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第一千五百七十 一章

听了陈太忠转述的意思,章尧东的心里是越发地郁闷了,这下可好,连蒙艺都招惹来了,这要我怎么调整?

对小陈能转述蒙老板的话,章书记一点都没有意外,换个别的副处敢这么说话的话,就算打着蒙老大的旗号,他也不会给对方好果子吃,但是陈太忠……例外!

不过,他的郁闷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因为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小陈固然是脑门儿刻字的蒙系人马,但是这种事由一个副处来跟自己说,那就说明,蒙老大其实对这个常务副没有必得之心。

给他个普通副市长就行了!章尧东心里就有了眉目,对曾学德这人,他也有所了解,知道这人在搞政丶府工作方面还有一套,也算是蒙通提拔起来的,此人胆子不够大,虽然也是凤凰的本土干部,但是跟秦系不怎么对眼,加上以前党项荣很不待见他,就蹉跎至今了。

有人说了,这副书记是市委常委,可一旦成了副市长的话,就要连常委都不是了,章尧东你这么做,不是给蒙艺上眼药吗?

可是章书记想得明白,市委.副书记去做常务副市长,已经是降了,既然降了也不怕再多降一点,你不就是想干一任副市长,捞点银子养老吗?反正你做市委常委也有年头了,常委会上从来不搞风搞雨的,有你不多没你不少。

章书记号称强势,那肯定是掌握.了常委会才敢说强势,还真不是特别稀罕这一票――想当年刘立明还有一票呢,刘主任说起来,不也是自叹不如市委委员吴言吗?

当然,曾书记若是真的在意这.个常委的名额,那也不是不能商量的,实在不行的话,也可以仿朱秉松旧例,市委副书记向下兼任,但是章尧东不认为曾学德能做到这一点――部那穷地方出来的,早饿得两眼发蓝了吧?

天南的经济不够发达,部真的是个清水衙门,.或者省委书记部和素波市委的部会好一点,但是下面地级市的部可都是闲得蛋疼,根本享受不到“跟着部,年年受照顾”的待遇。

总之,虱子多了也就不咬人了,章书记恢复了平常.心,就无所谓这点东西了,正经是秦连成这一块儿,让他颇为头疼,“曾书记大局感很好,做事也稳重,不过我说太忠,好像秦主任对你一直不错吧?”

官场中人说话就是这样,大多时候含含糊糊的,.但是到了节骨眼上,也不怕敞开了说话,关键时刻是容不得误会的,相关意思必须要表达清楚――尤其是那强势的人,往往说话更是直接。

“我只管传话,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陈太忠苦笑一声,很痛快地一摊手,“我就是个跑腿办事的小人物,被点名了,尧东书记,您觉得这种事我有资格cha嘴吗?”

既然直来直去是难以抵挡的,那年轻的副主任当然会拿出这一招来,希望能起到什么奇效吧?

“蒙书记很欣赏你啊,”章尧东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果然是不再说话了,接着挥挥手示意他离开――章书记已经把话说清楚了,这家伙就算再不想掺乎,肯定也会把这信息反馈给蒙老大的。

陈太忠当然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唐亦萱,他不知道蒙艺为什么不直接联系他,但是显然,任务从哪儿领的,自然就要交回哪里去。

“秦连成吗?”蒙艺对这个人也有印象,陈太忠在招商办的领导,小陈曾经托他带给自己一点资料,只是相关细节他不太记得起来了,“这家伙是正处还是副厅呢?”

与此同时,许绍辉也很奇怪,不过他不像蒙艺一般喃喃自语,而是挺纳闷地问电话那边的章尧东,“市委副书记曾学德……我怎么没听说凤凰还有这么一号人?”

“唉,还是陈太忠传的话,”章尧东苦笑一声,“蒙书记的意思,是要他干常务,毕竟老曾以前就是常委,总不能让他干个普通的副市长吧?”

谁说普通的副市长就不能是常委了?许绍辉本来心情就有点不好,听到这话更是想起了自己年前虽然是非常务的副省长,可也是省委常委,“那尧东你怎么看呢?”

“所以我向您汇报一下,”章尧东笑一笑,他当然不可能说以我对曾学德的了解,那家伙干个副市长就心满意足了,所谓的人情就是这么卖的,他对陈太忠要提秦连成,对许书记就要刻意夸大蒙艺的压力――当然,事实上这压力也不算太小。

“可是小秦……还未必想得通啊,”许绍辉也挺烦恼的,他心里其实很明白,秦连成跟章尧东不太对眼,尧东心里也挺抵触小秦,蒙艺这么cha一手,这家伙正好能把别人推上去。

按说,秦连成不能做常务副市长,做个普通的副市长也不错,说出去总比副厅高配一个计委主任强得多,然而,许书记也非常明白秦连成的心思,一个非常务的副市长,满足不了秦连成的愿望――计委权大财多,在那里做个一把手,何等逍遥自在?

当然,要是这副市长是素波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如若不然还不如继续窝在计委装委屈,自己迟早总是得帮他解决不是?

“那我……再试着做一做老曾的工作吧,”章书记这就开始卖人情了,“希望这个老同志,能顾全一下大局,实在不行,把秦主任调整为副书记。”

“唉……”许绍辉叹一口气,沉吟了起来,蒙艺是要走的人啦,临走之前安置两个副厅的干部也正常,自己要是刻意追求,反倒是落了下乘,而且章尧东心里也不会很开心。

“副书记就算了吧,”想到自己在素波这边,也急需发展一点势力,那么等蒙艺走后,可以把小秦调回素波来,许绍辉终于拿定了主意,“你先看着办吧,你那儿用不上秦连成,我可是能用得上。”

这是许书记坦坦荡荡的实话,可是这话听到章尧东耳朵里,那是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合着老许对我还是有点不满意?

我是跟秦连成不对眼,但是那纯粹是个人感觉,跟大局无关的,章书记觉得自己挺委屈的,这次真的是蒙艺出面了嘛,不信你可以问陈太忠嘛,你又不是不认识他。

由此也可见,他刚才对陈太忠点一下秦连成是多么有必要了,万一许书记真的去问小陈,他的维护之意也就能体现出来了。

不过小陈这家伙,还真的厉害的,章书记跟人谈话的时候爱“瞬移”,自己思考问题的时候也时常瞬移:居然能同时交好蒙艺和许绍辉,而且对我也有用,这交际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大啊……

若是某不良仙人听到他赞赏自己为“交际能力强大”,十有**会汗颜到一塌糊涂――被众仙人打得穿越的可不就是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当想到陈太忠的时候,章书记总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能让许绍辉感觉到自己的诚意――可是,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拿出两张纸来,无意识地翻看着,脑瓜还在不停地转悠:这次干部调整,到底该如何下手呢?

他翻来翻去,不留神看到一个名字上面少了一个红圈,登时就呆在那里了:吴言在前期跟自己表示过有意进步,但是等消息确定下来并传开之后,反倒是没有再找过来了――你就这么直接放弃了?

小吴还真的挺听话的嘛,章尧东有点欣慰,却又有点微微的遗憾,你做人也不要这么死板嘛,被我说两句就不来了,枉我这么看重你――这上进心有点太差了吧?

原来是这样!下一刻,章书记终于知道该如何表示自己的诚意了,我不能让秦连成满意,但是我能让吴言满意啊――许纯良不是跟她关系挺好的吗?

吴言接待许纯良的过程,章尧东打听过了,这不是他喜欢探听**,实在是他的权力欲太强了,家长作风也很重,有这样的行为也算正常。

当时的接待是在地税宾馆,又是地税局长赵永刚亲自张罗的,不但有范芸冰等人在场,还有一些闲杂人去敬酒,所以传出来的消息就是:吴书记好像跟素波来的许处长关系不错。

章书记对这样的传言并不怎么相信,吴言在官场一直洁身自好,跟一般男性干部总是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名声相当地不错。

若说两人在谈朋友,那更不可能了,吴言虽然在官场中优秀杰出,可是她本身没什么背景,又大了许纯良三四岁,诸般种种加起来,就算许纯良愿意,许绍辉也绝对不会答应――是的,最多不过是小良的一厢情愿。

然而眼下,章尧东发现,这或者会是一个不错的借口,我虽然没给秦连成什么面子,但是把跟你家小良关系不错的吴言提上来,也是一番心意,她是我的人也是你的人,双赢的局面,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吧?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放手和落定

这家伙又要走了,听陈太忠说要去北京,吴书记心里有点不开心,这两天她情绪不是很好,又正值生理周期,在刚刚开完的横山区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暨植树造林的工作大会上,她甚至拍了桌子,说是谁敢不重视这个工作走过场,她处理起来是不会手软的。

这个火气发得有点莫名其妙,虽然去年的洪水挺大,高度重视今年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和植树造林工作很有必要,但是按常理来说,她也不至于动气到这种程度。

还是患得患失的心太重了!坐在车上,吴言有一点点轻微的自责,正在自我检讨的时候,手机响了,一看电话号码,她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再度跳了起来,强自按捺着那份激动,她接起了电话,“尧东书记您好,我是小吴。”

“怎么,不让你干副市长,你就闹情绪了?”章尧东笑着在那边发话了,“怎么最近连个电话也没有?以前你可是经常汇报工作的。”

“怎么会呢?”吴言轻笑一声,她知道章老板在开玩笑,但是这玩笑他开得,她却是应不得,“您要我静下心来安心工作,我这一静下心,发现最近的工作还真的比较多,一忙就忙得没日没夜了。”

“呵呵,工作哪儿有干得完的时候?”章书记的话越发地随意了,“还是要注意身体的……现在有空没有,来我这儿一趟。”

市委书记点将,那没空也得有空,挂了电话之后,吴言皱着眉头吩咐一句,“去市委。”

钟韵秋二话不说就减慢了车速打起了转向灯,借着观察后面汽车的机会,不着痕迹地用眼角的余光扫一眼自己的老板,却发现吴书记脸上冷气B人。

这不是章书记要跟你谈副市长的事儿吗?你怎么会这么不开心呢?钟主任可也不是笨人,听出了电话里的意思,一时就有点想不通。

其实,吴言接了这个电话之后,也是惶恐得很,既希望出现了什么变数,又怕章书记彻底粉碎她的希望――最可怕的是,章尧东告诉她副市长候选名单上有你,但你要明白自己是陪客,要服从大局。

若是那样的话,她连蒙艺的力都借不上了,否则就是公然背叛了,虽然她想着陈太忠两年的承诺,也没怎么指望这次蒙书记能出头,可那多少也是个念想不是?

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吴言走进了市委办公楼,钟韵秋则是将车停在不远处,坐在车里静静地琢磨着吴书记的反应:她为什么会是那种表情呢?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吴书记从小楼内走了出来,眉头紧皱着,脸上却是似笑非笑,表情实在是说不出的怪异,尤其是她上了车之后,居然很异样地看了钟韵秋一眼。

钟秘书这下实在有点按捺不住了,“吴书记,事情不顺利吗?”

“顺利……倒是谈不上不顺利,”吴言又怪怪地看了她一眼,才哭笑不得地说了一句,“章老板居然问我跟太忠的关系怎么样,这个真是……唉,开车吧。”

不会吧?钟韵秋听得也是摸不着头脑,心说我跟太忠有关系,这话居然能传到章书记耳朵里,“吴书记您不是吓唬我吧?”

“我吓唬你?哼,”吴言白她一眼,心说我都好悬没被吓死,人家章书记见我第一句话就是――“小吴,听说你跟陈太忠是邻居?”

章尧东叫吴言来,就是询问了一下她和陈太忠以及许纯良的关系,对跟陈太忠的关系,她回答得中规中矩,事实上在别人眼里,吴书记跟陈主任关系也不错。

当然,这个不错是广泛意义上的关系不错,就像陈太忠跟王小虎和张开封的关系一样,大家走得比较近,但要是说拉帮结派倒也不至于――谁要人家陈主任是横山出来的呢?

反正,章尧东是没怀疑她和陈太忠有儿女私情,不过他话里倒是暗示,希望小吴以后多跟陈太忠沟通一下,横山区发展得不错,甯家工业园在省内也算首屈一指,但是不能就此满足,争取从科委和招商办得到更多的支持。

当然,章书记的话里,或者有多重含义,但是毫无疑问,他这建议是真心的是希望吴言好,毕竟吴书记对市里的男性干部不假辞色是出了名的。

关于许纯良,吴言回答得就简单多了,只说两人关系不错,彼此也很谈得来,再多也就没有了。

可是这就足够了,章尧东知道许纯良的脾气,也知道吴言的脾气,这两人跟别人交往都极为谨慎的,不像陈太忠交往的人五花八门,是棵菜就往盘子里划拉,人和人交往,也是分圈子的。

再想一想自己不让她动,她就老老实实地在区里忙乎,章书记越发地觉得,可以考虑破格提拔一下吴言,“你跟小许多沟通一下,要是能见一见许绍辉就更好了,我打算给你加一点担子,不过最好是许书记能帮你说一下话,我这儿的压力就能轻一点。”

“我的资历还不太够啊,”吴言一听,自己正瞌睡呢,对方给了一个枕头过来,欣喜之下,却是没忘记谦逊,再说了,谁知道这是不是章书记的试探,试探她有没有跟许家接触呢?

所以她的话回答得中规中矩,“许书记那么大的领导,我才是个小区长,就怕他不像纯良一样随和,适得其反就不好了吧。”

“反正你试一试,努力争取一下吧,”章尧东心说你跟许绍辉没接触不要紧,许纯良马上就要来科委上任了,你俩处好对他也是个助力,而且,你要是能用得动陈太忠,这破格提拔真不算什么问题,“机会难得,下一次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这就是我的小心谨慎终于取得了成果啊,一时间吴言感触颇多,当然,到了这个地步,她就可以问一问自己的位置了,“是副市长?”

“总不能让你干常务吧?”章尧东笑着反问一句,随即沉吟一下,接着又摇一摇头,“我倒是想让你干副书记呢,不过怕是……段卫华那一关难过。”

吴言在党委干的时间比较长,从某个角度上说,升副书记反倒是比升常务副市长还容易一点――就像现在的市委副书记姜勇,直接从金乌县委书记升任上来的,但是姜书记当初若是想干常务副市长,恐怕阻力还要大一点。

吴言也明白这话的意思,章书记已经是破格提拔自己了,若是干了副书记在常委会再占上一票的话,段卫华绝对不会答应的――体制内有些规则真的严得很,越到上面越讲究这个,以章尧东的强势也不敢坏了规矩。

“那我知道了,”吴言郑重其事地点一点头,目标就定在副市长了,不过,还有可能是副书记,难道说这次是姜勇要干常务副了?

“小陈那家伙路子挺野的,”吴言不考虑常委的位子,章尧东心里可还要惦记一下呢,说实话,他对她也真的是倾尽全力支持了,“你要是能用上他的话,副书记也不是不能想的。”

太忠肯定不会这么掺乎的!吴书记郑重地点点头,“我试一试吧,”说是这么说,她心里却是很明白,这是尧东书记打算让陈太忠当搅屎棍,把局面搅得大乱呢,说争取副书记那是漫天要价,副市长才是就地还钱,以掩盖破格提拔她的事实。

真的很幸运啊,坐在车里,吴言百感交集,在她的仕途生涯中,能有如此关爱自己的领导,还有愿意无私帮助自己的情人……不过,现在事情也没有定下来,只是老板已经答应,自己可以竭尽全力地公关了。

“这个关键时刻,这个混丶蛋怎么能走了呢?”想到这里,她侧头看一眼钟韵秋,“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晚上早点回来。”

“嗯,”钟韵秋点一点头,心里的感觉却是有点怪怪的,吴书记你都快升副市长了,怎么对太忠的依赖好像越来越强了呢?你看咱俩跟他的关系,简直有点回到解放前的感觉――您是正妻,我是小妾。

然而,对陈太忠来说,只要章尧东答应吴言自己活动,这个副市长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当天晚上回到横山宿舍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他沉吟一下,“这个副书记有什么意思部长而已,正经是抓住这个副市长才是正理。”

“那么,哪个副市长会调任副书记呢?”此刻的吴言,居然有心思琢磨这种事情了,不过这也正常,她要接人家的摊子,自然要考虑对口的是些什么行业。

一周之后,结果出来了,市委副书记曾学德任常务副市长,副市长汪蓉任市委副书记,吴言升任凤凰市副市长,分管农林水一块。

每一次干部调整都是一次博弈,曾市长算是贯彻了蒙老大的意思,汪书记跟段卫华走得近,算是段系在常委会里多了点话语权,吴言上位,却是由于副市长里没女性了,同时要贯彻中央“干部年轻化”的精神――反正看起来都挺有道理的。

可是,章尧东在常委里多了点磕绊,心里不舒坦不是?所以吴言被免去横山区区长一职,但区委书记一职却是保留下来了,又是挺霸道的兼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