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八六十章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 六十章

声一千五百五十八章乔小树转变

“陈主任真爱开玩笑”李总听的就笑了,他没办法不笑,陈太忠

的话头子太硬了,他要是硬碰硬的顶下去,今天这局面就不好收场了。

对省建的人来说,工程中的欠款从来都是头疼事,尤其像质保金什

么的,要是没有硬关系,又不肯出血。通常都不要太指望,惹得对方急

了。随便在工程中挑点毛病出来那就实实在在地扣了,你再唧唧歪

歪的,信不信我索赔你?

所以说这个百分之五到十的质保金,一般建筑公司都当它不存在,

可以有也可以没有,那么,必须要在没收到质保金之前,就收回成本并

且实现盈利,调高质保金,这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就算百分比不

多,但盈利的部分。

现在省建三公司算干得不错了,政策也灵活,饶是如此,他们还有

八千多万的应收款没收回来,当然,与此同时他们也有六千多万的应付

款没有支付出去,三角债嘛,原本就是如此。

这八千多万的欠款中,公家就占了三分之二强,其中有不少都是有

钱不给的,所以李总非常清楚,像凤凰科委这种强势单位,自己若是真

要叫真的话,对方脸皮一翻,别说违约金了,应付款都收不到多少

在凤凰这一亩三分地儿,打官司都未必打得赢。

当然,在素波打官司,那赢的概率就高一点,但走到最后,谁来执

行呢?素波人来凤凰执行判决不是不可以,但是谁又有胆子执行对凤凰

科委的判决?是帽子不想要了,还是以为凤凰术黑道大哥大只是个虚

名?

说穿了,为了公家的事情,实在不宜生出私人恩怨,对此,李总看

的很开,“陈主任,三公司下面两千多号人等着吃饭呢,咱们前期的合

作,不是挺愉快的吗?”

“三公司有两千多号人啊?”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摇一摇

头。说风凉话他认第二的话,没人敢认第一,“那可是比我们凤凰科委

的人多得多了,来一半人要钱,都会活生生吃垮我们的。”

“陈主任,恕我直言,你这态度就不是处理问题的态度”李总脾

气再好,也被这两句话气得快吐血了,他好歹也是斤。正处级别的干部

呢。于是脸一沉,“谈不拢大家可以各抒己见,总说风凉话有什么意

思?”

边说着,他一边侧头看一眼乔小树,心说乔市长您也不能一直就

这么看着啊,陈太忠名气再大,您不也是分管科委的副市长吗?

“太忠,都不是外人,你生什么闲气?”乔小树笑嘻嘻地开口相劝

,事实上他心里也狠呢,小陈你这么搞也太不给我这副市长面子了

吧?“据我所知,省建的技术力量还是很雄厚的,在省屈一

指”嗯,等等,我接个电话。”

乔市长拿起电话,嗯嗯两声之后,扫一眼在座的几位,站起来转身

出去了,陪酒的那两个年轻男女虽然喝了不少,佃是神智也还算清醒,

知道这是一个机会,站起身不声不响的出去了。

“太忠,跟你说句实话,中建三局的总工,是我师兄,你要搞这斤。

鲁班奖,找他就行”见左办才我接的也是这个电话,呵呵,那边还让我注意保

密呢。”

要不是对着你,我还真的就不说了。乔小树心里哼一声,脸也跟着

一沉,“今天就这三杯了,你不许再喝了,酒这东西,适量最好。”

嗯?李总在一边看得心里越地蹊跷了,不对吧,网才你跟我说起

陈太忠,还是一脸的不满意呢,现在对他的关怀,怎么就有如春天一般

的温暖呢?

陈太忠心情可是大好,郭宇肾衰竭了,只这个消息,就值得痛饮两

瓶白酒,人逢喜事情神爽嘛,自打在郭宇的办公室里生过冲突之

后。他和郭市长心里就都明白,两人这粱子是结下了,再加上他跟薛薇

的姐姐薛玲在医院起过冲突,而那薛玲又是被郭宇请来的。

不过,不对劲归不对劲,大抵是郭宇尽量避免跟他照面,陈家人也

觉得有意找常务副市长的碴儿的话。难度有点大章尧东和段卫华会

怎么看他呢?再加上他事务缠身。两人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保持着相

安公司!”蒙晓艳恨恨地灌一大口啤酒,重重地将酒瓶向餐桌

上一顿,“我求你一点事,你就推三阻四的,姓荆的那点破事,你倒是

一直挂在心上,科委大厦也是因为她才改的方案吧?外面前传遍

了。”

“我说,你摔摔打打的给谁看呢?”陈太忠真是狗脸,说翻脸就翻

脸了,手一指蒙晓艳,“我没把你的事放在心上?你问问你叔叔蒙艺

去。我是不是因为你的事情跟他吵架了,真是狗咬吕洞宾,扫兴”

边说,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任娇一见赶紧拽住了他,“太

忠。太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哼,没意思,要走了”陈太忠笑着摸一下她的脸蛋,“怎么,

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太忠,不要走啊”任娇看出来了,他走动真格的了,双手死死

地拽住他的胳膊,蒙晓艳却是在后面抽泣了起来,“行啊,你这也算是

有了新人忘旧人。”

“你放屁,我跟她还没什么呢”陈太忠满心的欢喜被一扫而空,

“蒙晓艳,我今天跟你把话说清楚。校园网的事情,我替你们善始善

终。以后这个育华苑,打死我也不来了,我还你自由,行不行啊?”

他是最见不得女人们勾心斗角的。心说哥们要保持后宫的和谐,那

必要的时候就要舍得放弃,蒙晓艳的醋劲在他的女人里算走出类拔萃

的。再加上她也居然相信外面人说的。为了荆紫菱,科委大厦才做了

改是那种人吗?

凭良心说,他还真舍得为他的女人做出点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但是

这件事明明不是这个样子,他就觉的自己委屈了。

“太忠蒙晓艳这次是真急了。从他身后扑过来死死地抱住

他。泪水几乎在瞬间就浸湿他的衬衣,“我错了,我,我改还不行

吗?”

“哼”陈太忠还待矫情一下。却见任娇的眼中满是哀求之色,终

于是心一软,“嗯,那你说说,你都错在哪儿了”

这次误会揭过,就是十分钟后的事情了,陈家人虽然小肚鸡肠,任

是对自己的女人,火气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而蒙晓艳听说太忠居然为自

己的事情跟叔叔吵架,心里那点纠葛也确实就不放在心上了。

三个人又喝了一阵,眼瞅着就九点了,陈太忠才待招呼两个老师去

**深入交流,谁想蒙老师的手机又响了,“王市长,你好”。

放下电话之后,蒙晓艳冲他无奈地笑一笑,“唉”太忠你猜,他

找我什么事儿?”

“那钱让他自己去催,将来我有的是帮你们的时候”陈太忠毫不

含糊地摆一摆手。他想听的话,当然能听到王伟新说了点什备,但是他

没那么无聊不是?

“不是啊,他告诉我说,郭宇的了急性肾衰竭”蒙晓艳笑着耸一

耸肩膀,“看来他也是想在副字前面加上‘常务,俩字儿啊?”

“我没那么大能耐,他不是常跟着唐亦壹跑步吗?”陈太忠哼一

声。接着又苦笑着摇一摇头,“只今天。就俩副市长念叨这事儿了,他

们以为什么”以为我真的是省委组织部长?”

“唉”蒙晓艳也跟着叹一口气,她心里明白,要是自己的事

儿。求叔叔绝对没问题,可是别人的事儿,就未必那么好用了。

事实上,王伟新也非常明白这一点,他甚至知道若是想在蒙艺面

前说话,求蒙晓艳,八成还不如求陈太忠,所以在王市长看来,蒙校

长的存在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用吧。是不太用得上,但是还不敢怠慢

换了谁也不敢。

可是现在有这么个机会了,他自然是要联系一下的,当然,话里

话外说的都是想跟蒙校长和陈主任找斤,机会坐一坐,其用意不问可知。

“不是我不帮他,是我要帮别人说话呢”陈太忠哼一声,“我网

帮着他把项目跑下来,这人心不能没尽吧?”

事实上,他已经想到自己要求蒙艺什么了提吴言为副市长,当

然。这件事该怎么操作,还是要仔细盘算一下,先别说会不会让章尧东

觉得难受,只说怎么跟蒙艺解释吴言和他的关系,这就是个大问题。

“啧,都是人情”谁也推不开”蒙晓艳叹口气,网才她被陈太

忠撩拨愕有点情动,现在却是完全没了心思,“实在不行,我硬着头皮

跟我叔叔说一声吧,不管能不能帮上忙,我是尽力了。”

陈太忠也感觉到她的性致锐减,心里这个憋气,就没办法说了,

“你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嘛,这当了官,办公办到家里来,连**都

没法过了。”

“你俩知足吧,我羡慕还来不及呢。”任娇笑一声,温言款款地安

慰他们,“要是真的没人求你们,你们又该郁闷了。”

“但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委主任嘛”陈太忠悻悻地叹一口气,

任老师的话勾起了他很多联想,“可是我怎么觉得,我像是警察局长、

省委组织部部长、计生办主任、维稳办主任”还兼纪检委书记呢?”

“哈哈,你的事儿确实是太多了一点”蒙晓艳听到他的牢骚,

暂时就压下了心里那点不快,“太忠。能者多劳嘛。”

陈太忠白她一眼,还待还两句嘴,却听到自己的手机响起,蒙晓艳

一时好奇,探过脑袋来看,“这么晚了,谁打电话啊?这个,,白书

记是谁?”

“白书记啊,这斤小白书记陈太忠嘴里胡乱应付着,拿起手机

走到了客厅外面,心说吴言还真是忍不住了,不过你这消息太闭塞

了一点吧?

吴书记这个电话,当然也是为了郭宇可能的病休之后,市里空出来

的那个副平长的位子,王伟新和乔小树目标是常务副,她却是为了升半

格,“太忠,你听说郭宇的事情了吧?”

“听说了,听说了”陈太忠心里这个感慨,实在是没办法说了,

突如其来的事情,将凤凰市的官场又搅出了不少漩涡。

“没想到昨天咱俩还说副市长。今天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不过

我觉得我希望不大啊”吴言苦恼的叹一口气,“三十一岁的女市长,

有点太扎眼了吧?”

“这个嘛”陈太忠沉吟一下,“你先跟章尧东沟通一下吧,蒙

老大的情况你也知道,不过你要是真想争,我保证你有九成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