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二三章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 三章(求月票)

陈太忠从蒙艺家出来的时候,心里比较满意,因为蒙老板今天对他的态度很不错,居然能就一些敏感问题做出指点,也不掩饰对某些人和事的看法,这种表现真的很罕见。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莫名其妙地,他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么一句话。当然,这么形容蒙老大的行为,似乎有点过分,不过显然,蒙艺就算再欣赏他,若是打算留在天南不走的话,这话也一时半会儿说不出口。

从这一点上来看,老蒙是铁下心思要走了,陈太忠不傻,他的脑瓜甚至比绝大多数人要强,所以心里不无微微的遗憾:好不容易发展到可以抛开身份,跟你随便聊聊的地步了,却是没机会了。

不过就在他钻进桑塔纳车的一瞬。他又想到了临别时蒙老板的话,“陈洁那边我有我的说法,你不用担心。她不会成为你的阻力”这话的意思。很值得人回味亦倒是要看看你怎么化解陈洁心里的疙瘩!陈太忠心中隐隐生出了一点期待,他当然想得到,陈洁对自己那点芥蒂,说穿了还是对蒙艺伸手进她的地盘的不满。

当然了,陈省长是没胆子公然抵触蒙书记的,那么,将那点不满意撒到他身上,实在是很正常,这种怒火可以称之为是规则之内允许的反弹,想要领悟不是很难,但是要不着痕迹地化解的话,真的不是很容易。

至于今天说的什么鲁班奖的,陈太忠还真的兴趣不是很大,他这话题只是应付陈洁的诘责而已,蒙老大虽然给出了他解决的方案,但是陈家人有没有兴趣执行,那还是一个问号。

第二天,他就返回了凤凰,将任务一一地委派了下去,出乎他意料的是,邱朝晖在其他兄弟单位的师兄弟不少,梁志刚在系统内的势力也很强,孙小金虽然是从文化局调来的,居然跟地北省科委也有一定的联系大家就自己的优势选来选去,陈太忠很愕然地发现,他似乎只有选择青江省科委了。

陈太忠对青江一点都不熟。除了知道韦明河在那里之外,几乎是一无所知,不过这个倒也无所谓,不就走过去做个交流搞个座谈什么的吗?又何必需要知道那么多。

他来去匆匆,只在凤凰呆了三天就踏上了旅程,天南到青江没有航班,连火车都没有直达,必须中转一下方可,不过对陈太忠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大问题。

在即将到达青江的省会城市锦阳的时候,陈太忠拨通了青江科委的电话,告诉了他们火车抵达的时刻,然而剩下的五十分钟的路程。火车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整整晚点了四十分钟。

直到快下车的时候,陈太忠才听清楚了原委,原来春运紧张,青江增开了两列火车,不过由于是加车。在时间上不得不让着其他正常班次的车,如此一来,相关的车辆受到影响,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锦阳也是个历史名城,单论在历史上的名气,还比素波强上一点,只是近代比较落没了,下车的时候。正赶上锦阳火车站在改造,将平面和地下的候车室改为高架候车室。再加上春运的人潮,整个火车站显得非常地忙乱。

这个火车站还不如素波呢,陈太忠心里隐隐地生出些许感慨来。紧接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了凤凰的科委大厦三锦阳车站改造的规模不算小,看起来怎么也得有近亿的投资,这样的规模,怕是比较容易获得鲁班奖的吧?

青江省科委的人并没有在站台上接人。这让年轻的副主任心中生出了些许的不满,哥们儿虽然只是副处,可却是打着省里的旗号来交流的。你们这么怠慢,有点说不过去吧?

他到青江的交流事宜,早在两天前就打电话通知了这里,现在火车又晚点,对方总不能说来不及应对,想到这个因果,他心里越发地恼怒了一一这是个接待的样子吗?

正在四下张望之际,他猛然觉得有人在动自己的皮箱。扭头一看。

却是同一个软卧包厢的老妇人在冲他笑,“小陈。接我的人来了。谢谢你啊。”

老妇人姓朱,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不过据她说儿子在青江发展得不错,下车的时候,陈太忠顺手帮着她把皮箱拎了下来,是以老妇人有此一说。

陈太忠侧头看一看,发现两三个壮小伙围着皮箱,兰边还有两个中年妇女围着朱老太,显然是亲戚。心中这感慨越发地深了:瞧瞧。人家接亲戚都接到站台上了,哥们儿这靠着组织混的,反倒是没人搭理。

朱老太太并不知道他的心情。还高兴地介绍呢,“这是我路上认识的小伙子,跟我住一个包厢,来青江出差的陈主任…小陈,没车接你的话,坐我儿子的车吧?”

那俩妇人不冷不热地点一点头。可能是有点怀疑他的身份,这年头不地道的人太多,火车上认识的人真的不是很靠谱哪怕是坐了软卧的。

这让年轻的副主任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了,只得强颜苦笑一声,“我是来开会的,估计接我的人应该在出站口等着呢。

这话说完,他逃一般地转身离开,耳边隐隐还听到一个女人在叨叨。“妈你也真是的,怎么随便一个人说的话,你也肯信,这年头骗子很多呢。”

“奇怪了,小陈说会有人打着横幅来接他的啊。”朱老太太年纪不小了,但是嗓门还挺大,“怎么会这样呢…”

老太太人不错,但是她的女儿太不是玩意儿了,陈太忠心里的郁闷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一路上,他跟老太太聊得不错,少不得就微微自夸一下,结果下了车还得一个人走,这面子掉的,那实在没办法提了。

走出出站口,他还真看到横幅了。不过并不是他想像中的“热烈欢迎凤凰科委陈主任”之类的那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红布,上面几个字“接凤凰科委陈太忠同志”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嘛,陈太忠真的不想走口气我就忍了吧。

总算还好,来的人里,有一个青江省科委的副主任,算是副厅级别的干部。这接待规格倒不是很低。陈主任也就强忍了怒火,坐到了刘副主任的座驾上只是一辆普普通通的桑塔纳。

可见,全国的科委都不是很景气啊,堂堂的副厅本书转载1⑹K?.⑴М也不过是桑塔纳。坐在车上,陈太忠跟那刘主任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多时就到了政协宾馆。

按一般政府机关接待的惯例,一接到人都是先安排住宿再说其他的。青江科委也不例外,不过科委没有自己的招待所,又是紧挨着省政协。就把政协的宾馆当作了接待地点。

青江的政协宾馆看起来挡次不低。不但高大宏伟,墙面上也全是蓝盈盈的整体玻璃。刘主任还在一边解释“这是四星级的宾馆,单个里的领导很重视陈主任的来访。”

重视吗?陈太忠看着政协宾馆。有点出离愤怒了,宾馆两边挂了两个横幅,一个横幅倒还靠谱一点。“热烈欢迎科技部领导莅临青江指导工作”另一个横幅就让他吐血了。那欢迎的居然是一个港台明星,“热烈欢迎高炽下榻政协宾馆”

戏子,这只是戏子啊!他的愤怒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示了,阻GBD,什么时候戏子比国家干部的地位都要高了?什么JB玩意儿嘛。

欢迎我的横幅呢?陈太忠很想这么问一句,科技部的领导,你们欢迎,那是肯定没错的,但我是前来交流经验的,你们就是这么对我的?

不过,这刘主任一路上细声细气地说话,言语间也相当客气,这让他有点发不出火来,再说了,这种接待规格方面的事情,他也不合适叫真。要不然别人该说凤凰科委的**威发到青江了传出去不是很好听的。

“包间已经给你订好了”刘主任笑吟吟地发话,似是没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不过这也正常,科技部要大过天南科委一头,而认识那明星的群众,比认识陈太忠的,怕是要多那么千八百倍,我们也没做错什么吧?

“政协的宾馆啊”陈太忠下了车,上下打量着这金碧辉煌的建筑。沉吟一下。方始皱着眉头发话了,“咱科委没有自己的宾馆吗?”

“招待所推了,新的招待所还没盖起来”刘主任见他迟迟不动,于是自己向前走去,“这个宾馆才建了一年,你看,高炽不是也住这宾馆的吗?”

“喂,刘主任,请你等一下。”陈太忠出声了,“现在五点半了,我想问一下,这个交流会是定在什么时候?”

“本来是明天上率九点的。不过部里的何司长来了”刘主任回头看他,看起来似乎有点奇怪为什么叫住自己,“改在明天下午三点了,今天晚上,先给你接风。”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韦明河发飙“接风啊,那不用了”陈太忠转身向院外走去,脸上兀自挂着灿烂的微笑,“青江有几个老朋友。很久没见了,我去看看他们。你们先忙吧。”

咦?刘主任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心说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陈主任”陈主任你等一等,这房间都给你订好了啊。”

我稀罕这个房间吗?陈太忠禁不住心中暗骂,扭头看一看他,“算了。咱科委都不容易,钱要省着花。我就住我朋友那儿好了明天下午三点,我准时到。”

看他走出院门。抬手拦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刘主任真的傻眼了,好半天才看一看身边的人,“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一干人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有人用不确定的语气猜测,“难道说,他跟何司知…嗯,那啥?”

“不可能,我估计他是不满意咱们的接待待遇”有那明白人呢,闻言就是摇一摇头,“没上站台接他,住的地方还挂着别人的横幅。”

“他倒是想挂横幅呢,也不掂量一下”有人不屑地哼一声,“就一个副处,够资格挂横幅吗?这是锦阳,又不是县城。”

“可是人家是凤凰科委的啊”明白的那位有点不服气,出声反驳。“人的名儿树的影儿,禹作敏不也只是个村支书?”

这算是撂挑子吗?刘主任沉着脸,呆立在那里不语,心里却是不住地苦笑,都说凤凰科委拿主意的就是这今年轻的副主任,不过这厮的脾气毗太大了一点吧?

陈太忠哪里有心思想他们的反应?坐到出租车上还愤愤不平呢,心说你们再三再四地邀请我来。我来了。你们就是这么接待的,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吧?

在这里发飙,他倒是不怕天南那边有反应,反正是跨了省的。对凤凰科委不尊重,那就是对天南的不尊重,至于说科技部什么何司长,他倒也没放在心上”我又没给你姓何的甩脸子,我看不顺眼的是青江科委。

他正琢磨呢,那出租车司机扭头看他,“我说朋友,你到底要去哪儿啊?”

“真是毛病”陈太忠瞪他一眼。随手抽出一张百元大钞拍过去。“先就这么随便开着,等我打几个电话再说。”

司机本来听得眉毛直竖呢,见到蓝汪汪的四大领袖,也不吭声了,将钱揣进怀里,就悠闲地地在马路上溜起车来,电话慢慢打。打上三五个小时才好呢。

陈太忠在青江,也就是韦明河这么一个熟人,不过总算还好,韦主任现在居然就在青江,“刚从北京过来。太忠你来青江了?”

“可不是?我就在政协宾馆这一块儿转悠呢”陈太忠哼一声,接着又叹口气,“省科委这帮家伙太小看人了,我不想见他们,就想找你喝酒。”

“嗯?怎么个意思?”韦明河听的登时恼怒了起来,“谁欺负你了?在青江这一亩三分地儿,谁敢欺负我朋友?”

“算了,公家的事,也犯不着那么认真”陈太忠不想说那么多,韦明河也是饭点儿正找食儿呢,于是说了一个地方,不多时,陈太忠赶到,那司机还说要找钱,他摆一摆手,“行了,不用找了。”

韦主任选的这个地方。叫“红海风情”大酒店,只看外表的话,丝毫不输于政协宾馆,不过没有政协宾馆那么大的院子,后来陈太忠才知道。这是私人酒店,当然就不会像政协宾馆一般,有那么多的土地来浪费。

进了大厅,韦明河已经在那儿等着了,身边跟着三四今年轻人,颇有一点高云风在素波那种做派。前呼后拥的。

韦主任已经帮陈太忠订好了房间,住宿的房间和吃饭的包间全订好了。这让陈太忠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就是觉得闷,找你喝酒来了,你搞这个做什么?”

“切,来了青江就是来我家了。”韦明河随意地哼一声,“招待不好你,我还不得让别人笑话?算了。不说这个你跟省科委到底怎么斑事?”

说话间,陈太忠就跟着他走进了包间,两人推让着分了上前席,韦主任听他说起今天的种种,笑嘻嘻地一拍桌子,“这就对了,谁要他们狗眼看人低呢?”

一旁的年轻人就有凑趣的,却是北京口音,“明河的朋友真是有性格,对这种人,就不该含糊,年纪轻轻的,就该恩怨分明才对。”

这话陈太忠自然爱听,不过再转念想一想,这帮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啊,我在青江这么玩横是没问题,可在天南要是如此行事,怕是老蒙也罩不住我吧?

见他闷闷不乐的样子,韦明河笑一声,“行了,别想那么多,不就是个交流会吗?人去了就行了,是谁规定的。一定要住他们的地方呢?”

“嗯,也是”陈太忠抛开了那份纠结”说我这才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说不得笑着点点头,“忙完这一阵,我可能还要去北京转一转。到时候咱哥俩再痛痛快快地玩一玩。”

“青江也有好玩的呢”韦明河轻笑一声,冲一边的年轻人使个眼色。“去。给陈老板弄俩好货色来,别丢了我面子啊。”

“算了算了”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就知道又是什么小姐之类的玩意儿,忙不迭抬手摇一摇。“老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好这一口几,今天啊。咱们不醉无归。”

“哈,我倒是忘了,你喜欢的是波斯猫”韦明河愣一下,才哈哈大笑了起来,“太忠你玩的是巴黎的模特。青江这小地方女孩儿。怕是你看不上叭…”

说笑间菜就上来了,几个人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由于韦主任对陈太忠表示出了相当的敬重,别人当然也不敢小看这今年轻人一毗玩巴黎模特的主儿,搁在北京也是上得了台面的呢。

别人既然刻意逢迎,陈太忠喝的肯定就很开心了,到了最后竟然是盏到杯干,三四今年轻人都放他不翻,韦明河见状也颇为得意,毕竟陈主任是他的朋友,这也算给他长脸不是?

喝了约莫一个小时左右,陈太忠的电话响了,是天南省科委主任关正实打来的,“太忠。你在青江怎么回事啊?有人反应”你好像不是很配合?”

“不是很配合?嗯,没错,不是很配合”陈太忠没有用仙力刻意地去调整自己的酒意,头略略地有点晕,说话就不是很注意分寸了,“不过我说关主任,一开始不肯配合的不是我”他们还真有脸告状?”

“呵呵,也是一个朋友转告的”关正实倒也没有着恼,略略打问几句,又叮嘱了两句要他注意大局,就挂了电话,心里却也有点微微的恼怒:怪不得青江省科委不好意思打电话告状呢,敢情一路看,手机站..)确实是有点欺负人,我们过去交流,你们连站台都懒得上,那脚是金子做的吗。那么尊贵?

不过,这也就是遇上陈太忠了。换个人的话,也不可能转身走人。想到这个,关主任禁不住暗暗苦笑,青江省科委还真不是一般的点“省科委主任?”见陈太忠挂了电话。韦明河笑嘻嘻地发问。他见小陈居然比较客气地解释了几句,就猜出了一点眉目。

“嗯”陈太忠点点头。又不屑地牢一声,“他们还真好意思啊,居然把状告到天南了,惹得我火了,明天不参加那个交流会了。”

“这个可是不好”韦明河听他这么说,难得地严肃了起来,“斗气是斗气,咱不怕,不过定好的会不参加,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有理都变成没理了。”

听到这话。陈太忠呆呆地看他半天。方始展颜一笑。“哈。我还以为明河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敢情还是要守规矩啊。”

他只是心里有所感慨,又有点醉意。就这么信口说出来了,倒是没有别的意思,不过韦明河听到这话。就有点挂不住了,“切,这是给他们脸。惹得我火了,要姓胡的好看!”

“啧,何必呢?”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他这话可是真心的,“为这点小事生气,值得吗?”

可是这真心的话,听到韦明河耳朵里。那就是激好了,他也喝了不少酒,一时间再也顾不了许多。“太忠你这是小看我,今天我还真要他好看了。

正说着呢,陈太忠电话又响了。看打头的区号,应该是锦阳的电话,接起来一听,居然是青江省科委办公室唐主任的甚话,“陈主任你好。我们想落实一下,明天的会您能准时到场吧?”

陈太忠还没说什么呢,一边的韦明河就抢过了电话,“我说你们科委太过分了吧?人家陈主任大老远地来,你们连个站台都不上?”

“咱们站台在翻修啊”唐主任一听说这因果,少不得解释一下。“那个”请问你是哪个啊?”

“我扶贫办的韦明河”韦主任哼一声。“陈主任是我朋友。我招待了,不服气的话。让胡尚给我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