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4 -3055三人计凌晨还有

3054 3055三人计(凌晨还有)

3054章三人计(上)

还能有什么事情,比这个话题更尴尬的吗?陈太忠是想不出来了——起码他没有遇到过更难受的场景。

“这个……保险行业我不是很熟,”他的脑筋也不是盖的,于是在三秒钟之内,就决定落荒而逃,“真不知道蒋君蓉这么重视,看来我需要马上打个电话了解一下……嗯,素凤手机,我们凤凰科委占一半股份呢。”

电话挂了之后,他足足等了有一分钟,发现小紫菱没再打电话过来,这说明这个事情……其实也是虚张声势,她不会太在意的,否则电话就追过来了。

接下来,他自然是要打电话给蒋君蓉,不曾想,她也将电话转入了秘书台,一时间他有点忿忿——我的电话转入秘书台,是“啪啪啪”的需要,你把电话转进去,是个什么意思?

于是,他对着声音甜美的电脑话务员,怪声怪调地留下了自己的声音,“暗恋你这么多年,蒋主任,你终于给我一个留言的机会了……求包养,会暖床,而且粗又长。”

“陈太忠你能不能不这么无聊?”十分钟后,蒋君蓉的电话回了过来,“我刚才在西门子通信中国公司谈事情。”

“我当然能不这么无聊,但是小紫菱招你惹你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你自己先这么无聊,还好意思怪别人……谈妥了没有?”

“没有啊,你都粗又长了,心旌摇曳,我都顾不得谈了,就想出来落实一下,”蒋君蓉轻笑一声,“怎么,现在让我见识一下?”

“现在我正式警告你,不要再跟我女朋友唧唧歪歪的,”陈太忠也有点扛不住这女人的**,关键是他知道,自己跟蒋主任的关系,永远都发展不到某个程度,那他就没必要斗嘴斗得自己憋涨了,“我非常讨厌别人拿我身边的人威胁我。”

“你自己花成什么样了,你心里清楚,”蒋君蓉不屑地哼一声,不过,对陈太忠的护短,她也有清醒的认识,听到这家伙的语中隐隐有威胁之意,她知道必须适可而止了,“就算是这样,我在荆紫菱面前,也没说一句你的作风问题。”

“本来你就没资格说,你以什么身份,在我女朋友面前说我的作风?”陈太忠也不屑地哼一声,不过听到她没有说更多的事情,他心里也是略略放下心来,“好了,你来易网公司吧,咱们商量一下,这个问题该怎么处理。”

西门子公司,距离易网还真的不算近,蒋君蓉赶到,就是五十分钟之后的事儿了,这还是他们开着天南办事处的桑塔纳。

反正蒋主任出场,一贯是前呼后拥的,哪怕这次从素波来,是相当仓促的,她还是带了三个人,俊男美女各一,还有一个形象一般的三十岁中年男子,却是高新区聘用的德语翻译。

俊男美女,在蒋主任身边就是点缀了,蒋君蓉号称素波官场第一美女,现在更有好事者,将其称为天南官场第一美女,冷艳无双——其实有这个绰号,大抵还是蒋省长的面子使然。

不过她在荆紫菱面前,那真是牛不起来,小荆总的相貌身材有多么祸国殃民,那不必说,多么才气横溢也不用说,只说陈太忠这后宫无数的花丛圣手,能将她摆在正宫的位置,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易网公司有自己的接待室,荆紫菱选择了这个地方交谈,而不是她的总裁办公室,由此可见,这次会面没有掺杂太多的私人情分。

蒋君蓉进来的时候,陈主任及其女友已经坐在那里了,这一对坐在那里,真是金童玉女的感觉,就算再挑剔的人,最多也只能说那个男人不够帅气——但是男人味儿还是很足的。

味儿很足的男人连站都没站一下,直接就发话了,“坐,西门子那边,是个什么态度?”

“他们说,我得到的是小道消息,”蒋君蓉也不客气,径自坐下之后,下巴微扬着发话,不过此刻,她这个姿态显不出多少高傲,反倒是给人一种深深的无奈感,“他们还不知情。”

“不会是小道消息,”陈太忠断然回答,这样的消息他要是还能弄错,那真的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我知道,他们想强调自己的无辜,”蒋君蓉淡淡地回答。

原来她在天南大厦定下房间之后,就直接去了西门子公司,那边对自己的合作伙伴也算重视,甚至是一个副总裁亲自接待的她。

但是副总裁对这个消息,一口否认,说我们就没接到这样的通知,公司对你们的产品,还是高度认可的,当初选择你们做代加工商,就是因为信任你们。

蒋主任虽然年轻漂亮,却不是那种几句好话就能哄得过去的,于是她就发问,既然高度认可,那么上面万一有这个意思,你们也能帮我们说情了?

这个不可能,副总裁断然摇头,拒绝了这个不合理要求,公司就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我是说如果——公司这样决定了,那么必然是扛不住沃达丰的压力,总公司都扛不住,那你指望我这中国公司扛住,也是不现实的。

“这一套,不止中国官场在玩啊,”荆紫菱听到这里,轻声地笑了起来,“踢皮球而已。”

“这个我知道,”蒋君蓉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发话,“问题是,他们这么做,彻底堵住了谈判的路,而一旦事情发生,对他们来说接下来的程序是顺理成章的,不需要付任何的责任,采购方的条件变了,那么……下一步的工作重点该是什么?”

“我觉得,先让对方承认有这种可能,这才是最重要的,”荆紫菱绝对不是花瓶,她看问题还是比较到位的,“这个谈判必须开启,通过谈判,把隐患消除在萌芽中。”

“你这个建议很积极,我是倾向于这个做的……我也不怕为此付出一些代价,”蒋君蓉点点头,一边说,她一边扭头看向陈太忠,“陈主任怎么看?”

“这个建议确实不错,”陈太忠点点头,站在素凤的角度上,设身处地地想一想,也没更合适的应对手段了,“但是,谈判开启了,就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吗?更别说问题的关键在于,人家应该就不想开启这个谈判。”

“我说了,可以考虑付出适当的代价,”蒋君蓉不动声色地回答,“开启谈判未必很难。”

“那么你能保证,谈判结果有利于素凤手机?”陈太忠又发问。

“我就是拿不定这一点,”蒋君蓉轻喟一声,“决策权最终还是在沃达丰手上。”

“你着急,更证明你在意,搁给我的话,他们不承认有这个可能,那我就可以走人了……你已经清晰地表达出了素凤的意愿,”陈太忠的回答,非常地果决。

“那么,接下来的结果,就不会很愉快了,”蒋君蓉娥眉轻蹙,显然是很为难,“你能确定,沃达丰真有这个意向,对吧?”

“非常确定,”陈太忠点点头,他的自信,源于对凯瑟琳的信任,但是同时,他真的知道西方的公司,是怎样的贪婪,怎样习惯用合理的手段剥夺他人财富。

“那这个事情很可能做不成,”蒋君蓉很干脆地表态,“除非我心甘情愿地降价。”

“做不成就做不成了,有什么呢?”陈太忠眉头一皱,“我仔细计算过,做不成这一单,咱素凤不亏钱,大不了把市场重心放到国内。”

他这是强势习惯了,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搁给蒋君蓉,甚至搁给荆紫菱,都是不太能接受的,两人齐齐发话,“你是说,这个合同不执行了?”

“我只是说,搁给**作的话,就拒绝议价,若是他们中止合作,那我打官司起诉,大不了也就是买卖不做了,索赔到的钱可以弥补损失,”陈太忠回答得理所当然。

“你可能就索赔不到钱,别说院有没有胆子判,就算判了你也赢了,西门子不给钱怎么办,你到德国执行去?”蒋君蓉眉头一皱。

“那就扣他们西门子手机生产线的设备款,”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素凤项目的部分设备款还未支付完毕,不过他不太清楚数目,“还不够的话,申请查封西门子在华资产抵账。”

两女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她俩知道陈太忠的强势,也知道这家伙是说到就能做到,但是这个态度,实在是有点太强硬了。

“因为舍不得两千多万,放弃五六千万的利润,我下不了决定,”蒋君蓉沉吟好一阵,才轻叹一声,“而且我也没你那能力,去折腾西门子。”

“能力这种东西,你不干就永远没有,”陈太忠并不认为,蒋主任的褒奖有多重要,他淡淡地回答,“跟某些人、某些公司打交道,你必须体现出维护利益的决心,只有强者,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

我当然知道你说的这个,蒋君蓉也是有点无奈,她不甘受到别人的欺压,可又舍不得那即将到手的利润,真是要多纠结有多纠结。

她忍了又忍,最后还是直接发话了,蒋主任确实不怎么习惯委屈自己,“陈主任,这个事情你通过普林斯公司协调一下,我想并不会太难。”

总算她还知道克制,没有直接点出凯瑟琳的名字,不过,当着荆紫菱这么说,点出和不点出,差别也不是很大了。

3055章三人计(下)

陈太忠听到这话,轻喟一声,却是出奇地没有计较,蒋君蓉你也……不过这点担当,“普林斯公司已经帮了咱们很多,这点事情要是都处理不好,真的太让人小看了。”

这话也是借口,凯瑟琳昨天表示出的遗憾和抱歉,已经是表态了,她不方便再插手这件事,以陈某人的心高气傲,自然也不会再去乞求什么。

“你说的话我都知道,但那是五六千万的利润啊,还有海外市场的名气,”蒋君蓉很坦率地一摊手,“你能确定,我坚持了,他们不会另选别家吗?”

“我当然不能确定,要是能确定的话,还用说这么多废话?”陈太忠摇摇头,他回答得也是异常坚决,“但是底气这东西,是别人给不了你的,必须要自己争取……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这强硬的话说完,他也觉得,这么大数目的资金,蒋君蓉那里怕是会有点压力,尤其是沃达丰这事儿,做得也有点恶心人。

哥们儿也不能一直给自己人压力,于是他沉吟一下,又缓缓发话,“你能顶住压力的话,有八成可能性,最后屈服的会是沃达丰。”

“八成……倒是能博一下,”蒋主任听到概率有这么高,眼睛就是一亮,她也是心性坚毅之辈,并不缺放手一搏的胆子,“你确定有八成就行。”

“如果不到八成,我会帮你把概率提高到八成,你说了,我对科委是有感情的,”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他终是不能看着沃达丰的人肆意压榨自己的人。

蒋君蓉默然,好半天之后,才轻吁一口气点点头,“你敢这么保证,那我就放心了,抵挡压力的事情,交给我了。”

“太忠哥的保证,可是很珍贵的,”小紫菱笑吟吟地接话,她知道这俩人没关系,但是眼睛看到这一幕,还是有点不是滋味,于是就要卖弄一下自己的聪慧,“现在,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技术性的建议,也能适当地提高一点概率……”

听她说完之后,陈太忠愕然地微张嘴巴,像从不认识她一样,上下打量她两眼,方始眉头一皱,“小紫菱你啥时候学得这么阴险了?这商场真是毁人不倦。”

“紫菱这个建议不错,深合我意,”蒋君蓉笑眯眯地点点头,“反正要翻脸了,也不差多得罪他们一点……真希望明天西门子就通知我降价。”

“不是特别堂堂正正,这种手段,还是少用为好,”陈太忠摇摇头,心里却暗暗嘀咕,小紫菱这算盘,跟哥们儿以前的行事风格颇有几分相似,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吖……

西门子似乎是听到了蒋君蓉的心声一般,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他们果然联系了蒋主任,得知她还在北京,就邀请她前来面谈——有点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蒋主任都在跟对方讨价还价倾诉苦衷,直到晚上六点半,她才离开西门子——德国人婉拒了她共进晚餐了请求。

才离开西门子,她就一个电话打给陈太忠,“陈主任,我可是听了你俩的建议,磨了一整天嘴皮子,最后才勉强表示同意西门子的要求。”

“这是小荆总的点子,跟我无关吧?”陈太忠听得就笑,这个点子确实就是荆紫菱提的“技术性建议”,说白了就是一个字:拖。

“我都表示答应了,那翻脸就是早晚的问题了,”蒋君蓉确实是扛着压力的,“翻脸之后事情成不成,还不就是看陈主任你愿意不愿意伸手了?”

“这种事情,我答应了绝对会做到,你放心好了……不过,你也得若即若离地勾好他们,”陈太忠笑着挂断了电话,接着不无感慨地叹口气,“蒋君蓉做为个女人,能有这份担当,真是会让不少男性干部羞愧。”

“蒋君蓉?”听者愕然,今天晚上,跟陈太忠吃饭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天南省前省委秘书长,现新闻出版总署的副署长何宗良。

何署长当然知道这蒋君蓉是何许人物,整个天南省官场,本来就不少人知道,前素波市委蒋书记有个美艳无比的女儿。

等蒋书记从天涯省王者归来,出任天南省政府一把手的时候,蒋君蓉那就无人不知了。

凭良心说,蒋世方要是在天南省内一步一个脚印,从素波市委书记干到省长的话,还真的未必有多少人知道蒋主任,她在招商办的一系列业绩,会被她父亲的光芒遮挡,尤其是谁也没想到,蒋主任的父亲会杀回来,这不啻一个现代版的灰姑娘故事——或者是灰公主。

对蒋主任的作风,何署长也略有耳闻,听到“若即若离、勾引他们”之类的字样,他自然会生出一些不太……那啥的想,不过他不便细问,只能点点头,“小蒋对工作的热情,那真没得说,杜毅当省长那一阵,都高度赞许她,我在省委都听说了。”

“现在杜老板不会再赞扬她一个字了,”陈太忠干笑一声回答。

“这就是人在官场的无奈,”何宗良轻叹一口气,杜毅在主持省政府工作的时候,必须要褒奖政府工作中出类拔萃的干部,但是谁也没想到,蒋世方回来了,而杜省长又成了杜书记,“一夜之间的事情。”

“陈主任你在说什么?”一边的于总有点听不懂。

“跟你没关系,我就是跟何署长有点感慨,”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

不过,何宗良也被这个话题勾起了一点兴趣,“你现在跟蒋君蓉合作?我记得蒙书记在的时候,你俩似乎不是很搭调。”

“她现在遇到了点麻烦,而且这个麻烦跟我有点关系,”陈太忠将事情原委解说一遍。

说到后续处理手段的时候,他略略地顿了一顿,不过眼下在场的四人,除了他和何宗良,就是马小雅和于总,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小紫菱提出了一个建议,有点阴损,她要蒋君蓉不要一口拒绝,而是要假意答应西门子降价的要求,一直拖下去,“能拖多久算多久……你不要很痛快地答应,这跟你以往的形象不符,而是要表现出舍不得其他的利润,反正对你来说,这是本色演出。”

这个建议,是建立在沃达丰很快就会推出“送手机”服务的假设之上的,这样的活动,是为了配合运营商在短期内迅速占据市场的行为,若是时间太长的话,市场需求、相关的宣传都会有变化。

素凤手机要是一开始便旗帜鲜明地拒绝,沃达丰自然要生出寻找其他合作伙伴的念头,世界上的手机生产商多了,死了张屠夫,也没人吃带毛猪。

但是素凤半死不活地吊着,就能让英国人生出侥幸心理,要知道这手机生产商虽然多,但就是西门子的那句话了,没有中国的代工厂子,他们几乎都不会考虑这个项目。

沃达丰的定制机,属于半买半送的性质,主要目的是为了推广业务,在这个手机上,英国人不存在赚钱的可能,少赔一点图个客户群也就是了,所以对他们来说,节约成本很关键,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使出了这种出尔反尔的手段。

而对西门子来说,这么低的价钱,那是生产多少赔多少,一部全新的手机才四十来欧元,折合人民币不到四百块钱,怎么可能赚钱?

所以,素凤不明摆着拒绝,沃达丰和西门子就不可能死心,而且必须指出的是,他们已经按照要求,生产出了合格的产品。

等到沃达丰忍无可忍,必须要个明确的回复的时候,素凤适时地撂挑子,他们再找手机生产厂家,就未必赶得上形势了,血汗工厂,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开得起来的,尤其是这种还带有一点技术含量的血汗工厂。

然而小紫菱的盘算,可不止这么一点点,她当时就明确地指出,你们素凤经过长时间的探讨之后,最终拒绝了西门子的无理要求,那么紧跟着,就要提出赔偿的需求了,打铁趁热——既然责任不在你们一方,前期巨大的投入,不可能就那么扔了不是?

这个建议,那就比较阴损了,素波人打官司的时候,正好是沃达丰在忙着找别的生产商接单,这个节骨眼上,只要宣传跟得上,其他供货商知道了这个消息,会有什么反应?

有点骨气的,直接就放弃这种鸡肋单子了,就是那些没骨气或者饿得等米下锅的主儿,见了这个案例,随便把单价提升十来八欧元,也是正常的吧?

荆紫菱敢自称天才美少女,那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她甚至指出了其中的关键,“只要蒋主任你扛得住,太忠哥又肯支持,沃达丰……哼,就等着哭吧。”

(更新到,凌晨有加更,预定三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