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2 -2503家和万事兴7k

官仙无弹窗 2502 2503家和万事兴(7K求月票) 顶点

一秒记住

2502章家和万事兴(上)

陈太忠猜的一点没错,刘东来还真是带了一点这样的心思。

必须指出的是,一开始,刘市长还真没多想,但是在民政局张局长将单红星带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思就发生了变化,或许……,…能通过这个女人,跟陈太忠再走得近一点?

有些想法真的不宜开头,一旦开了这个头,后续的效应就会接踵而至一都已经拿女人公关了,那么,下一步靠着枕头风再往上走一走,也没啥不好意思的了。

要不说这帮凶才是最可恨的,有些事情,上位者尚未好意思开口,甚至根本就是没想到,而下面的建议打开个口子,突破某些道*德下限,似乎就是顺理成章了。

刘东来升到涛阳市市长,是有他的机缘的,他所靠的人已经亡故,那位大致算“正林的天下”阵营的不过严格说起来,他只是跟“凤凰的党”阵营对立得极为厉害。

现在的刘市长,自保是没太大问题,想上进就很难了,原本他也是想着这辈子就到此为止了,但是既然有个搭上黄家的机会,试一试也是好的。

他将单红星留在文明办之后,就办事去了,事情办得倒还算顺利,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办完了,出来之后好久,也没等到单红星的电话。

眼瞅着就六点了,他都忍不住想将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小单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说是陈主任说了晚上有事顾不上招呼涂阳的客人。

这家伙倒不是一般的傲慢!刘东来心里暗哼,说话却是没什么情绪,“哦你们一直谈到这会儿吗?”

“是”,单红星回答得干脆利索。

“哦,那你过来再说”,刘市长吩咐一句,“我们在省委大门停车场的东头。”

两人谈工作,能谈两个多小时,那绝对是好兆头虽然陈主任没有答应吃晚饭,不过,省委里的人做事,本来就比下面的人谨慎一点,而且这个大院里,一旦有应酬,十有**都推不掉这里的领导干部真的太多了。

陈主任没空这帮人也是要吃饭的,刘市长三口两口扒完饭,就将单红星叫到了包间的沙发处,他要私下了解下午交谈的细节,川……,说得细一点下一步市里要争取资金,对策很重要。”

说得细一点,那就有得说了,两个小时的谈话,要是复述的话,还要加上气氛渲染、语言表情以及相关的心理分析“……,比谈话的时间还长。

偏偏地这小单说话还是个有点罗嗦的,这种习惯在女人身上比较常见,区别只在于程度的轻重平时说话时跟一般人差不多,但复述起来事情那真的要人命。

刘市长听了五分钟,就忍受不了啦,于走出声打断她,“……陈太忠耻笑咱们没有赶上义乌的勇气,这些并不重要,说重点,说重点。”

“………他拍没拍桌子,这也无所谓,反正你俩不是一直在沟通吗?我说小单…*……”你给我说重点啊。”

“他对咱们几个项目,都还有兴趣”,单红星见市长大人几近于要暴走了,于是马上就“说重点”,“他让招商办重新起草一个报告,下周交给他。”

“啧”,刘东来悻悻地咂一咂嘴巴,作为一个市长,面对一个不熟悉的下属,他总不能问“我是想知道他对你有没有兴趣”。

有些底限想要突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总还是要顾忌自己市长的身份,他跟小单很熟悉的话,倒也不怕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问一句,可问题的关键是,两人真的很不熟悉。

“那么,下周你再过来送一下文件好了…………丰里给你派车”,他做出了决定,“招商办这帮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搞个文件都搞不好,该整顿一下了。”

他说的“该整顿了”固然是说,招商办不好用,他确实恼火了,但同时也不无暗示一旦整顿,小单你可是有机会了,我这人说话算话的。

“可是……陈主任嫌我专业能力不够”,单红星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陈太忠都不让她去了,她怎么敢这么来?“他下次要招商办去个能拍板的。

“嗯?”刘东来脸一沉,他听出不对来了,对小单的专业水平,他也没抱了太多指望,但这好歹是招商办干过的,专业上随便蒙一蒙人是没问题的。

若是不需要专业知识,只需要美女公关的话,单红星虽然够漂亮了,气质也够好,但是涂阳挑个十来八个绝对比她强的女人,还是不在话下的,至于说能跟其相差仿佛各擅胜场的,那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实在不行还可以招聘外援不是?

“他有没有说,一定要你陪着?”这话问出来,刘市长就算再次刷新自己的底限了,但是不问的话,他真不甘心,你能跟陈太忠聊一下午,居然只是得了一个专业水平不足的评价?

单红星原本打算蒙混过关的,我跟别人一起来了,但是不去文明办,总可以吧?别人也只会认为,我跟陈主任有私交没错,就是“私交”,这两个字真的很贴切。

然而,领导都这么问了,她就不能再含糊了,于是低声回答,“他不让我来,对我的水平,他很失望“……,不过他说了,期待我的成长。”

潮待你的成长?”刘东来不由自主地重复一遍,声音还不小,据我下午的观察,陈太忠对少女情有独钟,跟妇女之友的称号似乎不太不相符,你这半老徐娘再成来……那得是什么下场?

还好,刘市长的秘书和司机见领导跟小单谈心,也早早地吃完,坐到斜对面的角上去了”按说是听不到的。

“嗯,我们说话的过程中,他问我是哪个科的科长”我拿别的话引开了他的注意力”,女人…………千万不要小看女人,单红星一旦吃透了陈太忠的话,她会更合理地利用,“所以他说,期待我的成长,但是也o说了”我现在太嫩*……”

太嫩……哎呀,不是这么重的口味吧?刘东来琢磨一下,他很想问一句,你带环了没有,没准人家喜欢那个……内又,但是这话实在不能问,问出来就不成体统了。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能跟小单聊两个多小时,那肯定不会很讨厌她,刘市长决定赌一把,再说了,他都已经介绍”小单是招商办的科长的,两人聊不来的话,他不介意这个女人继续混岗,但是既然能聊得来,他就得防备将来某一天,陈主任会问起来”小单现在干什么呢?

这个科长,是不给也得给了,刘东来做出了决定”上进的心思不是很强了,但是他绝对不想见到自己“退步”,不是?

当然”这也可能是陈太忠真的赏识单红星,反正这年头“无功不受*……”的干部也有,人家下了定金才肯收货,也是正常了,刘市长不能真的忽略了她只冲下午这两个小时的交谈。

人走时运马走膘,单红星的运气不错,可陈太忠最近的运气,可就不是很好了,当天他就回到了凤凰,安慰了凤凰的一拨女人之后,周日下午又驾车回返。

这次他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的车上坐着钟韵秋和张梅,小钟的哥哥钟胤天的儿子要过百天了,她要去庆贺,张梅是拿省里做好的车牌。

车管所还派了一辆车跟着,不过,也不知道是所长张建林猜出了张梅和陈太忠的关系,还是说这奥迪a6确实气派,开警车的小年轻居然建议,“张科您坐奥迪吧,我这破车,在后面慢慢晃就行了。”

张梅现在是仓库主管,算办公室人员,车检也能插上手,是副科了,不过细算的话,得加上待遇俩字,反正她手底下苹着一个正式警*察俩协警。

一路上自然是旖旎无限,不过陈太忠心里,一直想着前天晚上小白的泪眼,她的话,也是一遍又一遍地在耳边响起,“我不求你现在跟我结婚,但是……你给我个期限好吗?让我有个盼头*……”

哥们儿最后,还是没给她期限,一想到这个,他心里禁不住就有点烦乱一麻痹的,其实上一世我活得就很开心,这一世修炼情商,却没想到招惹了这么多女人出来。

陈太忠的独占欲是很强的,一旦是他沾手的女人,就不想再被别人那啥了,这是一种强者心态,不能说很古怪。

而他眼下的纠结,也就在于此了,跟小白结婚,不符合他的既定目标,他的目标是荆紫菱,但是撇开小白,也是他不愿意的修炼情商修炼到这种地步,这算失败还算成功啊?

女人,终究是麻烦,我就不该招惹这么多的,但是…………然而……离开了女人的男人,那还叫社会性动物吗?

这份纠结的心情,一直伴随他来到素波,好死不死的是,才进素波,天上又下起了小雨,这阴霾的天气,让他的心情越发地不爽了。

然而,不爽的还在后面,车到素波,就是六点半了,李云彤在已经在“三羊泰”,叫了包间,叫他过去吃饭。

自打李云彤升为副处、起码是她认为的副处之后,她一直想请陈主任吃饭来的,但是陈主任的时间宝贵,又要讲究若干避讳,也一直没机会吃这一顿饭,今天双方的时间,才能凑到一紫2506章家和万事兴(下)

这三羊泰饭店,听起来村俗,其实是新开不久的饭店,所谓的三羊,是指羊鞭、羊蛋和羊腰花,绝对货真价实这三样具体是什么,大家都知道的。

比如说吧,店里还卖羊血,却不是街上一两块一斤的那种血豆腐,而是实实在在的羊血,羊肉十六一斤,羊血则是三十二一斤,血比肉贵……得多。

所以,这饭店听起来村俗,可不但是取了“三阳开泰”的谐音,更是相对高档的”李主任选这个地方请客”也不算怠慢陈主任。

这是单独的谢宴,李云彤的诚意也够足,陈太忠略略考虑一下,带了钟韵秋和张梅过去赴宴,其实,这也算不得唐突这两位都是女士,过来蹭顿饭,多大点事?

说句良心话,李云彤虽然粗拉,但是女人本身就具备相对细腻的性格”她也从不同渠道了解到了陈主任的一些声名,但是她不是很在意,陈主任喜欢年纪比较小一点的女人,而且,据说他从来不破坏别人的家庭。

要说危机感,她多少有一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能确定,小陈不会动自己的脑筋按说,她对自己的相貌和身材,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是地……,就是能确定这一点!

当然”陈主任真要表示出一些倾向的话,她自认也无力反抗……,或情人。自然不怕话说过了,“太忠,好像你跟达老女人很清白吧?”

“谁说不是呢?你都说她是老女人了”,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而且,我一向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不喜欢麻烦。”

“不是窝边草,你就随便吃了?”张梅笑着接口,由于少少地喝了一点酒,她的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嗯嗯,没错,今天晚上,我就要吃外地来的草,还要大吃特吃”,陈太忠微笑着点头,心里那点芥蒂跟着消失不见了,我根本连碰都没碰一下李云彤嘛……

当天晚上的湖滨生态别墅里,由于有两今生力军的加入,越发地热闹了,但是陈主任心系工作,第二天还是从粉弯玉股中及时醒来。

同时醒来的,还有张梅,她要在八点之前赶到省厅招待所,汇合自己的同事去办事,陈太忠不顾她的拒绝,很坚决地将她送到离省警*察厅不远的地方,才让她下车。

有了这一趟相送,陈太忠再来单位,也就是刚刚赶得上,随着素波市的发展,马路上的车越来越多,上班高峰期,不是很好走。

到了单位之后,陈太忠又想到了昨天李云彤老公那副德性,心里又生出点火气来,于是吩咐郭建阳,“等见了李云彤,让她过来一下。

直到九点半,李云彤才出现在文明办,她神情委顿,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走进陈太忠的办公室之后,就是一声叹息,“昨天跟张强大吵了一架,吵到半夜三点。”

“家里既然不支持你,那我得空跟主任说一下,调整你的工作吧”,陈太忠撇一撇嘴,这件事是张强做得有点过,但是也跟陈某人的外号不无关系,“家和万事兴。”

“我偏不”,李云彤咬牙切齿地回答,“您放心,他不敢来文明办折腾,不是我小看他,他就没这个胆子!”

“啧,何必呢?”陈太忠叹口气,他还真的想调整她的工作了,哥们儿这名声,也是很要紧的吖……

李云彤的家,就在省委的一个宿舍大院里,住的是二手房,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他这夫妻俩一吵架不要紧,旁边不少邻居,就隐约听到了。

尤其是张强在家关上门骂人的时候,真是什么话难听骂什么话,旁边邻居听不太清楚,但是隐约几个字还是能听到,“臭不要脸”、“领导的床很舒服吧”…………之类的,足以让别人生出一些联想。

在下午的时候,李主任跟爱人吵架的消息,甚至传到了文明办,由于李云彤的人缘不错,也没谁有意扒这个八卦。

然而,第二天早上风云突变,马主任没来上班,倒是潘剑屏潘部长过来,了解了一下文明办最近工作的进展。

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郭建阳悄悄地跑到陈太忠办公室,“头儿,我听说……,马主任的爱人张鳞,吃安眠药自杀………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

“什么?”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赶紧抬手给马勉打个电话,不成想马主任的手机关机,想一想潘部长今天在马主任不在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过来,他又隐约觉得,此事应该是有点什么文章。

郭建阳能知道的事情,那就瞒不了多久,不多时就传遍了,整个文明办里,大家说话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气氛显得相当地诡异。

下午时候,又有最新消息传过来,张磷已经脱离了危险,然后,所谓的真相不知道从哪个渠道流传了出来。

昨天下午,有人给张磷打了匿名电话,说是马主任跟下面某个女干部有染,然后利用权力将其提拔为副处长,打电话的人说了,他没别的意思,就是不想看到张主*席你“被蒙在鼓里,。

这种藏头藏脑的电话,张磷一般是不会在意的,但是她看自己的老公,看得确实挺紧,于是就找个自己信得过的人,要他帮着盯一盯,看马勉下班之后,都会去哪些地方。

好死不死的是,昨天马主任兴致挺高,就去孙朋朋家里活动了一下。

走进了小区了?盯梢的这位知道情况不对,就赶紧汇报,张磷一时大怒,决定去捉奸,不过,为了自己老公的前途,她没叫别人一事实上一听那小区的名字,她就猜得到,嫌疑人应该是孙朋朋。

她气冲冲地敲开门之后,看着衣衫不整的狗男女,对着孙朋朋抬手就是一记耳光,孙朋朋不依了,哭闹了起来,马勉赶紧拽住张磷,不成想张磷又对他拳打脚踢。

“没完了你?”马主任也火了,抬手又给张磷一记耳光,“有啥话,好好说不行吗?”

当着你的野女人,你居然打我?张磷哭着就跑了,不多时马勉再回家的时候,有心跟她好好聊一聊,她却只是不理

张磷本来算是个想得通的女人,但是她在野女人面前被老公打,这口气她实在咽不下去,于是在凌晨,摸出安眠药一口吞下,等马主任早晨起来的时候,发现地上的药瓶,这是再也掩饰不住了,赶紧送医院吧……

“老马也躺着中枪了?”陈太忠听到这个消息,真是有点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