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六七章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 七章

呵,倒,巧了我本来还想着回铝厂的时候路过一下凤凰,找你办点事呢,你倒主动联系我了”

“哦”有什么事?”陈太忠一听对方也要找自己,心说这下可好,我也不用承她太多的情了一一当然,若不是极为妹手的事情,他想不答应也难,不一样的“呵呵,先吃饭吧”范董事长不接这话茬,而是笑嘻嘻地走向港湾大酒店,“先吃饭吧,刚从北京赶过来,下了飞机之后,又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饿死了”

王启斌在一边听得明白,知道人家范总是嫌自己碍眼,少不得紧走“嗯?”看着他一路疾行率先走进去,范如霜愣了一下,转头看看她将话题扯开是为了保险起见,不过说实话,她一开始并没有认为王启减是体制中人,见对方如此反应,才讶然问了,小陈带这么大年纪的一个人出来,居然是跑前跑后打杂的?

“吠?范总你怎么知道他是政府里的?”陈太忠有意无意地岔开话题,求人嘛,最好还是王启斌在的时候开口,事实上,他也很好奇范姜的眼力,“他就不能是事业有成的商人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再加上他的行为举止,瞒不过人的”

范如霜笑着微微摇头,她跟他的关系不错,到也不介意点拨他一下x一谁说正厅就没有卖弄的心思了?

“这就是官场做派,纯粹是一种感觉,具体也不好说”每个人都不一样的,不过,等你到了我这今年纪,相信你绝对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小陈,你的悟性比我强啊”

“这您可是说笑了”陈太忠也笑着摇头,继续离题八万里地胡扯,“我就是运气好一点,哪像您一样,纯粹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这份百折不挠的执着和毅力,才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应该好好学习的”

这就是赤棵棵地拍马了,要按他的惯性思维的理解,此刻应当强误一下女性干部走到这个高度的不易?没错,他确实是这么理解的,新说女人能顶半边天了,但是陈家人身上的大男子主义习气还是相当严重的,他看不起女人,太多的女性干部,都是因为性别的缘故被提起来的,妇联的、计生委的这些就不用说了,就说各级政府的领导层中,必须有不得少于一个女性干部的规定,就挺让人咋舌的一一为什么就没人规定必须有最少一个男性干部呢?

因为男人不需要这个,规定!(注)所幸的是,陈太忠有个红颜知己吴言,白书记曾经亲口跟他说,她最讨厌下位者提起自己的性别差异来一一你拍我马屁无所谓,但是为什么一定要强调我的性别呢?是影射我能力和心胸不如男人,还是认为我是沾了性别的光呢?

抑或,是嘲讽我用了某某计一一充分利用了身体资源的那种?

所以,陈太忠对范董事长的恭维,并没有涉及到性别问题,虽说各人喜好不同,有的女性干部还就喜欢别人冲着自己的性别伸大拇指,然而,这年头做事保险为上,容易引争议的话题,还是少说为妙,然而,范如霜却是没在意这话,与女性领导相关的心思,她也有,不过那,考验下位者情商的,小陈虽然年轻,级别也低,但是不在她考验范围之内一一对她而言,他是合作伙伴而不是下位者,她更在意的是别的,因为通过试探,她已经现,今天跟着陈太忠的那个老男人,或者会带给自己一点麻烦了,小陈带这么老的跟班过来,应该是跟他要请求的事悄有关,而那老男人眼下借故离开,若是小陈有意的话,正好能谈一谈这男人的事情两人也能借机决定该不该帮这个男人,或者说帮忙要帮到什么样的程度,然而,陈太忠并没有谈及此事,而是说起了无关的话题,那就摆明了要在这个男人在场的时候有说起话题一一这显然会有点麻烦了,不过,范董也没有在意,因为她也有事找陈太忠,所以说话的时候,她先是点出了王启减的身份,最后才感慨一下陈太忠的悟性,这也就,给出了他岔开话题的机会,也是不着痕迹的试探,官场中很多试探,都是在貌似不经意的话语间完成的,所谓的谈话技巧,并不是人人都能熟练掌握并且运用的,这需要非常镇密的心思。

所以,陈家人在拼命岔开话题的时候,浑然不知自己已经露了马脚,不过还好,范董只是调高了一点心理准备,仅此而已,直到四人坐进包间,陈太忠才将王启斌的身份介绍给范如霜,范董一听对方才是个小小的区委组织部长,矜持地笑一笑,索性就直言问了,“都不是外人,小陈你有什么话,直说好了”

老范你果然痛快,真是巾烟不让须眉,陈家人听到这话,心里也禁不住暗暗称赞,“其实吧,有这么点事情,范董你不是跟邓健东部长认识吗?王部长在区里受排撤?”“去省委组织部?”范如霜眉头微微皱一皱,又打量王启域两眼,犹豫一下才缓缓点头,“这个我可以试着问一问,毕竟王部长也是搞组对她来说,这不算太大的问题,区区的一个副处长,想来老邓是不会推辞的,本来她想说具体位置不好保证的,但是转念一想,算了,既然要卖人情,那就索性听一听小陈的底牌吧,毫不犹豫地把那帕里的猜测据为己才,详细解说之后,羞羞答答地亮出了匕,“范董你看”现在王部长也是五年的副处了”

“干部二处?”范如霜纵然是有所准备,一听这要求还真的有点咋舌,她对省女m织部这一套并不熟,但是也知道三大处的厉害,在她感党”一二三处的重要程度,应该是按顺序来的一那么,你要的是:大处第二处室的正职,这也太夸张了吧?

“平调过去也行”王启斌忙不迭地低声插话,“范董,我主要是在区里干得不是很开心,想着能换个环境”

做为一个老组工,王部长最清楚干部二处的厉害,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敢想调到省委组织部之后,能做三大处的处长,能升为正处就足够偷笑了,怎奈陈太忠不这么看?一“王书记,咱必须把目标定得高高的,对方能办到最好,办不到也不好随便给个位子敷秆咱们不是?”

这个道理,王启斌岂能不懂?但是他活了半辈子,却还从没有跟厅长级别的领导讨价还价过,这心里还真的虚,眼见范董如此惊讶,少不得出言解释一声,“你去省委组织部干个副处,还不如在区委组织部呢”范如霜笑一笑,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的谎言,她对陈太忠客气,却不代表她对小陈随便带过来的闲杂人等会客气,可,王启斌听得却是不怒反喜,道理在那儿摆着呢,范总是对他不客气了,但是这不客气才真正是伸手帮忙的前兆,否则的话那就是惹了陈太忠x一既不伸手还不客气,陈主任的脸是那么好打的吗?

“肯定是要正处的,还得是实职正处”陈太忠不管那么多,老王谦虚可以,他若是跟着谦虚,那就实在不是个帮忙的样子了,所以笑嘻嘻地点点头,“王部长是没组织的人,在干部二处做正职,邓部长也可以放心使用”

他这么一说,就是替王启斌投诚了,没组织的人,邓部长你放心地用吧,您指利哪里,我就跟着打到哪里,“太忠你就胡说吧”范如霜听得就笑了起来,“只要是跟你沾边的人,没组织的也有组织了,你自己的影响力,甚至不止限于天南”

她这话当然是巴结之意一?别忘了,她也有事找陈主任呢,接受对方奉承话太多而自己无动于衷的话,让她再怎么张嘴求人?

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小陈你在天南靠着蒙艺所向披靡,在北京也是呼朋唤友热闹非凡,连黄汉祥都是你的座上宾,这样的人脉,可以起山头了,可,陈太忠听到这话,直觉地就认为,范如霜还是看着蒙艺的面子说话,北京那边他虽然也才几个朋友,但都是那种提笼架鸟的现绮子弟,影响力能辐射到天南也是有限得很。

“我孤家寡人的,哪儿有什么组织啊?”他笑着回答,当然,这话不乏自谦之意,却也别有所指,“范总,我这是把王部长交到您这儿了,您一定得帮着招呼好了。”

我把人介绍到你这儿,而不是找蒙艺说话,这里面的意思你不明白吗?陈太忠自觉自己的表达能力还可以一一使用王启斌的时候,你不用考虑蒙艺的背景!

(注:免责声明,这是陈太忠的思路,跟作者无关,)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惊闻陈太忠的这个请求,范如霜当然听懂了,在她看来这是正常的,蒙老板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把心思放到一个小小的副处身上一一当然,这个副处说的是王启域而不是陈太忠,事实上,陈太忠能入了蒙艺的眼,可也不是什么缘分之类的事情,两人在太忠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融洽,正经是他在阴差阳错下,帮蒙书记办了太多的事情,两人的关系有一步步走近的。

当然,这接近的度有点惊人。可大抵要归于楼家人强的惹事能力,虽然不得不承认,到了后来蒙老板对小陈的赏识,已经突破了一般人的界限,但那也是陈太忠自己争取到的,“这个事情,我回头帮你问一问吧”范董终于定下了基调,“尽快给你个答复好了”

王启域也是老组工了,这点分寸总还是知道的,在干部调整上,谁也不能打包票就能如何如何,就算是邓健东本人,也不能百分之百地确定x一换句话说,能确定也不能亲口承认,所谓人情的宝贵,就要体现在这里了,他心里很清楚,做为一个正厅级干部,范董事长能说出尽快答复,那已经是相当他面子了,干部二处那边还没动静呢,这边已经开始挂号排队,这要不算人情的话,什么才算人情?

接下来的酒席,那也不用再细说了,范如霜只倒了半杯红酒慢慢地喝,不过这算是朋友坐在一起随便吃饭,相互之间倒也没人劝酒,只有小轶陪着陈太忠一杯一杯地牛饮,王部长酒量不行,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只能殷勤地倒酒了,轶秘书当然要跟他抢着倒酒,正厅的秘书最多也不过是个副处,还是圣业的这种,王部长年纪又大,范董还在一边吃喝”无论如何也该他出手的,然而,随着小轶越喝越多,就有点亢奋了,倒酒的事情最终大半还是落在了王启斌头上,陈太忠心里惊讶小铁酒量的同时,也不禁微微有点纳闷:你老板在场呢,就这么没命地喝,有点不成体统吧?

事实上,蹊跷处自然有缘故,约莫五十分钟左右,大家酒足饭饱了,站起身来走人,范董兀自不忘问一句,“太忠喝好了吧?”

于是陈太忠和王启斌这才明白,轶秘书是奉命行事,陈主任倒也罢了,估计范如霜要找自己办的事儿不会很小,王部长心里却又是略瞪一下,小陈这能力也太强悍了一点吧?我女儿还真是给我找了一个好女婿啊”出了包间之后,陈太忠殷勤相招,说是已经预定好了一套总统套,问范总,不是上去休息,范如霜犹豫一下,心说我还差这点安排吗?不过最终还是点点头,“一起去坐一坐吧,港湾的总统套是三套间的那种,范总说要去卧室洗一把脸,三个男人坐在中间的会客室,陈太忠又去冰柜拿了稗酒来喝,不过小轶是死活不肯再喝了,“陈主任你饶了我吧,谁能跟三人在一起,不着边际地随便聊着,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王部长和郭书记的恩怨上面了,轶秘书纵然喝得有点多,听得也是颇为咋舌,“都用到省纪检委了?闹到这个份儿上?”

“毁人前途,这仇真的大了”王部长总不能束手待毙吧?”陈太忠笑一笑,心里却是在琢磨,范董说洗一把脸,这都半小时了,女性干部还真,有点那啥,谁想,他正琢磨呢,范董就走了出来,看得出来,她不但洗脸了,似乎还补了一下口红之类什么的,她看王启斌一眼,“王部长,要,能把那个区委书记调走,你看能不能继续呆在东城区?”

这下大家明白了,敢情范如霜是洗脸、补妆去了,但是同时也联系了一下邓健东,人家邓部长估计觉得弄走郭宁生比调王启斌进组织部要顺手,才有这么一问,“可是”王启斌犹豫一下,才毕恭毕敬地回答,“郭宁生现在瑕?”跟赵市长关系不错,怕是会才难度吧?”

跟赵市长关系不错?范如霜讶然的看一眼陈太忠,心里登时明白了许多,她在企业也见惯了倾轧,自然猜出小陈为什么要强调王启斌没有蒙艺的背景了。

她虽然志不在天南官场,但是省会城市的新扎市长是谁的人,范董还,很清楚的,心说,得,敢情蒙系内部齐分歧了,这小陈才找到了自己帮忙,“这么回事啊”她点一点头,“看来这件事还得等一等”“嗯,对了小陈,邓部长现在暂时没有换二处处长的想法,你不要再琢磨这事儿了。”

“哦”陈太忠点点头,勉力笑一笑,“那就算了,我再想别的办法吧”呵呵,希望邪部长没有介意我的胡思乱想”

“我没说是你猜的”范如霜淡淡地解释一每,心说这个小陈还是年轻啊,邓健东真没动那个处长的心思的话,我又何必点出“不要再琢磨”几个字来?

这年头,关于人事上的风言风语还少了?你大可以随便传的嘛,谁又会在意呢?

不过,有些话范如霜实在不方便当着王启斌说,说不得看一眼轶秘书,“小轶,给王筝打个电话,让他送王部长回家”王部长今天也喝酒了”

“没事没事”王启斌哪里好意思用范总的车?说不得连忙站起身来,人家有这句话,他就荣于华襄了,“我今天是坐太忠的车来的,方便得很,打个车回就行了。”

这话不但又点了一下他和陈太忠的关系,更是暗示他没惊动别人,也会守口如瓶,不过,饶是这么解释。他心里也不无遗憾:唉,还是走得晚了,居然让人家范总出声撵人了,真是年纪越大,越没眼色了,事实上,以王部长的见识,真的是听出范如霜的意思了,邓健东确实有心动干部二处的李处长,但是显然,邓部长不欲让这个不是传言的传言散播开,这才下了封口的指示。

得到这个答复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就该站起身走人了,然而悲哀的是,房间里虽然只有四个人,可只有小陈和范总有掌握了话语权,别看他,堂堂一副处,还是年纪不小的这种,但是真没插话的资格,原本他想着再寒暄两句之后,不着痕迹地走掉,谁想小陈回答的话头子太硬,搞得范总不得不出声撵自己了,真是不幸啊”

范如霜确实听出陈太忠不高兴了,见王启斌不管不顾地转身走掉,才苦笑一声,“i卜陈你这脾气太毛躁了,真是谣言的话,邓部长又何必专门澄清一下?”

“哦”陈太忠也不是不开窍的主儿,只是很多时候神经比较大条而已,听到这话登时恍然大悟,于是也还范如霜一个苦笑,“我还是太年轻了,多谢范总指点”

“你是心急了而已”范如霜笑一笑,却不肯拿他的年轻说事,“看来你跟这个王”王启斌是吧?关系很好吗?”

“他帮过我”陈太忠点一点头。既然你给我这叮,机会,我就要强调一下这件事的重要性,“我这人就是这样,帮过我的人遇难,我不会坐看的”

“嗯”范如霜点点头,心说我就是要你领我的情,你说得越严重,这人情也就越大,反正老邓说了。一个处长还不是什么问题,你要干部二处,也不过是漫天要价,以后我要老邓多加关照就走了,“明天我不走了,专门见一见邓健东好了”

范董能走到眼下这一步,绝对不是幸致,以前她吃过陈太忠的亏,只是因为局势不妙,又被人有心算了无心,要真是论起做官的学问,怕是比吴言还要高出很多,虽然也是女性干部,却远不是陈家人心里认为的那样不堪。

凭良心说,陈太忠自己都不是范董的对手,因为接下来他很明白地说了:“这个郭宁生跟赵市长的关系。范董你到是可以跟邓部长说,不遨”???这不是他怕赵喜才,实在是,他不欲将蒙系的丑事外扬一陈家人一向信奉“家丑不可外扬”的理念,对外国人如此,对蒙系外的人也是如此,范董当然理会得他这点小心思,于是笑着点点头,“你放心,隔了一层关系就远了一层,这点认识我还是有的。

“那我就放心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事实上,他的智商也没有那么低下,因为下一刻他就问了,“看来范董这次找我办的事儿,也是会有点麻烦?”

“我在北京听人说,黄老最近的身体不太好”英如霜淡淡地答他句,你倒是真忍得住啊,陈太忠乍一听这惊天动地的消息,头一个反应就,这个,厅级领导的城府,真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咱俩见面到现在,怕,有一个半小时了吧?

咖”蒙艺”蒙老板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了啊,唉唉,看看这事儿整的,都是哪儿跟哪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