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第一千五百五十 一章

节一千五百五十章说小话邓健东?蒙艺听得就是微微一愣,接着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你这是又当组织部长去了吧?嗯”这次是为谁的事?”

对陈太忠习惯伸手帮人的毛病。蒙书记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他发现跟小陈聊天。不但是个很好的消遣方式。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也能拓展自己的思维,少不得就多问一问反正大家也不是外人不是?

“有个朋友在区里干组织部长,受到书记的排挤,”陈太忠也没解释那么多因果,只是大概阐述了一下事实。“所以就想把他弄进省委组织部。干个处长。”

“从区委组织部到省委组织部?”蒙艺听得禁不住眼皮子跳一跳,”还想干处长这连蹦带跳的,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他停顿一下,眼睛微微一亮。“听起来。好像是临铝的范如霜,跟邓健东关系不错。你找她办事。她也找你办事,应该是这样吧?”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蒙老大的反应,其实也挺快的,只不过平时说话之前总是在脑子里转悠半天。分析完各种利弊方捎开口。所以就显得慢了一一给下级看这叫气势。给上级看这是稳重。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个习惯,其实。做为一省的总瓢把子,怎么可能有人脑子不够数呢?。

当然,蒙艺能分析得这么透彻,也有人家的因果,“我就知道,邓健东不是你能搭得上的,那人做事可是稳重,他答应了没有?”

“调进去不难,不过做干部二处的处长,似乎有点难度”陈太忠老老实实地回答。

“还是干部二处?”蒙艺被这话气得又乐了,“你呀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算了这个组织部长是哪个区的?你跟他的关系没人知道吗?”

他这话的意思是说小陈你算我的人,你跟那组织部长的关系要是别人也知道,那什么区委书记为什么会做得这么过分呢?

今天晚上,蒙老板似乎真的恢复了常人的性子。连这话都问出来了 搁在往常。他只会担心小陈打着他的旗号乱来,现在听到别人不卖小陈的面子,却是有点生气了。

“反正错不在那个组织部长身上。”陈太忠还以为蒙老板关心谁对谁错呢。少不得解释一句。接着犹豫一下,又叹口气方才发话,“这个区毗是素波的东城区。”

“东城区?”蒙艺算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了,听到这话都禁不住惊讶地反问一声,他还真没想到,陈太忠说的不是凤凰的事儿,这家伙的手。居然伸到素波来了?

此事发生在素波的话,蒙书记就能理解一些了小陈名气不小了,但那是在凤凰,在素波有人不知道也不算意外的,而且这里毕竟是省会城市。有时候也不好行事过于张扬,“那个书记是”伍海滨的人?”

“他这个”陈太忠难得地打个结巴,不过,想一想蒙老板今天的心情很好,也就懒得掩饰了,于是清一清嗓子,“他本来,是伍海滨的人。后来后来,后来跟这个赵喜才。嗯嗯。跟赵市长关系不错。”

蒙艺的嘴角以细微至不可见的幅度轻轻抖动了一下,他有心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怪不得你小子没找我来,敢情不止是因为求我求多了不好意思,更是因为涉及到赵喜才啊。

纵然是蒙书记在官场打拼多年,练就了一副荣辱不惊的心态。想到这里,也禁不住有点凉意自心头泛起:我这是还没走呢,你们倒要树倒糊孙散,开始对掐了吗?

陈太忠的眼神极好,虽然平日里大大喇咧习惯了。但是跟蒙老大说话。观察还是比较细的,眼见他情绪不佳。少不得解释两句。“赵喜才给我下绊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根本不是我招惹他的问题,恰恰相反。我一直都忍着,不过这家伙 ,太没有大局感了,就连前一阵记者‘被精神病,的事情。还是我帮着他摆平的。也不见他就肯念我的好。”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渐渐地没有了不好意思的感觉,说到最后更是声音微微地高亢了起来,语速也变快了很多。

也是哦,蒙艺马上就想到,以前陈太忠就跟自己告过赵喜有的黑状。不过自己当时没有在意这种小事而已。两人的恩怨由来已久。倒是跟他离开不离开天南没什么关系。

我怎么变得这么敏感了?蒙书记禁不住自责一下,接着就撇开了那份纠结。微微点头,“我倒是忘了。你俩一直不对头,怪不得你去找别人帮忙。倒也省得我难做了……对了。那个记者被精神病,又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怪话就这么多呢?”

刘晓莉一事虽然涉及到了素波市多个市级领导,但是大家都有捂盖子的**甚至连那“随遇而安”都放弃了对外省报纸的穷追猛打。

正是因为如此,此事虽然在民间,尤其是记者间影响极大,但是省里领导关注到此事的,也不过就是伍海滨和宣教部长潘剑屏。而潘部长虽然跟蒙艺走得也极近,但是事情圆满解决了,他当然也不会为这区区的小事去跟省委书记嘀咕什么。

所以。蒙艺不知情是很正常的。少不得就要出声问一问。等他听完陈太忠的讲述之后,微微愣一愣,“这个事情,跟赵喜才有关吗?哦”难道说那个记者被精神病的起源,是因为赵喜才?”

“没错,那个记者本来是去追踪报道‘合家欢,一事的。”陈太忠苦笑一声,他一开始没有说到合家欢。只说金长青是赵喜有的人,这并不是他表述能力差。而是说他想通过这种叙事方式来突出说明一点:老蒙你看。我很有大局感。很好地维护了赵市长的面子一一不深究的人,根本想不到事情的起因就是赵喜才。

怎奈,蒙艺是何许人?微微脑瓜一动就想明白了因果,又反应极快地发问。说不得。陈大仙人就要丢个炸弹出去了 你要是不知道合家欢是怎么回事,我还可以给“合家欢…”蒙艺低声嘀咕一句。脸色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他仔细地回想一下,确定自己没将此事告诉过陈太忠,那么小陈这个说法的可信度就极高了,于是心里登时恼火了:赵喜才啊赵喜才。我都拎着你的耳朵警告过你不许打合家欢的主意了。你居然贼心不死,这境界也真是太低了,太让我失望了。

“这是要给祖宝玉好看呢”他冷笑一声,却是不肯说自己真正恼怒的原因 没办法,太丢人了啊。“小陈你的意思是说,他因为恨上你。所以也连带上了祖宝玉?”

“我倒是不知道他清楚不清楚祖宝玉和我关系”陈太忠摇一摇头,回答得倒是很客观,我怎么知道老蒙你是不是把这事告诉过他?

”反正合家欢的事情是起因。等记者的事情闹大了,他想让祖宝玉顶缸。就是这样。”

嗯,祖宝玉小这副市长也是你忽悠我帮着办的,蒙书记听他这么说。不但理解了他插手的初衷,更是通过这试探的话确定了小陈在陈述中,夹带的私货并不多。

不过,正是因为能确定私货不过。蒙艺心里就越发地气恼了起来,这赵喜才也太不成个体统了。别人不知道祖宝玉怎么当了副市长的。难道你还不知道?

既然你不知道祖宝玉跟小陈的关系。那你这么做,这算是打谁的脸呢?

按理说,蒙艺是能理解赵喜有的想法的。毕竟祖宝玉上个只是受了其他因素的影响,而且自己对其表现得也不冷不热,当时情急之下,想拉人垫背无耳厚非。

可是今天蒙书记已经不是整今天南一盘棋的心态了,是的,他即将成为过客了,那他就有点无法容忍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了,对我阳奉阴违在先。打我的脸在后一一赵喜才啊赵喜才。我蒙家人可还没走呢。

“干部二处的处长吗?”蒙艺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笑一笑。“行了,我跟健东说一声,这点小小的面子。他还是要给我的,”嗯。我走了以后,你有什么事,也可以去找他。

蒙书记跟邓健东关系的密切,远远超过大家的想像,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推算出来,陈太忠找邓健东关说。是借用了范如霜的关系。

当然,两人关系再密切。邓部长也不会无聊到主动八卦他自己跟临铝董事长的关系。这是蒙书记自己猜出来的。

说穿了,其实原因很简单,蒙艺这两天跟邓健东联系得比较多。

而那部长对小陈主任也有所耳闻。若是陈太忠真的求到他的话,这消息会在闲聊中传到蒙书记的耳中的。

邓健东没说,那就说明此事就发生在近期极短的时间内,而陈太忠才从青江回来,见到范如霜之后。听说了黄老的消息马上给他打电话一剩下的因果,岂不是就很好猜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准备履新事实上,蒙书记这么猜也有点冒险。他不能肯定陈太忠所托的人。到底对邓部长是不是点出了小陈。邓健东若是不知道陈太忠在其中。当然不会跟他说了,同时。这件事也不会是这么一个逻辑过程了。

然而,有些东西靠着经验也能猜出一二三来,就像蒙艺自己说的那样。王启斌真要从区委组织部上调到省委组织部。还要提拔半级任处长。那真是连蹦带跳了 这动静就真的有点大了。

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但是无一不是有大背景的人,做得到这种方式提拔的。各个都不会简单了,这种情况下。就算那个姓王的部长拿着大喇叭在组织部里喊,说自己没背景。别人也不会相信的。

邓健东可不是个不讲原则的。更不是个没脑子的,蒙艺非常确定这一点。陈太忠所托的人,也不可能扛得住邓部长的咄咄逼问一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出老邓拉着脸问人的神态和语气,“事情不太符合原则……你得告诉我。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背景。”

那么,健东必然已经知晓,此人是受了陈太忠所托,既然知道了这个关系。那么没多有少,总一定是要跟他打个招呼的。

若是范如霜在场。能听到蒙艺的心声的话,定然也会大吃一惊。没错。虽然她跟陈太忠说没提他这个中间人,然而邓健东确实追问了。而范董最终还是交待了事情的真相,邓部长,我的电解铝的立项,还指着陈太忠呢。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

事实上,范董和邓部长的关系也真的好。她甚至知道邓健东跟蒙艺的交情不错,心说赵喜才固然得蒙艺的赏识。可小陈更算得上蒙艺的心腹。这个,请求。应该不会让邓健东太坐蜡一一要不然她也不好开这个口。

各方猜测是阴差阳错,还好。事情总算是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至于邓健东为什么不跟蒙艺说。这太正常了:时间太紧,而且。对于两个省委常委来说。此事真的不算有多大。大不了什么时候碰到,顺口提一下就走了。

蒙艺也想到了。自己没收到消息。是时间太紧的缘故,当然就不介意顺手推一把此事。不就是个干部二处的处长吗?我再帮你说一句!

谁想,陈太忠听得不干了。忙不迭摇一摇头,“这顺水人情就算了吧。为这事。我都已经付出足够的代价了。王启斌会怎么发展。看他的运气和能力了,蒙书记您好不容易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得回去好好地琢磨琢磨。”

“我,,我就是今天心情好。”蒙艺都被他气得结巴了。脸明显地一沉,“错过今天,这个承诺就算作废了,你自己考虑吧。”

“可是这件事,明明我…”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嘛”陈太忠知道蒙老大在跟自己开玩笑。然而他觉的。蒙艺这个顺水人情做得实在太轻松了。说不得就有点不服气。

“你知道个什么?邓健东要不是知道你跟我的关系,会答应吗?这可是给赵喜才添堵呢 ”蒙艺白他一眼。“真是跟你说不明白,而且我推荐的人。将来才不会在组织部里受,竹小,你以为邓部长很好说话?”

“您说得有道理”陈太忠点点头。然而,他不服气的心思也是显而易见的,“可是范如霜跟他关系确实不错嘛。”

“得,我不跟你说了”蒙艺实在不想跟他为这种小事叫真。说不得一摆手,“我成全了你对朋友的义气,这总行了吧?想提什么要求。赶紧回去想,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这就是撵我走了吧?陈太忠摸出手机看看时间,敢情,自己不知不觉间。跟蒙老大絮叨了半小时了,这种待遇。怕是别人都要羡慕死了吧?

一直在一边静静坐着的蒙勤勤开口了。她感觉自己的老爹今天情绪不错,就想挽留陈太忠多说一会儿。“那个赵喜才真的有点过分。居然把正常人送进精神病院?”

“又不是他下的命令,小孩子你懂什么?”蒙书记瞪她一眼。心说上有所好下有所效,这种拍马拍到天怒人怨的事情,也不是绝无仅有。你现在这么说不是让我这做老爹的难堪吗?

是人就有弱点。蒙艺也不例外,他心里已经对赵喜才相当不满意了。但是却不肯在两个小辈面前显得太愤懑,所以才出声维护几 要不可太丢面子了。

“应该把他撤了才对”蒙勤勤却是叫上真了。搞得蒙艺的眼睛登时就瞪起来了。

“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陈太忠见状,心说我得给蒙书记留点面子不是?“可能过一段时间,我又的忙北京的事情了。”

“哦,你尚阿姨可能过一段时间也击北京”蒙艺罕见地站起了身子。虽然看架势没打算挪步。却也真的是太难得了,“到时候有空的话。去我北京的家看看你尚阿姨。”

“好的,没有问题”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转身冲尚彩霞又唠叨两句。才扬长而去。

他一出门,蒙艺就瞪自己的女儿一眼,又叹一口气,“唉,你在别人面前。好歹给你爹留点面子行不?赵喜才是谁提上来的?”

“但是他做错事了,就不能说了?”蒙勤勤看出来了,老爹心虚了。就禁不住乘胜追击一下一老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像正常一般了。

“你这两下。比陈太忠都差的多”蒙艺不以为然地。多一声。缓缓地坐下,腰皈依旧挺得笔直,只不过两手伸到腰间两侧。开始揉搓。

“我来吧”蒙勤勤赶紧贴过去,嘴里还轻声念叨,“您不是喜欢躺在躺椅上的吗?现在怎么开始喜欢坐沙发了?”

“到一个新的地方,总得有点精神吧?”蒙艺很随意地回答一句,情绪似乎有所降低,“你老爹还没老呢,用不着你帮忙,就是最近疏于锻炼了。”

“以前你天天让我给你按摩头呢。”蒙勤勤轻声嘀咕一句,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刚好能让老爹听到。

“所以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蒙书记沉声回答一句,他之所以让女儿按摩而不是让外人。自然也是不想留给别人精力不济的印象,同时还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不是?“要不是有这档子事儿,没准我还真就忽略了身体的锻炼了。”

“碧空省不是那么好干的吧?”蒙勤勤一直都不敢向老爹提出这个问题,今天也是沾了陈太忠的光。觉的老爹情绪尚可,就插嘴多问一问。

“任职经历丰富点,也不是什么坏事”蒙艺淡淡地回答她一句。似是答非所问。又似是有所思…从蒙艺家出来,陈太忠将车开到紫竹苑的别墅,进了屋之后。倒一杯茶坐在那里细细琢磨,今天蒙书记的表现有点奇怪,不过这不是他要操心的事情,他要琢磨的是。该跟蒙老大提个什么要求出来呢?

他想来想去。总觉得自己要开口,也是为了别人的事情,实在有点不值得一可是他自己能提什么要求呢?反正受困于学历和资历。短期内实在没有办法再上升了。

“本科的学历拿到手之后,还要拿硕士的学历有成啊”不知不觉间。他有了这样的念头,可见做官还真是有瘾的,他居然忘记了自己进入官场的初衷,是要锻炼情商的。

正琢磨呢,大门轻响。陈太忠抬头一看,却是雷蕾进来了,一时间有点奇怪。“咦?你知道我回来了?”

“你不回来。我就不能来这儿了?”雷蕾白他一眼,笑吟吟地回答。她披着雪青色的风衣,风衣里面是宽松的白色羊毛衫和紧绷绷的浅色牛仔裤整个人显得异常精神。

“你看看屋子里有多干净?”她将手里的包放下,一边挂风衣一边回答,“都是我在张罗呢,要不你住得这么舒坦?”

“呵呵,那正好了,我正嫌长夜漫漫呢。”陈太忠见她弯下腰去换鞋。那浑圆挺翘的臀部让他看得有点不克自持,走上前一把揽住她。

“今天不会不方便吧?”

“不方便的时候。我不会来这儿的。”雷蕾身子僵一下。才低声回答。“既然来了,就随时打算让你开心的,”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你不开心似的。”陈太忠就是这毛病。虽然听到她如此说,心里明明已经有些感动了。嘴上却是不服输,他探手轻抚她白哲的脸庞,“嗯,我也憋了好久了,先洗个澡?”

“不会吧?”雷蕾听得就是一愣,她可是知道他的**,心说今天这一关。还真的不好过了。犹豫一下,才迟疑地说一句,“今天逛美豪商场。我碰到”碰到张梅了,她来素波出差。”

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心说雷蕾什么时候也喜欢上这个调调了?犹豫一下笑着点点头。“呵呵。那最好了。你把她叫过来吧“嗯。别对我太好,我这人容易被惯坏的。”

只有惯坏你,你才会舍不得离开我,雷蕾笑一笑,却是没有说话,因为她也有点奇怪。自己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