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2章 调兵遣将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调兵遣将

.

吴言才走出章肖东的办公室,就街道了陈太忠的电话,“吴书记随手将车钥匙仍给钟韵秋,钟主任现在也学了本,不但是秘书还兼做她的司机,不过开车不算太老练——区委书记没专职司机而县委书记就有,这也是县区差别所致。

听吴言把大致情况一说,陈太忠就咂一咂嘴巴,接着又叹一口气,”啧,可惜了,你要是能晚点去就好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吴书记正琢磨呢,就听他又说了,“小才四点钟,这么着吧,你赶紧去甯家工业园视察一下,等一会儿有人要过去。”

“嘿,什么时候轮到你调派我了?”吴言听得有点哭笑不得,她刚才算是被章书记婉拒了一半,心情不是很好,“说好要去区文联走一趟的……有什么话直说嘛。”

“不跟你扯了,快区啊,”陈太忠简单的吩咐了一句,随即就压电话,搞得吴书记一头雾水莫不着头脑,犹豫了一下才吩咐钟韵秋:“小钟,区甯家工业园转一转。”

陈主任才挂了电话,许纯良就从他身后走了过来,“这是给谁打电话呢,偷偷摸摸的?”

“落实一下吴言的去向,”陈太忠笑着揣起手机来,随手拍一拍他的肩膀,“纯良,这事儿可就交给你了啊,一定得帮我这个忙。”

“这我就奇怪了,你个吴言到底什么关系啊?”许纯良皱着眉头上下大量他一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莫不成你跟她……”

“啧,扯什么呢,我说你不要想像力那么丰富好不好?”陈太忠白他一眼,一本正经地解释,“我是欠了别人人情,现在凤凰可能有个副市长的位子……”

许纯良怎么会来凤凰呢?当然是陈某人喊过来的,一大早他就打电话联系许处长,说是凤凰科委这边要改动科委大厦的方案,要他赶紧赶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许纯良这个纳闷啊,心说我还没决定要区凤凰科委呢,八字没一瞥的事情,你现在要我区凤凰科委了解情况?“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嘛,上午有会呢,改天吧,成不成?”

“那就下午啊,快点,我还有点别的事情麻烦你呢,”陈太忠电话里不明说,就是要他过来,许处长一琢磨,那就去一趟吧反正自己也麻烦太忠不少事情了,“咱兄弟俩,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能办的事儿我尽量帮你。”

这就是许纯良的性格,他跟人关系再好,也从不说满话,不过也不会序言推辞,真正符合了他名字的“纯良”二字。

陈太忠昨天就盘算好今天的事情了,心说吴言你不方便背离长相东是吧?那成,我随便找个人在章书记跟前推你一把算了唉,实在没办法,谁让咱哥们二人员好呢?

他要找肯定就是许纯良了,章肖东现在正跟许绍辉打得火热,许处长下一步又有可能来凤凰科委任职,这个退守就应该比管用的了。

事实上,他跟许纯良良好的个人关系也是他做出如此选择的重要因素,纯良这家伙太单纯了,从某种角度上讲,比高云风可交得多——高公子身上随时可见的嚣张、跋扈、不知轻重和微微的势利,在许纯良身上都看不到。

为了卖弄一下自己的能力,好给吴言一个惊喜,陈太忠就没把这事儿说出来,心说,白书记肯定会感动到不行,那么下次让小钟也来我房间?

当然,他也有一点点估计,心说一许纯良的性子要是有走不开的事情,肯定就不会答应了,等良田再来的话,不但小白会等得着急,哥们儿岂不是也会很没面子?

总算还好,许处长确实给面子,上午走不开,下午就来了,结果一来陈太忠就公司他,要让他在章肖懂面前表示跟吴言跟惯熟——你说她是你的心上人都无所谓。

、“她好像年纪比我打,”许纯良实话实说,他隐隐猜到了,太忠是想借着自己老爹的名头捧一下吴言,谁想他要追着问的时候,陈太忠脚不沾地的出去了,躲起来打电话。

对许处长来说,打着自己老爹的旗号做事,那是不可能答应的,这是原则问题,但是太忠只是想让自己出面,这件事就可以考虑一下,别人要会错意,那就不关他的事了不是?

不得不承认,陈太忠真的摸透了许纯良的脾气,纯良者遇到草蛋者,多半都是这种下场,不过,草但的那厮也有自己的道理。

陈太忠非常清楚,章肖懂手上的副市长候选人不会少了,吴言只是其中之一还未必靠前——对这一点,吴书记自己都有清醒的认识,她的资历真的有点浅。

不郭,她既然是候选人之一,微微的推一把,那就可能上去了,所以他才把许纯良喊来,好给吴言加上那么一点点筹码,有些事情用力过猛不是好事,没准会激起章肖懂的逆反心理,适可而止才是王道。

许处长是来了,真的很够意思,那么接下来,陈太忠就要谋划两个人是如何“巧遇”的了,章肖懂的权力欲望实在是太强了,丫是要知道,吴言为了上位居然背着他拉来了许绍辉的儿子,那结果真的不问而知——就算答应了,心理也要有老大一个疙瘩。

所以,“巧遇”的性质是必须的,这也是陈太忠让吴言去甯家工业园考察的缘故,工业园本来就在横山区,而许纯良跟甯瑞远的私人关系,大概凤凰官场相关的干部都清楚。

这就是陈太忠全部的算盘,为了让这个偶遇表现的自然一点,也为了让吴言的惊喜更打一点,他甚至没有跟吴书记把事情点透——路边说话,草窝里还有人听呢,章肖懂做为凤凰的市委书记,真要想知道良人见面时的反应,很容易打听到的,人在官场不得不防啊。

许纯良听陈太忠解说完因果,不由得苦笑着摇一摇透,“敢情你这家伙叫我来,是专门挺吴言的啊,那还说科委的什么事,真是过分。”

纯良真是厚道人,陈某人说丫跟吴言没关系,知是还人情,他就信了,就算是心里有所怀疑,也不会就这个话题再说什么。

“我这不是怕你不来嘛?那就勾你过来,”陈太忠笑着解释,“反正你现在已经来了,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把?”

“那你跟着去吗?”许纯良只是实在,人可一点都不傻,“你要是去了,吴言可就加上蒙老板的背景了。”

“唉,”陈太忠长叹一声,又笑着点一点头,“不瞒你说啊纯良,哥们儿我就是传说的幕后英雄啊》”

“嗤,”许纯良不屑地哼一声,上下大量他半天,最终还是按捺不住话,“我看呀,你是打上吴言的主意了,对不对?”

打上她主意?我都不知道强奸过她多少回了,陈太忠脸一翻,“纯良,我怎么就没现,你这人也是这么俗呢?”

“我是是总觉得……你用心不简单,”许纯良死死的盯着他,眼种满是狐疑,“算了,不跟你说这个了,我只能在章肖懂面前表现出来欣赏她,副市长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的。”

“就算你想说,我还不答应呢,”陈太忠对这个回答倒是不意外,猛然间,他想起自己帮杨新岗背黑锅的事情了,“要不……你说你在追求她?”

“我爸会打断我的腿的,”许纯良哼一声,心里狐疑多少去了一点,心说吴言要是太忠的人,丫估计没这么大方,不过这个建议委实让他有点哭笑不得,“你要再给我扣这种屎盆子,我可着的不帮忙了。”

屎盆子吗?陈太忠听得有泪流满面的冲动,是啊,你洁身自好,就不喜欢朋友给你扣屎盆子,哥们儿我声名狼籍,所以连下面的人都敢跟我商量这屎盆子该怎么扣。

闲话少说,吴言去了甯家工业园,甯瑞远正跟地税局的局长赵永刚坐着聊天呢,听说吴书记驾到,那就赶紧欢迎了,按说他对区委书记这种小官无需这么客气的,不过吴言虽然官不打却是工业园的父母官,党政一肩挑,也不是个含糊的主儿。

再加上吴书记又是打美人一个,甯瑞远就算不想打她主意,但是看着养养眼也是不错的嘛,谁不喜欢看美女?

倒是赵局长对吴言挺巴结,他没什么固定的阵营,跟以前的常务副市长方进才关系不错,算起来应该属于蔡莉一系的人马,靠秦系近一点,但是眼下章系势大,他又是政府口上的,只能小心谨慎地做人,那么,对上章系当红大将吴书记,必然要恭敬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