先先说凤凰这个城市。这不过是个小小的地级市,地理位置也不是很重要,这既不靠海也不是省会,又没什么少数民族自治或者其他不可或缺的政治优势出了一个黄老,人家还基本上不回来,这就注定了它的影响力有限。

至于说凤凰的科委,没错,是很强势了,但是跟其他行局委办比。

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在行业里那是屈指可数,但是横向一比就差得太多太多了一一事实上,每年的鲁班奖。全国只有区区八十个。

八十个,看似不少了,真的一点都不多京城就占去不少,沿海达地区又占去不少,建筑行业达的省份再占不少,再加上一些有政治意义的建筑,一些对外宣传的市政园林建筑,一些有利于民生的交通水利建筑”林林总总算下来,还能剩下几个?

从这一点上说,凤凰种委的影响还真的不大,要是鲁班奖能从八十陈洁也很想让科委得个鲁班奖。虽然这鲁班奖的名誉,多数要归到建筑工程公司里,但是科委自建的办公楼质量监督、工程监理之类的。却肯定是科委自己负责的,这点荣誉却是无法抹杀的。

然而,这个想法也只能想一想,仔细一分析,却是难度太高了。陈省长想到了一些关窍,禁不住叹一口气,“你们的大厦要是中建的来做。还有那么一点可能,问题是你们选了省建的,这个实在不好操作。”

鲁班奖的入选。承建公司的实力是不得不考虑的。像那些带了“中”字号的公司,先天就占了太大的优势一?这不仅仅是实力的缘故。也跟人脉很有关系,像陈省长就知道她参观过的中字号某局。近几年拿下了二十几个鲁班奖。

其实,陈太忠抛出这个话题。还是想逃避领导的怒火,眼见陈省长摇头,他犹豫一下,试探着话。“那我就听陈省长的,不搞这些虚名了。您看成不成?”

小子你这是怎么说话呢?陈洁听得就有点恼了,我无非是跟你说点实情,你就见风使舵说不搞了,好像是受了我的从“一样,有本事的话,你就让这个区区三四千万的工程中只‘“虚名不虚名,咱们先不说”她沉着脸看陈太忠,“话我先摆在这儿了。科委大厦要能得了‘鲁班奖”我拨你一千万奖金,你敢不敢接这个活儿?”

“我是怕搞着搞着又不受控制了”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我今天就是捱i来的,也不跟你叫真。“所以先向陈省长您汇报一声。”

你异想天开,居然还想借此将我一军?陈洁真的有点不高兴,不过想一想小陈的折腾能力,没准这事儿还真有点戏,一时又有点犹豫。

就在这个时候小谢敲敲门进来了,“陈省长,文化交流中心的那个茶话会,还有二十分钟……”

“好了,今天先说到这儿”陈省长借机站起身来,“不管怎么说吧。小陈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但是要记得多汇报,你汇报得越多。我就越方便支持你的工作。”

嗯,敢情哥们儿汇报得还是少了。陈太忠笑着点头,心里却是腹诽不已:我敢告诉你说蒙艺要走了。所以我张罗校园网的事情吗?

就在出房间的时候,谢秘书拿出几张纸递给陈洁,陈省长看也不看就塞给了陈太忠,“这是几个省级科委要求凤凰科委交流经验的邀请。交给你了,要把宣传工作搞上去。

叭“又领了这么个任务?陈太忠目送着陈省长离开,拿起那几张纸看一看,郁闷地挠一挠头,要把宣传工作搞上去吗?

反正今天算是把陈省长的火消下去了,他将几张纸向包里一塞,心说这交流也不能让我一个人去不是?等回去以后大家分一下工。看看谁去什么地方吧。

他仔细盘算一下,这次来素波,基本上该见的人全都见了,那么,似乎也就该回去了吧?不对我是不是也该见一见蒙艺了?

不管怎么说,人家蒙书记骂是骂他了。但是校园网的事情终究也是办下来了,陈太忠犹豫一下,抬手拨了电话,接电话的却不是严自励,而是一个陌生的声音,“陈主任。你好。请问找蒙书记有什么事?”

“严秘书不在?”陈太忠讶异地反问了一句,那边却是很平静地回答他,“严主任最近身体不舒服,请几天假,请问你有什么事?”

晚上,省委大院十四号,蒙艺居然在六点半的时候就到家了。所以,陈太忠居然有幸再次享用省委书记的家宴。不过女主人不在家,或多或少地有一点遗憾。

“你尚阿姨在凤凰,有时间多过去看一看”饭毕,蒙书记居然没有回书房去,而是在小客厅悠闲地呆着。一边看新闻联播,一边随意地吩咐陈太忠。

“嗯,我常去”陈太忠一边跟着蒙勤勤洗茶,一边信口回答。

“今天去见陈省长了,她好像嫌我的手太长伸到教委去了,呵呵。”

他这不是告状,事实上,他异常肯定,蒙书记能理解陈洁眼下的心情。所以这话与其说是告状。还不如说是在卖弄自己办事得当,“幸亏我想到了这个,要是不去见她,怕是麻烦会更大。”

“呵呵。你也越来越成熟了啊。”蒙艺果然没在意陈洁的反应,居然很罕见地笑了一声,“慢慢地。这流言也该起来了,许绍辉说什么了?”

“许绍辉?”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蒙老大你这耳朵也太尖了一点吧,“我跟他不是很熟,他应该说什么呢?”

“他应该知道了”蒙艺眼睛盯着电视,很随意地哼了声,“不过他没戏,我要晚走两年,那个省长的位子,他倒是能惦记一下。”

“许家很厉害?”陈太忠信口问,难得地,蒙老板愿意指点一下天南的江山,他还不得赶紧请教?“我没觉得嘛。”

“许家的底子,比我硬实,我不过是机本书转载 遇好一点”蒙艺随口答一句。又侧头看他一眼,眼中有些许的戏髅,“怎么”后悔没跟他家搞好关系?”

“您这未必走得了吧?”陈太忠不回答他的问题,对这种玩笑话叫真。才叫真正的不成熟,“这盘棋还没人看得清楚吧?”

“你倒是什么都知道”蒙艺又哼一声,半天没做声,到最后才轻声嘀咕一句,“看不清楚也得走下去了。”

蒙书记心里很清楚,有些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有一操作就有人惦记上了,眼下就算他不想走,怕是都会有人不答应了。不过还好,没有意外的话,他去碧空的可能性很大。

想到居然从磐石省那里得到了意外的臂助,他也不得不感慨陈太忠的折腾能力,如果能顺利就职碧空。小小陈真的功不可没啊。

“您这吉人自有天佑的。”陈太忠笑一笑,“其实我觉得,运气好比底子硬更重要呢。”

我说个运气好,你还真当真了?蒙艺看他一眼,也懒得跟这小鬼多费口舌,“陈洁这人肚量不是很大,你最好还是跟她把关系搞好一点。”

“对了,建设部您有关系没有?”陈太忠听他说起陈洁,倒是想起了一事,“我那个科委大厦。想评一个‘鲁班奖”您能帮着引见几个人吗?”

“我你?,你净搞这些花里胡哨的干什么?”蒙艺听得就是脸一沉。不过转念一想,这种事情在自己看来是不务正业,可是搁给下面地市的副处级干部,真的走了不得的业绩了,于是口手一声,“多大的工程,什么公司承建的?”

等蒙书记听完陈太忠的话。很痛快地摇一摇头,“;千万还是省建承建的,这个鲁班奖你不要想了。天南省的建筑公司跟建筑协会的关系很一般,不过,”

看着年轻的副主任一脸讪讪之色。他的心情一时大好,于是微微一笑,“不过这种事,你在北京那些狐朋狗友们可能帮得上忙,这个奖项是比公关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