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八九章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 九章

番过后,两人也懒得起来。:就那么相拥着堆叠在一起,看到

身下的女人脸颊和脖颈处肌肤上大片的粉红乌迟迟不肯散去,陈太忠心

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嗯,这人参果的味道,果然不错。”沉默良久,他发出了一声舒

爽的吟,“怎么样,感觉好不好?”

“书上写的果然没有错”唐亦董也长出一口气,将微挑的丹凤眼

缓缓地张开一条缝儿,那眼中的炽热简直可以蚀金融铁,配上唇边淡淡

的笑容,看得他立玄又生出了些许反应。

还好,下一刻她再度闭上了眼睛,拥着他背脊的双手微微用力,黑

色的指甲立即陷入了他的皮肉里。带给他一点微微的刺痛感,“不许淘

气。”

两人现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她当然能感受到他任何细微的变化。

又过了一阵,她才不无遗憾地轻嘴一声,“如果时间能停留在现

在。再也不动,那我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女人了。”

“这个难度”它有点高”陈太忠苦笑一声,就是哥们儿没被

暗算成功晋级紫府金仙,怕是也弄不出能让时间停止的法术来,“不

过。你想做世界上最快乐的女人。那没有问题,想要什么你尽管开口好

了。”

“呵呵,知足常乐就是幸福”这种事情妇比他看得透彻得多,

“世界上本来就不该有完美,我知道你现在是我的,就足够了”

“嗯?”陈太忠觉得这话有点不太入耳,说不得看她一眼,却发现

她的鼻翼有些微微的发红一很显然,脖颈发红和鼻翼发红是大不相同

的。一个代表燃烧的,一个却代表无助的凄伦。

然而,对这种情况,他也实在有点无能为力,不过还好,在眼珠转

了两转之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话题xち“亦莹,我知道这个房

子。该用哪一种装修方案了。”

“你才想到吗?”出乎他意料的是,唐亦莹听到这话,居然再次睁

开了眼睛,用一种戏德的眼光看着他,嘴角微微一翘,“说说看?”

“最好的装修方案,就是不装修”陈太忠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

问题,谁想他这个答案就有如兴奋剂一般,身下的可人儿一用力,就将

他一百三十多斤的身子掀得翻了过来,白生生、娇滴滴的身子反客为

主。骑在了他的身上,“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这儿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宫殿无须装修,我在的时候,

你也在”陈太忠微笑着看着她哥们儿这话,够煽情的吧?

“你在的时候”我也在”听到这话,不知道怎的,唐亦董只觉

的身子一软,整个人就慢慢地趴在了他的身上,连动一根小拇指的力气

都没有了。

这正是她想要的答案,但是问题是:这个混丶蛋,他说得,太煽情

了!

同样的人间黄粱,上次是在荒凉的河滩上,微微地有一点仓促,

这次是在自己的别墅里,那份归属的感觉越发地强烈了。

“不过,还是简单装修一下吧”她的丹凤眼眯缝着,双手无意识

地在他胸叫xち拉着,“大部分地方空着就行了,图个宽敞和亮堂。”

“那随便你了,这毛墙毛地的也确实不成个样子”陈太忠笑一

笑。探嘴去轻喑她的耳垂,心里却是在琢磨,这别墅不装修的话,不

太引人注意,简单装修一下更不引人注意一总是好过豪华装修,那样

真有一点点扎眼。

曾几何时,在仙界中叱咤风云横行无喜的陈大仙人,在短短的两三

年内就变得缩头缩脑,遇事下意识的先考虑后果,可见当初他在凤凰学

院门口的选择,并没有错。

唐亦莹“艰儿”地一声笑,躲开了他探来的大嘴,“别弄,痒,

喂,我比起其他人来,怎么样?”

怎么是个女人就爱问这种问题呢?陈太忠哼一声,大手在她光滑的

背脊上来回地摩挲着,“你是最好的。这个毫无疑问。”

“少来,我要听细节”唐亦董听得凤眼一张,按着他的胸口就直

起了身子,笑嘻嘻地看着他,“你从来就是这样骗女孩儿的,是吧?”

这倒正经是应了客厅贵妇卧室**的那个形容,她网才的反应就相

当疯狂,眼下跟他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居然对这样的内容还挺感兴趣。

“我这人从来不说谎,真的”陈太忠直勾勾地对着那一对微挑的

眼神,沉默了半分钟之后,见她还是不说话,说不得将手伸向两人结合

的地方,“你这儿挺高,最后出来的时候”特别舒服”(风头

紧。略去五万字。)

接下来的事情,那也不用说了,陈家人故技重施,隐身去小区四周

的宾馆、商店溜达一圈,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七八个食盒,

“来,吃点东西,咱们有一晚上的时间谈心呢。”

唐亦董虽是女性,但是由于平时里有太多的时间来锻炼身体和保

养自己,身体素质极好,所以精神头很是不错,两人就在“我们的宫

殿”里享用起了晚餐,陈家人有意渲染一下气氛,居然还翻出了红酒和

蜡烛。

“可惜没有鲜花”唐亦莹不无遗憾地感慨一声,“要不然你现

在求婚的话,我真的可以考虑嫁给你。”

“你等着”陈太忠正倒酒呢,听到这话就站起了身,他对她的感

觉真的很复杂,有欣赏,有爱怜,更有一些说不出的迷恋,这一世真

要不得不结婚的话,倒是不排斥跟她结婚。

“”唐亦董知道这家伙神出鬼没得厉害,一伸手就拽住了

他。动作奇快无比,下一刻,她的眼睛就微微地红了,“我开玩笑呢,

太忠,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

“好了,别难过,要是你不肯跟我结婚,那我就不跟任何人结

婚”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这么说了。“就算对进步有影响,我也不

会在乎。”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脑中掠过几个名:丁小宁、吴言,嗯,小紫

菱还没吃到,,当然,哥们儿

…叮攻结婚,可不是“成亲”。

晚饭吃得比较早,吃罢饭也不过才六点半,唐亦莹喝了一点红酒,

酒劲微微地有点上头,就靠在陈太忠的肩头,两人相拥着喁喁而语,

直到情绪炽热到无法控制的时候。才又酣畅淋漓地来了一次。

然后就是七点半了,唐亦董有点担心了,“太忠,在这个屋子里面。能不能收到手机信号?我倒不是担心别人,是尚彩霞也快来了。”

“能收到,我是关了手机了”陈太忠笑着答她,一边打开了手

机。“你忘了上一次被晓艳闯进家的事情了?人都能进来,何况信号

呢?”

“上一次,你俩在她的屋里做什么呢?”想到上次这两个小辈在

自己眼皮子底下放肆,唐亦董就气儿不打一处来,伸手去掐他。

“哎呀”。陈太忠很夸张地叫了起来,却是没有躲开,不过还好,

她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去追根问底,因为下一刻,他的手机响了。

“这还真是没完了,才一开机就来电话xち”陈太忠叹一口气,看到

手机屏幕上“刘彬。两个字,悻悻的嘀咕一句,“终于是从宫殿又回到

了凡间啊”。

“你可以选择不回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唐亦曼的身子

从背后贴上了他,软绵绵的胸口处,两个硬硬的小疙瘩顶在他的背脊

上,让他禁不住又有一点心猿意马。

“问题是,我现在还放得下吗?”陈太忠苦笑一声,接起了电话,

“刘总,你好。

刘总这个电话是来感谢他的。爽朗的笑声在电话里听得一清二楚,

很是有点感染力,“我跟老王说了。他说谢谢你了,他那边也找到关系

了,不过人家要五百万,太忠,你真给我老刘长脸啊。”

“刘总你这话是怎么说的?咱俩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套吗?。陈太

忠也是哈哈一笑,“这样,我还要在北京呆两三天,你跟老王赶紧带着

钱过来,你要不来,我不管他。”

既然要卖面子,就要卖得十足,我管通德的那个王啥啥是什么玩意

儿呢?哥们儿我就认刘彬,别人来了白搭。

“三天啊,时间有点紧张”刘彬听他这么说,既是欣慰又是惶

恐。“太忠我不瞒你说,老王凑这点钱。有点困难。

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纳闷。堂堂的一个自来水公司连一百万都出

不起?不过再想一想他当时告诉刘彬可以适当地加一点,就释然了,

“你跟他说的是多少钱?”

苏文馨让他向刘彬加一点,他没加但是把意思表示出来了,刘彬向

通德那边加了没有,那就不好说了。事实上这也是他让刘总顺便捞点:

这么大的人情,你想捞点荤腥就捞一点。

要知道,我陈家人也是搭了人情进来的,让你捞一点我愿意!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扯皮

“就是一百万,我怎么可能给他加呢?”刘彬知道陈太忠的意思,

说不得苦笑一声,顺便还拍他一句马P。“用太忠你一次,不容易,不

是关系好的我绝对舍不得张嘴,留着这人情给自己不好吗?”

事实上,官场中人跟普通人真的是不一样,钱在大多数干部的心目

中。终究是要逊“权”一筹,刘总这行为,不但晏得仗义,也是理智

的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老王回头知道了呢?

可是陈太忠听得就越发地纳闷了。“通德自来水这点钱都出不

起?”

别说,通德自来水公司还真的就这么穷,前文说过了,通德市的自

来水公司,跟市水利局没什么关系,不是双重管理而是只接受市政丶府的

理。

当然,水利局也不是垂管单位。但是由于其具备了相当的专业性,

水利厅对各地的水利局还是有相当的话语权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

样。既然水利厅享受了权利,那就该尽应尽的义务不是?

义务是什么呢?说穿了就是两个字,拨款!水利局不仅仅吃市政

府的财政,也能享受到厅里调拨的各种款项和物资,像凤凰自来水公

司的刘彬,都能得到来自厅里的各项福利。

然而,通德自来水公司就不行。他们只接受通德市政丶府的领导,那

么就不得不接受另一个现实:全市一局棋,你这自来水公司,能维持住

就不错,这本来就是个公共事业性质的企业嘛。

其他方面的不便利也有,比如说某些单位为了省这么不多的一点

水费,或者说嫌自来水公司的供水有怪味儿而私自打井,导致自来水公

司收入下降、管道等公共资源闲置。想要封了对方的井也不是那么容

易的。

这事归水利局水资源管理科负责。双方协调起来远没有凤凰自来水

公司方便像凤凰那边封电业局的井,那可是早上决定下午就动手

了。对的还是电霸王这种强势单位。

所以这一笔钱虽然不多,也让通德自来水的王总挺难受,然而,事

情还不仅仅是这么简单,这个沙湖的水质问题,涉及的不仅仅是自来水

公司,需要为此事负责的单位很多。

排污的企业和单位那就不用说了。太多了,只说对沙湖有管理权限

的。就不止自来水公司,事实上自来水公司认为,有一介。单位的责任要

远大于自己:沙湖生态公园管理委员会。

沙湖风景优美,虽然近年来污染很严重,但是湖心乌一块水质还

是没有受到太大的污染一好像中国所有的公园都有那么一介。湖心岛。

沙湖面积有两平方公里多,湖心岛面积有差不多一百亩地,这里就

是所谓的“沙湖公园。”岛中还有湖,风景确实不错。

沙湖公园管理委员会,对整个沙湖都有管理权限,像制止排污、禁

止渣业捕捞,这都是管委会的事情,自来水公司只有反应情况的义务,

却是没有管理的权力。

那么大家说一说,通德全市人民饮用的水源受到了污染,谁的责任

更大一些?

自来水的人都认为,责任是管委会的责任夫,毕竟“生态”那俩字

儿不是白挂的虽然这只是一个噱头,沙

洲叮态环境也是在恶化而不是在恢复。

还有一点更重要,沙湖管委会比自来水公司有钱,通德的公园不像

素波和凤凰,还没有取耸了收费,而公园里也有不少消费项目。

你说你责任比我大,钱比我多,凭什么这钱就要我自来水出呢?王

总想不通这一点,《热点访谈》的人下来的时候,大家都被吓坏了,没

命地找关系找门路,但是现在说到花钱摆平此事的时候,那就要合计合

计这钱该谁出了。

沙湖公园管理委员会的人可不这么认为,沙湖水质不好,也不是我

一个区区的管委会就管得了的,正经是:通到广大市民家的自来水管

道。总不是我管委会的吧?

要是沙湖的水不入市民的口的话,就算污染再严重一点,也惊动

不了《热点访谈》不是?麻烦你们搞搞清楚,人家强调的是饮用水不安

全。

说穿了就是两个字:扯皮!再进一步说明一点,那就是这钱管委会

就算有,也不会痛快地出了,这不止是肉疼不肉疼的问题,还牵扯到双

方责任。

在基层,在很多情况下,大家都有一个共识,出钱多的往往就意味

着责任更大一些,你说你责任小却走出钱多,那也得有人信不是?

这种情况下,王总在意的,就不仅仅是塞五百万还是一百万问题

了。他还要考虑,这钱到底该怎么出一至于下账之类的事情,那就是

小小事了。

当然,刘彬能把五百万砍成一百万。那也是极给王总面子了,有这

么手眼通天的朋友,那也是他的荣幸不是?

王总的感谢是真心的,毕竟是极大地减少了压力,所以他跟管委会

的谈判也就有了底气,这四百万我都搞定了,你们出一百万岂不是很?

管委会的谢主任不干了:凭什么啊?你的门路是你的门路,你的责

任是你的责任,该怎么出钱还怎么出,原本你三我七,现在给你个面

子,你六我四!

“那算了。我管不了啦”。陈太忠一听又是这种官僚作风的扯

皮。登时就是重重的一哼,总算还好。下一刻他想到跟自己说话的是刘

彬。微微将语气放缓了一点。

“老刘,为了打通这个门路,我自己出了十万还搭了人情”他苦

笑一声,“你也知道,只能保证一周不上电视,让他们自求多福吧,

我说,减华脑子里全是大便吗?”

“老王就是个笨蛋”刘彬听到陈太忠发火,自己也禁不住骂了一

句。“他要是说保证三天不上电视,这出钱的方案就解决得快一

点”。

盛华对此事当然是高度重视的。甚至都指示分管的张副市长必须在

尽短的时间内搞定此事,若是被上了中视的话,“最少一个党内严重警

告。我相信李书记也是这么个意思,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

通德的党委书记姓李,虽然是正林人,却跟“凤凰的天下”出身的

陈洁等人走得近,此人做事不温不火,跟老市长赵喜才配合得不错,盛

华来了,他也没有刻意打压一一说实话,只冲减市长背后的杜省长,

他想打压也没那胆子。

张副市长分管农林水,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再说了,那王总跟他关

系不错,而管委会的谢主任,却是通德老市长、现任素波市长赵喜才的

人。这打狗不是还得看主人吗?

当然,在自身不保的前提下,他也不用考虑狗和妾人的关系,王总

和谢主任都是被他喊来痛骂一番,并且做出了指示:钱我是一分都不会

给的,事情你们还得办,要不然在我到霉之前,你们俩先等着被免职

吧。

可是下午那王总傻不啦叽地说了。他在北京找到了硬关系,只需花

一百万就能搞定,而且人家在他的关说下,保证一周内上不了电视。

他本来是想标榜自己耗费了多少心血,想借此少出一点钱甚至不

出。结果这话一说,得,大家都不着急了,等到最后两天再做出决定都

不晚嘛。

官场中的事情,往往就是如此。不到最后关头,扯皮者绝对不会轻

易妥谁知道半路上会有什么变数呢?万一我找到了有力的支撑,那我岂不是就能少出一点钱?

什么?你说应该有远见,及早定下此事?我也知道尽快定下来好

啊。不过我没你那么着急,所以你多出点的话,这事儿也能商量不是?

事实上,这二边也不太相信张市长不会给钱,心说到了最后关头,

张市长那儿,没多有少总能挤出一点的吧?

陈太忠听到这样的解释,登时就无语了,好半天才咳嗽一声,“老

刘。咱俩的心这是尽到了,他们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恕小弟无礼,

这件事我不管了。

“太忠,真的不好意思了”。刘彬也挺无语的,他能说什么?什么

都没办法说,人家陈主任不能说不仗义。他总不能说“你看我面子在北

京多呆两天。不是?他也没那么大面子都是体制里的人,最是清

楚有些时间是浪费不得的。

不过,他还是想替朋友争取一点机会,“那我再帮着说一说吧,看

他们能不能在三天之内赶到,赶不到的话,”手,那就让他们再去找

四百万吧。

真是闹xち!陈太忠悻悻地挂了电话之后,扭转身来看一眼默默注视

着自己的唐亦董,勉力一笑才待发话。猛地一愣,狠狠地砸了一下自己

的脑门,“啧,我就忘了问刘彬,这档子事儿后面有什么推手没有。”

“那你现在再打过去啊”唐亦董笑一笑,抬手帮他掠一下额前

的乱发,动作异常地温柔,虽是着身子,却不带什么什么的成

分在里面,反倒是透出浓浓的温馨出来,“反正时间还早。”

“切,我才不给他打”陈太忠哼一声,他本有心说一说自己的

气愤,下一刻眼珠子一转,“哼,跟你存一起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

是宝贵的,我才舍不得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