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八九章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 七章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政治中心堕落了,真的堕落了吖,次日清晨,陈太忠踏着欢快的脚步走出马小雅的别墅,心里却是在不停地自责着,哥们儿一睁眼的时候,看着床头陌生的装饰,居然死活想不起来自己是住在哪儿了,亏的一边有马小雅在呼呼大睡。

由于每个年轻健康的男性在早晨起床的时候都要有些必要的反应,所以他很自然地又跟她欢好了一次,可怜的小马同学恍恍惚惚中被巨物撑得醒来,迷迷糊糊地就登顶云端,接着又昏昏沉沉地睡去——她过惯了阴阳颠倒的日子,这也不过就是一道“宵夜”而已。

当然,以上行为并不能妨碍陈某人做出沉痛的自责,恰恰相反,对男人来说,**释放之后是最容易引发失落感的,纵然是仙人也不例外。

陈太忠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见识过很多场面了,却是不成想昨天差一点“被成亲”,这件事情带给了他不小的震撼:人需要多么厚颜无耻,才能做到如此地恣情纵欲呢?

虽然他曾经是修仙有成的高人,在仙界中也是横行一时,但是从本性上讲,他的思维还是比较平民化,接近于草根一族,事实上,别看他在仙界耀武扬威,正经都算不上富裕的——若是有大量法宝防身的话,他又怎么可能稀里糊涂地被穿越呢?

国家的《婚姻法》,那是等同儿戏了,陈太忠不得不这么想,皇城根儿底下就敢这么做,可见这社会风气败坏到什么样的程度了,哥们儿不懂“成亲”的含义,反倒是被人耻笑。

其实说实话,真的没人笑他,只是罗天上仙自己多心而已,马小雅甚至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也是南宫和阴总这些人不拿你当外人了,要不然别说这“成亲”,就算是货真价实的婚宴,人家都未必有兴趣去观礼——份子能随到,那就是给主家面子啦。

南宫这一帮人,真的不能再来往了!陈太忠拿定了主意,不过下一刻,他又有点犹豫,照小马说的,我俩虽然没有成亲,但是我撒出去那一百万之后,关系就已经被大多数人承认了,别的女人不可能拉我下水了。

既然不可能进一步堕落了,那么,似乎好像大概也许应该……跟他们保持适度的联系?难得地,他又被一个很普通的问题纠结着:不管怎么说,跟这些人保持适度的联系,还是很有好处的。

这些人也跟联防队员小董、凤凰宾馆的张智慧一样,也是干脏活的,不过大家所处的层次不同,接触的脏活也就不同。

而且跟这些人接触,陈太忠还能有别的收获,南宫毛毛不肯告诉他黄老身体欠佳对京城形势的影响,但是恋奸情热的马小雅倒是有什么都说,黄老虽然时日无多,但是黄家老三,四十九岁的黄和祥至某省任党委书记已成定局。

当然,这个消息的可靠性很值得商榷,都说下面省市里的地下组织部长多,其实民间组织部长最多的地方还是在京城,不过马小雅接触的这帮人里,说话不靠谱的似乎倒也不多。

总之,正如蒙老板所说的那样,黄老的影响的消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是大家的公认,当然,黄和祥目前也只是中央委员,下一步能不能进政治局,那谁也说不准了。

或者,我该把消息通知范如霜一声?陈太忠犹豫一下,打消了这个念头,范总在北京奔波这么久了,估计这点行情总是知道的,就算不知道,我也没必要为此专门打个电话。

去科技部办完事,他又专门去张煜峰那儿转了一圈,说实话两人关系并不算特别地近,这次他要办的事情也跟创新体系建设办公室无关,不过这就是陈大仙人的长进之处了,既然来了就转一转嘛,人情这东西可不就是走动出来的?

张煜峰对他的到访倒是挺高兴的,扯着他说了十来分钟,还说金部长回来之后,对凤凰科委的评价挺高,“要不你跟金部长打个招呼去?”

“级别差得太远了,”陈太忠笑着摇头,这个建议搁在以前,他肯定是无所谓的,但是他现在的分寸感把握得已经差不多了,“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

张煜峰却不这么认为,你要是其他地级市科委的想见金老大,那叫找不自在,但是凤凰科委的应该是例外,他久在部委,见多了削尖脑袋往上钻的主儿了,觉得陈太忠不会厚着脸皮借势,委实有点可惜,打个招呼嘛,就算金老大不见你,那也是去挂了一个号不是?

“你有点……”他真的有心点拨他一下,不过一想自己做为部里的人,这么说也不合适,终于笑着摇一摇头,“这次来,手上有车没有?”

“没有,”陈太忠摇一摇头,回答得挺干脆,张处长看他一眼,笑着摇一摇头,“你倒是真不客气,算你运气好,车队要淘汰两辆车,你先拿着开去吧……”

一边说,他一边打开抽屉,丢了一把钥匙给他,神态自然到不得了,“开的时候注意点,这车回头还要拨给别人用呢。”

上次我来,你可没问我缺车用不缺,陈太忠拿着车钥匙往外走,心里也少不得嘀咕一句,这也就是金大老板去了一趟凤凰,你觉得我行情涨了——不过,对对方的示好,他总不可能拒绝。

当然,要是有人认为两人以前交情不够,现在慢慢地走近了,张煜峰才有这样的举动,那也正常,只是陈太忠心里明白,张处长跟人套交情的水平,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只从今天借车这举动,就可见一斑。

上次他来办事的时候,就是开着荆俊伟的普桑来的,不止张处长见到了,连陶主任和安部长都见到了,这次居然还能考虑到他有车没有,这份细心不得不令人叹服,同时也将亲近之释放得淋漓尽致,而且这话说出来,还显得相当地自然,丝毫不给人突兀的感觉。

部里人办事,果然讲究啊,陈太忠一边感慨,一边找到了那辆要淘汰的车,是一辆八成新的普桑,车况也不错——科技部今年果然是有钱了,这种车居然就要淘汰。

范如霜和黄汉祥都是今天晚上才能来北京,要办事怎么也得明天了,他琢磨一下,硬着头皮又给唐亦萱打个电话,总算还好,她正一个人呆着——荆紫菱办招聘的事去了,她不可能去掺乎,眼下正被凤凰驻京办的张主任骚扰到头大呢。

在驻京办讨生活的,消息比旁人灵通不到百倍,也得有个十来二十几倍,像唐亦萱这种主儿,逢年过节的时候章尧东都得上门拜望,谁还能忽视了不成?

唐亦萱并没有在凤凰驻京办住,她住的是尚彩霞的爷爷留下来的房子——小叔子蒙艺在能源部的宿舍被尚彩霞的弟弟住了,当然,到了这个份儿,蒙艺也不会跟他的小叔子叫真。

就是这么隐秘的地方,也被张主任发现了,省委书记的嫂子进京了,他能不热情接待吗?等陈太忠赶到的时候,愕然地发现,乔小树市长居然也在。

要不说,北京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呢?这话当真是有道理的。

乔市长还好,是听说唐姐在北京来打个招呼,驻京办的那位张主任就夸张了,跟着另一个女工作人员时刻跟在唐亦萱旁边,对种种暗示视而不见——这也是工作性质磨练出来的品性,若这点耐心都没有,怎么跟北京的部委打交道?

唐亦萱正被磨得腻歪呢,见陈太忠来找,如逢大赦一般站起身就跟着他走了,张主任本来还问要不要车呢,听说眼前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太忠,也不吱声了。

看着两人就那么离去,乔小树不动声色地看一眼张主任,一指不远处的奥迪车,“人也走了,这辆车能不能派出来?”

张主任知道他心里憋着气呢,说不得笑一笑,打个马虎眼,“唐姐不用,当然就能派了……这陈主任厉害啊,乔市长您别看是辆普桑,那可是部委的车牌。”

他们在这里瞎扯,唐亦萱一上那辆普桑,就咯咯地笑了起来,“看来恶人也有恶人的好处,一听说是你陈主任,那张主任就变得好说话了。”

“这帮人干别的不行,眼光绝对好使,”陈太忠笑一笑,漫不经心地开着车,引得后面喇叭声响个不停,他却是毫不在意,哥们儿这次好歹开的是科技部的车,看谁还敢炸刺儿,说我是外地人?“咱去哪儿?”

“去颐和园玩吧,”唐亦萱琢磨一下,“现在正是迎春花开的时候,我可是带了DV的,两年没来北京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迎春花了。”

“乔小树来北京做什么?”陈太忠有点疑惑,他就算再嚣张,也不可能当面问乔市长这个问题,所以只能问唐亦萱了,“这不年不节的。”

“他说是来问鲁班奖的,”唐亦萱讶异地看他一眼,“是你们科委的事儿啊,你不知道?”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似曾相识嗤,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就他也能问出来鲁班奖?我看啊,他又是出来考察项目来了……坏了,我昨天怎么就忘了这档子事儿了呢?”

昨天跟南宫毛毛他们在一道,那帮人虽然不在体制里,却是眼皮子极为驳杂,没准就知道鲁班奖呢。

“反正你要多呆几天的,是吧?”唐亦萱笑吟吟地看着他,既然是来了北京,她就不再是像在凤凰一般穿着运动衣,下身一条紧绷绷的水磨蓝牛仔裤,足蹬雪青色及膝长皮靴,上身却是披着一件半长不短的淡青色宽松的棉褛,脖子后面还挂个帽子的那种——可是她长发上还戴了一顶鹅黄色的无檐帽。

简单的打扮,时尚中不乏休闲,修长笔直的双腿一览无遗,却又偏偏带了点慵懒的味道,跟北京街上的女孩一般无二。

“想不到你这么关心我啊,”陈太忠顺口调笑,“我就是追着你来的,在凤凰要避嫌,在北京你总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是你家的天才美少女告我的,”唐亦萱白他一眼,又不满意地哼一声,“范如霜和黄汉祥都不在,你不得多等两天?”

昨天她和荆紫菱聊得挺投机,不过也不无遗憾,“……昨天本来是我请客呢,那个张主任居然也要陪着,还抢着买单,真是无聊。”

两人就这么絮絮叨叨地聊着,不多时到了颐和园,存了车之后就游玩了起来,转到石舫的时候,陈太忠猛地发现一个比较熟悉的人影,侧头一看,“咦?”

唐亦萱本来正挽着他的胳膊呢,听他这么一声,嗖地就抽回了手去,接着也扭头看一眼,禁不住嘀咕一句,“好……英俊的小姑娘。”

能用英俊来形容的女孩,那就只有许纯良的妹妹许苒泠了,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按下了跟对方打招呼的心思,他现在跟唐亦萱在一起呢,虽然蒙艺都发话要他照顾她,但是这种事能不被人嚼谷,还是不要被人嚼谷了。

许苒泠身边还有一女两男,不过那俩男人背对着他俩,陈太忠看不到两人长什么样,只是其中一个身材发型跟翟勇仿佛——这是小许原谅了他啦?

原谅就原谅吧,那跟我也不相干!他在瞬间就拿定了主意,上次害翟勇,是许纯良央着他做的,你说哥们儿能帮你许家一时,总不能帮你一世吧?

“说穿了,还是个家教问题,”他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来,倒是把唐亦萱说得有点脸红,“她本来就是挺英俊的,我是随口说出来的……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

“误伤误伤,跟你无关,”陈太忠忙不迭笑着摇头,心说亦萱以前没这么敏感的嘛,今天这是怎么了?

男人和女人一旦突破了那层界限,就再也回不到从前的状态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不得随口解释两句许苒泠和翟勇的关系,当然,美人计之类的能不说就不说了,不管目的如何,这么行事总是有点卑劣——同时,翟勇的表现,也容易让亦萱丧失对男人的信心不是?

刚说完,就听到许苒泠那边吵吵了起来,他和唐亦萱交换个眼神,再次齐齐地扭头看去,却发现英俊的小姑娘正冲着俩男人发火。

他这次一回头,正被许苒泠看个仔细,上次陈太忠跟荆紫菱可是去医院探望过她的,于是也不发火了,冲他笑着点点头,“这么巧啊,陈大哥?”

“呵呵,踏青来的,”人家都打招呼了,陈太忠也不好再装着不见了,跟唐亦萱走过去,笑嘻嘻地点点头,顺便看那俩男人一眼,却发现里面其实没有翟勇,“你也这么闲啊?”

他在说话,但是对面四人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唐亦萱身上,她的相貌和身材本来就是一等一的,现在打扮得又休闲时尚,不管男人女人,看到她都会眼睛一亮。

这个女人比那个荆姐姐一点也不差啊,许苒泠心里做出了鉴定,一时就有点鄙夷陈太忠的花心,不过转念一想,这是人家的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了那点鄙夷,许苒泠就不会再问唐亦萱的身份了,她还是比较念荆紫菱的好——毕竟,在她生病的时候,荆姐姐是去看过她的。

可是她不问,她身边一个矮胖的男人发话了,自打看到唐亦萱,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身上,“小许,是你朋友啊?不介绍一下?”

“杨哥,不干你的事儿啊,大家各交各的,”许苒泠冷哼一声,她可是知道身边这位的毛病,所以对他没什么好脸色,“行了陈哥你先忙,回头打电话联系。”

那杨哥干笑一声,却也没有在意,直到这时,他才将目光转向陈太忠,不过看了一眼之后,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我说朋友,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面熟呢?”

我也觉得你面熟,陈太忠看他一眼,咧嘴笑一笑,也不答话转身离开了,他不喜欢这个狗屁杨哥,虽然陈某人一向不排斥别人对自家女人的欣赏,但是这位看着唐亦萱的眼中,有着**裸的攫取的欲望,这他就不太能忍受了。

反正许苒泠也说了各交各的,他不回答也不算失礼,难道不是吗?

陈太忠一走,唐亦萱自然要跟着走,她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见两人这么大喇喇地走掉,那胖子的眼中射出一丝极为隐秘的恶毒。

身材像翟勇的那位发话了,“三哥,你在哪儿见过这小子,要不要我帮你打听一下?”

“不用了,苒泠的朋友嘛,还打听个什么呢?”这杨姓三哥笑着摇一摇头,又瞥一眼许苒泠,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这家伙我确实看着眼熟。”

他看着眼熟,陈太忠看着他也眼熟,所以走出好远,陈大仙人都没有说话,默默地走了约莫五分钟,他终于悻悻地一撇嘴,“我说是谁呢,原来是这个混蛋。”

“哪个混蛋?”唐亦萱讶异地发问,陈太忠却是摇头笑一笑,不肯回答她,他总不能说,这是我走私汽车的时候在大台村碰到的,还起过冲突吧?

虽然事过两年了,当时天也黑,两人也不过就是一个照面,但是彼此留给对方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才会看着眼熟。

这家伙身边的人,还有带枪的呢,陈太忠记得一清二楚,想到那厮跟许苒泠说话也没什么避讳,心里就明白了,这估计又是谁家的孩子,还是挺不讲理的那种。

他的记性好,其实那位的记性也不差,不过两人都没认出对方来,也有各自的缘由,比如陈太忠认不出对方的理由就很正常,“两年前这家伙比现在胖多了。”

陈某人的身材样貌倒是没怎么大变,但是那位认不出他来,也有一定的道理,当时的陈太忠玩的是走私,带了一身的匪气——这匪气跟了他七百多年了,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

然而,现在的陈主任不同了,整天接触的非富即贵,给厅级以上的干部做报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谓的居移气养移体,他现在身上是浓浓的官威,这一点连那姓杨的都感觉到了,“苒泠,这家伙是个小官吧……”

哥们儿对尼克无往不克的毒品攻势中的海洛因,没准就来自这家伙,想到这一点,陈太忠的心里微微一动:是不是该打一下这家伙的主意,看看能不能再弄点毒品呢?

陈某人对毒品是相当痛恨的,但是同时他又把这个玩意儿当作公关或者栽赃利器,而现在他的须弥戒中只剩下一块半海洛因了,有点不敷使用了啊。

现在追上去,丢个神识?陈太忠琢磨一下,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块半节省着点用,也能用很久了——哥们儿现在是靠情商欺负别人,哼,不需要很多作弊手段。

事实上,他也是因为跟唐亦萱在一起游逛,不想为这种小事分心,反正他若是想知道的话,向许纯良打听也不是什么难事,当然,现在是不方便打听的,谁知道那姓杨的跟许家是什么关系?那厮也是看着自己面熟呢。

呀,要是这家伙想起来了,那我岂不是要被动了,要不要干掉他呢?想到这里,陈太忠一时有点走神了,杀心大起。

“呵呵,真有迎春花呢,”唐亦萱笑了起来,初春的颐和园绿色不多,到处都是光秃秃的树木,一大片的黄色花瓣就显得十分扎眼了。

听着她轻松的笑声,陈太忠的杀意登时大减,心说不就是个走私汽车吗?只要你丫是冲着我而不是冲我的亲戚朋友来的,我还真就不怕——毒品是你的,那走私毒品比走私汽车严重多了,毒品不是你的,我更不用怕你了。

他正挑眉弄眼地琢磨呢,猛然间手机响起,来电话的是凤凰自来水公司的老总刘彬,“陈主任你好,你在北京呢?”

“是在北京呢,”陈太忠听得有点好奇,禁不住四下扫视一眼——没办法,做贼心虚的都这样,“你不会也来北京了吧?”

“问你个事儿,认识不认识中视的人,通德那边出了点事儿,可能要被曝光,那是我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