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7 -3058邀人

3057 3058邀人(求保底月票)

3057章邀人(上)

陈太忠来北京,主要的目的,是为植树节邀请观礼的领导,不成想正事没办成,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大堆。

跟黄老汇报工作,不算杂事,可那些文化节或者西门子之类的,就算是横生枝节了,然后很不幸地是,由于他来得比较晚了,一时间竟然约不到合适的领导。

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国家林业局的领导,但是这植树节是全国性的节日,几个总局领导,根本不够下面分的。

部委领导本来就不是那么好约的,三月十二号就是植树节了,你二月底才跑过来邀请,这可真的是太晚了,别人想帮着说话都不方便。

黄汉祥跟其中一个禹局长小有交情,他帮着出声邀请一下,结果那边苦笑,“您早说啊,老家那边植树节连着约了我四年,好不容易今年空,答应下人家……唉,我去推了他们吧。”

“那友算了。”黄老圌二一向自诩讲究人,要是该局长炸刺,他要记在心上,可是人家说得这么可怜,他自然不好强迫人家,说什么你让老家人再等一年吧。

撇开林业局,其他部委就不是很合适了,宣教部或者文明办俩是能派人下去,但是贾自明刚去过不久,这个口儿再下去人,就有违黄家的本意。

至于说民政部,那肯定是不行的一、根本就是打脸呢,那么勉径够得着的,也就是文化部和团中冇央,选来选去就是文化部了。

然而,文化部的领导们最近也都很忙陈太忠猛地发现,自己在北京城的人面儿还是不太够,他倒是认识安国超和井泓,但是这俩不合适啊。

正事儿办不了,乱七八糟舟事情俐是招惹了一堆,陈某人的心里真是有点郁闷,可是这和郁闷还不能跟别人说。

按说,他是可以托邵国立或者韦明河之类的想一想办,但是被邀请的对象就是那么多都没有闲人了,这时候他开口,真是不够丢人舟一一你早干什么去了?

除了丢人之外还可能被人小看,请领导观礼这和事儿最是考验人脉,比如说陈太忠跟邵国立关系不错,发改委想跑个项目也能托付一下,但人家邵公子专门吃这一行的这样的托付,那叫找对人办对事。

但是他要求邵国立帮忙联系个领导,下去观礼,这就显示出他陈某人底蕴不足,别人嘴里不说,心里难免就要生出小觑之心。

所以知道他苦恼的,除了身边的几个女人,就是南宫毛毛这帮人了一一他们吃的就是介绍关系的饭,陈某人不怕跟他们说。

当天下午,他又来到南宫的宾馆,于总和苏总照例是在麻将桌上屡战,马小雅和南宫陪着他,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接近五点的时候,一个矮胖的家伙走了进来,他笑着点点头,“嘿,陈主任也在啊,真是稀客。”

陈太忠对他也有点印象,此人叫做章渝,是跟着南宫混的,不过在外面也有点小局面,跟南宫的关系,大约就是马小雅跟于总的关系一般。

“嗯,“,他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此人在圈子里的口碑不是很好,办事拖拉无比,经常就有始无终,而且级别也低了一点,他无须太客气。

章渝却是不在意,也在笑着在一边坐下,静静地听他们聊天。

说着说着,又说到了请人观礼的事情,陈太忠悻悻地表示,“实在不行,就从水圌利圌部请个禹部圌长吧,这个树葬……跟水土保持也有关系,不管怎么样,后天我要走了。”

“树葬啊……这是移风易俗,教圌育圌部钟老大也行吧?”章渝终于插嘴了,他一边说,一边看一眼南宫毛毛。

“教圌育圌部……,南宫闻言就皱起了眉头,好半天之后,他才看一眼陈太忠,“太忠,钟部圌长那儿,那谁……能说上话。”

“教圌育圌部,“,陈太忠听得也是颇有点无语,这教育跟树葬实在很难扯得上关系,不过,非要扯到一起,也不是不可以,主要让他心动的是,钟部圌长可是正职。

这种事情,要是能请个正部下去,那真是天大的荣幸了,当然,钟部圌长可以不是专程前去,顺便再视察一下天南的教育状况,如果能及时赶上学雷锋日的活动,那就更好了一一不过估计是不可能的。

想一想要参加奠基仪式的陈洁,是分管教育的赢省长,陈太忠觉得此事的希望,愈发地大了一点,然而再转念一想,他跟孙姐也没什么太深的交情,凭啥就敢要求这么的大人情呢?

凭良心说,他认为只要理由足够,请一个正部下去视察未必有多难,但是理由如此牵强,还要如此仓促地请人下去,这人情真的不小。

而且,南宫也早就知道驹姐跟钟部圌长关系好,却是一直没提到要请这个人,里面怕是也有点说的,他侧头看南宫一眼,“好像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啊。”

“是啊”南宫毛毛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有点恼火章渝的大嘴巴,不过话都已经说出来了,他也只能瑟着性子解释一下。

“文圌革的时候,孙家保护过钟部圌长家,这个关系是没得说的,但是,她是做小辈的,这么仓促地开口,多少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这个树葬和教圌育圌部……章渝,我就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能提这么个建议出来。”

“我这……”章渝挠一挠头,肥嘟嘟的两腮扛动两下,然后才吞吞吐吐地回话,“其实很简单啊,天南要搞个文化节不是?陈主任要是能把迈克尔杰克逊请过来的话,他提什么要求,羽姐都会答应的。

“啧,“,陈太忠和南宫毛毛齐齐地咂一下嘴巴随后,陈主任哈哈大笑了起来“敢情孙姐还是杰克逊的粉丝不过章渝,这个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我就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亏你也是在北京城找饭轻呢”,南宫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不知道杰克逊,你总该知道崔健吧,当初为什么封他?”

“啊?”章渝听到这话,登时傻眼,他原本也是聪慧的人,一下嗽驶艳过采t因果一“原采是有人不想他来吖?”

“所有人都知道,就是你不知道,可你还就好意思提建议”南宫毛毛没好气地祖他,原因很简单,这货让自己在太忠面前被动了。

一边训人,他一边不着痕迹地拍马屁,“跟你说吧,杰克逊来不了,有艾滋病嫌疑的麦当娜更来不了,这不符合主旋律,太忠能请到的布兰妮,就是能请到国内来的、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流行歌手了”说到这里,他厉喝一声。

“章渝,把你偷圌窥女人换衣服的时间节省一半,就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我这…………也是好心”章渝讪讪地回答,他今天来,是有自己的私心的,他知道陈太忠在搞一个文化节,而偏偏地,跟他同圌居的女歌手孔令琪最近正处于事业低潮。

他想帮扶自己的女友一把,但是跟陈太忠关系又比较远,所以才想前来献计,不成想却是犯了很低级的错误,一时间真有点无地自容”“只是想帮琪琪争取一个文化节的名额。”

他有他的苦衷,但是陈太忠是真有点受不了,不过看在南宫面子上,他也不好多计较,“都不是外人,有想你就说,同等情况下,我自然会优先照顾自己人,别提这些不靠谱的主意…………当然,条件太差的话,也就筛选下去了。”

“你真是给我丢人,“,南宫毛毛没好气地看着章渝,他自然知道,章渝求的名额是为谁,“孔令琪那破嗓子,也就能唱个《男儿当自强》,只有你拿她当今宝。”

“有新歌了,真的,“,章渝怯生生地回答,“我自己给她写的一首,《天刽歌》……,…,

诸事不遂啊,陈太忠发现自己的希望打了水漂,既然孙姐的人情,确实不是那么好领的,他也就无意强求了,既是如此,他甚至连在这里吃饭的兴趣都没有了。

回到别墅之后,想着这一趟来的效果不是很夹,他心里真的有点憋屈,来之前,老秦都知道我是来搬人的了,结果搬来搬去的,搬个水圌利圌部的画部圌长回去,赢部圌长是不小了,但是水圌利圌部的涧碜不硐碜啊?

他翻来覆去地想了半天,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能搬得动的人,真的没有了,在职的就是那么些岗位“…………嗯,等等,在职的?

在职的没有,咱可以搬老干部嘛,想一想省老年协会的会长谄业峰来凤凰,殷放和章尧东也得鞍前马后地陪着,他就觉得,请来有影响的老干部,也是成。

天南最有影响的老干部,非黄老莫属了,但是很显然这不现实,黄老一家都非常避讳此事,谁都希望黄老活得长一点,操作这个事情,犯忌讳。

主毖章邀人(下)

但是这难不住陈太忠,黄老不行可以请别人不是?而以他那点可怜的信息,天南除了黄老,再有能拿的出手的老干部,就是郑飞了。

郑飞?想到这个名字,他就禁不住想到了简泊云,简大姐不但是郑飞的大儿圌媳圌妇,而且,还欠了他一点私人的人情,起码,有她的关说,粮食厅厅长侯国范他是抬手放过了一国储粮亏空这和性质,砍斤,厅长的脑袋,太简单了。

想到这里,他抬手给简泊云打个电冇话,“简大姐,我是文明办的小丶陈,现在在北京呢……,嗯,衡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工作遇到了一点阻力,想从您这儿获得一点支持……”

简泊云静静地听他说完,也没有表态一一前文说过,她本来就是个非常讲究长幼尊卑的人,指望她对陈太忠这种小字辈做出什么明确表态,真的不可能。

但是同时,她也是斤,乐于帮人协调的人,长辈心理强的这和主儿,通常也很愿意体现他们的存在感,当然,以她的矜持,肯定不会说死”“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问一下,你也多活动一下,不要光指望你简阿姨。”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简大姐的活动能力,又岂是一般人能望其项背的?约莫半斤,小时之后,那帕里将电冇话打了过来,“太忠……在北京呢?”

“我在素波呢,有事儿你说”陈太忠没好气地回答,以你那厅的能力,能不知道我在北京吗?你看你这废话说的。

“少扯淡,知道你在北京呢”果不其然,那帕里真是什么事儿都明白,他干笑一声,“老板要找你说话,我们都在北京,不方便见你,等一下哈。”

下一煎,蒙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简泊云说你想邀请个什么人,嗯……”……,说一下情况。”

“没别的情况可说,就想去碧空跟您干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蒙书冇记的话,陈太忠只觉得身心疲惫,“在天南……干得太辛苦了。”

“当初你来就来了,现在来,我不要了”蒙艺淡淡地回答,“你就是欠磨练,宝刮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知道痛了是好事儿,给我说重点!”

“我就是想请个人欢礻匕嘛,又怎么痛了呢?”陈太忠听到他这不疼不痒的回答,真是有点抓狂,“我搞了一个树葬陵园,按说这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说……”

对他的暴走,蒙艺也不以为然,就那么默默地听着,等到最后才发一句话,“这个精神文明建设,唐总垩理管得到的。”

那是,我知道他管得到,唐总垩理分管的口儿,就是陈洁那个区域,陈太忠很清楚这介”不过他一直琢磨邀请的,是部圌长赢部圌长之类的人,哥总垩理“……这个级别他还真没惦记到。

所以他有一点愕然,“您的意思是说?”

“我什么意思也没有,就是听说你在北京,给你打个电冇话”蒙艺轻哼一声,声音渐渐地低至不可闻,“都在北京,还没时间见面,嘿,“…真有意思。”

你觉得有意思,可是我觉得没意思了啊,陈太忠也是个桀骜不驯的,一时间他就有点恼怒,“您要是觉得不合适,我不搞这个树葬了成不?三月十二号,我去碧空!”

“来吧,我让小那安排你,但是……陈洁和潘剑屏怎么办?”蒙艺哼一声,“你也老决召四孙,马e赢厅的圭儿t,别净说废话。,

陈太忠嘿然不语,好半天之后,他才轻喟一声,“那就麻烦老书冇记了。”

“麻烦?我一点儿都不麻烦,就告诉你唐总垩理分管这个”蒙艺很干脆地回答,“其他的,你自己去张罗,他跟荆老关系不错,这个你该知道。”

嗯?挂了电冇话之后,陈太忠发起呆来,他隐约记得,在荆老做寿的时候,唐总垩理似乎亲自打电冇话贺寿,不过不管怎么说,荆以远只是在文化界有名望,是很超然的一个长辈,凭他,“请得动赢总垩理吗?

但是蒙艺能打电冇话过来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堂堂的中冇央委员,这次换届,都有资格琢磨进政治局的主儿,说话不可能不靠谱。

琢磨一阵,他发现一时半会儿琢磨不出这个味,说不得打个电冇话给荆家,这和事情他要直接找荆老,不能让小紫菱传话。

荆大师已经吃过了晚饭,出去遛弯了,又过一阵,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回来了,大家正说不要在家吃了,去个什么地方的时候,荆以远将电冇话打了过来,小陈你找我?”

果不其然,当荆老听说,小陈想请化邀请唐总垩理来参加树葬陵园的奠基的时候,也是非常地悄讶,“哎呀,这个事儿怕是够呛,他例是对我挺客气,但是我这一斤,糟老头子说话,他未必会答应。”

“您就帮我问一下吧”呼他这么说,陈太忠越发地感觉到蹊跷了,这里面必然有点文章,只是眼下,他顾不得多想,只能撺掇了,“成不成的,您问一下就行,我搞的这个树葬陵园,您不是一直挺支持的?”

“问一下肯定没问题,你张嘴我能不答应?”荆老爽朗地笑了起来,“呵呵,我只是告诉你,别寄太大希望。”

我还就寄了很大希望呢,接了电冇话之后,陈太忠还想琢磨一下,结果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又枯缠了上来,要跟他出去泡吧。

“忍两天吧,没准过六会儿,黄二伯要来呢”他笑眯眯地拒绝,“还是叫外卖来吃吧,要不这样,我做饭给你们吃?”

“那好啊”伊丽莎白先笑了起来,她是比较感性的一个女孩儿,非常喜欢这种家庭的温馨,“我可以帮你很多,恍如说洗蕃茄、打鸡蛋,“,

“这“真是能帮我很多”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心说我记得圌国大餐里面,有些菜也是很需要烹饪技巧的,你怎么就只会这些?“你会择芹菜吗?我昨天买了点回来。”

“会,把叶子都取掉,茎留下”伊莎笑眯眯地点头,很自信地回答。

“算了…。”还是叫外卖吧”陈太忠撇一撇嘴,芹菜你不截取掉那些老一点的茎,也得把丝抽了吧?“我给你们炒个番茄炒鸡蛋。”

“难道我说错了?”伊丽莎白眉头一皱,很不服气地发问。

凯瑟琳可没心思听这些,虽然她在家里一直是非主流,但是做饭这种事儿,还是轮不到她,锦衣玉食家庭里出来的,她也不觉得这就有如何浪漫,“你要是不陪我们泡吧,就得在北京多呆两天,不许后天就走。”

“这个,“…我还是先去做饭吧,你们点菜”这个要求令陈太忠有点为难,他站起身来刚要走,结果手冇机又响了。

来电冇话的还是荆老,他很开心地发话,“电冇话我打了,他说时间上安排得开,要你明天上班的时候给他打个电冇话,细说一下情况,真走出乎我的意料。”

可是这个反应,正在我的意料之中啊,陈太忠也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该什么,不过他还不能解瘩,荆老这么大年纪了,就不要为这种诡异的事情操心了,“那可太谢谢您了,我就知道您面子犬,…他电冇话号码是多少?”

问明白号码之后,陈太忠是再也没有炒菜的兴趣了,坐在那里愣愣地发起呆来,哥们儿…,能请到一个赢总垩理去奠基?

见他这画模样,伊丽莎白默默地站起身,去楼下的厨房了,凯瑟琳则是走到大厅的一角,拿起电冇话点外卖,两人很自觉地不去干扰他的思路。

“没准还真要多呆两天了”陈太忠也没愣多久,下一煎他就站起身来,他隐约猜到了一些东西,不过不是很明确。

不管怎么说,能请一个禹总垩理到场,他就算超额完成任务了,所以接下来的晚饭,他吃得很开心,更令人开心的是,他做的番茄炒蛋,获得了两位佳人的高度认同一一其实西红柿炒鸡蛋这道菜,真的是不分国界的。

吃完饭差不多就是七点半,伊丽莎白去收拾碗筷,陈太忠和饥瑟琳则是各自端了酒杯,坐在沙发上细细地品尝,令陈太忠有点不习惯的是,凯瑟琳居然喜欢上了看中视的《新闻播报》和《热点访谈》一一这还真是入乡随俗了。

热点访谈看完,差不多就快到八点了,陈太忠正琢磨这个点钟,黄二伯也不会再来了,不如提前休息一下,去**啪啪啪的时候,黄汉祥的电冇话打了进来,“太忠在家的吧?”

五分钟后,黄汉祥和阴京华走了进来,看起来黄二伯今天又喝了不少,不过他依旧脚步稳健地走上二楼,“好久不来了,都有点陌生了。”

“我也没多久不来啊”陈太忠笑着回答,一边回答,他一边吩咐一句,“伊莎,帮我把刚买的喜力啤酒拿上来两提。

这种事情,往常都是张馨干的,马小雅要在的话,也有这和眼色,但是马主播现在正找饭辙呢,要回来怎么也是零点以后的事儿了。

“哎,张馨那丫头没来啊?”黄汉祥看到帮自己拿酒的是个外国丫头,也是禁不住嘀咕一句,不过下一竟,他就将注意力转移了,“嗯,那个什么,定下来请谁没有?”

陈太忠沉吟一下,小心翼翼地回答,“正琢磨请国圌务圌院的唐呢,“,

(三更到,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