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6章 带挈求三月

3056章带挈(求三月保底月票)

何宗良听完陈太忠的解释,禁不住叹服,“小陈,你和蒋君蓉还有小荆,这都是绝对的人才啊,大家都像你们这样做事的话,不知道能给国家挽回多少损失。”

“这是我该做的。”陈太忠闻言轻笑,一边说,他一边看于总一眼,“于急,你交游广阔,可不能把这话泄露出去,要不就不灵了。

“我搞文化的,对你们这高科技产品,可是一窍不通。”于总捂嘴轻笑,看那动作,怎么也不像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倒像是个小姑娘,“我又是女人,今天能见到何署长,就真的很荣幸了,记不住你们说的这么多。”

这顿晚饭,可也不是那么无缘无故,陈太忠来北京的消息,于总也知道了,其实,她跟苏文馨的圈子很接近,基本上都是文艺界里面生存,不过大家还各自有一些其他的来钱门道。

陈太忠能请来布兰妮的消息,在小圈子里很快就传开了,苏总很上心,但是于总表现得就不是热切,一个是她手上没有太够份量的腕儿,另一个就是,小陈的马子马小雅,以前可是她的跟班,后来才放单飞的。

以很多人的想法,跟班今非昔比了,老领导就该摆正位置,适时地调整心态,这话是没错,但是有时候,还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北京城就是一个分外讲究排资论辈的地方,越到高层,越要讲究不能随便更换阵营,而这高层的习俗,又渗透到了低层上有所好下有所效。

在其他省市,改换门庭或者主从易位的情况,真的很常见,大家也都不以为然,但是在北京城,这样做的人,还是容易被人戳脊梁骨一一做事不讲究啊。

所以于总就比苏总更沉得住气,而时天南那个文化节,她就是跟马总淡淡地吩咐一句,“小雅,帮于姐留两个机动指标,于姐领你这份人情。”

马小雅只能点头,撇开曾经的主从关系不提,想当年她落魄的时候,于总不但提携过她,也曾经出面帮她挡过一些事情的,于总做事仁义,她就不能忘本~就连认识陈太忠,可不也是通过于总这个圈子?

于总不直接对陈太忠,却也不是摆架子,而是她惦记着另一个口子,就是新闻出版这一方面,这个渠道,她一直不是很畅通,别说相关的宣传跟不上,就是纸媒的出版途径,也经常被人卡,她早就想改善在这一方面的被动局面了,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太好的机缘。

生意做到于总这一步,如果不是靠新闻出版总署讨生活的话,按说不需要太在意这方面的支持总署她也认识个把俩人,只不过是没有强有力的人罢了。

但是话说回来,这年头搞文化的话,讲究的就是个全方位的协调,新闻出版总署是她的短板,这是不争的事实,能改善自然要改善。

所以她很有兴趣结识何宗良,这只是一个副署长,但是此人是新上任的一新上任,就说明手里没有老资源,就有资源空额。

等别的资源蜂拥而入的时候,连空额都不会有了,这年头的事情,就是这么**,于是她通过马小雅表示,我和小雅,想认识一下这个副署长,反正是太忠你的老领导了嘛。

陈太忠不会无视这个请求,他本来就愿意照硕自己人,尤其是何署长来北京时间不长,也不能完全地适应当地的风物,他认为,老何需要一些人来摇旗呐喊地帮扶。

何宗良何止需要一些人帮扶?他在北京简直就是两眼一抹黑,倒不是说他一个领导都不认识,但是在本单位业务这一块,他真没有什么可信赖的关系乱七八糟的关系,自找上门倒是不少。

这个时候,陈太忠愿意介绍关系给他,他自然欣然笑纳,对那些关系户,他看得很一般一虽然他是初上任,备选的也少不了。

但是小陈介绍过来的,那就不一样,何署长不看关系户本身的能力,你或者很能干,但是我看的是介绍者小陈的面子一你出了砒漏,还有小陈帮你兜着,

更别说何宗良既然来到了这个位子,他的视野也就宽广了,有了足够的上升通道,我完全可以再往上走一步,这已经不再是梦想。

所以,小陈约他晚上吃饭,还说要介绍两个商场上的胴友。希望署长帮衬一二,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你的朋友,可不就是我的胴友?咱俩可是一块挨枪子的交情,你再说什么,就见外了。”

是你帮我挨枪子的交情!陈太忠在心里默默地帮他补完,“何署长,明天我找老首长汇报工作,一起去吧……但是,我不敢保证老首长会见你。”

“啧,太忠你这话说的,有意思吗?”何署长很和蔼地批评他,其实,没有人能比省委秘书长更能了解黄老在天南的恐怖势力了,如果得到认可的话,他何某人回天南任一任省长或者省委书记,真的不是梦想。

“老首长年纪那么大了,硕不上见我很正常,他的精力……是有限的!”他表态表得很坚决,“明天我沾你的光,陪你去一趟,见不到人,留个名字也啊”,其实以前,我就跟着蒙书记见过老首长。”

天南官场有逢年过节看望黄老的老传统,所以何宗良去过黄家也不止一次,这次他进京任职之初,还专程去黄家拜望过。

不过,他被周瑞挡驾了,周秘书告诉他,你有这份心就行了,老首长也知道你这么个人,既然从地方到了中央,那么,希望你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努力,不要辜负大家的信任。

这都是套话,何秘书长来之前就很清楚,自己十有**见不到黄老,别看老人家可能对他有印象,但是他这次进京,从名义上讲,是杜毅送他上来的。

再有就是,黄家的院子外面,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他一个才进京的地方干部,若是马上就能得到黄老的亲自接见,那传出去味道都不一样,这世界上哪里有无缘无故的爱?

所以何署长那次上门,就是表示礼数去了,掺杂着一点小奢望,却也不算多,关键是他不敢不去黄老见不见我,那是黄老的事儿,我去不去,那是尊重与否的问题。

可是眼下陈太忠愿意带挈他一起去,没错,就是带挈,处级干部带挈副部级干部一一京城的官场,光怪陆离没有太多只有更多,对何宗良来说,这就是太好的消息了。

所以晚上一顿饭,是宾主尽欢,于总得到了她想要的,马小雅尽了一个曾经跟班的人情,而何署长也是心怀大慰。

第二天上午,陈太忠跟荆紫菱、何宗良登门,黄老很给面子,三个人一起进去了,毫无意外地,小紫菱最得老人家的宠爱她之所以跟看来,还有一点原因,就是淡化何署长跟看来的味道。

对于天南省精神文明建设的工作,黄老听得津津有味,听完之后他很直接表示,干部家属调查表这个事儿,你干得不错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大儿子也在国外。

老人家甚至指出,这个事情你要持之以恒地抓下去,做得好的话,将来中央可以借鉴这些经验,考虑把省部级干部家属在外的情况,也登记备案。

他认为此事很有必要,因为这可能影响国家政策,“**年的时候你还小,因为美国的制裁,一些干部家属的海外资产被封,还是扰乱了不少人心,这种里应外合,颠覆性很强。”

说完这些,按说陈太忠等人就该告辞了,不过老人家谈兴很高,又问起来你这两天在北京,没有游手好闲吧?

这个时候,就轮到天才美少女发挥了,她将西门子的事情讲了一遍,“……咱们国内企业,在国际上还是嫩了一点,人家就敢随便欺负你。”

“落后就要挨打嘛,该交的学费,还是得交。”黄老点点头,倒没有多生气,他对这些看得太清楚了,“规则是人家制定的,为了融入这个体系,咱们已经付出太多了,希望你们付出的代价,能换来该有的成果,小陈,毫无必要的牺牲是没有意义的。,、

“我就没打算牺牲。”陈太忠坦荡荡地回答,然后他看一眼荆紫菱,“你把你提的那个应对方案,也跟老首长说一说嘛。”

黄老听小紫菱说完,禁不住哈地笑一声,他点点头,“行,挺好的,有礼有节……你和小陈还真是一对儿,擅长搞这种小动作。”

这个词语略带贬义,显然老人家对这种行为不是很欣赏,但是听他的语气,又是非常肯定的意思,可见他对西门子的出尔反尔,也是相当不满,所以赞成这以毒攻毒的方案。

“老首长,您该歇一歇了。”周瑞适时地走上来,“活动一下,该吃饭了。”

“小紫菱留下来陪我吃饭,你俩走吧。”黄老毫不客气地出声撵人,不过最后,他还是表示,“以后再来北京,想见我就直接来,不要搞什么预约,你个小娃娃,想那么多干什么?”

(三月了,官仙进入收尾阶段,最后几个月,书友们给个漂亮的数据吧,这是加更,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