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2 -3053贞洁保单

3052 3053 贞洁保单

3052章贞洁保单(上)“志气……志气,”许纯良低声重复两遍,然后直着嗓子喊了起来,“你我当我不想有志气吗?但是现在这局面,我完全没有办法左右!”

“你走得潇洒,压力全压到我身上了,你当我在项目组每天熬到十二点容易吗?你当我愿意让蒋君蓉分走手机项目?你当我愿意被人通知降价?你当我……”他猛地吸一口凉气,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好半天之后,他才轻叹一声,“太忠,不好意思,我不该这么发火,但是我实在……实在是有点受不了这个消息。”

“你当我去文明办,是自己要求去的?”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他不会计较纯良发脾气,但是他也不会觉得对方有多辛苦——要不是章尧东想讨好许绍辉,哥们儿我现在还在科委呢,“你身在那个位子,就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反正这个降价,真的够恶心人的,”许纯良已经调整好了心情,他淡淡地表示,“算了,第一次做手机,就能做出口,而且能让西门子认定合格,也算不容易了。”

“你也就是这点儿出息,”陈太忠毫不留情地指责他,“我还为你打抱不平呢,你倒已经打算认了,真是小富即安。”

“不认也没办法,现在国内的手机市场,拼得很厉害啊……你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许纯良叹口气,“同样的价钱,咱卖到国外,起码赚个退税的钱不是?”

敢情,国内不少企业都看好手机的发展,除了已经投产的六家,还有十来家正在搞,更有几十家等着上,手机行业正进入爆炸性增长的年代。

有点经验的都能判断出来,这是好大一块蛋糕,面对这样的局面,许纯良的压力是可想而知,要不然他怎么会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接就暴走了?

“到现在为止,咱们的投入是多少,如果咱不给沃达丰供货,能得到多少赔偿?”陈太忠可不习惯受这气,“他们压低收购价,咱们就可以拒绝提供产品……而且是他们违约。”

“咱们现在投入……这个东西没法算,你说是科委的投入呢,还是股份公司的投入?”许纯良干笑一声,“要说咱科委的投入,倒是不大……”

凤凰科委一开始是要单干手机的,花了差不多五千万,不过素波高新区一定要合作,这边就报了一个八千万的成本上去,素波这边虽然并不是全部现金支付,但是对科委也不无小补。

这个生产线上的投资,凤凰科委就没有出多少钱,其他研发什么的,也就是一些材料费和人工费,钱虽然不少,但是比生产线就少得多了。

“如果咱们生产出合格产品,他们不收的话,支付合同总金额的百分之五做为违约金,”许纯良对这个合同很熟悉,“总共是四千九百万欧元的合同,也就是违约金是两百四十多万欧元。”

“那你让我算一算,”陈太忠开始琢磨。

一万台的样机,那就是四十万欧元出头,合人民币三百多万,四个款式开模,加上主板按键什么的,又是五百多万,这就是九百万了。

再加上其他的研发费用,撇开生产设备的因素不提,一千五百万绝对能下来——这毕竟是西门子给了设计方案,比自己摸索强得太多了。

若是能判西门子违约的话,两百四十五万欧元,超过两千万人民币了,这个单子,素凤就不算亏本,“真要追责违约,咱们还有得赚。”

陈太忠是宁折不弯的性子,但是许纯良就要随和很多,他犹豫一下,终于轻叹一声,“算了,那就少赚点吧,单台的利润,从十欧元掉到七欧元了……到这一步其实就没利润了,赚的不过是退税,但是有总比没有强。”

“我说,你就不能想着主动跟西门子沟通一下吗?”陈太忠对纯良这股子劲儿,也是非常地无奈,“他们现在不过是有这么个意向,又不是最终决定。”

“你在北京呢,我就全权委托你处理了,”许纯良这家伙随意起来,也是相当地惫懒,“反正我赶过去,也不会比你更好。”

“喂喂,一码归一码哈,这个事儿,我不方便管!”陈太忠很干脆地挂了电话,心说要只是科委的活儿,我倒还能出个面,再加上高新区……嘿,那真是不方便。

他再走回来的时候,桌上饭菜就摆满了,马小雅、凯瑟琳等人也入座了,郁菲菲陪在韦明河旁边,她面对三个美女,似乎有点不是很自然。

不过陈太忠不会关注她,走回来落座之后,他就顺口了解一下,这个布兰妮的合同是怎么谈的,“一开始,我还以为沃达丰跟她签了代言协议呢。”

这是陈某人一开始设计好的结构,将沃达丰的代言人请到天南,不但费用低,还能从素凤手机厂弄点赞助,然后代言人再给手机拍个广告,一举好几得的事情。

遗憾的是,现在沃达丰的代言人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有点不合适,所以他正琢磨,撺掇沃达丰再签两个代表——你们要进军北美洲,那里可不流行足球。

但是现在这个消息让他意识到,沃达丰不太可能签下布兰妮,小甜甜身价太高倒是次要的,关键是他们真有心的话,就不会在支持文化节的同时,又刁难素凤手机。

“其实他们正在谈,”凯瑟琳讶然地看他一眼,不得不说,胸大的女人真的未必无脑,她眼珠一转就猜出了他的心思,于是笑了起来,“生意就是生意,一码归一码。”

这“一码归一码”五个汉字,她是念得字正腔圆还略带京味儿,可见她在中国这几年,还真不是白呆的。

“来……那你怎么谈下她的?”韦明河端起酒杯,跟她碰一下,好奇地发问。

“这很简单,跟百事可乐去谈,当然,他们需要现场有些广告,你明白的,我替你答应了,”凯瑟琳笑着一摊手,“你的文化节主题也是饮料,哦……这是一个美妙的巧合,百事可乐不太可能拒绝这样的宣传机会,尤其是,你愿意为布兰妮的出场支付费用。”

“呃,还有这样的巧合?”陈太忠听得真的是眼睛有点直,然后他点点头,“你这运筹帷幄的能力,还真的不错,不过按你这么说,应该花不了多少钱吧?”

“应该在七十到九十万的模样,当然,我说的是美元,不会超过一百万,或者……门票分成是个不错的主意,”凯瑟琳微微一笑,“只是定了意向,其他的要谈。”

“贵了,”陈太忠摇摇头,“如果没有那个广告的话,这就是一个很公平的价格。”

“太忠,其实百事可乐的广告,可以提升你们文化节的档次,”马小雅禁不住出声提示。

凭良心说,她这个认识,符合当时人们的心态,百事可乐那是什么样的巨头?人家赞助的都是奥运会、世界杯这样全球瞩目的盛事,能在某个小场合打广告,那都是给主人面子,广告费啥的,多少意思一点就行了。

说起来,这还是那种“客大欺店、店大欺客”的逻辑,不过陈太忠可不这么认为,“我办的是黄酒文化节,不是可乐文化节,能提升什么档次?要打广告,价钱就得让一让……凯瑟琳,你刚刚说的,一码归一码。”

“哈,”凯瑟琳笑了起来,直笑得峰峦乱颤,煞是养眼,却是不再解释。

“这多大点儿事?”韦明河笑眯眯地插嘴,又冲陈太忠挤一下眼,“这点钱我帮你出了都没有问题,我仰慕布兰妮很久了。”

“可能你并不知道,她跟波姬?小丝一样,为自己的贞洁投保了,”凯瑟琳笑眯眯地看他一眼,“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消息,对吧?”

“哈哈,”这次轮到韦明河大笑了,这家伙笑得也很开心,看起来,似乎他刚才只是开玩笑——当然,是否玩笑,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伙真的是拿得起放得下。

这顿酒并没有喝了多长时间,韦处长敲定自己的业务,就携佳人离开了,太忠都说过了——“小别胜新婚”,他不能太惹人厌。

倒是郁菲菲对陈太忠的做派,感触颇深,上了车之后,她才轻叹一声,“这人玩着外国美女老板,还不把百事可乐放在眼里,明河,你这个朋友真的很厉害。”

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嘛,韦明河哼一声没有回答,你是我的女人,当着我的面儿,夸别的男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女人才是正经的胸大无脑,有时候说话非常幼稚的,所以他也不能太计较,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起码说话不是很累人。

好半天之后,他觉得车里气氛有点压抑,才慢条斯理地说一句,“凯瑟琳是美国总统林肯的侄女儿,这样的朋友,我也只有一个,这小子今天晚上爽了……”

3053章贞洁保单(下)陈太忠这一晚上,过得还真的不爽,韦明河走了没多久,他就接到了蒋君蓉的电话,她是从许纯良那里得了消息,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她的心情也非常地糟糕,所以一开口,语气也很冲,“陈主任,我是真没想到,以你的办事能力,也能把事情办成这样。”

“你少跟我满嘴跑火车,”她不爽,陈某人更不爽,于是他很不客气地回答,“这些事情,本来就该是你们自己协调的,你连消息都得不到,居然来找我计较……说句难听话,手机项目,现在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但是我们只对西门子,他们不可能影响沃达丰的决定,”蒋君蓉听他说得难听,也没了脾气,“而且手机测试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小问题,这个抹杀不了的。”

“我这才叫个冤枉,帮你们联系了项目,我还得服务到底?”陈太忠确实气儿不顺,不是气素凤手机,主要是气沃达丰的无赖,“你蒋主任平常也是能力出众,怎么遇到这种事儿,只会抱怨不相干的人?”

“表个态吧,我不能忍受这个损失,”不得不说,蒋君蓉虽然很不遭人待见,但她对工作的态度,那真是没得说,“希望陈主任你能支持我的工作,我知道你对科委也是有感情的。”

纯良似乎还没有她有担当,很奇怪地,陈某人脑中忽然冒出这么个念头,不过此刻的他,早已不复初入官场时的青涩,面对这样的问题,他干咳一声拉长了声音发话,正是那种标准的官腔,“嗯,想要我怎么支持呢?”

“明天我就飞北京,没机票我坐车过去,”蒋君蓉很痛快地表示,“去找西门子通信中国公司公关,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我没有权力跟沃达丰直接联系。”

“这个没问题,你尽快来吧,我在北京呆不了几天,”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心里禁不住还是有点悻悻,蒋君蓉能亲自赶来,这很好,哥们儿配合她没有问题,但是……纯良你怎么能连这点担当都没有呢?还不如一个女人。

也许,是因为素波控股吧,他勉强给自己找个理由,毕竟纯良也说了,丫挺不情愿项目被素波兼并,而且知道消息后,也很快地通知了蒋君蓉——不是一把手,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很方便出面。

理由是找到了,但是他心里依旧不舒服,因为他隐隐地觉得,以纯良那万事随兴的德性,就算做了一把手,没准也懒得在此事上花多大的力气……蒋君蓉并没有让他多等,第二天上午十点就打来了电话,其时,陈某人正在**晨练——因为他许久才来一次北京,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和她的法国保镖都没有去上班。

甚至连马小雅,都在这个时候醒来了,要知道对她这样阴阳颠倒的人来说,现在大约相当于正常人作息时间的凌晨五点。

这个时候来电话,陈某人惯例是不接的,一个小时之后,他从秘书台听到了蒋主任的声音,“陈主任,我将于下午两点抵达北京,一行四人,如果方便请来接机,航班号……”

再将电话打过去的时候,不出意料地,蒋主任的手机关机了,陈主任有点小恼怒——你不是认识天南办事处的齐主任吗?还要我这省委领导去接你,做人不要太大牌吧?

那么,他自然不肯去接机,来的如果是许纯良,他接机没问题,但是蒋君蓉的话……先看看她会做点什么吧。

蒋主任倒也没做什么,她带着人入住天南大厦之后不久,荆紫菱就将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太忠哥,你来北京了?”

“嗯,任务挺重的,没联系你,我看看晚上能不能抽出时间吧,”陈太忠一时也有点汗颜,来了北京之后,没有去正牌女友那里报到也就算了,居然还被人举报了,这尼玛都是什么事儿,“真的抱歉哈,小紫菱,太忠哥是公家人,身不由己啊。”

“嗯,我知道你忙,五棵松那儿你就业务多呢,”荆紫菱微微一笑,半轻不重地点一下,对他的荒唐,她知道得不是太多,但绝对不是一无所知。

不管怎么说,天才美少女好歹也是陈主任名义上的女友,有的是人向她汇报某人的异动,当然,很多人汇报的目的,并不是那么单纯。

但是面对陈太忠的荒唐,荆紫菱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首先她知道,太忠哥是一个奇人,是彻彻底底地不同于凡夫俗子的奇人,她非常肯定这一点。

无论是救治她的爷爷也好,无论是手腕上那个神奇的手镯也罢,这个人背后的故事,也许世界上没一个人比得上,男人对女人,是因为爱而产生尊重,女人则相反,是因为尊重某个男人而产生爱。

再有就是,小紫菱也是个通读古今的女孩儿,对大人物的荒唐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就算撇开那些遥远的人和事不提,她的爷爷和父亲,年轻时也曾是享誉一时的风流人物。

当然,正宫是该有正宫的威慑力,她也有驾驭场面的信心,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她的哥哥看她看得很紧,到目前为止,她并不能深入地融入太忠哥的私生活。

我不可能夜里出来陪他,而他又有他的需求,纠结于这样细节,有损我天才美少女的智商!她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眼下,点一下总是没有问题的。

五棵松,这个……这个嘛,咱不带这么打脸的,陈太忠干笑一声,“嗯,今天才来,还想晚上过去住呢,你要是有意见,我就不去了。”

荆紫菱要的就是这个态度,对她来说,控制男人的心才是重点,控制男人的荷尔蒙,那是违背生物进化规律的,而现在太忠哥的话,就是身为男友该有的反应,她所求的,也就是一个“难得糊涂”。

然而,太忠哥的不甘心,在下一刻就体现出来了,“我想着时间紧凑,还没敢联系你呢……是谁跟你说我来了?”

“君蓉姐说的,”小紫菱这文化世家出身,谈吐就是不一样,虽然她也看蒋君蓉不入眼,但是总还要讲个长幼尊卑,“她说遭遇到合同诈骗了,知道你在北京挺忙,希望能得到我的帮助,她知道易网公司正在酝酿纳斯达克的IPO。”

这货也太卑鄙了一点吧,陈太忠真是欲哭无泪,负责跟沃达丰联系的,就是凯瑟琳,这是素凤手机项目上的人都知道的,而凯瑟琳跟他的关系,也是……嗯,众说纷纭。

这种情况下,蒋君蓉把求助电话打到小紫菱这里,简直是太万恶了,根本就是**裸的敲诈:陈太忠你要是不配合我,我就捅到你正牌女友那里。

天才美少女应该已经知道凯瑟琳的存在了,但是知道归知道,没人嚼谷也不是太大的问题,难得糊涂嘛,可这种挑拨几近于打脸了,谁能忍受?

陈太忠甚至隐约能听出,小紫菱的话里,有些若有若无的哀怨。

“哦,这个我帮她联系的,我有义务处理,”他真是不能再有一丝一毫的推脱,“你做好你的事儿就行了,这个事情很复杂,你不要插手了。”

“要是真那么复杂,我还真的有兴趣插手了,”荆紫菱轻笑一声,“我就喜欢各种挑战,太忠哥你应该知道。”

“那你插手,我不管了,这总可以吧?”陈太忠也微微一笑,他才不怕这种恫吓,据他的了解,小紫菱最热衷的事情,还是做学问搞技术,对这种人情世故的蝇营狗苟,她终究不是很擅长,而且打心眼里厌恶。

以往她参与这种事情,不过是一种不服输的心态使然,想要证明她是“能者无所不能”,并不是说她真的就热衷于琢磨这种人际关系学——说起来对这种事的兴趣,刘望男能甩出她十条街去。

“我跟你一起参与嘛,”荆紫菱轻笑着回答,她果然不肯轻易地服输,“这种案例,具备非常典型的特征,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相信我吧。”

“啧……我还不是怕你太忙?”陈太忠现在宽慰人,那真是有一套了,“我做个小处长,都忙得焦头烂额,你可是马上要在美国IPO公司的老板啊。”

“你那个处长,比我这个老板要忙的多,”荆紫菱轻笑一声,“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参与,难道说你跟蒋君蓉……嗯?”

“我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这个你不该怀疑的吧?”陈太忠大义凛然地回答,“那好吧,一起参与。”

“听说凯瑟琳在认识你之前,是上了贞洁保险的?”荆紫菱难得抓住这个机会,自然要借机敲打某人,彰显自己大妇的身份。

“你说的是,凯瑟琳?米歇尔?”陈太忠装聋作哑,心里却暗暗地咋舌,怪不得凯瑟琳对波姬小丝和布兰妮的保险很在行,术业有专攻啊。

“我说的是,凯瑟琳?肯尼迪,”小紫菱终于正面回击,在她的意识里,这个女人对她的威胁最大,所以她淡淡地回答,“她的贞洁保险,北京城里不少人都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