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四五章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 五章

声弟千五百八十四章煽情演出

凭良心说陈太忠不喜欢流泪。他的大男子主义意识说直就很严

重。在他两世七百多岁的生命中他从来都认为:与其让哥们儿流泪

何若让阁下流血呢?

然而现在则不同材既然做好事总是要泪流满面二而眼下这也是好

事。得门那不用等你们b着我流泪了。哥们儿自己先哭成不成?

陈大仙人身上的原体多半都能随意控制大可不像某些人说的只局限

于下半身那么不堪不过二流泪终究是件极没面子的事情二于是说到

最后他双手掩面长吸一口气门不再言语。

这斤。黄汉祥看着他这副悲痛欲绝的样子也是吸一口凉气大心

里那份儿怨气早就被丢到爪哇国去了没错小家伙不实诚跟他耍心

眼了息但是人家是为人家的父母着想啊。

他再想说想门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就被小陈刮了一顿二起因可不也

是为了人家想孝敬父母自己在一边说风凉话吗?

孝子啊门大孝子!黄汉祥知道。自己不能再指责小陈什么了息虽

然小家伙这么做有目无领导的嫌疑。但是从道德层面来讲门是值得鼓

励甚至是嘉许的。

当然黄总肯定不可能因为自己能理解对方二就放弃索要药丸门人

家也答应送出这东西了二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二怎么安慰“受伤”的小

陈呢?

“咳咳门”他咳嗽两声门方始缓缓地话了二“太忠二你这个心情

呢黄二伯能理解门也很欣慰你能这么顾全大局二不过呢思你父母亲还

年轻不是?比我年纪还小呢”你可以再找一找那个老中医嘛二我可以

要有关部门配合你。”

陈太忠海缓地摇一摇头门双手却依旧未从脸上放下来二真的是此时

无声胜有声二那样子看起来大是要多绝望有多绝望了。

“好了去我欠你个人情还不行?是给我老爸准备的二废黄汉祥并不

是个脾气好的二见他这副模样门心里又莫名其妙地焦躁了起来二“你有

孝心我没有吗?那药就算真的有效二我也不会动了我到最后二我迟早

是走在你老爹老妈前面”你还觉的我是有意为难你吗?废

这话方一说完二他就有一点微微的后悔去这不是标榜自己的生命

比小陈的父母值钱吗?虽然在黄家人心里门的确是这么认为的这相

信绝大多数人也会是这么认为门不过思眼下正是小陈情绪不佳的时候二

他这么说就未免有点宝宝那啥。

然而悲痛欲绝的那厮似乎并没有介意这点不是冒犯的冒犯门再次

缓缓地摇摇头二从手缝中是是的去是手缝而不是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来。“没用的谁都找不到心…”

“你懂个什么?”黄汉祥一听。就有点不爽了不过念及时方情

绪不太稳定二他也没着么在意反倒是温言安慰二“有些部门的能力二

根本不是你这个层次能想像得到的。

“哼真那么有能力的话门你们还用找我吗?”陈太忠似乎无法容

忍这样的吹嘘的一声冷哼从手指缝传出。“这东西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

的。”

“这斤。”黄汉祥一想也对啊的xち卜家伙身为体制中人二别的不知

道也就算了思不可能不知道黄家有多厉害甲这种情况都藏着东西不给二

那老中医怕是真的不好找了。

“小紫菱”想到这里门他就想让坐在一边的天才美少女帮着

安慰一下二谁想他说转头二现那小美女呆呆地看着两人二眼神极为怪

异。樱唇微张娥眉轻蹙似哭似笑又像若有所思思于是又是一愣。

下弟刻门黄汉祥琢磨过来点味道二于是点点头“哦二听说荆老精

神不错门嗯年纪大了还有那么好的身体大比我强多了啊。”

喂喂大我知道你跟你爷爷的感情挺深的大不过其他的可以商量大这

个药丸小家伙你还是不要想了。

“这个药不一定有那么好吧?”荆紫菱迟疑一下张大了眼睛

问。事实上门她能控制住自己不笑出声来已经是殊为不易了二这药固

然可能不错二但是掌握住能做药的这个家伙才是根本的黄二伯您本末

倒置了啊大搐我还是比较相信西医。”

黄汉祥一听这话不是个事儿。你这不是在帮陈太忠找借口吧?于是

微微地笑一下“好不好二只有试了才知道嘛。”

边说他一边看一眼双手捂着脸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的陈太忠大

搐小紫菱门你这个怀疑精神是没错的。不过小陈不是已经试验过了

吗?”

当然大他把这药搞到手以后。肯定还是要再分析化验的大但是眼

下却是没办法说门要不然人家小陈咬牙献出东西来自己这边还疑神

疑鬼的门岂不是更伤人了?

总之二这个药他是拿定了门这是容不得商量的二至于说效果嘛大自

有专家去甄别门搐小陈这个药你在哪儿放着呢?多长时间能取过

来?”

陈太忠没有应声他双手捂脸。双肘支着膝盖二坐在沙上一动不

动。仿佛就如一尊雕像一般大黄汉祥见状门才待伸手去推他却见荆紫

菱冲他使个眼色二微微摇一摇头那意思很明显:太忠哥现在情绪不

好门黄二伯您且让他调整说下甲稍微缓据缓成不?

于是三个人都坐在那里不动了二约莫过了五分钟之后才听到

陈家人瓮声瓮气地出声了语极缓。更就在这个别墅的三楼小书房

里。那个根雕茶几翻过来二有个暗格”

“哦?”黄汉祥说听就在这个别墅里门登时就站起了身子二“出、

荆你陪着他坐一坐回卜王大上来一下!”

见这二位蹬蹬地直奔三楼去了。荆紫菱推陈太忠说把“喂喂门不

是真有这个药吧去你怎么会提前放在这儿呢?”

“你也不想一想二我是什么人二”陈太忠低声回答她一句二又用双

手使劲揉门揉眼睛才放下手来。似笑非笑地白她一眼“领导指示

了。我情绪不好二需要你安慰!”

“你再占我便宜

宝下5我戳穿你料搐荆紫菱下意识的侧一侧身子器低声威胁狸器只都显

然。她也知道这威胁不太靠谱门只得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来回地晃说

晃。“太忠哥看看你就告诉我嘛。我真的很好奇。”

就在她说话的当口楼上传来沉闷的响声不多时思黄汉祥和小王

抱着八个鸡蛋大小的蜡丸走下楼来二见荆紫景抱着陈太忠的胳膊门而小

陈的双手已经放下思只是眼睛略带红肿息黄总心里略略舒坦材一点门

这年头还是美女的安慰最管用啊唉年轻真好!

将蜡丸摆放在桌上思他使个眼色那小王拎着手机就离开了门黄汉

祥这才冲陈太忠笑说笑二“根雕那个暗门做得好粗糙啊二是你的手艺

吧?”

他这是没话找话缓和气氛呢二陈太忠当然知道思心说哥们儿我在几

分钟之内做好药丸找好地方我容易嘛我。你还挑三拣四的嫌做工粗糙?

“这东西太贵重二我觉得找别人帮忙不太保险二废他淡淡地回答

情绪看上去去不能说好但也不算太差。“就自己做了。”

“嗯思能理解门”黄汉祥点一点头回之对了二你怎么想起来把它藏

在北京门不是放在凤凰呢?”

我是怕你觉得我可能还有药丸二索性让你一锅端了也省下那份儿

念想了不是?陈太忠咳嗽一声门“咳这个”放在这儿比放在凤凰保

险啊大没谁知道这是我的房子。”

“那倒是”黄汉祥点一点头。心里却是有点别的猜测你小子把

东西放在这儿二保不齐是琢磨着北京的老干部比较多吧?关键时玄”

拿出来弟颗用用?

当然二他也知道门自己这么想未免就有点过了门心说这次我已经

把小陈的药连锅端了门咱不能再往别的地方想了不是?

又聊两句门有人敲门进来了二却是三个三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门虽

然是便衣二但是腰杆笔直走路带着风声。一看气质就知道是军人。

其中算今年纪略微大一点的。手里还拎着一个不大的皮箱二走上楼

看到那药丸二微微愣了一下大“就是这八个?”

“嗯门”黄汉祥点点头大让对方将蜡丸放进皮箱门又扯着那人到

说边嘀咕两句二陈太忠耳朵好门听到黄总是在吩咐对方二一定要好好地

化验说下药性搐不要因为是我找的二就以为是万全的东西

了只”

当然大这吩咐其实也是多余的门这三位走后门黄汉祥又走回沙

坐下大见笑二“其实我说啊二

太忠息这个东西虽然是用蜡封了。但是搁上那么个三五十年的二药效是

怎么回事也真就不好说了”对了。这不是激素类的东西吧?”

没拿走之前就不见你这么说。陈太忠心里恨恨地嘀咕说句二人却是

有所思地点点头“嗯二是中药合成的二肯定不是激素”不过黄二伯

你说的这个保质期问题我还真没想过。”

第弟千五百八十五章黄汉祥拍板

三人又聊了说阵之后二陈太忠一指楼下的范如霜二“黄二伯门您

看…主

“啧二你看我怎么这事儿忘了呢?”黄汉祥一拍大腿可是不愿意

总对着小陈“哀怨”的眼神大这总是容易让他时不时地生出点愧疚感

来。于是他站起身冲范如霜招招手二小范门上来吧。”

他的声音不高二可是范如霜一直看着这里琢磨呢二说实话二今天的

事情她看的挺清楚的门但愣是没弄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

黄二哥不知道说了点什么大门卜陈就捂脸材挺悲痛的样子破然后

黄二哥在屋子里拿材点东西出来却还是要给小陈看一看”再然后

又来人把东西拿走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

莫非这别墅二是实话。这些界上的事儿真经不起琢磨二

范如霜只凭一双眼睛就将事情猜了一个差不多去这是黄二哥抢了小小

陈的东西了吧?

可是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大值的黄家人不管不顾地伸手呢?她实在

有点想不通这些界上黄家想要的东西而到不了手的二可真的是不多

她没想到是药二这很正常。虽然她也知道黄老身体不行了门可是

鸡蛋那么大的药丸总是不多见吧?

小陈为了帮我二不知道拿出什么好东西了这就是她的判断门范

董正琢磨着这人情到底有多大呢的却听到黄汉样笑着招呼自己心里登

时就是一沉:这人情真的大了。

果然是大了大她才一上去黄翼哥就笑嘻嘻地话了二能小范

你的事儿我说直给你张罗着呢大这不是最近才有点眉目吗?今天当着小

陈的面儿二我给你拍**保证门这事儿就交给我了去晚上我带你去见

人。”

“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吧息”陈太忠cha说句嘴这话里的意思就

再明白不过了的大家都不是傻瓜。黄二伯你也别蒙我了二以你老爸的身

份。没经过试吃的饭都不可能入嘴二更何况是药呢?

这不是夸张的说法思而是真是如此二黄老上次去凤凰曾经在凤凰

宾馆呆过一小会儿大然后去了临湖疗养院大张智慧亲口跟陈太忠说

的。“我上两盘瓜子松子什么的的那都是别人先试吃服务员想端盘子

进屋息直接被人拦住了二黄老不在都不让进大咱这辈子要是能活到这斤小

份儿上宝”

所以思陈太忠这话就是说甲那药丸要是不过关或者顶用的老黄你不

用给我面子我无功不受禄这年头做人大可不就是讲个不见兔子不撒

吗?

“你给我闭嘴啊门不就是个氧化铝吗?”黄汉祥听到这话二眼睛

就是一瞪二门卜陈的话没错门但是很遗憾门丫还没弄明白二对等交换那

是小市民的行为二我黄老二虽然不才混得不是很好也丢不起那个人。

只说我见到你哭了从你家把八个蜡丸据锅端了二这个氧化铝我就

帮你跑定了至于药效什么长短的。那都是再说的事儿了二要是这点担

当都没有我也白姓这个黄了。

好笑吗二幼

以呵修点都不好笑不幼稚只纹年头的事情就是众样。别知暂分柚刀登

天弟般的事情二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我不帮你是没帮你的理由大我真

要帮你门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工哪怕我回头现是假药二再收拾你都

不迟息但是眼下我丢不起这个人。

之‘是电解铝二大大范如霜小心翼翼的纠正据下二却不防黄汉祥转头过

来。恶狠狠地瞪她说眼搞得范董一时纳闷无比:明明就是电解铝嘛二

你瞪我干什么啊?

之‘哈哈甲大荆紫菱看到两人的表情。登时就乐了“范董黄二伯

都说好几遍氧化铝了门他的意思是。光帮电解铝立项太简单了二索性把

氧化铝的那个项目也立起来算了。门

她中午和范如霜吃饭的时候。还不知道凯撒铝厂爆炸但是两人

在来别墅的路上门范董兴奋不已地跟她说起来此事同时略略遗憾地表

示。厂里还有个八十万吨的氧化铝项目二早就想立项了二但是一直批不

下来大若是能赶上这说拨行情甲那该有多好?

“哈大陈太忠听到她这话。也是据乐门搞得黄汉祥都有点讪讪

不已:我不过就是个习惯牲口误嘛门你们三个倒好去合起来欺负我弟

个!

不过不管怎么说二回卜陈情绪变好了据些门这就是好事!黄总也是一

个随意的性子二脾气上来谁的帐都不买二可是惫懒起来也不怎么计较别

人的冒犯如若不然他早在联合市就底拾了陈太忠。

当然他也没有任人冒犯而不理的自虐习惯二说不得笑嘻嘻岔开了

话题息“对了的那个鲁班奖门是个怎么斤。意思?。大

听陈太忠讲究过程二黄汉祥方始点一点头二又抬手摸一摸下巴门斟

酌着话了二“嗯这样啊大那倒也不着急门等回头我建总局的

朋友息反正你这斤小楼还得盖一阵不是?大

陈太忠操心这鲁班奖也有一阵了。自然知道中建总局的领导话

会有多么大的力道别的不说大只说这评奖的人里大部分都是中建的专

家。这就足够材门于是笑着点点头。“那麻烦黄伯伯费心了。

之‘没什么二大黄汉祥摇摇头其实他在中建很认识几个说话够力道

的主儿门不过怎么说呢?他不愿意欠别人这种不大一丁点儿的人情门这

年头人情债是最难还的。

他已经是答应材伸手管电解铝的立项大其他的放一放到也正常门他

是个痛快人门但是痛快也得有个底线不是?等那药丸能证明了药性门

再伸手去管也不为迟。

之‘其实”黄二哥二这个氧化铝还真的能搞一下二我们早有弟斤小

八十万吨的计戈门就是一直立不材项。城大范如霜却是被说动了心忍心

说人家已经答应了自己的电解铝索性趁这个机会多要一点吧给了

固然好门不给的话也不可能把电解铝底回去不是?

“美国凯撒铝厂上午的时候爆炸了二下一步氧化铝的行情要看

好。”

你还没完了?黄汉祥差点xち没被这话气死大总算还好二她的最后一句

话让他将怒火压了下来于是苦笑一声二之xち你知道想保证这个电解铝立

项。我的招呼得打到什么层次去吗?副总理级”算了二不跟你说了

这个铝厂爆炸有那么严重吗?。

真有那么严重门有人觉得一个铝厂嘛就是生产说点氧化铝出

来。说时供不上货的话二国际市场上氧化错紧俏一点无非如此了。

其实这么想的人就错了闪现在是个工业生产全的七的年代二而铅

行业的话语权说直都是被西方国家垄断着的比如说美铝、加铝、海

德鲁铝业、俄罗斯铝业什么的。

详细的情况就不说了只说格拉莫西氧化铝厂一爆炸二原材料就供

不上了甲供需出现缺口了二工业运转的链条就出现问题了二这个影响可

不是一年两年能消除得了的。

之‘嗯二明白了二大黄汉祥点点头。其实门不止他明白了二陈太忠和

荆紫菱也都听懂了敢情这铝厂爆炸还真是挺严重的事儿。

然而明白归明白黄汉祥还是不想管门心说我今天应承下的事儿

够多的了二“这个方案你要自己跑了连着给你俩项目二别说我能力有

限。你扛得住别人的眼红吗?。

“黄哥说得对大范如霜点点头。眼中的亮光也黯淡了下来门是

啊。说个八十万吨氧化铝又得三十来个亿大两个项目加起来上了百亿

材。她就算挺强势这么大的盘子带给她的压力也吃不消门“幸亏是

您提醒我材门要不我就要有麻烦了。

之‘要不门把电解铝换成氧化铝?大黄汉样笑吟吟地看着她二之到我说

怪不得今天我老念叨氧化铝呢甲敢情是凯撒铝厂爆炸了啊”好

“别介门就电解铝吧门”范如霜听得吓了一跳氧化铝的投资本来

就赶不上电解铝多大现在她手握国际上紧俏的氧化铝资源不在这个时

候上电解铝二那是傻的“黄哥您别跟我开玩笑了副好

总之今天下午短短说个小时内生的事情二颇有一点风云变幻的

意思息到最后还是黄汉祥痛快大“我要走了二你们也都忙去吧“小

范这两夭你给我在北京呆着啊门太忠。过了这一阵儿二黄伯伯再找你喝

酒聊天。

走出别墅二范如霜说时还有点不敢相信今天的遭遇二见陈太忠上车

要走大忙不迭伸手拉住他二之到太忠不行走门晚上去我那儿吃饭。大

“范董您饶我这说遭吧大。陈太忠还惦记着去唐亦莹的别墅转悠去

呢门忙不迭地拱手告罪二“我在北京真的有不少事儿要办呢。王的

之‘你要走了二王启斌的事儿我不管材啊甲副大范如霜脸一沉二竟是铁

下心思要留客了。

“我真是有事嘛二大陈太忠叹一口气门恰好此时手机响起二他一指

手机上“苏文馨。三个字儿门“器瞧见没有?这件事一点都不比您的事儿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