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八九章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 九章

这一副牌确实热闹,明牌之后,陈太忠连跟了三把,才抓起牌来看一看,接着又回头看一看韦明河。抬手推他一把,“这牌肯定是要跟进的。”

暗三明五,好多地方玩扎金花。都是这个规矩,而韦处长又走出名的硬骨头,于是,落在别人眼里,那就是韦处长已经跟了;圈明牌,手里大概是有个小对什么的。不肯就这么败走。索性就再出四十万看那两家的底牌了。

那两家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连顺子那一家都不肯走,干脆利落地扔进了四十万,一开牌,见到a打头的同花,两人同时傻眼。

两人都没有暗牌暗够三圈,是明牌双倍跟的,只这一把牌,陈太忠就赢回了两百六十万。韦明河高兴的直拍他的肩膀,“哈,我给你烤的雪茄。果然是旺人。”

以这一盘为分水岭,陈太忠也开始下猛注了,而且他的运气居然不错,连连赢钱,由于他来势汹汹敢打敢拼,众人纷纷退避三舍。没有足够大的牌总是老实地飞掉,于是作风同样勇猛的小罗有福了。由于不怵跟陈太忠翻牌比牌,反倒是将刚才输出去的六十万全部打了回来,估计还赚了差不多二十万。

通过刚才那一把牌,陈太忠也反应过来一个道理,这扎金花。牌大未必赚钱,你拿好大一把牌,别人全飞了,那怎么赚钱?同理,牌小也未必输钱,输钱的都是手里有大牌,不过是被别人吃了,那才输得狠。

这道理很浅晏,然而陈家人平时赌博赌得少,还偏偏就没反应过来这一套。不过还好,他这醒悟得不算晚,知道拿钱砸跑人就行了。

至于说这赌场有什么猫腻没有。他暂时没有发现,这些人该跟的时候跟该飞的时候飞,扑克牌一把一换。也没什么夹带,一点看不出什么不妥来。

韦明河看得却是兴高采烈,今天数陈太忠斩获的多,都过了三百万了。这输赢事小面子事大,眼见陈太忠将一根雪茄吧嗒完了,少不得推他一把,“喂喂,还有烟没有了。我给你点上,再送你一把旺火。”

哥们儿其实真不想抽了。你不用总惦记着提醒我好不好?陈太忠看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又从包里摸出一根雪茄递了过去。

等这雪茄再点上的时候。大家就不年了。“韦处长你上来玩再把吧。让你这朋友出去抽烟,成不成?”

“凭什么啊?”这次是那女人小罗不答应了。虽然她也不住地扇鼻子。可是常玩钱的人都信个风水,眼见现在正玩得风生水起,自然不愿意换搭子,“你抽烟的时候。大家也没说什么。”

“这么下去没法玩了,熏得我头晕眼花的”这位今天输了不少,拿了k同花还被陈太忠的a同花杀。心里真憋着一肚子火呢,“一阵工夫输了小两百个了,这么搞就没意思了。”

“能玩就玩,不能玩就算”陈太忠斜着眼睛看他一眼,嘴里兀自在喷云吐雾,“老韦回回输,也没见他这么输不起。”

“哈,我输不起?”那位登时就急眼了,“你掐了雪茄,咱们接着玩。”

按说在这种情况下,陈太忠应该是从善如流的,赢了嘛,那就理该大度一点,输钱的人毛病多,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可是他偏偏就不理这个茬。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没命地嘬着腮帮子,将雪茄抽得唯噬作响,挑衅的味道十足。

他并不介意这个小气鬼离开。没错。跟一般人相比,这家伙的出手已经大得离谱了,但是在这种场合,跟韦明河和小罗比起来,那还真不够看的。

“你想走就走”那小罗哼一声,说话也是很不给面子,似是一点都不介意少一个人,不过这也是正常的。输了钱的谁会愿意走?“你要是痛快点,能跟小陈一样把把都暗。我就帮你劝他不要抽雪茄了。”

能上了这种场面的,大家通常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是心里未必就怎么看重对方,有人露出小家子气来。别人看不顺眼嘀咕两句是很正常的。

什么时候轮到北鸡司晨了?你还做了我的主啦?这话引起了陈太忠的不满,于是淡淡地看她一眼,刚开始你抽烟的时候我说什么了吗?

那小罗却是敏感得很,感觉到他在看自己,也还了一个眼色过来。眼光里有不屑,也隐隐有挑衅的意思。竟是毫不含糊。

牌玩到这个地步,火药味儿就很浓了,陈太忠也懒得再控制自己,每盘必定暗牌,时不时还给自己发一点好牌。

那小罗似乎也跟他叫上劲儿了。两人对着暗牌,直到有一盘。两人挤走了李总的对Q,又扔了差不多两百万进去,陈太忠有要对方开牌,拿杂牌Q赢了小罗的杂牌旧。一把又赢了两百万,嫌他抽烟的那个恨恨地一拍桌子,“这还能玩吗?”

“一帮胆小鬼,我就知道他的牌不大。”小罗狠狠地瞪他一眼,“我一张メ小s说ち屋ち手ち打嘟敢跟,你拿着对5飞掉,也好意思怨别人?”

她确实是只想跟一把的,不过大家都知道她和陈太忠生猛,心说这又得跟着明五圈了,那就是一百万呢。得了,我们飞了,结果就剩下她硬着头皮叫板陈太忠,杂旧见不得人,只能等着对方见自己了。

“今天是见了猛人了,拿着Q都敢见人,一里一外就是三百多万啊”李总长叹一声,捶胸顿足不已,他的对a最大。却是硬生生被人挤飞了,心里这份郁闷就不要说了。

瞧这点出息吧。陈太忠真是见不得这些小家子烂气的,算一算今天赢了差不多五百万,索性扭头看一看韦明河,“惹人嫌了,要不咱们走吧?”

“走?”韦主任愣了一下之后,看看表有十点半出头,两个半小时五百万到手,于是笑着点点头。站起身来,“也行,那就走吧。”

“韦处长,您等一等”一边有人发话了,却是看场子的人,这种赌博场所也有看场子的,兼着端茶倒小叨江事,六七个汉子一个人服侍一个,远远地站着看着这位陪着笑脸解释着,“八点到十二点,这是秋巨,您要是累了。可以边上休息一下,要走就的等到时间到了。”

这就是赌场的规矩了,这种规格的赌局时间通常不是很长,但是定的比较死,半路不能有人离开,你要有需求,

管饭管烟都没问题,就是不能走人。

这是防有人离开之后使坏,玩的人都不是寻常之辈,但是没谁会喜欢麻烦。也算是为大家的安全着想。

韦明河自打在这个围子里玩,就从没提前离开过,当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在他看起来小里巴气”的规矩,登时就愣了一下。

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东西纯粹是一点就透,他只呆了那么一下就反应过来了,疑惑地问一句,“我们是赢了啊,你还担心什么?”

心怀愤懑的主儿,通常都是输了钱了,谁也没见过赢钱的向警察举报。那不是有病吗?把自己赢的钱送给警察?

“您说的有道理,但是这是规矩。不能坏了”那个还是笑嘻嘻地解释,“您可以歇一歇,到点儿走人不就行了?”

“韦处长您这真是小富即安啊。”小罗在一边笑一笑,语气中带了浓浓的讽刺之意,她辛苦了半个晚上,被陈太忠一把就打回了解放前,要说心里没点怨念,那也是不可能的,而且更重要的是,韦明河一走,剩下就没什么大手笔的人了,这才是她发话的本意。

“我是怕你输得没钱了。”韦明河也火了,在他心里,自己肯跟这帮人玩就已经很行尊降贵了,你居然敢刺我?说不得冷笑一声,“五个,的底,一百个封顶,敢玩不?”

“玩就玩,谁还怕你?”小小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一边看场子的人赶紧过来和稀泥,“罗姐您息怒,商量好了大小,临时改不合适,除非大家都答应。可以稍微变一变,但是不能变太大啊。”

这就是赌场里说的“武大郎玩夜猫子一什么人玩什么鸟”没错,在座的都是有钱的,但是有钱人和有钱人也不尽相同,玩得起二十万的主儿,未必就玩得起一百万。而看场子的人就是保证大家玩得安全的同时,能玩得开心,毕竟是衣食父母,怠慢不得。

另外几个今天输了也不少,一听这话纷纷表示同意,玩了半天输了这么妾,能打得大一点的话,抓两把好牌就赢回来了。

于是大家商量一下,确定了是两万的底,最高还是二十万,别看只是底钱小小地翻了一番,那就大不一样了,六个人玩,一开局河里就躺着十二万,收一把底钱也赚十万不是?

不过很遗憾,重订了规矩之后。赢钱的还是陈太忠,通常情况下。若不是手气太差,扎金花谁能玩过有天眼的家伙?

第一千安百八十九章跑路要紧等到十二点的时候,赌局散场。陈太忠帮韦明河赢了一千一百万,其中有七百万的现金,还有两个小的铁矿矿场和一个选矿厂,折价三百万一这时候铁矿的行情,真的不怎么样。

韦主任不耳能要那些什么矿场,国家干部不允许经商的,他行事虽然不羁,却也不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他不要,陈太忠更不可能要了。哥们儿这辈子再来不来青江都很难说呢毗咖我说那个老板哪,折现吧。

老板提供这样的服务,只是折现的话,易物的价值要缩水百分之二十左右,不过赢了的人当然不会有那么多毛病。韦明河甚至很随意地丢了一个一万的筹码给伺候他的小弟。

大家闹哄哄站起身刚要散场的时候,“哐”地一声大响,门被推开,两个汉子急匆匆跑了进来,“有警察来了,快走!”

咦?在场的人听得就是一愣。心说我们玩的是筹码,怕什么警察?

不过这种场面也没人多计较。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也顾不得兑换筹码了。在看场子人的带领下,出了门急匆匆地向安全通道走去。

谁想就在接近安全门的时候,“哗啦”一声,从安全门外冲进四五个人来都是便装。不过一看那扑面而来的王霸气息,就知道是警察。

“警察”其中一个汉子一扬左手。电光石火一般地展示一下自己的证件。右手的铐子已经在空中打转了,“都给我站住!”

“怎么办?”陈太忠低声问一句韦明河,他可是不想被警察拿住审问,别的不说,只说他没参加张省长的酒会,反倒是来跟社会上的闲散人员赌博来了,传出去就不会好听了。

韦主任面色阴沉,咬牙切齿的反问一句,“太忠,能不能把他们全放翻?”他是见过陈太忠打架的。是以有这么一问。

“呵呵,简单”陈太忠一抹脸。将面容微微转变一下,身子一动就冲了上去,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眨眼间四五个汉子已经躺在了地上。

“袭警?”有人惊呼,不过陈太忠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转身拽住韦明河撒腿就跑,不旋踵,就有人乱哄哄地跟着过来,一时间,楼梯上响起震天的杂乱脚步声。

陈太忠拽着韦明河飞奔下楼。速度惊人,直拽得同样年轻体壮的韦主任接连踉跄不已,“我说你慢点行不行?”

慢点行不行?不行!两人才奔下楼,就见两只黑洞洞的枪口迎了上来。“站住,不站住就开枪了。”

我最烦别人拿枪指我的头了,陈太忠二话不说,不等对方鸣枪告警。冲上去就是两拳,直接将那俩便衣警察砸得晕了过去,拽着一个人刮风一般冲了出去。

韦明河前来赌博,开的不是他自己省政府牌子那辆车,而是一辆很普通的半旧桑塔纳,两人冲上车。韦主任动作奇快地点火,就在车子启动的时候,车门一响,一个人也钻了进来,“快点开!”

陈太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刚要扭头出手,听出是那个小罗的声音。冷冷一哼,“你要是晚出声一秒钟。我保证你躺着出去。”

就是说话的工夫,韦明河已经发动着了车,桑塔纳的启动速度不是很快。不过韦主任的车技真不是盖的,横冲直撞地冲出了院门,三转两转几个小胡同一钻,只听得后面“嗵”的一声响,却是追他们的警车撞上了别的车。

“真是晦气”韦主任见身后没人了,才悻悻地一砸方向盘,转头看陈太忠一眼,“让你看笑话了。呵呵,真不好意思。”

“我就奇怪了,你怎么会想起来跑呢?”陈太忠笑吟吟地看着他,“大家玩的都是筹码嘛就算被人抓了。以你的能力还怕出不来?”

“韦主任可是丢不起那人。”后座上的小罗笑嘻嘻地接话了,“堂堂的扶贫办主任,二十六岁的两年副处。只等升正处了,怎么能被警察带进派出所呢?”

“哼,罗总你不是也上我的车跑了?”韦明河冷冷一哼,他真没想到。自己的底儿被对方查得一清二楚,说不得就要反唇相讥一下,“跟省国税局的罗局长说一声,你还怕自己出不来吗?”

“咦?你居然知道我?”那罗总听得就是一愣,韦主任却是不屑地哼一声。“怕是所有人都知道你吧?毕竟有钱玩这个的女人并不是很多。”

剥情可好,这两个都知道对方是怎么回事,不过在那种场合的赌场上,只是单纯地赌博,大家就算知道对方的底细,通常也不会去套什么交情。

不过是个税务局局长的千金。陈太忠听得心里很不以为然,就懒得搭理她了,而是冲着开车的韦主任发问了。“怎么这种场合,还会有警察来抓赌?”

“不知道,不过这事儿可不能算完”韦明河冷冷一笑。“要是不给我一个交待,哼哼…“耳就不是打几个警察那么简单了。”

对他来说。袭警真的不是什么事,倒是现场被抓真的太丢人,所以他才这么说,那小罗也是如此。听到他的话冷哼一声,“这哨都放到派出所的,怎么可能冲进来警察?这里面肯定有不对的地方。”

“好了,你找你的人,我找我的人”韦明河扭头看她一眼,“我说,我俩要玩去了。把你送到什么地方?”

小罗表示要跟着他俩走。韦主任却是不管不顾地将她撵下了车,然后开车去取自己的车,一边开一边跟陈太忠解释,“这女人可是招惹不得。”

敢情这小罗是罗局长家的大女儿,从小就是叛逆的性格,敢爱敢恨。找了一个老公还是混黑的。不过前两年被判无期了,两人离婚后,这女人玩得就更疯了,跟她有关的负面消息相当地多。

“这筹码不会作废吧?”陈太忠对青江的家长里短不感兴趣。倒是有点担心自己一晚上的成就,“咱们还兑换了两百个呢。”

“作废……呵呵,他敢?”韦明河心里也是一肚子火,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是在外地的朋友面前丢人了,“好了,不管他了,走。咱们去红海风情喝酒去,不醉无归!”

红海风情也有酒吧,甚至还有kw和演歌台,韦主任进来之后,以小涛为首的一帮人登时就迎了上来。“韦大哥,手气怎么样?”

“哦,别提了,赢了一堆筹码回来。”韦明河苦笑着摇一摇头,将事情如此这般一说。“小涛,事情交给你了,查出来以后,给我个准信儿。

今天两人本来就没怎么喝酒,现在可是能敞开了喝了。韦明河抬手招过来服务员,“先拿五打百威来。今天一定要好好地喝一喝。去去晦气。”

他的酒量原本就很大,人又年轻。喝几打小瓶装的百威还真不在话下。恰好陈太忠也是个能喝加能熬夜的,两人对着瓶子就吹了起来。

虽然对韦主任来说,今天遇到的事情不大,但是大家毕竟都是血气方刚年轻人,所以是一个不错的谈资,陈太忠和他聊,其他两个陪客坐在一边听,听到陈主任居然敢迎着枪口上,禁不住啧啧赞叹,“陈哥好身手,好胆量。”

“切,这算什么?我俩在北京使馆区还打外国人呢”韦明河不屑地哼一声,这也是他在朋友面前吹惯了的,不过下一刻他就发现不对了。当事人在跟前呢,当时打外国人的是陈太忠,而他韦家人却是。”

挨打的。

于是,他咳嗽一声转移了话题。摸了刚才抽剩下的雪茄。一边点一边嘀咕,“太忠,我记得你是不抽烟的嘛,怎么抽起雪茄来,也是一口接着一口?”

“我嫌那味儿呛,他们能呛我。我就不能呛他们?”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看到堂堂的韦主任居然抽半截的烟。少不得又摸出一盒来,“尝尝这个,抽过没有?”

“呦喝,大熊猫?”韦明河还真是个识货的,抬手就抓了烟过来,仔细看看,“没错,真货,这烟我只偷偷地拿过老爷子的几包。”

一边说,他一边就掐灭雪茄拆开了烟。顺手递给那俩帮闲一人一根。自己又点上一根。“这次你们可是沾陈哥的光了啊。这烟可是不川小卖的。”

几个人正说着喝着,小涛走了进来,“韦主任,今天是南城分局扫的农牧厅招待所,我联系上他们刘副局长了,不过刘局长说要保护线人。除非当面儿跟您说。”

“那让他过来吧”韦明河盯着手里的百威酒瓶看,头也不抬地吩咐一句,“我不管线人不线人的。我要搞明白,是谁

在阴我。”

“我就知道您会这么想,已经招呼他来了,就在路上呢”小涛笑着回答,他知道韦主任的脾气,等闲不惹人,但是发起飓来也是不惜代。

又喝了一阵,小涛领着刘局长过来了,刘局长个子不算太高,一米七左右。身材笔挺,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

不过这刚毅在见到韦明河之际,马上就变形了,他笑嘻嘻地伸出手。“韦主任,久仰了,呵呵”哦,这烟是大熊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