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0 -3051热门

3050 3051热门(求月票)

3050章热门(上)

陈太忠搞这个文化节,目前外国明星的邀请,还是通过普林斯公司来『操』作的,他本来想自己出面的,怎奈实在太忙,而且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说了——我有足够的理由来邀请别人。

简单一点说吧,撇开凯瑟琳本人的身份不提,也不说肯尼迪家族在西方的影响力,只说普林斯公司是几大公司在中国的代理人,目前在大陆的生意也是风生水起,这就足够了——她代表了西方的利益。

同为陈太忠的枕边人,马小雅其实很清楚,最近凯瑟琳在做什么,但是天南的文化节距离尚早,她真的不敢说,一旦说出去,后果堪忧。

这是大家在电话上早就达成的共识,所以,就算面对韦明河,她也只能说,我不敢答应你——什么?你问我知道不知道能请来什么人?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韦明河知道她心里有数,但是人家不说,他也不好再『逼』迫了,其实他能理解对方的苦衷——陈太忠要是能把麦当娜请来中国,门槛绝对会被其他人踩烂。

“信不信在你了,其实事情真的没说准,”非常不幸地,正在沉思的韦处长的表情,被某人看了一个明明白白,明白人轻叹一口气,“不过无所谓了,一两天之内,我就能跟她商量出个结果来,还要找她说手机的事儿。”

陈太忠之所以在来北京之前,还要回一趟凤凰,主要就是敲定手机方面的事宜,他这次来北京,固然是想请个把领导去参加树葬,同时也要落实素凤手机的情况,要不然他吃多了撑的,去找科委许纯良聊天?

截止目前为止,素凤手机已经通过了西门子的检测,问题是有,但都不是大问题,现在进行的是环境测试——沃达丰的营业网点遍布北半球,区域『性』的使用效果测试是最后一关,但也是必须的一关。

“手机什么的我不『操』心,你到底请了什么人?”韦明河必须要出声发问了,其实这不是他为自己问的,“总不会请了迈克尔?杰克逊来吧?”

“好像你请不到似的……无非是钱嘛,这种幼稚的问题,不要问了,”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的确不能理解这些追星的心情,一边说,他一边轻声嘀咕一句,“与其追他,还不如追我……起码有实实在在的好处。”

“你说什么?”韦明河听不清他的低声嘀咕,禁不住大声问一句。

“我说……春天的北京,风好大啊,”陈太忠懒得跟他计较,“小雅,都说好了,去南宫的宾馆啊。”

“你别跟我装模作样,我就问你一句,能不能把郁菲菲带上,”韦明河也恼了,“你那个文化节,你得请她去。”

“凭什么呢?”陈太忠根本不卖韦处长的面子,其实,这也是哥俩关系好,搁给别人,他都不会给个明确答复,“我请的都是歌手、小品相声什么的,她去算什么?你不会打算……让我排一出话剧出来吧?”

“她本来就是个歌手,”韦明河眼睛一瞪,“《十七岁烟花绽放》,主题歌就是她唱的,我说……你是在宣教部工作吗?”

“我在宣教部工作,也不是说一定要听这种靡靡之音,”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一句,“好了,到地方了,你是下来,还是走人?”

韦明河自然是选择下车,后面的帕萨特也乖乖地停到院子里,后来陈太忠才知道,郁菲菲的座驾,其实是一辆宝马z3,不过那车开出去参加派对可以,迎接领囘导就有点扎眼了。

而偏偏地,韦处囘长又强调,这是一个必须重视的兄弟,京囘城里这样那样的太囘子囘党,跟我兄弟比起来就是个渣,于是郁菲菲戴个墨镜,开一辆帕萨特去接人——咱就讲个低调了。

车到宾馆,陈太忠才钻出来,南宫『毛』『毛』就从大厅里走了出来——他的宾馆本来就不大一丁点,一层楼二十来个房间,上下很方便的。

“咦,你们都很清闲啊,”陈太忠发现苏文馨也跟着走了出来,讶异地发话了,“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开春是赚囘钱的好时候吗?”

“钱那么多,怎么挣得完?”苏总微微一笑,“倒是你陈主囘任事务繁忙,难得来一回,一定要招呼好了。”

“这话我听得心里发虚,”陈太忠也笑着摇头,“总觉得你在盘算宰我一刀……”

几个人一边说笑,一边来到了南宫的会客室,坐下来之后,那郁菲菲才摘下墨镜,确实相貌不错,关键也是会打扮。

苏文馨对这个女人有点好奇,细细打量一下,方始点点头,“这女孩演过什么片子吧?”

“哦,《十七岁烟花绽放》,”韦明河点点头,韦处囘长的家世和身份要比南宫这帮人高,不过他是个不怎么摆架子的主儿,“苏总给安排个龙套跑一跑?”

“韦少您这说笑了,您的人,我这小公囘司可养囘不囘起,”苏总笑着摇摇头,郁菲菲怕人认出要带墨镜,但是苏总认识的有名演员海了去啦,自然不会把一个小丫头放在心上。

“啧,不给面子啊,”韦明河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却也没因为对方的拒绝而生气,不管哪个圈子,顶级资源总是紧张的,苏文馨自己就在文艺界发展,怎么会轻易接受他的人?

“放着一尊大神你不去找,”苏总也不愿意得罪此人,于是笑着冲陈太忠一努嘴,“后半年,陈主囘任要搞个文化节,绝对的外国大腕……瑞奇马丁那种级别的。”

“我就说嘛,你今天怎么这么闲,”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不会……也惦记着这一块吧?”

“会啊,要不我现在正打麻将呢,”苏文馨见他主动说了,一时间大喜。

自打陈太忠把瑞奇马丁请来,苏总于总这些在文艺界发展的主儿,登时就注意到了,想要有更好的发展,这也是她们要争取的资源——官囘场助力是必须的,但并不是唯一的。

遗憾的是,凯瑟琳基本上不搭理她们,说话聊天没问题,但是说到这个就要打住了,肯尼迪小囘姐的心思,全在公囘司发展的身上。

苏文馨等人背后也有人,但是用得最顺手的,大多还是文化这个口上的,她们给凯瑟琳的业囘务提囘供不了帮助,人家普林斯公囘司自然也就不会在意她们的需求——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公平的,凯瑟琳在京囘城无所事事了一年多,早就体会到这些了。

于是,苏总就想通囘过马小雅来促成此事,可马主播知道,自己说多少,也比不上陈太忠说一句,她就表示,等太忠来了,你们自己跟他说,我帮着敲一敲边鼓就行了。

不过,陈太忠并不介意帮她一把,反正是要人捧场的,自己的熟人,当然要优先照顾了,“那行,我提两点要求,一个是名声要好……这是精神文明建设,还有一个,就是名气要大。”

“但是,你到底能请来谁呢?”苏总抱怨一句,“小雅都不跟我说。”

“我也不知道啊,苏总,”马小雅哭笑不得地重申一遍。

“我打个电囘话问一下吧,”陈太忠『摸』出手囘机,到外面晃『荡』一圈之后,回来笑眯眯地发话了,“嗯,不错,那个小甜甜布兰妮定下来了,其他还在做工作。”

“布兰妮?”苏总和马小雅同时惊呼一声,那郁菲菲眼中更是冒出了炽囘热的光芒,“七千五百万英镑,签约百事可乐的那个?”

这三位都是文艺圈里的主儿,哪里会不知道布兰妮?简?斯皮尔斯?她现在在全球的影响,还要强过瑞奇?马丁——她唱的可是英文歌,不是西班牙歌。

眼下人气指数能跟她抗衡的,也不过就是麦当娜和杰克逊了,不过她是新鲜的,所以风头暂时还要高过那两位老牌王者。

“这个歌手选得不错,”韦明河也知道此人,他点点头,一脸郑重的样子,“可爱甜美,形象很好,太忠,这符合你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

“这得……花不少钱吧?”苏总好半天才回味过来,低声喃喃地嘀咕,她在京囘城也算得上成名就的女强人了,但是人家一个代言合同,就十倍于她的身家总和。

七千五百万英镑,按那个时候的汇率,差不多是十一亿人囘民币——陈大仙人在巴黎大肆洗劫一番,最后也不过是抵押借到了六千万,还因此被弄进了省纪检委。

“花不了多少钱,”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然后,他又强调一句,“关键是……这种人是有钱都很难请到的。”

“就知道太忠有办,”韦明河笑着夸他一句,又看一眼郁菲菲,“看来菲菲这段时间,得多抓一抓英文歌了。”

“你唱你的中囘国歌就不错,”陈太忠白他一眼,很是为这家伙的见缝『插』针而不耻,“我办的是中囘国文化节,不是外国文化节……有几个特邀嘉宾唱外国歌就足够了。”

3051章热门(下)

一帮人在南宫这里坐着聊到六点出头,韦明河要拉着陈太忠去吃饭,南宫见状,才想起来盛情留饭——一般情况下,他们不在这个点钟吃饭。

不过陈太忠是断然拒绝了,“已经跟凯瑟琳说好了,回家吃饭……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商量。”

“算上我一个,”韦明河可不管那些,他正好借此机会,敲定郁菲菲的出场。

“没见过比你更会扫兴的了,”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你不知道小别胜新囘婚?而且,我们确实有工作要谈。”

“有工作谈最好了,正好我听一听,看看能不能跟着赚点钱,”韦处囘长干笑着回答,“你俩要是见面就啪啪啪的,我还真不好意思去了。”

南宫听他说得有趣,就笑了起来,陈太忠狠狠地瞪他一眼,“我就不知道你的脑瓜里,整天想的都是什么。”

他转身离开,却是听见郁菲菲在后面轻声发问,“明河,什么是‘啪啪啪’啊……”

陈太忠也没去饭店,就是直接在小区门口叫了外卖,进了别墅四下看看,还不错,马小雅将这里维护挺好,看不出很长时间没人住的样子。

不多时,饭菜就送进来了,紧接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来了,不过,她带来一个比较影响食欲的消息,素凤手囘机的测试结果,导致了一些意外的发生。

手囘机目前的试用效果不错,沃达丰有订货的意向了,然而糟糕的是,在之前的鉴定中,它是被评为“刚刚合格”。

一定程度上讲,这个鉴定结果是正常的,毕竟在鉴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小问题,而负责鉴定的,又是出名刻板的德国人。

所以,沃达丰有囘意降低采购价囘格,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我们想买的是优质产品,而不是这种刚刚合格的东西,他们一压价,西囘门囘子肯定跟着压价。

对此,凯瑟琳由衷地表示抱歉,“不过,按等级进行收囘购,这也是惯例,只能说测试的时候,有些不幸发生得太例外了,而且……写鉴定表的是德国人。”

“那个代工合同里,有按等级采购的条款吗?”陈太忠眉头一皱,自家的产品有点掉链子,这是很无奈的事情,但是“刚刚合格”难道不是合格?

生活中有太多的产品,上面打的的是合格证,而不是优质证。

“这个倒是没有,可是我跟西囘门囘子的关系不错,我可以确定,测试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凯瑟琳无奈地一摊手,“你可以认为他们是钻了合同的漏洞,但是他们的理由,也是站得住脚的。”

“这也叫站得住脚?”韦明河听得都恼火了,他也不是一个能受气的主儿,“合同上没写按等级采购,太忠这儿花了一大笔钱,样品都出来了……然后他们找理由压价?”

“但是合同上也没有写,不按等级收囘购,这一点你要清楚,”凯瑟琳叹口气,无奈地回答,她遇到这种事情并不多。

事实上,她也认为沃达丰做得有点不厚道,这样钻合同的漏洞,往往意味着欺负合作方是新人——说得更明白一点,沃达丰合作的对象是肯尼迪家族的话,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

但正因为是新人,欺负了也就欺负了,有便宜不占的,那是傻蛋。

“这才叫不讲囘理,”韦明河愤愤不平地哼一声,又等一阵,他发现大家都没兴趣说话,才又问一句,“一台降多少钱?”

“这不是多少钱的问题,”陈太忠坐在那里,正阴晴不定地琢磨呢,听到这话,他想也不想地就表示反囘对,“这是个『性』质问题……既然没有约定,我的产品合格了,为什么降价?”

“一台降两到三欧元,每个机型不一样,”凯瑟琳点点头,“一百二十万台手囘机,总共也就三百万欧元,倒是真没有多少钱,就是事情气人。”

“两千五百万左右,那确实不多,”韦明河听得点点头,他看一眼陈太忠,“太忠,你们的手囘机第一次生产,就卖到国外了,还被西囘门囘子认可了,这成绩绝对牛『逼』,其实……这两千来万就当是学费了,这么想的话,你也不算亏。”

“你不用说了,”陈太忠摆一摆手,良久,他才咬牙切齿地发话,“来而不往非礼也,凯瑟琳,你就告诉西囘门囘子,他们要是真的坚持这么做,那么,他们将来在中囘国销囘售的工控设备,小心遭受到同样的待遇,我真的不吹牛。”

你敢用合格而不优秀的借口降价,我也会啊,贸易战一打,从来都是两败俱伤的。

打个比方说,临铝前期展开的电解铝项目,用的虽然是abb的工业控囘制方案和设备,但是可以拿来做参照,abb开价是十几个亿,西囘门囘子来做差不多也是这样。

你扣我两千来万不要紧,将来西囘门囘子有项目了,十几个亿扣你两个点,也是三千万——你能做初一,我就不能做十五吗?

“这个决定,是沃达丰做出啊,”凯瑟琳一听这话,真的是倍感无辜,“西囘门囘子只是随行就市,他们没有决定权,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没有你代工,西囘门囘子这个价钱,根本做不出来手囘机,做多少赔多少。”

“切,合着西囘门囘子也知道,离了中囘国的廉价劳动力,他们玩不转?”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那他们还跟着降价,少赚两个会死吗?其心可诛!”

凯瑟琳的中文,那真的是不错,但是想让她弄明白“其心可诛”这个成语,也未免有点强囘交n……那个强人所难,不过,她还是通囘过语气和表情,猜到了这个词的意思。

于是,她就越发地愤愤了,“但是西囘门囘子通信和西囘门囘子工控的关系,就像素波市的财政局和文化局一样……你不要迁怒到我身上好不好?”

“来来,支摊喝酒,”韦明河见这俩怒目相向,赶紧从中打圆场,“太忠,这事儿你先跟纯良碰一碰嘛,人家肯尼迪小囘姐,可也是一直在帮你呢,你迁怒于她,有点不仗义……对了凯瑟琳,这个布兰妮来,没问题吧?”

“别人叫不来布兰妮,我能,”凯瑟琳毫不犹豫地哼一声,然后又瞪陈太忠一眼,“反正我这忙前忙后的,该领情的人,死活就不领情。”

“这个我是真的领情,”陈太忠点点头,“这个事情你给我办好了,我总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绝对是你花钱买不到的惊喜。”

“我买不到的东西,真的不多,”凯瑟琳傲然回答,她今天春囘情难耐,早早地回来会情郎,不成想家里有外人,而且这话也是越说越不投机,她就有点生气,“买不到的惊喜……你能把长征二号的资料卖给我吗?”

“能,还是全囘套资料,”陈太忠点点头,“要什么有什么——长二捆长二丙,随便你点。”

“你没问题吧?”凯瑟琳这下,还真的是愕然了,中囘国的火箭技术比之美俄还有差异,但是在某些领域占先,也是毫无疑问的,比如说九二年澳星发『射』时的火箭成刹车。

这个制刹技术,就引来了诸多关注,有行家说这是『液』囘体发动的刹车,意思不大,固体发动的时候制刹才算好汉,但是……在此之前,谁家『液』囘体发动的时候制刹过?

技术可能有点粗糙,可术业有专攻那是毫无疑问,包括美国俄国啥的,当时就要买这个技术,给的价钱不是很高——或许,真的是技术比较粗糙的缘故。

但就是这样粗糙的技术,别人就要买,为什么?因为你有了,他们没有,而你有的技术,还经过实际验证了,就是这么简单。

“我当然没问题,说卖就能卖给你,”陈太忠微微一笑,“不过我不收现金,你拿航天飞机的资料来换,就行了。”

“这怎么可能?”凯瑟琳摇摇头,她对这个交易毫无兴趣,美国对中囘国的高科技封囘锁,那是个人就知道,她不会闯这条红线。

其实对资本家来说,闯红线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无非是看值得不值得而已,每一单生意,都要伴随着相应的风险,当利润预期低于风险压力的时候,就没谁会去做了,她做得了这样的生意,但是……不值得。

“我说,你们能说点轻囘松的话题吗?”韦明河再次抗囘议,他看一眼身边的郁菲菲,轻喟一声,“我来这儿是喝酒来了,不听你们谈这生意经。”

“都告诉你谈的是正经事儿,”陈太忠不满意地白他一眼,他知道明河这是调节一下气氛,不过想起这货的损话,他禁不住就要还击,“要不你们先去客房,啪啪啪一阵?”

“什么啪啪啪?”凯瑟琳也听不懂这黑话,郁菲菲被问得有点挂不住,站起身来,“我去帮马总摆桌子……”

陈太忠轻喟一声,走到二楼客厅的角落,给纯良打个电囘话将事态一讲,“……目前就是这么个情况,你尽快琢磨一下对策。”

许纯良登时就沉默了,足足在半分钟之后,他才沉声发问,“一台降多少钱?”

陈太忠听得也无语了,他无奈地轻喟一声,“我说你有点志气好不好,怎么张嘴就是问降多少?”

,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