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第一千五百四十 一章

刘局长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正科。但是对锦阳市的形势并不陌生,他跟小涛是在偶然的机会里碰到的。见其年纪轻轻出手阔绰,就有心结识。

当然,结识也就结识了。这很正常,警察们的眼皮子是极驳杂的,谁还不认识几个有钱人?但是那些有钱人通常只有在遇到事的时候,才会想到警察,所以两人没什么深交。

不过后来小涛遇到事情的时候。刘局长想到这家伙如此年轻就能这么有钱,身后怕是有什么因果,索性没要他的钱就办了事万一这厮背后有黑道背景,也撇得清楚干系不是?

小涛见这家伙上路,张罗了饭局请他,刘局长倒是不见外。酒桌上直接发问,请教他的财路从哪儿来的。于是得知,眼前这年轻人居然是跟着京城来的衙内混的。

所以,刘局长早早就听说了韦明河,只是一直没什么机缘接触,他也好面子,觉得贸然求见的话。必定不能给对方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正经是“相见争如不见”

事情过去好久之后,他才知道韦主任很少呆在锦阳,这时候后悔就有点晚了,不过小涛倒也算仗义,又知道警察是执法机关,多交好几个。

总是好事,答应他有机会了帮忙引见一下,显然,今天就是机会了。

事实上,刘局长琢磨过韦圭任这个人,不过琢磨的结果让他很是疑惑:除了长住北京之外,这人也没做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当然,韦主任吊儿郎当上班,居然一直没人找其麻烦,还是比较能表现出韦明河的能量,可是这并不能说明这位的能力到底到达了什么度。

所以说,今天刘局长来,是抱着一点点疑虑过来的,只是,就在触目那“大熊猫”香烟的一瞬间,他那不多的疑虑,也打消了一多半。

细微处,才最见功夫,所谓的贵气,学是学不来的,真有贵气的,想遮也未必遮的住,仅仅是一盒烟。就让他安心了不少。

“刘局长好眼力”韦明河笑着点点头,其实,在他的圈子里。没有不认识这烟的,然而在基层,一眼能认出这烟的就奇少了,他又有事求人。少不得就要赞赏对方一下。“一盒烟嘛,真喜欢的话,你拿走就走了。”

他这话,就是糠陈太忠之慨了,不过这也正常,大熊猫少见是地方上的人少见,在京城混的,也未必把它当回事,贵重是足够贵重。但是连盒熊猫都舍不得出手的,好意思说自己是衙内吗?

陈太忠要是真敢叨叨,我还他一条熊猫!韦明河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也不知道一时半会儿能从哪儿能落实了这个烟,但是他就敢这么想口所谓的底气,就是指他这种豪气了,这种豪气是家养的小不是野生的,想学的话,还真不好学到。

谁想,他豪气陈太忠更豪气。笑着又摸出两盒熊猫烟扔到了桌上,“韦大哥,送朋友嘛,怎么能拿开了包的?我这儿有整的呢。”

过年的时候,陈主任已经给老爹扔下一条熊猫烟了,不过当时他想的是这烟高云风能当今宝,估计差不到哪里,又分析一下其组成成分,发现也就是那么回事,仿造起来不是很难。于是就仿造了十来条搁在须弥戒里。

天下事,其实就是那么一回事,太多高贵的东西,细细分解开了,也就是那点玩意儿,就说那些惊天动的的伟人吧,可不跟大家一样。也是碳水化合物加上各种微量元素?

烟不值几个钱,贵就贵在买不到,眼下用得着了,他就扔几盒出来。不是须弥戒里没有了,而是说拿太多出来的话,别人不懂得珍惜不是?

什么叫贵气逼人?这就走了,韦明河和陈太忠根本没提什么别的,只几盒烟扔出来,就砸得刘局长眼冒金星了。

“太忠你这就没意思了,我的事儿,你往身上揽什么?”饶是如此。人家韦主任还拿糖呢,很不满意的看了陈主任一眼,“欺负我手头没有是不是啊?”

陈太忠都已经前所未有地叫他“韦大哥”了,那就是要给他撑门面了。闻言笑一笑,一副不以为忤的样子。“这不是我也好奇,谁敢阴你不是?”

太忠这才叫仗义啊,韦明河心里明镜似的,这厮虽然背景比自己差很多,却是等闲不肯服软的主儿。邵国立和小孙想用他,都得好言好语哄着才行,现在可是真给自己撑场面。

他心里明白,嘴上当然不能说。而是冲着刘局长大喇喇地点点头,“那刘局你就收下吧,来要坐,…要点什么酒?”

剿情刘局长来了一阵。居然一直是站着呢,不过坐着的这两位也没当回事,虽然老刘比他俩大了十来岁。但是级别的差距在那里摆着呢,两个年轻人可都是副处。

刘局长顺势坐下,肩头耸一耸。似是要拿那两盒烟却又不好意思出手。他侧头看看陈太忠,犹豫一下才发问,“这个兄弟是?”

“我的瓷器,二十一岁的副处。打了那些警察的就是他”韦主任亲热地搂一楼陈主任,拿起桌上两盒烟塞了过去,“都让你装起来了,客气个啥呢?”

小涛知道刘局长要面子。说不得接过那两盒烟,不由分说塞到他口袋里,“刘局,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您倒是说一说嘛。”

“你们那事儿啊,是有人点炮”刘局长眼见对方死死地咬住今天的事儿,实在也没办法拿乔了。说不得缓缓道出缘由。

剿情这事还是跟那小罗有关,她不知道恶了什么人,反正有人惦记着要收拾她,可是又不敢明看来。就只能通过偏门的手段来搞一下。

今天下午的时候,刘局长就知道,晚上有大赌局开场,据说举报者要求十万的线索费,不过这事不归他管,他自然就没怎么上心。

刘局长晚上不当值,去抓人的是刑警队。只是他手J有个文物盗窃的案子,是市局督办的,开了叽止的案情分析会,一直忙到现在。

刚才他接到小涛的电话的时候,正碰上刑警队抓了几个家伙回来,一问才知道,抓赌的工作不顺利,跑了三个人,还有几个同事被打伤,差一点连枪都被抢了。

袭警就是很垂要的事情了,抢枪的性质更重要,不过刘局长听了几句之后,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想抓的人跑掉了,同志们心里气儿不顺,所以有意将事情说得严重一点。

对小罗那种身份的人来说,只要没有抓了现行,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事实上就算抓了现行。也不过就是罚点钱算了,只是恶心恶心人。

没人敢深究下去,比如说追查她手上的钱的来路之类的,要知道。国税局罗局长不但在省里吃得开,在中央都有人呢,毕竟这也是垂管部门。

然而,这次刑警队大举出动。不但一水儿的便衣还是化整为零,不能说不慎重了,但是要抓的人跑了。还有不少人挨打了,这下大家就不干了。就不想按普通的聚赌案办理了。

赌博这种案子,真的是可大可小。抓到以后罚没赌资再罚点钱就够了。若是没有苦主申告,说什么因为赌钱而倾家荡产之类的,根本不可能涉及到犯罪,只是违法而已。

反正这帮人赌得大,也有钱。大家荐图安个袭警并且意图抢枪的罪名。想的就是不但能顶住人情关说,还要狠狠地榨一笔钱出来你不想交钱?那成,大家法庭上见吧。

刘局长倒没觉得同事们做得有什么不对,警察也是人,遇到委屈也会发泄,不过,当他接到小涛的电话,知道自己久仰的韦主任也参与进了此事的时候,真的是有点愕然:怎么韦处长也会混到这种场合呢?

当然。他并不想坏了同事们的事,一时就有点不想说,只是转念一想,这岂不是一个接触韦主任的机会?不过,这话我得见了他有说。

要不然不但不知道这人的深浅,也显的自己有点不值钱。

谁想,见了面之后,就是惊喜连连。韦主任本身已经很强悍了,身边却是跟了一个更强悍的主,熊猫烟随便送人,还是二十一岁的副处。

一两盒烟也就算了。刘局长在系统里混了差不多二十年,真的太清楚二十一岁的副处意味着什么。心说我这一趟来得还真值,这果然是值得我投资的主儿一一当然。这个投资是感情投资,说钱的话他就差得太多了,人家想借钱也不可能想到他头上。

可是,一听说这二位不但袭警了。还有强烈的报复的心思,他还真觉得有点难做了,那个余,我说二位,你俩难道不知道,这已经是袭警了啊。

不过刘局长干了这么多年警察。不讲理的事情见得多了,也非常清楚这些衙内们的心思,索性是将心一横,爱谁是谁吧,这本来就不是我的事情,麻痹的你们不长眼撞上了这位爷,凭什么要浪费我的人情呢?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天南变利局长拿定了主意,说话倒也不遮着掩着,“具体人我能帮你落实。不过我们同事这边,可也是正常执法,韦处你看”“这好说。今天挨打的弟兄。我一人送一万”韦明河笑着点点头。“我这人讲理,吃公家饭就服公家管,我不会找他们麻烦的,不知者不怪嘛。”

你这人情做得还挺勉强的嘛,刘局长还待说点别的,没想到对方居然认为不找警察的麻烦就算讲理了你们这是袭警了啊,知道不知道?

要说这二位憋着劲儿抢枪,那是扯淡,但是袭警是铁铁的,身为分局的副局长,不但不能将打伤部下的凶手绳之以法,反倒要坐在对方面前拉关系套近乎,这不得不让他感到一丝尴尬。

然而,尴尬又能怎么样呢?有些人天生就是享有特权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总算还好,刘局长也找到了不让自己那么尴尬的借口:这事不是我负责的。

“线人我们也要保护”他叹一口气,苦着脸看向韦明河,“韦主任,这事不是针对你来的,只是一个误会,我把你们通风报信的人问出来,你看怎么样?”

“误会?”韦明河冷笑一声。“这么着吧刘局,我也不为难你,通风报信的人你告诉我就行了。那个线人,我自己去查!”

“韦主任,您这又是何必呢?”刘局长听他不肯善罢甘休,心里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这两盒熊猫烟也太难拿了吧?

“刘局,对你来说真的是误会,但是对我来说不是,今天要不是太忠在场”韦主任沉着脸拍一拍陈太忠的肩头,一脸的狰狞,“我可就要出大洋相了“这些人算计的只是小罗,不过既然捎带上我了,那我就要让他们搞搞清楚一件事:算计人的时候不仔细调查,是会给他们带来天大的麻烦的!”

话说到这个程度,就走出名低调的韦主任震怒了,衙内的霸气一览无遗,刘局长听到这话,也只能苦笑了。公子哥儿们,总是受不得气啊。本来是你们不占理呢。

不过,他既然存心讨好韦明河,也就不想执着于这些细节了,倒是韦主任挺欣赏他的态度一一有原则又不拘泥于原则,“刘局这份儿情义。我是记住了,将来你有什么事儿,尽管找我。”

刘局长等的就是这句话,闻言笑着摇摇头。“大家都是朋友,说这个干什么?反正我一个小小的副局长也没啥权力,韦主任再有什么事的话。尽管吩咐,我还就喜欢您这痛快的脾气。”

这当然就是放长线钓大鱼了,这点手段谁都有,他这么说稍稍有点冒昧一叭双方身份的差距有点大,不是随便一个人就有资格跟衙内交往的,不过韦主任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刚承了人家的情,又有小涛的介绍。自然笑着应允了。

陈太忠冷眼旁观,听得却是无聊:你喜欢这痛快脾气?怕是未必吧。要不你怎么不肯交待那个线人的情况?

不过,小看归小看,他心里也禁不住暗暗感慨韦明河的霸道,在他看来,刘局长提出的要求已经很给面子了,然而韦大少居然就不买帐‘山,之要将别人的恩怨揽到自家身上一一面子就那么重要吗办这件事的后续部分,陈太忠没有继续参与,刘局长聊了一会儿。实在顶不住告辞了,他也回房间休息了,临走之际,韦明河拽过他的手包来搜看半天,“你这包不大。倒是挺能装东西的,嗯。还有两盒熊猫啊。归我了……”

第二天上午的报告会,实在是乏善可陈,报告不比座谈。就是陈某人一个人在台上唠唠叨叨,讲究之后。台下坐着的省科委中层和地级市科委的领导提问,他回答,仅此而已。

所幸的是,陈主任的口才已经锻炼得炉火纯青了,关于科委发展的一些见解也都是经过凤凰科委办公室整理过的。做了几回报告之后,他可以做到脱稿演说,翩翩风度一时无两。

中午的会餐。他肯定是参加了。挨着桌子敬了几圈酒之后,禁不住心里暗暗感叹:这青江科委的处级干部还真多,一点不比天南省水利厅的中层干部少啊。

到了下午,他又在青江科委的安排下。去科协和科委的其他公司转了转,约莫五点的时候,韦明河开着车主动找到了他。

“搞定了,等明天我把卡给你”韦主任也不多说,“在北京办了一个半吨的卡,无记名的,你上火车之前就能带过来。”

“自家兄弟,说这些有什么意思?”陈太忠不耐烦地挥一挥手,“我倒是有点好奇,你怎么搞定的?”

“呵呵”韦明河笑一笑,也不肯细说,只说是此事里他出了一点力。小罗也出了一点力。反正该倒霉的人倒霉了,我早说过那女人不是个善碴。”

他既然来了。肯定也是跟着混饭了,有那知道其根底的家伙,一时就明白陈太忠为什么连张省长的面子都不买了,人家跟扶贫办的韦主任在北京就是关系,这意味着什么,还用问吗?陈主任在京城肯定也是背景深厚啊。

省科委主任胡尚听说韦明河来了,居然也赶到了酒会现场,张省长跟姜省长走得很近,而韦主任又是姜省长的小字辈,能结识一下的话,对他是大有稗益的。

这次,陈太忠是见识了韦明河的行事风格了,韦主任对胡尚有点小意见,这是他知道的,但是在这种干部众多的场合中,丫表现得中规中矩,一副敬重领导兼尊老爱幼的样子一一每个人都不止拥有一套面具。衙内们在这方面简直可以说是天赋神通。

临上火车之前,韦明河还真的把卡拿过来了,北京办的卡。自然是为了让陈太忠使用方便,不过这么快速度办好,还派人专门坐飞机送过来,韦大少的手笔。还真不是盖的。

就在火车上的时候,陈太忠接到了高云风的电话,林业厅的厅长终于定下来了,是党组书记李无锋一肩挑了,而严自励也终于要外放了。大概是林业厅的副厅长。

集来蒙老板说的“陈洁那边我有交待”是指这个?陈太忠真的有点钦佩了,这一把手就是一把手啊,因为陈省长给了他侄女儿一个校园网项目,他就送陈洁一个厅长?

不过他略略一回味儿,就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李无锋和陈洁交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更重要的,怕是去年的洪水之后,厅长的有力争杏者瑞根副厅长出错牌了。搞出一桩“土生油”的闹剧,这是对林业厅自身错误认识不足嘛。

还有就是严自励的外放了,陈太忠只知道严大秘后来不太招蒙书记待见,却是不知道毛病到底出在哪里。

严主任本是省委办公厅的办公室副主任。正儿八经的副厅,现在放出去也是个厅级单个的副职,这个结果实在不能说好,蒙书记真有心的话。别说外放的时候能提半格,就算提不上去那半格,放个地震局、旅游局之类的二级局的正职还不是什么问题吧?

最少最少,还不得是个副市长?被发放到林业厅当副职,看来蒙老板对严秘书还是很有点意见的。

然而,李无锋当了正职,情况就又不一样了,李厅长肯定知道自己该感谢什么人,而严自励本是蒙艺的大秘书来的,这样一来,就算蒙书记将来离职去了碧空,恐怕李厅长多少也是要念一点香火情的吧?

还有就是,李厅长年纪大了,这一届都干不完就要到点了,他之所以没命地抢这个个子。主要还是为了出一口气,否则的话党组书记也是正厅,他又何必一定去争呢?

那么问题就来了,李无锋退了以后,这个厅长的位子就又空缺了。谁知道人家严副厅长会不会借此上位呢?

这个局,真的很复杂,陈太忠琢磨了好久,都没琢磨出个味道来,他只是大致能断定,蒙艺对严自励不满归不满,但是似乎也没有压制其发展的意思一一毕竟也是跟了几年的老人,没功劳也有点苦劳不是?

大约就是这样了,以后严大秘会怎样发展,那就要看丫自身的努力了。副厅长这个位子进可攻退可守。又有李无锋这个正厅长罩着,就算不得志,短期内也不会吃太多苦。

由此看来,蒙艺对安排严自励一事。也是上了心的,至于说给了陈洁一个面子,那不过是顺手人情而已一一当然,可以肯定的是,凭空落个正厅长下来,陈省长不会再斤斤计较凤凰教委的那点小破事了。

既然不计较小破事,那陈省长就可能在蒙书记离开之后,不对凤凰教委的拨款刁难。这也是可以预见到的效果。

一箭多雕”这才是蒙老板行事该有的手段,陈家人自以为想明白了,心中也禁不住生出些许敬佩之情:能如此把握各方平衡,方是真正的为官之道啊。

看来这个,林业厅厅长长时间的空缺不是没道理的,一旦有事。真的能方便调派棋子,这一招,哥们儿也得学一学有成!

他正琢磨呢,却是又接到了高云风的电话,“太忠,来素波我给你接风啊。其他人你一概推了”话里居然有点不容推辞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