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2 -2523啥人有啥用

2522 2523啥人有啥用(求月票)

陈太忠最终能说服关正实”并不是因为他的辩才出众虽然他的嘴皮子确实很灵光,但是想改变一个思想成熟、年长的厅级干部的观点,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别说他在争辩中也有胡搅蛮缠之处。

问题的关键还是那四个字口“出于公心”,这才是打动关厅长的地方”现在的社会,风气是每况愈下了,但有些人心中,还是有一杆秤的。

要说陈太忠出于绝对的公心,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这家伙也是要政绩的,他在文明办虽然只是挂职,表现好了同样也会记入考评的。

但是相对的公心,就足以令关正实感慨了,这个政策推行起来得罪的人之多,会远大于小陈的收获”这种绝对得不偿失的事情,怕是也只有这家伙敢去做了。

关厅长听着听着,一时就有点恍惚了,好像回到了自己上学的那个年代”他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那时讲的就是好好学习,学成以后更好地建设祖国。

原子弹和氢弹爆炸成功之后,举国的庆祝,他也是记得一清二楚,而毅然回国参与祖国建设的钱学森等人的事迹,他更是清楚了。

相较当年那些不远万里、自愿放弃优渥生活,回归祖国的留学生来说,现在一旦出去就不愿意回来的留学生,确实少了一点东西一他们少了一份责任心,少了对祖国的爱!

当然,人家做出这种选择,是人家的自由”但正是因为大家都能表示理解”而且会表示羡慕,关正实想到自己的青葱岁月时”那份爱国的**”却不得不感慨。

现在的人居然以离开生养自己的祖国为荣并且成为了普遍的认知,这精神文明建设,也,确实是该抓一抓了。

那些曾经的中国的脊粱所代表的精神,不过短短的三十年,就被人忘却了,久远到好像有三个世纪那么长,就连关厅长都需要提醒,才能想起一些来……

不过陈太忠终究是应该庆幸,关正实是老派的知识分子,搁给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现在,谁还会把报效祖国、热爱祖国当回帮个人的生活质量才是王道!

而两人思维的差异”让关厅长也有点脸红,他是老派人”最见不得的就是现在人的浮躁,最爱感叹的就是世风不古、学风不古这就是代沟吖n

当他意识到,自己居然会为那些贪图享受的人辩解的时候,他只能感慨自己也堕落了,于是心一横一得了,不就是个厅长吗?宁可这个位子不要,我不能让你笑话我的情操!

“其实,主动报上来的,问题都不会很大”,陈太忠见关厅长终于答应了下来,就笑着站起了身来”他是顺毛驴脾气,这时才泄露一点出来,“被人举报出来的”那才会有大麻烦。”

还是那句话,敢大明大方、高调离开的,多半都是没什么亏欠,不怕追究的主儿你可以站在道*德的角度,谴责对方不爱国,但是人家既然追求个人生活品质,留在国外不回来也就是很正常的了。

这个社会风气,他并不打算强行扭转,无非就是嫌贫爱富而已”这风气是不好,但是他目前计较不到这里一虽然老话都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反正,等中国自己富强了,不需要吆喝,类似人等就转变风头了。

他目前要针对的,不过是那些吸足了民脂民膏,为了逃避可能的制裁,而将财产和家人转移到境外,以保证将来自己能继续那种花天酒地的贪官污吏、奸商买办。

“还走什么?在我这儿混饭吧”,关正实一旦拿定主意,也是有担当的,而且他认为,自己不会为这个决定后悔,“这都五点半了……都说了要支持你了,我还怕别人看见?”

这话听起来是玩笑,但或多或少也有点无奈的意思,社会风气真的败坏若斯”关正实自己平常就感叹世风不古了,结果小陈折腾出连他都觉得是古董的思想来,所以就算老关是一厅之长,多少也生出点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晃那倒也是,陈太忠感觉出来了,今天关厅长这个支持,真的有点勉强,他才说要应承下来表示领情,不成想手机响了,来电话的却是凤凰科委的大主任许纯良,“太忠,有点要紧的事”要跟你说一下,方便不?”

许主任说的倒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省移动公司的聂启明聂总,想跟陈主任坐一下,凤凰科委的手机即将下线,下一步的推广离不开省移动的支持”所以,许纯良在天南虽然有那么个老爹,但是不能完全无视省移动的态度。

“聂启明……我跟他真的不是很熟啊”,陈太忠提起这个人,心里就是说不出的腻歪,他本来都铁下心思要弄走这家伙了,结果被黄和祥一个电话,就轻松地放过此人了,而黄老三原本说两三个月此人就要走人,但是他二哥说了估计是我家老三忽悠你呢。

“他主动跟我说了,说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移动这边也能配合一下”,许纯良苦口婆心地劝他”“我也在呢”你就过来一下吧。”

“那……让你说个地方吧”我这边先陪科技厅的领导,然后再去赶场”,陈太忠叹口气,他现在已经越来越习惯赶场了,“这总可以吧?”

“是关厅长吗?一起吧”,许纯良是凤凰科委主任,跟关厅长关系也不错”“你们在哪儿,我和聂总过去……”

关正实一听,是许纯良和省移动的老总要来,自然也是欢迎的”他已经决定陪陈太忠疯一把了,但是这不代表他愿意直面某些压力,这个时候,有凤凰的小许和省移动的老总出面,一起坐一坐吃顿饭”那是怎么算都划得来。

许纯良是许绍辉的儿子,此人现在能跟小陈在一起,很容易引发大家一些猜想,而省移动的聂总也是一号人物”别看只是厅级的企业老总,但真要论起来,省移动的钱比科技厅多得多了哪怕现在的科技厅,已经是鸟枪换炮了。

聂启明还都不是一个怕招摇的主儿,他的座驾吊然只是辆奥油,但却是黑色牌照一这意味着是中外合资企业,“天a-16888”。

这车一进科技厅,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相较而言,许纯良的帕萨特就中规中矩了很多”然而“天o-b”的开头,也让别人看出来了,这是凤凰市政府序列的车。

那么,大家能注意到的”就是又来了两个像模像样的人物一起码那个黑牌车,一定是有点来头的。

陈太忠来了科技厅”这是不少人知道的,不过人家见的是关正实,省里的衙门,本来规矩就多,大家虽然对文明办最近出台的调查很不满意,但是关老大在接待人”谁还敢说个不字?就算有怨气,也得等陈太忠出来的时候,大家上去质询一下。

但是陈太忠出来的时候,就不是一个人了,他身边那个高壮的男人”大家不知道是谁,但是另一个英俊到可以称得上漂亮的男人,大家却都不陌生,凤凰科委许纯良。

许主任这张脸能被大家记住,固然跟他是许绍辉的儿子有关,但也跟他的相貌特征不无关系,很多人背后评说”许纯良就算没那么个老爹,只凭这一张脸,也会过得很好。

有他在场,别人对陈太忠意见再多,也只能保留了,正像关正实想的那样,这可是许绍辉的儿子口单纯招惹许绍辉的儿子,或者单纯招惹陈太忠,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但是两人一起得罪,那真是自己找死了。

既然是关正实请客,那就是在科技厅的指定酒店翠竹宾馆,要说这翠竹宾馆,离科技厅也有一截”不过这没办法,省政府里部门众多”科技厅虽然不在省政府大院内,却是离得不甚远,相互之间多少要讲一点避讳。

点菜的时候,许纯良有意拉住关正实聊天,关厅长自然不缺这点眼力价,很热情地跟他说着,而一边的聂启明则是抓住了时机,低声跟陈太忠说话,“陈主任,我们公司打算积极响应文明办提出的号召,大张旗鼓地展开精神文明建设工作。”

“我这人直性子,不喜欢遮着掩着”,陈太忠真不想跟此人坐一块,但是没办法,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反正,他才不会相信”姓聂的会无条件地响应省里的决策。

说白了这是央企,省里固然多少能插一点手,但是人家也没必要响应省里的各种土政策,于是他就发问,“直说吧,你这是又遇到了什么问题?”

我还能遇到什么问题?聂启明真的也是有点无语了,他苦笑一声,“那个新华北报的案子,快点处理了吧,现在是不严人来我这儿了解情况啊。

“来你这儿了解情况?”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奇怪,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之前杨姗闹得那么厉害,为的可不就是天讯公司的案子?

新华北报记者被抓一事,曾经在报纸上爆炒得一塌糊涂,几乎所有民营和社会性的报纸都转载了”倒是各个机关报转载的不多一新闻固然要讲个时效性,但是首先要确保一个准确不是?

其实这准确追求得更多的”是政治正确”很多机关报报道公众事件比别人晚半拍,就是要弄明白里面的因果,以确保自己的报纸不犯政治错误。

至于说报道得晚了一点,那倒不是太要紧的,时效性不够,可以靠加强挖掘深度来弥补,不但不会因此而逊色”反倒是更能显示出权威性。

这些就说远了,不管怎么说,一夜之间”杨姗被野蛮抓走的案件,就再也没人关注了,连《新华北报》的一级记者李逸风都偃旗息鼓了,一时间大家都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这事儿里怎么看,怎么透着诡异!有些老道的媒体从业人员已经猜到了,没准是前一阵自己的跟风是错误的,那姓杨的确实该抓,否则的话,新华北报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

但是有些媒体还是不明白,或者说他们已经猜到了,却不愿意承认一不管怎么说,随便抓记者就是不对的,再有就是有些媒体,跟新华北报尿不到一个壶里,也就更愿意琢磨里面的原因然而,新华北报不提供素材了”大家不能转载了,那么就只能自己去挖掘了,于是这一阵,有不少媒体来到了素波了解真相,打电话问询的更是比比皆是。

遗憾的是,西城那边打不开口子,公检法司的嘴巴统统都闭得极紧”那么大家就只能将目光往前放一放,盯到了杨姗曾经报道的“天讯公司诈骗案”上。

这个案件的主体李忠和是采访不到的,但是对另一方,移动公司却是可以采访,不过直接负责人张馨拒不接受采访”并且放出话来一杨姗的失实报道,对我个人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也形成了轻度的抑郁症,所以我再不会相信媒体。

这话是扯淡,她整天跟陈太忠厮混在一起,想得个感冒都不容易”不过她是不方便抛头露面,不管怎么说,如此美艳的女人出现在媒体面前的话”总会勾起一些这样那样的、不负责任的联想。

张总可以拒绝这样的采访”因为她的圈子并不大”但是聂启明拒绝起来就不容易了,他的交际圈子实在太大了”你不接受采访,别人还能托关系找上门来。

一次两次,聂总拒绝了,但是三次五次”他就恼火了,麻痹的这事儿老子能脱身”已经是可以念佛了,你们还要挖掘真相……这不是逼着我露馅吗?

开始的时候,聂启明还不怎么以为然,他是收受过李忠和的好处,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这次来天南移动,他还没来得及收好处呢。

这也就是他难得地谨慎一次,既然打算新官上任三把火了,那些好处也就不忙着收,以免凭空出现什么变数一反正合同开始执行之后,姓李的有种你别给我!

正是因为如此,他在听说张馨开机验货之后,有底气断然跟天讯公司划清界限,当然,以前的事儿不是不能但是那些事情一旦说出来“又要波及到其他省移动公司的人——别说李忠和有没有胆子说,就算他有胆子说”天南警方也得有胆子继续往下查呢。

然而,随着不断地受到骚扰,聂启明就有点担心了,一来他是不胜其烦”二来却是在琢磨:这不会是陈太忠给我下的什么套吧?

聂总这人,说胆子大那是真大,说胆小也真胆小,遇上好欺负的主儿,他绝对不会手软,但遇上能吃定他的人”他就会提心吊胆一要不然上次也不会吓得他溜号了。

而陈太忠绝对是吃得定他的,起码在天南是吃得他死死的,而且上次人家明显是还没消气,念及此处,聂启明决定把话说开,以免有什么误会。

正好他听说,凤凰科委将新的一批无线模块送了来,就借机要求许纯良来谈一下当然,为这点小事未必能请得动许主任,但是凤凰那边在开发手机,省移动自然也是知道的。

“那是我们文明办抓的典型案例,跟你没……”陈太忠听出了他的意思,所以很明确地表态,“当然,省移动愿意支持省里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我们也是欢迎的。

“我既然说了支持,那肯定要说话算……”,听到对方的回答,聂启明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对上此人,他可是没有出尔反尔的胆子。

但是,他还有个不情之请”“不过陈主任,能不能尽快把杨明那个事情处理了?这几天总有人找我了解情况……”

“依你说,该怎么处理呢?”,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觉得这个聂总真是有点那啥,杨姗收了不过十来万的财物,现在就蹲在里面接受调查呢,你收了天讯可不止这点东西,却是没受到什么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求我尽快处理杨姗?

“该判就判”该放就放,这是以你的意志为主”,”聂启明的要求……确实也不算太高,“我只是希望这件事尽快过去”我能脱出身来,也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抓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了……”

你真算个无耻的了,陈太忠听得真有点无语,这样的要求,都能冠冕堂皇地提出来,不过,此人的脸皮厚度,上一次他已经领教过了,倒也没有多大的惊讶。

事实上,他隐隐觉得,这家伙既然这么胆小和无耻,留在移动的话,对自己和对科委的帮助,可能会更大一点相较而言”上一任张沛林虽然是他扶上马的,但是有些话,他都不好直接去说,还要经过张馨。

这就是什么人有什么人的用处了,对旁人来说”聂启明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但是这家伙做事胆子也真大,自己一开条件,那边直接就不管不顾地把张馨提成副总了。

那么,既然弄不走此人,就尽量让他发挥作用吧”陈太忠只能这么想了”不过他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跟此人保持相当的距离”不但自己要跟此人保持距离,还要通知许纯良和张馨。

没办法”谁让上面就放了这么个人下来呢?陈太忠心里做出了决定,回答得就不是很见外了,“那个记者真的有点头疼,她肯定是犯事儿了”但是适用的条款,还在商量中。”,这是实话,理由就是上次新华北报派来的王律师说的那样,最合适使用在杨姗身上的,应当是受贿罪和渎职罪”然而这两项犯罪行为”适用范围都是国家工作人员,而杨记者不是。

西城检察院的意思,是将受贿罪活用一下,放宽一下适用范围”没办法”杨姗的行为真的是钻了法律的空子”收受他人钱物做有偿报道不说”还有意误导舆论,恶意攻击国家执法部门,这性质本来就是拿钱办事。

然而”若是碰上个小人物,这样解读法律是没问题的,可杨姗背后是新华北报,那帮人本来就是钻空子的高手,又擅于制造舆论,别看人家现在偃旗息鼓了,但是肯定憋着劲儿再咬西城一口呢,所以谁也不会去冒这个风险。

“反党反草命,恶意攻击政府嘛”,”聂启明张嘴就来,他是着急平息此事”再折腾下去,翻出他以前的糊糊事儿,那就大不妙了,“定个政治犯嘛……”

“政治犯?她正想骗廷杖呢”,”陈太忠冷哼一声,这个建议真的很糟糕”“成了政治犯,那名气可大了,少不了人帮她摇旗呐喊,那是成全她呢……”

“那就劳动教养嘛,她有危害社会的行为,却又构不成犯罪”,”得,这次聂总倒是提出一个靠谱的点子来,“劳教她三年………”

“三年以后再加一年……,过上四年,还可以再劳教,想当年我大伯被打成政治犯,劳教了十多……”,合着这聂启明家里,也有切身之痛,才能毫不费力地提出这个建议”而且他还有补充,“不许她所外执行……”

欺负人的话,你小子是有一套!陈太忠听了之后,都不得不服气,,“这个劳教倒是可以考虑……新华北报敢不服气,我就折腾到它停刊整顿……”

“嗯,新华北报那边,我帮你打招呼……”,聂启明是真热心,“北京那边我也有点小关系,一个小记者,又是证据确凿……陈主任,咱俩以前有点误会,以后相处你就知道了,我这人最讲义气,最够朋友了………”

是吗?陈太忠已经决定跟这厮保持距离了”那是说什么都不相信的,只是微笑着颌首。

酒足饭饱之际,大家离开”他才说要告诫许纯良一下,不成想纯良的电话倒打进来了,“我看你跟聂启明谈得挺愉快……”

“也不是,他给我出了一个点子”,”陈太忠笑着回答,“而且这家伙做事”也有可取之道……”,等他将过程一说,许纯良略略沉吟,就哼一声,“这人,你要跟他保持距离,至于他帮你向新华北报打招呼……说白了,你两家掐起来,那报纸着了急,能把他抖搂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