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二三章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 三章

所谓的水到渠成,就是指吴言这种情况了,官场里虽然规矩森严,但是只要合理地利用好规则,破格提拔并不鲜见,带病提拔的还满世界都是呢。

事实上,她背后的三个领导,每一个都够资格单独把她推上副市长的位子,之所以能产生这一加一加一小于一的现象,主要还是卡在了章尧东这儿,只要他愿意让吴言上,允许她求助外力,那就是偌大的水库开启了小小的水闸,湍急的水流势不可挡。

许绍辉虽然有心理准备了,但心里面总是有个小小的疙瘩,觉得自己对不起秦连成,关键时刻,许纯良站出来跟老爹求情了,这个吴言跟我关系不错,陈太忠又是她的老部下,老爸你就别气了吧?

儿子这也是长大了啊,许书记听到如此的关说,心里也不无感慨,终于学会为外人求情了,他转念一想,这三十一岁的地级市副市长也真的让人咋舌——还是个女性。

虽然小吴身后没什么背景,但是眼下这行情可也算强悍到逆天了,若是不犯什么错误的话,没准退休的时候,能走到蔡莉那个位置——当然,人不犯错误很难,但是毫无疑问,吴言现在已经具备了吸引别人政治投资的筹码。

就算她可能这辈子都只是个副厅,但是眼下这行情,错非是利益攸关者,一般人也不愿意去招惹,“宁欺九十九,莫欺才会走”,对那些发展潜力巨大的主儿,大家不会有意为难的。

当然,许绍辉若是眼下伸手阻拦,把吴言死死地按在正处的位子上的话,可能吴书记考虑副厅就是五六年甚至十五六年以后的事儿了,人才就跟搞建设一样,扶持起来很难,摧毁的话真的很方便。

可是,为什么要按住她呢?我一力推荐秦连成,章尧东心里已经有点意见了,眼下曾学德顶了秦连成是蒙艺的意思,属于无妄之灾,可我要是卡住吴言,那就是不给章尧东面子了。

我不能让章尧东有太大的怨念,蒙艺要走了,天南省又将陷入一片混沌,许绍辉很清楚,他需要八方的臂助,若不是阵营的因素,他实在没理由为难吴言,然而眼下,吴言跟他是同一阵营的。

反向思维一下,认可吴言的好处在哪里呢?结识了一个后起之秀,对许书记博弈天南也能带来一些方便,同时也算是对章尧东有了一个交待,还为自己的儿子留了一点善缘,

说一千道一万,事态已经发展到眼下这一步了,章尧东该给的面子也给他了,再要计较的话,除了伤害自己再也伤不到任何人了,物极必反强极则辱,许绍辉行事本来也是带了三分洒脱的,当然懂得顺水推舟。

蒙艺那边就更是简单了,陈太忠原本还想着,蒙老板要是问起我跟小白的关系,我必须如此如此那般那般地解说一下,谁想蒙老大只是微微地一哼,“名单能报得上来的话,我点一下他们就行了……不过我说小陈,省委书记的人情不是这么浪费的。”

听得出来,蒙书记还想说点什么,不过最终还是没说下去,一次两次地提醒陈太忠,他的心意已经到了,说得太多就有鸡婆的嫌疑了——换个人的话,暗示一次都算给他们面子了。

蒙老板这是要走了,所以连吴言的背景都懒得问了,坐在飞机上陈太忠都在琢磨,其实他也不想一想,蒙书记执掌一省,错非必要,哪里有兴趣将每个小小的副厅的阵营都了解清楚?当然,若是真想了解的话,也不过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儿。

现在的陈太忠去北京,出了机场都有专人接送了,不过不是凤凰市驻京办的,而是荆俊伟和临铝驻京办的人,荆俊伟是来接他妹妹的,临铝则是负责招呼陈主任。

这次来北京,陈太忠其实不想带荆紫菱来,他满脑门子想的都是已经来了北京的唐亦萱:我那个别墅,也不知道黄汉祥用完了没有,要是用完的话,岂不是能跟她……双宿一起飞了?

但是范如霜建议他带上小紫菱,毕竟黄家从上到下都比较待见这个活泼可爱、学识渊博的小美女,而荆紫菱也有意来,眼下正值开春,正好能去人才市场招一批人回来,充实她在北京的办事处——在荆俊伟的操作下,易网北京分公司也开张在即了。

这是一件比较令人扫兴的事情,尤其是小紫菱跟唐亦萱关系不错,一直保持着联系,她甚至知道唐姐在北京是住在哪里,根本是一点偷鸡的余地都没有了。

陈太忠来的不是很凑巧,黄汉祥正好在国外,会在两天之后回来,不过陈某人来北京也不止是一件事情,他还要去科技部送点资料,顺便再一帮老朋友。

就在走出机场的时候,在荆俊伟带的人里,他看到了那个女化妆师郑娜,原本他是不太记得她的长相了,不过隐约有点印象,眼下见到当然也就能认出来,说不得扫她一眼。

郑娜却是一点没有不好意思,反倒是冲他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样子,她今天陪着荆总来接机,当然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一笑就让陈太忠不高兴了,他扫那一眼真的没什么恶意,你是荆俊伟的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可是眼见这女人不但不肯夹着尾巴做人,反倒隐隐有挑衅之意,他就有点不能忍受了。

于是,他无视了举着迎接牌子的临铝驻京办的人,伴着荆紫菱一道走向荆俊伟,冲荆总笑着点点头,又看一眼郑娜,“有段日子不见了啊荆总,这个小姐,我看得有点面熟。”

时下社会风气不太好,诸如“小姐”、“同志”、“溜冰”之类的词已经不单单地指原意,陈太忠当然知道这行情,可他还偏偏就这么说了。

“这是郑娜,上次你们见过的,”荆俊伟本是玲珑心肠的人,怎奈陈某人的演技太高,他也分辨不出太忠这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犹豫一下,还是有板有眼地介绍了,“杨明那个《青青子衿》的摄制组,就是她一手帮着张罗的。”

“杨明?”陈太忠冷笑一声,又看郑娜一眼,不再说什么,不过那一声冷笑,不但傲然无比,同时也将他的不屑之意表达得淋漓尽致。

郑娜见他这副做派,登时就有点恼了,她那一笑,是想向陈太忠表示一下善意的,她今天来接机,原本就是有意同对方化解一下恩怨,要不然荆俊伟身边文人墨客极多,不少都能客串了帮闲,根本轮不到她前来。

可是她却不想一想,陈某人本来就是同她的老板论交的,在地方上也强势无比,更是有体制中人那种强到逆天的优越感——哥们儿我需要你的善意吗?你夹着尾巴一声不吭就挺好。

冲我笑?不是我笑话你啊,你有冲我笑的资格吗?

郑娜虽然吃的是帮闲的饭,却也不是含糊的主儿,她不是北京人,只是所谓的北漂,然而,纵然只是漂泊,但是漂在帝都,那对上外地人,就有旁人不可企及的优越感。

一个地级市小小的副处,不过是个土霸王嘛,听到陈太忠风凉话一句接一句,阴阳怪气的,郑小姐也恼了,于是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一声,“这个片子马上要杀青了,陈主任你要是想看的话,天南首映式的票,我可以给你弄几张。”

北漂者鲜有心思不够用的,长安米贵居之不易,郑娜也不例外,一般人的喜怒哀乐、眉高眼低,她一眼就能看出个**不离十来,以便小心应承刻意迎奉。

然而,北漂也有北漂的傲慢,做为漂泊在帝都的异乡人,自我感觉跟北京本地人差不多,瞧不起外地来京办事的人,不过这也难怪,帝都嘛,敢孤身在这儿找饭辙,那都是对自身能力信心爆棚的主儿。

对郑娜来说,荆俊伟在北京立住足了,所以绝对要尊重,可是对那个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钻出来的小官僚来说,她就无需客套了——我本来是想尊重你的,但是你既然不给我面子,我又何须给你面子?

“天南首映式?”陈太忠见她说得煞有介事,禁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恶形恶相的,看那架势没有笑瘫到地上已经是很注意形象了,最后还是荆紫菱看不过眼,推了他一把,他才努力止住笑声,很夸张地抹一抹眼睛,似乎是要擦去笑出的眼泪一般。

“就那个吴啥啥的女主角?”他记得那女孩叫吴晓芸,毕竟是才过去不久的事情,然而,他偏偏不肯叫出那女孩的名字,以表示他的蔑视,“那么丑的演员,会有票房吗?天南电影公司的人脑子进水才可能引进这种片子,还还……还首映式?哈哈,笑死我了。”

“片子情节很好,音响和视觉效果也不错,”郑娜好脾气,不跟他一般见识,不过嘴皮子上不肯吃亏倒也很正常,想到对方在地方上手眼通天,她迟疑一下,最终悻悻地撇一撇嘴,“天南不引进的话,是天南的损失。”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要结婚了?

别说什么京油子卫嘴子,真比嘴皮子的话,郑娜怎么可能比得过能气死仙人的陈太忠?他不屑地哼一声,“居然你会说片子很好……我真的很好奇,他们到底给了你多少钱?”

说完这话,他也知道,自己实在是不宜跟荆家人呆在一起了,转身向着临铝的人走了过去,“紫菱,要是有什么事的话,电话联系你……”

“你……”郑娜真的被他气到了,若是陈太忠同她对吵一顿,她倒也不会太生气,各人为各人的朋友嘛,谁还会那么叫真?但是对方傲慢到不屑跟她争吵,居然就那么施施然地离开,实在让她有点忍无可忍。

“荆哥,您这朋友也实在太傲慢了一点吧?”她也顾不得荆紫菱在场了,冷冷一哼大声地发话,“大家北京讨生活,混的就是个面子,他不给我面子就是不给您面子,这样吧,我也不让您为难,他不用走,我走可以吧?”

荆俊伟一直在笑眯眯地看着两人争吵,好像是在看两个孩子打闹一般,直到郑娜说出这话来,他脸上的笑容才微微一滞,接着似笑非笑地看着郑娜,“你们俩谁来谁走,又何必跟我打招呼呢?”

郑娜听到这话,神色微微一变,也不言语转身就离开了,倒是荆紫菱看得有点纳闷,侧头看一眼自己的哥哥,眼中的疑问煞是明显:这女人不是跟着你混的吗?

“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荆俊伟不屑地冷哼一声,才笑着跟自己的妹妹解释,“紫菱,这北京城里什么都多,文物多洋人多当官的多,但是最不缺的还是北漂,这种碰了钉子都不知道悔改的家伙,跟着我也是替我惹事。”

“她是挺没礼貌的,”荆紫菱笑一笑,她这话难免有失偏颇,因为毕竟是陈太忠无礼在先,但是胳膊肘从来都是往里拐的,在她看来太忠哥有无礼的本钱,那女人……你凭什么无礼呢?“她不理太忠哥也就算了,都不给你面子。”

“有的人,自我感觉太好嘛,”荆俊伟笑着摇一摇头,领着自家妹子向停车场走去,犹豫一下,还是低声解释了一句,“我这也是给她一个机会,她老实滚蛋就算了,要不然,我赶绝她也不难。”

“赶绝?”荆紫菱听得就是一愣,好半天才看一看自己的哥哥,满眼的不可置信,“哥你什么时候……做事也开始这么霸道了?”

“不是我霸道,是她不上路,撮合一部烂片子,自己感觉就挺不含糊了,这种小人,是个人就看不顺眼,她知道天有多高吗?”荆俊伟冷冷一笑,“她的门路还都是跟着我找的呢,觉得翅膀硬了,想噬主了……切,要不是我说合,杨明在素波能那么容易脱身吗?”

“哥,你好像变了很多啊,”荆紫菱看着他,眼里有些担忧,“我记得你以前,不这么冷酷的。”

“哥要不变,在北京就活不下去,”荆俊伟笑了起来,灿烂的笑容中有些说不出来的冷酷,“这都是成长的代价,别人不说了,你以为你的太忠哥,就是那么善良?”

“他嘛……他倒是不善良,起码他敢动手打那个吴晓芸,”荆紫菱沉吟一下,终于是打个磕绊承认了这一点,“不过,他是国家干部嘛,太善良了也生存不下去。”

“你这一句话,是把所有的国家干部都骂了,”荆俊伟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一阵才叹一口气,“打打杀杀的那都是小市民,正经心狠的,都是杀人不见血的,我看他也没多恶。”

陈太忠当然不知道荆家兄妹在背后如此编排他,去了临铝驻京办之后,由于范如霜不在,驻京办主任陪着吃了晚饭,他本以为人家要安排他住宿呢,谁想那主任笑着告诉他,“我在凯悦宾馆给您订了房间,倒也不远,走路七八分钟,那儿的条件比咱这儿好多了。”

“嗯?咱这儿的房间都满了吗?”他有点不摸头脑,事实上以前他就没住过这里,但是自打觉得在京城堕落太容易,他就想着要离着南宫毛毛那帮人远一点,反正最好不要住在人家那儿,虽说那里的安全肯定有保障,但是太影响人的心性了。

我怎么知道你会想住这儿啊?驻京办主任心里苦笑,他招待陈主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知道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在京城朋友不少,平日里也节目多多,大约是嫌这儿人多嘴杂,人家根本就不愿意住这里。

今天怎么就反了呢?他心里纳闷,嘴上却是不慢,“房间没满,不过来了个副总和一个总工,最好的房间没了……那我马上给您安排去。”

“不用了,凯悦那边也不用你张罗了,”陈太忠摇一摇头,说完本待转身就走,看到对方的脸色有点发白,禁不住笑一声,“你别误会,这次我本来是想图个清净,你这儿不方便就算了,我正好去会会朋友。”

你差点吓死我,要是惹你不高兴了,回头范总还不得把我的皮剥了?驻京办主任心里嘀咕一句,脸上使劲儿挤出个笑容,“要我给您派个车吗?”

“不用了,”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心说你都说有副总和总工在呢,哥们儿我要跟你要车,那岂不是有意为难你了?

走出临铝驻京办,天早就大黑了,初春的北京原本就不甚暖和,昨天又有寒流路过,他信步走在街上,脑子里却是不知道在乱七八糟地想着什么。

街上的行人并不多,但是街灯明亮,透过光秃秃的树枝,在地上洒下斑驳的光影,虽是冷清却又带给人一种莫名的喧嚣感,很容易让人产生出不真实的感觉。

陈太忠稀里糊涂地走了半天,终于摸出手机,给唐亦萱打个电话,却听得她在那边笑着回答,“哦,你好,我在陪一个素波来的朋友聊天呢,有事吗?”

得,这是亦萱跟小紫菱搅在一块儿了,他哪里听不出这是含混的暗示?说不得讪笑两声挂断了电话,心里登时生出点不平之心来,于是抬手给马小雅打个电话,倒也说不清楚是真的管不住自己,还是失落之下有意放纵。

马小雅一听他来了,登时就笑了起来,“我在南宫这儿呢,你来吧,等一会儿咱们喝酒。”

南宫那儿吗?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心中微微地生出一点悔意,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若是不去就太不给马小雅面子了,于是抬手拦一辆车,直奔东四而去。

陈太忠才走进宾馆大厅,就见到南宫毛毛拎着电话站在一角说着什么,见他进来,南宫老总笑着点一下头,紧说两句挂了电话,冲他走了过来,“太忠你来得挺快的嘛,小雅这魅力就是大啊。”

“南宫你这才是开玩笑呢,”陈太忠咳嗽两声,“咳咳,我是想你们这帮老朋友了,你少说两句成不,省得臊着人家小马了。”

宾馆里又有牌局,马小雅在场上打着,反倒是于总坐在她旁边看,还有一个是少*妇苏文馨,另两人陈太忠不认识,不过看得出来,其中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瘦子,应该是进京办事的人。

他和南宫毛毛肯定不会上场,在大家身后站着看了一阵之后,年轻的副主任沉不住气了,将嘴巴凑到对方耳边,“我说,真有这么多进京办事的人?”

“现在是年初不是?”南宫瞥他一眼,嘴皮微动,轻声地回答他,“一年之计在于春……跑项目、要资金都在这个时候啊。”

“原来,这春天也是收获的季节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轻声地回答他,不过,想到自己也是帮着人跑项目来的,更阴损的话就说不出口了,“奇怪,怎么不见老阴?”

“这你还要问我?”南宫看了他一眼,大有深意的样子,“恐怕你比我更清楚吧?”

“你不要这么聪明好不好?”陈太忠也不着恼,而是笑了起来,他确实是有意装傻来的,阴京华不在,恐怕就是因为黄老身体不佳,没心思出来打牌的缘故,“我不是想了解一下大家的反应吗?”

“有什么反应的?人谁还没这么一天?”南宫是聪明人,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反应,于是淡淡地回答他,“反正一时半会儿,情况也不会更糟糕。”

“啧,”陈太忠听得咂一咂嘴巴,犹豫一阵才叹口气摇一摇头,“看来混哪一行都不容易啊。”

他是说黄老万一挂了的话,阴京华的身价怕是就要跟着大跌了,不过南宫毛毛嘴里说的“情况不会更糟糕”,是指黄老的病情呢,还是说阴京华的行情?

要不要晚上偷偷地摸到黄老家

他正琢磨呢,却听到南宫毛毛笑一声,“是啊,混哪一行都不容易,太忠你要是真的想照顾小马,趁这两天你在……跟她搞个仪式吧?”

“搞个仪式?”陈太忠听得就愣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南宫毛毛笑嘻嘻地看着他,呆了一呆才说出了一句话,却是极为惊心动魄,“就是结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