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一千五百六十一章稳重和尊陈太忠在这儿闹心,章尧东那边也闹心,不为别的,就是因为突的郭宇的这件事。

章书记的苦恼可是比陈主任大多了,他不但接了若干试探和婉转说情的电话,更是被许绍辉拎着耳朵了一顿,“尧东,这个情况太恶劣啊,你要尽快控制一下舆论风向没错,他还要考虑怎么平息事态。怎么应对上面的问责,现在上面没人吱声,那是郭宇最后的结果没出来。有资格问责市委书记的人,都是沉得住气的主儿。

不过,这个舆论控制倒也不难,只需把”陪朋友喝酒“改为”陪客人喝酒“就足够了,常务副市长主抓经济,陪外地的投资商喝酒岂不是很正常?

当然,自打郭宇跟常务副省长范晓军做了一堆之后,章书记对他兴趣就不是很大了,所以不可能因此为他整出一篇感人肺腑的文章。比如说”郭市长心系招商引资,积劳成疾导致肾衰竭“之类的东西。

章尧东不借此找他的碴儿就算不错了,喝酒喝到肾衰竭,见过丢人的。没见过你这么丢人的,我要帮你唱唱赞歌,别人还不得背后笑我?

说穿了,不是一条线上的人,章书记就不愿意背这骂名,要是吴言或者魏长江什么的,倒是好商量,然而,就算不是一条线的,因为要证明郭宇是因公出的事,做为市委书记,章尧东有必要尽快去医院里探望一下。

这让章书记十分地不爽,虽然市委书记没有星期天,但是今天明明没什么事的嘛,还说跟夫人去看个演出呢一章书记个人生活确实相当自律,除了权力欲大了点,真没什么太大的毛病了。

去看郭宇,莽市长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了,不过还处于休克状态这并不是矛盾的,医院说的休克并不单指昏迷,而是说脉搏心跳之类的指标,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据说康复是遥遥无期。

好死不死的是,聊了几句之后,段卫华也来了,章书记觉得丢人,段市长也觉得丢人这可是他市政府的人,但走出于同样的理由,他也是非来不可的。

这一通忙下来,章尧东的周末就被毁了一个差不多了,然后再接上各种试探和关说电话,章书记气得都要扔手机了,人家郭宇最后的结果还没出来呢,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可是生气归生气,他还不能抱怨,为什么?因为这是突事件,要是往日有干部调整的话,大多数人都是被蒙在鼓里,但是相关人等就会尽早提前公关了。

而眼下郭宇住院,那就是众人皆知了,大家当然就要尽快来章书记这里来挂个号,这种事情从来就是宜早不宜晚的,真要尘埃落定的话。你关系再硬也没用了不是?

章书记能理解众人的心态,但是章书记确实很生气,一时间就狠了,我到是要看看,谁没来我这儿报过到!

来报到的那是尊重我,没来报到的是沉得住气体谅我!所以章尧东掐着手头算一算:嗯,吴言没给我打电话,不错嘛小吴虽然是个女同志。但是比一般人稳重多了。

说句题外话,其实,这也是因为吴书记是章书记的嫡系,要换个有资格琢磨副市长的人没向章尧东打招呼,那难免就会被认为是目中无所谓嫡系,就是占了这样的便宜。

吴言没向章尧东打招呼,却是有原因的,今天她回了一趟童山,钟韵秋想打电话通知她,但是正好赶上吴书记手机没信号,她知道这消息晚了。

来是晚了,二来就是白书记想跟叫她做”白书记“的男人商量一下,看此事到底应该如何应对,她想得很明白,关于郭宇的消息,在没有官方结果之前,自己不能表现得太过热情,反正章书记不会很介意这也是嫡系的优势。

陈太忠的回答,却是让吴言越的困惑了起来,自己的男人挺厉害,居然能打九成的保票,这就相当了不起了事实上,陈太忠敢这么说,也是因为此事是突事件。而蒙艺又许了他一个请求,要不然的话,他也不敢如此吹嘘,一个副市长的位子能招来多少省里大佬的关注。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不过,诱惑虽然是巨大的,但是吴书记琢磨了一下,还是将宝压在了章尧东身上,撇开章书记对她的赏识不提,只说她还年轻,就承担不起”忘恩负义改换门庭“的骂名。

而且,她就算升任了副市长。还要对章书记领导的党委负责,受人大章主任的监督这次两会原主任刘立明下了,章书记高票当选人大常委会主任,章尧东未必能将她选下去,但是让她难受却是很容易的,更何况,蒙艺马上就要走了?

做出这个选择,真的很难,这倒不是说吴言天生反骨见利忘义,实在是她非常清楚,这个机会有多难得,下一次凤凰市再有副市长的空缺。都未必轮得上她。

这还是因为突事件的因素,那有手慢无,资历什么的并不重要,而吴言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她的枕边人能直达天听,让省委书记拍板,没有什么途径比这更容易应对突事件了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这个省委书记,马上要离任了,下次想用都用不到了。

选择是艰难的,但是吴言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太忠,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副厅级和处级。还有,一步迟步步迟“”先走着看呗,就算等章尧东安排,你也不一定就没机会了“陈太忠倒是没太在意,”不肯见利忘义肯定是好事嘛,蒙老大还说我太重情义呢,哦对了,这件事我来安排吧。你该怎么跟章尧东表示,就怎么表示好了。

于是,吴书记是在周一的下午,借着向章书记汇报工作的机会,才提出了自己的进步诉求,“尧东书记。听说郭术长住院了,您看”我该不该去看望他一下?“”哈哈,你也终于动心了“章尧东登时就笑了起来,这种试探话。他昨天听得太多了,吴言昨天没说今天才顺嘴提了,这说明小吴做事很稳重,而且对自己的尊重也不比别人少事实上,章尧东不怕别人找他要官,反正成不成也未必就是他说了算,但是不来找他的。那就叫目无领导。

”我知道,我是太年轻了“吴言见章老板把话挑明了,自然不敢再晦涩地说话了,于是直视着章书记的眼睛,”但是请尧东书记相信我……我不会给您丢脸的。“”这个事还要考虑范省长的反应,而且最终的结果还没出来“官场上老板对爱将,只有爱将不敢提的。没有老板不敢说的,所以,章尧东的话说得很明白。

曰联看绝随便你了“章尧东也真对的赶莫言下的赌注,什。三往外说,”不过你要想好,你现在是区长书记一肩挑,不比一个副市长差多少,你要来市里的话,基层那些东西就要舍弃了。“”我很想来市里“面对这样的信任,美艳的女书记郑重表态了,”不过尧东书记您要是觉得我留在下面好,那我就坚决地留在下面。“”留在下面好“这几个字,她用的是恰到好处,直截了当地表明了态度,她要是说”留在下面有利于我的成长“这就是有了疏远的心思,别以为谦恭的话一定就表示顺服,同样的话不同的场合和关系,往往代表了截然相反的意思。

”这个我现在不能答复你“章尧东摇一摇头,心说你留在下面还真的不错,横山就是你的独立王国啊,不过正处和副厅的差别,大家也都是看得到的,”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你走吧。

看着吴言离开的婀娜背影,章书记轻叹一口气,他何尝不想把小吴提上来?连着两年,凤凰市书记区长一直一肩挑的只有她,这就是他在为吴言造势呢,如此醒目的优秀干部,下一步不进市里都说不过去不是?

然而,郭宇的事情生得太突然了,也打了章尧东一个措手不及。他心里也不无遗憾:要是再给我一年时间小吴就真能再往上走一再给一年,吴言就更成熟了,而且也就是三年半的正处了,所谓的“两年红线”那只是一种说法,按天南的土政策,基以“三年两岗”为红线的,不但要有三年的资历。还要任职两个岗个以上。

更细一点的要求就是每个岗位都要待够一年,而不能蜻蜓点水池任那么一两个月就完事,所以说任职经历也很重要谢向南来招商办晃一圈也待了一年。

吴言的“两岗”是有了,但现在就提拔的话,说来还算是“破格提拔”由此可见陈太忠混迹官场仅仅两年半,就已经是一年的副处,是多么夸张的事情了。

而且,再有一年许绍辉也就在新的位置站稳脚跟了,到时候想要提拔吴言,倒也更是方便,章尧东这算盘,却是没跟吴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