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八九章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 九章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难题范如霜当然不知道陈太忠的医术高明,可能救得了黄老。事实上,能确定这一点的只有荆紫菱和唐亦莹。最多再加荆以远和荆俊伟有点怀疑。连文海都不摸头脑。

她找陈太忠。不过是想通过他催一催黄家。尽快把电解铝的项目立起来,黄老这有一天没一天的了,还不最后为家乡人民做点贡献?

按说,范董也结识了黄汉祥。完全可以找上门去商量相关事宜。然而。让范如霜郁闷的也在这里了,那黄总本就是个惫懒人物,当下嗯嗯啊啊地答应了,回头却丢到了脑后,下一次见面居然能理直气壮地告诉她。“我忘了!。

可是,她敢发作吗?说句实话,真的不敢,她甚至连多催几次的胆子都没有,范董非常清楚,她是怎么居高临下看别人的,黄总就是怎么居高临下看她的。

尤其是在年前的时候,因为总局那边有人惦记临铝的位置,范如霜还托陈太忠转告黄汉祥暂缓动作。现在风头过了。那位也有去向了,范总心说找黄总拜个晚年,顺便再问一问这个项目的事情。

谁想黄汉祥在电话里冷冷地回答一句。“我现在忙得很,暂时顾不上跟你见面,,有什么话你就在电话里说吧。

范总吞吞吐吐地表示,她想把临铝的变化向领导汇报一下,顺便想就工作中的一些问题请示一下。谁想黄汉祥一听就明白了。

黄总做人比较古怪,但一点都不傻一?比一般人还聪明很多,所以一句话将她噎了一个半死”年前你不是有让小陈告诉我要缓一缓吗?

怎么现在就改变主意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就实在没办法说下去了。范董听得明白,人家黄总生气了啊一一你说缓一缓就缓一缓,说展开就展开,麻烦问你一句。这是把我们黄家当成你什么人了?

当然,她肯定是要解释一下的。黄汉祥在那边嗯嗯两声,也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可范如霜在这边就开始纳闷了:我记得黄二哥以前说话不这么冲的啊。

还好,她去北京也确实有别的事情要办,带着这种疑惑,她在总局里办理了一些其他事,却是不小心从相厚的人那里得到个消息“一临铝的电解铅项目危险了啊,听说黄老最近身体不是很好。

这话还是从其他分公司传来的,在立项方面,临铝是存在竞争对手的。资源性项目的国家投资,肯定是要从各个方面综合考虑的小同一类型项目的立项,往往是争夺得插当激烈的,临铝是近期国内几个大型电解铝项目的有力争夺者,自然就有那处在不利个置的人眼红。

眼红的人肯定会注意到。黄老虽然口口声声说离开家乡很久了。但是他的存在,无形中还是为临锅加了很多分,不但让一些领导在行事时多了几分忌惮,也感觉掣肘,那么眼下黄老身体不佳,对这些人来说就是好消息了。

原来是这样?范如霜登时就操上心了。这年头做事。最怕的就是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有了方向到是真的好说了?虽说黄老这个,级别的老首长的身体健康状况,一般人也打听不到,但是万事只怕有心人不是?

于是她就知道了,黄老真的身体欠佳,据说在大年三十晚上突然出了状况,差一点没救过来。

怪不得黄汉祥是那种语气呢。范如霜有点明白他的心理了,黄家从建国以来一直支撑到现在的顶梁柱要倒了,搁给谁谁会不着急?

当然,范董也很着急,比黄家人的心情一点都不差,临铝已经领先其他对手大半程了,黄老在这个关键时候倒下,影响之恶劣,实在是不可想象就连竞争对手都知道。临铝要受到影响了。

想到这个,由不得她不再打一打陈太忠的主意,按理说她当初找陈太忠的时候,是因为要借着他来熟悉黄家。谁想那这小陈跟黄家也是两眼一抹黑,基本算是跟她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可是这年头的事情,邪门就邪门在这里了,到最后,反倒是小陈跟黄家打得火热,她反倒依旧被晾在一边,范董事长心里的这个不服气,那实在是没办法说了。

不过人和人的缘分,有时候真的没什么道理可讲,人家黄汉祥死活就看陈太忠顺眼一一看一个人顺眼,需要理由吗?

说句良心话,范如霜是真的不想再找这今年轻的副主任了,人家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却是,她的自尊心无法承受一一个乳臭未干的副处。待人接物的能力居然超过了她这个积年正厅,也实在太让人没面子了。

可是,眼下形势急转直下。由不的范董计较了,她必须在事情发展到最坏之前做点什么,能让黄老发话敲定事情是最好的,至不济也要再见黄汉祥一面。尽力推动一下事态的发展。

陈太忠静静地听着她说话。沉着脸一声不吭,似乎是在专心倾听,然而,他脑子现在想的,并不是什么临铝临铜之类的东西。他在想的是:蒙艺已经操作了很久了,照眼下的情况看来,还有没有可能留在天南?”

“喂喂,太忠。范如霜说完。见他久久不做回答,终于按捺不住了。“我没别的意思,这个项目我跟很久了,现在是只是有点感慨,想在国企认真地做点事,实在太难了,涉及到的各种因素真的是太多了。

“范总有所吩咐,小陈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陈太忠终于从沉思中醒转,笑着点一点头,这仓促的回答难免带了三分匪气,不过来拳之心依旧是日月可鉴,“需要我做点什么?。

“歇上两天,再跟我去北京吧?”范总娥眉紧蹙,叹一口气。“现在这个项目的费用也在涨,要到七十个亿了,唉,盯着的人就更多了。

“这个啊?”啧,今年的任务太重了”陈太忠拖长了声音,不失遗憾地叹一口气,“我这不是刚从青江回来。还没来得及回凤凰呢,这个时间实在不敢向…呕证。我多打几个电话行不行?。

“打电话怎么比得上亲自上门?”范如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不是也不由分说地把王启斌带过来了吗?这里面的差距你还能不清楚?。

“我记得好像”,当时只是说敲边鼓的”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接着苦笑了起来,“而且我怕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还搞不定,范董,黄总那个人其实很好说话的。

“你们男性干部相互接触,比我们女性干都有太多的优势了”。得。这下可好,他不说性别差异的问题,范如霜倒是提了起来,这是说明她搞不定黄汉祥,是存在客观因素的,“太忠,这个忙你无论如何得帮我。”

其实,范董也知道凤凰科委的局面,明白对方不是巧言托词,但是她心里真的有点不以为然。你凤凰科委再俏也不过几个亿到十几个,亿的局面,我只一个电解铝项目就是六七十个亿小陈你还能忙过我这个临铝的董事长不成?

可是话说回来,凤凰科委是骤然间摊子铺到这么大的,大家手忙脚乱是在所难免,所以她也没有介意陈太忠的话,尤其是范董知道,小陈的业务范围,似乎还不止凤凰科委一一是的,似乎凤凰市所有的事情,这家伙都能插上一扛子,还有素波、北京之类的地方“黄老身体刷熟定,黄家这还真就有点日薄西山的味道了”。陈太忠琢磨一下,终于点点头,“行。我尽最大努力帮你,大不了吃点章书记的排头,这个电解铝项目说成什么也要拿下来。”

“他身体不好这消息传去出,就足以引发一些事情了,要不我会这么着急?”范如霜看得更透,原本就有人琢磨黄老怎么这么能活呢,现在嘛。咳咳,”终于身体不好了吗?

“一个正处换一化十亿的项目,这买卖划得来啊”陈太忠听的就笑了,心里却禁不住琢磨一下:你说这蒙艺要是早知道了黄老有这么一天的话,还会着急张罗着要走吗?

“你要肯来临铝,我给你一个正处”。范如霜听得也笑了,“反正你说,这电解铝项目一定能拿下来,是吧?。

“嗯,等立项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记得告我一声就行”。陈太忠心说我有的是非正常手段。搞这么点小事儿还是个问题吗?只是看哥们儿愿意不愿意用就走了。

不过再想一想,自己因为要帮王启斌。居然开始插手这种项目。一时间他也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哥们儿这是,?越玩越大了啊。

“你还有别的路子?”范如霜听得越发地好奇了,心说这实在太没道理了,我干了一辈子的工作。积累的人脉居然比不上这个小年轻,这事儿也太邪行了吧?

“嗯,我现在就去活动,随时恭候领导的调遣”陈太忠说着站起身来,笑着告辞,“王部长的事情,就麻烦范董多操心了。

事实上,他实在有点憋不住心里那份好奇了,眼下还不到八点,联系蒙艺应该是比较方便的,他真的很好奇,蒙书记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后悔了蒙艺在招待客人。接电话的依旧是那个张沛,不过这次张秘书倒是挺客气的。“陈主任,蒙书记现在不方便接电话,等二十分钟您再打过来可以吗?”

这个,张沛起码也是个正处吧?挂了电话之后,陈家人心里有压抑不住的得意,不但是正处,还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居然对哥们儿这么客气,看来这“权”之一字能让人如此着迷,果然是有不可抗拒的诱惑力。连我这堂堂上仙也禁不住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事实上,张秘书对他这么客气,真是有道理的,就在陈太忠盯着手机。算着还有三分钟就到时间的时候,电话响了,蒙老大亲自打来了电话。态度也挺和蔼,“太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倒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刚才听说”x小s说ち屋ち首ち发陈太忠将自己听到的事情说一遍,发现电话那边除了蒙艺的呼吸声,居然再没什么声音,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是不是您已经知道了?”

“呵呵,我也是知道了不久。。蒙书记笑一声,声音变得沉重了起来。“不过现在再说这些,就有点晚了,既然你在素波,来家里坐坐吧。我再有十多分钟就回家了。

陈太忠赶到文峰路省委大院的时候,蒙老板还没回来,不过十四号院也有人,不但蒙勤勤在,连尚彩霞也在。她是两天前从凤凰回到素波的。

家里还有客人,一男一女。这到也是蒙书记家里的常态了,尚彩霞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对方闲聊着。见陈太忠进来,就撇下了那俩,扯着他说了起来,看起来是有点不待见那二位。

“不再在凤凰多住一住了?”陈太忠笑着发问了,“唐姐在凤凰一个人住着,挺闷的,您也多四处转转嘛。”

“啧,,唉,晓艳这孩子,真的有点任性”。尚彩霞一听他的话,禁不住遗憾地摇一摇头,“小陈,你跟晓艳谈得来,多劝劝她,唐姐那边”你也多走动走动。

“多走动?”陈太忠听得不置可否地笑一笑,心说你也不知道我的名声在凤凰臭成什么样子了,唐亦董原本就是年轻漂亮的寡妇,我没事还要避嫌呢。

“怎么,不愿意?”尚彩霞瞥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发话了,“我本来想叫她来这儿住一住,谁想她死活不想离开凤凰,你得多招呼她一点才对,晓艳跟你关系不是挺好的?。

哥们儿这就算是奉旨泡妞了?纵然是心里装着黄老的事情,听到这话。陈太忠的心里也禁不住微微一动。这个,倒也不是不能考虑哈。

当然,他听出来了,尚彩霞这是在暗示,唐亦莹不可能跟蒙艺一家去外省,蒙书记到时候一走,没准就有那不开眼的家伙就想着长长短短的。虽然外省的省委书记也是书记,不会发生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一一毕竟,蒙老板在京里的时候。也没八动她,但是,万一有点闹心的事情呢?

所以她这就是说了,你能为蒙晓艳跟你蒙叔叔吵架,那么也帮着照看一下唐亦董就走了,总之,蒙夫人绝对想不到陈家人已经无耻到大小通吃了。

这就有点托付的意思了,当然,陈太忠的级别不够高,可是做为蒙艺的夫人,尚彩霞非常清楚这家伙搞事的能力。反正,无非就是个叮嘱也未必有那么大胆的家伙,真敢跟中央委员的嫂子过不去吧?

“这个,我尽量吧”陈家人点一点头,竟然是一副难得的凝重的样子,“嗯,如果可能,我会试图调解一下她俩的关系”

大家正白活呢,蒙书记推门进来了。身边跟着的是肤色黝黑、身体壮实的张沛,见到陈太忠已经来了。他微微地点点头,又扫视了房间一眼,才退着走出了房间。

这也就是张秘书对陈太忠客气的真实原因了。蒙老板亲自回电话给这位,这位来省委书记家又跟逛二十四小时店一般方便,他怎么敢小看?

按惯例,蒙艺是先招呼那一男一女。将两人分别斗进去谈了十分钟。最后才轮到陈太忠,当然,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学却是学不“黄老的事情,你是听谁说的?”陈太忠有一进书房,蒙艺就发问了,这次蒙老板没有坐到躺椅上。而是坐在沙发上,身材也挺得笔直。看起来竟然不像是奔五张的主儿。感觉都未必到四十岁。

“听范如霜说的”。陈太忠不想瞒他。事实上,他认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她还在跑项目,听说黄老不太好了,就着急地找我,要我帮忙敲定事情。

“哦,我说嘛,这种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蒙艺笑一笑,“这消息不要乱说,给别人听到,麻烦可就大了,黄老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

“嗯”。陈太忠点点头,这下就有点明白范如霜为什么那么慎重了。“其实我根本没想跟别人说。这不是,这不是怕您不知道吗?。

“知道不知道都没意思了。”蒙艺笑着摇一摇头,到也没什么沮丧的意思。“我现在想不走都不行了,大局已定,而且,杜毅在屁股后面撵我呢。

“杜省长?”陈太忠听得眼睛张的老大,“不是吧,他一个候补中委,,也敢惦记省委书记的位子?”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蒙老大白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蒙艺的情绪比较接近正常人,最起码比较健谈“有些东西,你慢慢就知道了。

“啧,看来还是没办法了”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摇摇头,初听蒙艺要走的消息的时候,他巴不得蒙老板赶紧走人,可眼下见对方状态似乎不错,已经做好了迎接新的挑战的准备,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居然生出了某些想法?其实蒙老大,也很无奈吧?

哥们儿要是能早点知道这消息就好了。

“就算提前知道了,也没什么意思。蒙老板似是猜出了他的想法。笑着摇一摇头”所谓人走茶凉这说法,只存在于中下层官场,你明白吗?”

省委书记终究是省委书记,就算情绪再好再健谈有些话也只能适可而止地点一点,他这就是说了,哪怕黄老现在挂了,黄家也不可能在一夜间败落,所谓的影响力。消除是要一个过程的,越到高层行事也就越注意分寸。

金字塔的顶端,就是那么一小撮人。太激烈或者太短视的手段,会惹人诟病,甚至有可能引发众怒一中国。毕竟是一个人情社会。

“原来是这样”。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这才像那么回事,不过也由此可见,蒙老板当时死死按住夏言冰,是顶了多大的压力。

下一刻,他又想到一个问题。犹豫一下,笑着摇摇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范晓军不可能当省长的。”

“你倒是会探口风啊”。蒙书记白他一眼,一语就点破了他心里的小算盘,接着又微微点头,“不过你说得对,我做出让步,别人也必须让步,谁说常务副一定就能被扶正了?”

可是杜毅就要顺理成章地接你的位子了,天下事顺理成章的不少呢。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又紧接着问一句,“那谁会是省长?许绍辉资格有点不够吧?”

“我跟你说这么多,已经违反了组织原则了,你不用再问了。蒙艺笑着摇一摇头,“不过,你要是怕受排挤,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最后一次机会啊。

“我”,。陈太忠这一刻。还真想答应下来了,无论从蒙书记三番五次邀请着想,还是从今天人家今天的态度考虑,他还真有点犹豫了。

不过,犹豫半天,他最终还是摇一摇头。“您带着那帕里走就行了。碧空那边有事的话,我随叫随到还不成吗?”

“你还真以为我离了你,就做不了省委书记了?”蒙艺不满意地哼一声。“你安心在天南发展吧,我倒是希望你不要跑到外地找我求助。

“说实话吧,我挺喜欢跟您这么谈话,不喜欢那种束手束脚的感觉”陈太忠听得也笑了起来。“想看到了碧空,还得恢复原来的说话方式,就觉得不自在。”

“你这小子”。蒙艺听得啼笑皆非,心说这家伙到是什么话都敢说。倒是难得地保持着赤子之心。“既然你这么惦记我,好了,趁我现在还有点用,有什么要求赶紧说,这是看在你维护晓艳的面子上”喂喂。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啊?”

“我是欲哭无泪行不阐?。陈太忠哭丧着脸,又嘬二嘬牙花子。

“早知道今天晚上您有这话。我又何必去求邓健东邓部长?。

为了王启斌,他可是答应了范如霜那个超级大难题,亏的慌,实在太亏的慌了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