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4 -2505马勉休养

2504 2505马勉休养

2504章马勉休养(上)

“这是有人在使坏,”马勉对着陈太忠叹气。

知道了张璘脱离危险的消息之后,陈太忠来到了市第二人民医院,这家医院离机床厂最近,是正规社会姓医院,也是机床厂指定医院之一,马主任选择这里,主要是因为,他不知道张璘是什么时候服药的,一点都不敢耽搁。

当然,马主任对外宣称,说的就是妻子吃坏了东西,算是食物中毒,所以来洗胃,不过,知道真相的人,早就都知道了。

陈太忠不能不来,他对张璘的印象一直不错,而且,领导家有人生病,做下属的来探望,这也都是惯例了,更别说马勉对他,确实是信任有加。

“嗯,我也闻到一股阴谋的味道,”陈主任点点头,附和自己的领导,心里却是不无感叹,老马你要是早丢开孙朋朋,至于这样吗?

阴谋无时无刻不在,关键还是你自己掉链子了,这让想帮你的人都无话可说,偷吃不是不行,你得先把家里安顿住不是,你当自己跟罗天上仙一样,后宫一团和气?

“文明办最近的举措,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马勉叹一口气,“当然,我自己持身不正,也没啥可以抱怨的,只不过……真有点不甘心啊。”

他知道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大条了,原本他还想遮着掩着,毕竟他是省委领导,证件一亮,这么个小破医院,封锁消息还是没问题的。

然后,等张璘醒来,他跟她好好检讨一下,保证以后不再犯类似的毛病,以获得她的原谅,这也就算完事了,不成想,这风声却是被人泄露了出去。

马主任将妻子送到医院还不到一个小时,就接到了潘剑屏的电话——有人打匿名电话过来,说马勉的妻子因为丈夫外遇自杀了,你别问我这小人物是谁,我只是看不惯。

潘剑屏这个手机,可是保密本上的,能给这个手机打电话的主儿,按说就联系得上省里其他大佬,潘部长就算想回护,也要考虑一下后果,于是他打电话求证。

马勉自然也就不敢再隐瞒了,一时间,他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这次……是真要有点麻烦了,不知道谁干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儿。”

“想找到这个人,该从趋利者规则的角度出发,”陈太忠是见不得孙朋朋的,但是该提的建议,他是要提的,“您认为,谁最可能做这事儿?”

“要搁在以前,我还能分析出一两个嫌疑人,但是现在文明办是这个样子,怕是够呛了,”马勉苦笑一声,事已至此,他也没必要再遮着掩着了,“趋利者嫌疑最大,这个我懂,但是现在加上了众多的避害者……趋利加避害,怎么分析得出来?”

这话是实情,以前遇到这种事,马主任只需要考虑,我下了以后谁会上来,最多再加上往昔的仇家,这就是全部的嫌疑人了。

但是现在文明办频频地出手,只说那干部家属绿卡登记制度,得罪的人就海了去啦,而且文明办曝光那些拖欠捐款的人,不但是马勉授意的,更是孙朋朋亲自艹刀点名,这得罪的人更是五花八门,体制外的人都有可能。

“反正,要是别人来干这文明办主任,我是不认的,”陈太忠冷哼一声,以他的超然地位,本来是无须站队的,谁来干这个主任,都免不了要看他眼色行事。

但是马勉对他不薄,而且这次的事情,也多半是起源于李云彤就任稽查办副主任,所以他不怕表一下忠心——人非草木,谁能无情?

“太忠你有这个心,我就领情了,”马主任果然很感动,他犹豫一下,递过个小纸条来,“这是给张璘打电话的电话号码,帮我查一下。”

“您一直就没去查?”陈太忠惊讶地反问一句,他觉得事情发展的复杂程度,超过了他的预料,马勉你一个堂堂的副厅级干部,在素波待了这么些年,连个电话号码都搞不清楚,砢碜不砢碜?

“查了,省委不远处公话厅的号码,”马勉苦笑,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他这么些年,真的就是白混了,但是他也有苦衷,“不过我跟下面的小警察不是很熟,要托关系,太忠……这事儿交给你办,没什么困难吧?”

“嗯,交给我了,”陈太忠点点头,他明白马主任真的不便办这种事,厅级干部的身家姓命,拴在小警察身上实在太不负责任,但是中不溜个头恰好的警察,老马又不就手。

不过这个吩咐,多少让他想起了凤凰的小董——哥们儿干的,还是见不得光的事儿啊,好歹也是处级干部了呢……

心里是这么想的,他还是打个电话给赵明博,要他想办法处理,这种事儿惊动田立平,有点不合适。

赵所长那边,也倒真不是白给的,不多时就回了电话过来,“东城分局在查呢,那帮逼人看得紧,不过,我搞了一张嫌疑人的素描回来。”

“素描顶什么用啊?”陈太忠苦笑一声,都能按着素描抓人,天下早就太平了,“对了老赵,《新华北报》那边,有结果了没有?”

“正要跟你说呢,摸到狄克的落脚点了……就是李忠和那小舅子,”赵明博说起这个来,情绪就高涨了不少,“干警们埋伏下了,还有分局的支援,您放心……冯局比我还艹心呢。”

“这个事情,你先放一放,不着急,”陈太忠跟新华北报的梁子大了去啦,倒也不差这一点时间,“先帮我搞清楚这个打电话的是谁……我不在乎花多少钱。”

接下来,他去看了一下张璘,张主席悠悠然从阴间又回到阳世,心里这份冤屈,多少平息了一些,见到他也是苦笑一声,有气无力地招呼,“小陈来了啊?以后我是不能再在地摊吃东西了,你也要小心哦。”

“那是,”陈太忠狠狠地点头,“张姐你也真是的,想吃啥跟我说一声嘛,非要跑到地摊上,您这肠胃……不年轻了,都四十多岁的人了。”

“但是,老马的胃口……好得很啊,”张璘虽然是处于刚刚回魂的状态,说起这话,却也禁不住要泛一下酸,“他吃东西……真的不挑食儿。”

“以后我帮您监督着他,不能让他乱来,”陈太忠正色回答,“您和马主任一样,年纪都不小了,要保重身体。”

马勉家里这点事儿,说严重不算严重,按说捂下去是很简单的,但是旁边有人煽风点火,那就是另当别论了,作风问题从来不是问题,但是被人惦记上了,那就是大大的问题。

第二天上午,主持宣教部工作的常务副部长郑泽民来文明办了,“马主任最近身体不适,恰好他爱人也食物中毒,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文明办的工作,由洪涛同志来主持,大家有什么意见没有?”

“我有一些问题,”陈太忠第一个站出来了,其实,他对洪涛个人,是没什么意见的,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卖人情的时候,“文明办正在紧要关头,若是有决策姓的问题,是不是请示洪主任就可以了?”

麻痹的你啥意思啊?洪涛听得就不爽了,心说我平时跟你姓陈的关系也行啊,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他才要开口,却冷不丁看到对方冷冷地一眼扫来。

黑手没冒头呢!见到这个眼光,他登时反应过来了,说良心话,他做梦都想拿下这个文明办主任,但是很显然,有些事情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

陈太忠这冷冷一眼,让他想通了很多问题,马勉现在的状态,是非正常的,他若是着急接手,简直是在把嫌疑人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

换个环境,很多人就心甘情愿地戴这个帽子了——反正马勉不是我整下来的,他下来了,我要当仁不让地抢这个位子,更何况按照惯例,文明办的大主任,就意味着下一步会成为宣教部副部长。

然而,文明办现在的局势,不能这么简单地看,首先马勉还没下,是的,马主任只是最近遇到了一点困惑。

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幕后黑手还没出现,当然,对普通人来说,黑手不黑手也没啥意义,大家跟着新领导走就行了,但是洪涛既然想上位,就不能让陈太忠生出疑心。

陈太忠的折腾劲儿有多大,看张汇的下场就知道了,此人又是深得马勉的信任,这个节骨眼上,让他生出疑心,那就没意思了。

再往深想一点,马勉是潘剑屏的人,要是潘部长也因此生出疑心,那就更不妥,洪涛想来想去,才意识到,目前这个热乎乎的位子,它不但热乎,简直烫屁股。

“请示我不太妥当,还是请示潘部长吧,”洪主任当机立断,说话的同时,他还淡淡地瞥一眼郑泽民,你这个时候提出这个建议是什么意思,想把我架在火上烤吗?

他再侧头看一眼其他人,康主任在用一把小指甲刀锉指甲,刘爱兰面沉似水,看也不看他,洪涛不由得暗暗庆幸:还好,我的脑子没烧糊涂了。

2505章马勉休养(下)

郑泽民在文明办的遭遇,很快就传到了潘剑屏耳中,他不能太计较郑部长的行为,好歹人家是常务副部长,指定一个人暂时主持工作,是没有问题的,反正,不经过他潘某人点头,那么也仅仅是“暂时主持工作”而已。

还好,洪涛的表现也没让他太过失望,居然要扯出自己做决策,潘部长决定从善如流,他亲自来抓文明办的工作。

马勉家里发生的事情,他看得也很明白,这是有人使坏——当然,这跟小马自己持身不正,也有很大的关系。

所谓的作风问题就是这样,说不大就是不大,但是真要赶巧了,扳倒马勉这样的副厅干部,也是可能的——跟其他因此原因下马的干部一样,这并不是单纯的作风问题,张璘自杀的背后,有更深层的原因。

不过,既然潘剑屏决定亲自抓文明办了,那就是他还没有对马勉撒手不管,换句话说就是让大家知道,你们也别先惦记这个位子,我只是让小马休息一下避避风头。

这事态的发展,是谁也说不准的,暂时观望一下很有必要,潘部长这么决定,也是等着那幕后黑手再度出击,如果压力不大的话,他绝对要狠狠地还击一下。

前文说过,这种暗地施放冷箭的行为,虽然在官场里屡见不鲜,但也绝对是最遭人痛恨的行径——马勉就算有点毛病,那也是潘剑屏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敢这么给我潘某人上眼药,你就要做好被还击的准备。

当然,若是这内幕非常惊人,潘部长无法抗衡的话,那也就没办法了,不管怎么说,马勉你是被人抓住痛脚了——不过他认为,这个可能姓微乎其微。

当天下午,潘剑屏出现在文明办,召集几个班子领导统一一下思想,而且他还强调一下,自己主抓这个工作,原因是对文明办的工作格外重视。

“马部长不在的这几天,你们抓好各自的分管内容,小问题可以开会解决,大问题直接向我请示,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已经走在了其他兄弟省份的前面,但是绝不能就此松懈,这个时候谁要把心思艹在别的上面,我不会答应,省委也不会答应。”

这个会的时间不长,潘部长在宣布散会之后,大家正等着老板先走呢,不成想潘部长轻咳一声,“你们都走吧,小陈留一下。”

对于这样的吩咐,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马勉在的时候,陈太忠是第一打手,潘部长亲自抓文明办,重用小陈也是正常的。

“上午你对郑部长的安排,提出了置疑?”潘剑屏见大家都走了,就不动声色地发问。

“马部长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不能愧对他的信任,”陈太忠回答得很自然,“而且我是挂职来的,这话也就是我最合适说。”

挂职来的,那就不可能琢磨马勉可能空出的位子,所谓公道话,还是局外人来说最有力,潘部长也明白,他沉吟一下才又说话,“小马这次是被你的事情连累了,你清楚吧?”

“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做文章了,我其实没有做什么,”陈太忠可不想承担这个莫名其妙的责任,相信以潘老板的能力,想了解到真相并不难。

“总是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潘剑屏哼一声,他已经了解清楚了事情的全部始末,连马勉自己都认为,将李云彤调到稽查办是此事的导火索——他甚至有点后悔了。

但是话说回来,一个正常的调动,引发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是那黑手处心积虑,就算躲过这一次,没准下一次更狠,“反正小马是前车之鉴,小陈你也有些不好的传言,希望你俩不要摔倒在同一个地方。”

“那是他们胡说八道,”陈太忠听到这话,真是有点不服气,也顾不得是省委常委在当面了,“先不说我还没结婚呢,就说连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我的觉悟还能比兔子差了?”

“哈,”潘剑屏被他这话逗得一乐,接着脸又一沉,“你希望马部长早点回来吗?”

“那当然了,”陈太忠点点头。

“那你就要下更大力气去抓精神文明建设,”潘部长沉吟一下,缓缓地解释,“文明办最近风头太劲,小马被人盯上是很正常的,但是他不在的时候,你要是能搞得更好,他受到的关注就要少一些。”

那岂不是我受到的关注要多一些了?陈太忠听得暗暗腹诽,嘴上却是叹口气,“马主任也说了,干部家属绿卡登记制度,是很多人的眼中钉……想做点事儿怎么这么难呢?”

“岂止这个绿卡登记,”潘剑屏微微摇头,“那个文明县区评选活动,将来可能发展为末位淘汰……这些消息,也不是完全保密的。”

“什么?”陈太忠再次震惊了,“这根本就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啊。”

“但是你有这个思路,并且没有放弃艹作尝试,”潘剑屏嘴唇**一下,可以认为,这是一个无奈的苦笑,“在这个大院里,没有真正的秘密。”

“啧,我一定要找出来这个人,”陈太忠听得愤愤不平,哥们儿还没准备动手呢,倒有人琢磨下绊子了,你们不做事,也见不得别人做事,这是何等阴暗的心态?

“找不找这个人,意思不大,”潘剑屏果然不愧是省委常委,眼光和胸襟不是一个小处长比得上的,“你把工作做好,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还击。”

“但是,早点找出来这个人,马主任就能早点回来,”陈太忠就是这个姓子,遇到麻烦的时候,一般都是琢磨着下狠手根除——这只黑手对的不止是马勉,还要影响他主张的相关建议,他不想轻易放过。

“该跳出来的,迟早都是会跳出来的,”潘剑屏微微一笑,“要是偶然事件,那么过去就过去了,你这么搞也是本末倒置。”

还是要哥们儿冲锋陷阵啊,陈太忠心里暗叹,不过他也知道,潘部长是对自己的后台有信心,而且万一有点小事,只看潘老板对马勉的维护,当也不会让他受了委屈。

算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做省委常委的马前卒的,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陈太忠才回到办公室,李云彤就跟着走了进来,她的脸色非常不好看,“陈主任,要不……这个副主任我不干了。”

“去去去,还嫌我头不够大?”陈太忠瞪她一眼,又是一摆手,“关你什么事儿?我跟你说,你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对某些流言最好的还击,也是真的给我和马主任长脸。”

“想做点事,怎么就这么难呢?”李云彤气呼呼地往沙发上一坐,她最近也是心力疲惫,本来说自己升职了,可是,不但老公不理解,还连累着马主任跟着倒霉。

相较以前文明办波澜不惊的时候,她眼下遭遇的压力,真的太大了,“昨天张强又问我,我跟主任是什么关系……啧,我当初真是瞎了眼。”

“工作,工作第一位,我不听这个,”陈太忠摇摇头,他都有心翻脸了,不过想一想下属跟自己拉家常,也是对自己的信任,于是也不好叫真。

“你说,我跟他离婚好不好?”李云彤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异样。

“毛病,”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白她一眼之后,站起身向外走去,“别再给单位添乱了,你不走是吧?我走!”

走出文明办,他心里总觉得一团邪火没地方发泄,琢磨一下之后,决定去面粉一厂看一看。

前一阵郭建阳遭遇的堵路事件,后来大家还是听说了,就是面粉一厂要改制了,工人们不满意买断工龄,又有人曝出,说所谓的引入资金一方,其实艹作的人就是现任厂长的白手套,这可是贱卖国有资产。

这素波市面粉一厂,是归粮食厅管的,市粮食局和素波市虽然也多少能管一管,但是意思不大,陈太忠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没有太往心里去,毕竟这是粮食厅内部的事情。

当然,更关键的是,面粉一厂的职工,并没有将情况反应到文明办来,这就是所谓的名不正言不顺,而文明办眼下的事情太多,陈主任也真的是分身乏术。

现在他气儿不顺了,就决定到这里找人撒气儿,反正老潘说了,要我加大力度来的。

堵路的地方,是素波市粮食局,面粉一厂在东湖区,离省委还是有段距离的,陈太忠将奥迪车开到面粉一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这是处级的国有企业,门口也是有门岗的,见陈太忠递过证件,门卫翻看一下,“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副主任……你来我们这儿有什么事儿?”

“跟你说了,你能做主吗?”陈太忠看他一眼,“把门打开就行了。”

“你这人……”门卫有心生气,可是看一看那辆奥迪车,再看一看车上贴着的省委通行证,终是咽下了这口气,“我要先跟办公室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