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9 -3060暗示

3059 3060暗示(求月票)

3059章暗示(上)

陈太忠这个回答,真的是心不甘情不愿,但这种事情,根本是瞒都瞒不住的,除非他请不到唐总囘理,还存在瞒得住的可能——但也仅仅是可能。

而且黄二伯对他这么热心,他也不忍心瞒哄对方:好吧,你就当我是个贰臣好了。

“什么?”黄汉祥正端着啤酒打算往嘴里倒呢,听到这个答囘案,手一抖就停在了空中,接着,白花花的啤酒沫子就从瓶口喷囘涌了出来。

而黄总却是浑然不觉,他侧头又打量陈太忠一眼,方始发话,“你说的是……一字眉?”

一字眉?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然后才点点头,确实,唐总囘理的眉毛不但浓,而且中间几乎没有间隔——也不知道这外号是谁起的。

“嘿,有囘意思啊,”黄汉祥索性不喝酒了,他把酒瓶往桌上一放,直勾勾地盯着小陈,似乎是对方脸上长出了花一般,好半天他才微笑着发问,“怎么请的?”

“我给……给荆老打了一个电囘话,他对这个树葬工作挺支持,”陈太忠吞吞吐吐地回答,他实在不想提蒙艺的名字,这不是怕对方知道,而是说……直接说出来,岂不是有抱怨黄家支持不够的意思?

而他确实不认为,黄家对他的支持不够,“荆老代我问了一下唐总囘理,那边表示说,时间是安排得过来……”

“……”黄汉祥沉吟了三秒钟,哈地一声笑出了声,“嗐,别跟我扯这些,你也不看一看,今天就是三月一号了,荆以远没那么大的面子,蒙艺还跟你说了什么,你直接说就完了。”

“我其实没想麻烦蒙书囘记,”陈太忠心说果不其然,京囘城里这些人,鼻子一个比一个尖,嗅觉不是一般的灵敏,说不得他只能苦笑一声,“我就是想通囘过简泊云,看能不能请个老干囘部过去,这个简泊云,是郑飞的大儿囘媳囘妇,她跟蒙书囘记关系不错,然后……”

他在这里说,黄汉祥默默地听,当他听到蒙艺表态不会亲自出面的时候,微微地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明悟,这时的他看上去,何曾有半分的醉意?

事情并不复杂,几句话就说完了,然后屋里陷入了沉默,良久,黄总才叹口气,微笑着摇头,“哎呀,你这家伙,要我怎么说你呢?这运气也太……什么事儿你都能插上一脚。”

“刚才我正琢磨这事儿呢,总觉得里面有点味道,”陈太忠笑一笑,也不解释自己为什么一开始隐瞒跟蒙艺的联囘系,都是明白人,解释反倒是着相和见外。

正经是,他心里的不解可以问一问,“黄二伯您点拨我一下?”

“你觉得是什么味道?”黄汉祥饶有兴致地发问,“学会独囘立思考,是很有必要的。”

“是有必要,”陈太忠点点头,他承认这个说法,但是他有苦衷,“我的信息面不行啊,哪里能知道你们这些上层的消息?”

“一点都不上层……好吧,算是上层消息,但是你肯定都知道,”黄汉祥笑着看他一眼,一伸手,居然拎起了那瓶啤酒,“说穿了很简单的……京华你别提醒他。”

陈太忠坐在那里想半天,才试探着发问,“是因为……马上要换届?”

黄汉祥美美地灌了几口啤酒,又长长地打个酒嗝之后,才笑眯眯地摇摇头,“这肯定是有关的,但是你没说到点儿上。”

“那就是南巡讲话上纲要的事儿了,”陈太忠点点头,这一刻他恍然大悟,其实他心里一直就有这么个猜测,只不过是朦朦胧胧的,经过黄汉祥的点拨,他终于理顺了思路。

“这么简单的事儿,你也要猜半天,”黄汉祥哼一声,状似不满,“小陈你这点政囘治敏囘感性,还不如我家小雨朦。”

“我也觉出来不对了,只不过不能确定跟这件事有关,”陈太忠很不服气地还一句嘴,何雨朦虽然年纪不大,看起来清丽纯真,但是她能想到这个可能,真的很正常,她常年在京囘城,整天接囘触的都是什么人和事?耳濡目染之下,这点政囘治智商应该是有的。

而陈某人则不同了,他有足够的思维和判断能力,但是……远在天南,哪里能比得上身在京囘城的耳聪目明?中枢机囘关的大事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又不是单单的指示上纲要这么一件事。

这一刻,他才能深刻地体会那句话的味道——国内的政囘治中心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北囘京,只有挤进这样的圈子,才可以傲视群雄不负此生。

“早就让你来北囘京的,你不来嘛,”黄汉祥轻描淡写地回答,陈太忠的辩解只是欲言又止,可偏偏他就听得懂,这就是所谓的官囘场思维。

他不但听得懂,还试图挑囘拨,不过黄家老囘二素来直来直去,所以挑囘拨也是赤囘裸裸的,“唉,我还以为蒙艺会点你一下呢,搞半天你还蒙在鼓里。”

陈太忠默然,蒙艺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是用了点小手段,但这并不是不能忍受的,对蒙老板的行囘事风格,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如果能直说的话,老蒙肯定直说了。

其实,蒙书囘记给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了,无非就是三个字——不方便,他可以指出目标,甚至可以点出路径,但就是不合适去囘操作此事。

这个不合适,可能有多种原因,陈太忠非常确定这一点,原本他还不能断定,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但是黄汉祥揭开了骰盖,他自然也就知晓了。

首囘长想要自己的指示上纲要,这是大前提,但是很多人不以为然,而眼下,换届已经自下而上地展开了,留给大家的时间都不多了。

蒙艺这一系,一直持的就是反囘对态度——而这个反囘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对反囘对,只是不赞同而已,事关利益罢了,而唐总囘理是蒙书囘记的同盟。

到现在还要坚持反囘对的,不是真正反囘对的,就是希冀利益最大化的主儿,蒙艺一方做出这么个姿态,其用意无非就是说:我不是铁杆反囘对囘派,是值得争取的,你来争取我罢。

但是这个姿态,还不能做得太明显,大家都看得懂的话,那也不叫斗囘争的艺术了,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好死不死地闯了进来。

严格地说,陈某人身上有两个鲜明的标签,一个是黄家嫡系,是他们在天南的代言人,另一个标签则是蒙系人马,蒙艺亲自提拔起来的,这提拔未必亲自过了蒙书囘记的手,但是凤凰科委这个样板,是蒙书囘记在任的时候扶起来的。

而陈某人也没有因为蒙艺离开,就忘记这段恩情,他甚至在蒙书囘记离开天南之后,还巴巴地给碧空送去了大量的德国工程师——这是个念旧的人。

至于说蒙艺和黄家的碰撞中,陈太忠的选择也很有囘意思:他居然帮着蒙艺,活生生地把夏言冰按了下去,而据说其时,他已经跟黄家搭上了钩。

所以说在大多数人眼中,姓陈的是个面目模糊界线不清的家伙,不过这种现象虽然罕见,也不是绝无仅有——总之,这厮跟黄家和蒙艺,都有相当的交情。

如果要修史,而陈太忠的影响又足够了的话,那么他在“太忠列传”中,必定是个争议性的人物,或者,还会有诸多野史来分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是本纪。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陈太忠搞的精神文明建设,得到了X办的认可,这不但代囘表了黄老对一号的支持,更是将天南省文明办打上了标签,推到了众目睽睽之下。

凭良心说,天南省文明办是个很扯淡的单位,但是领囘导要说你行,那就是行,不行也行,谁要是不服气,请看——天南文明办的主囘任马勉,已经调到了中囘央文明办。

所以说现在的天南文明办,多少也是个支持一号精神的标志性建筑了,这个时候,标志性建筑搞出一些活动,而唐总囘理能去,此为何意?

这不是说唐总囘理一方服软囘了——断断没有此意,如果真是这个意思的话,蒙艺直接就帮陈太忠联囘系了,不会这么旗帜鲜明地撇清。

他是做出了撇清的行动,但是很显然,唐总囘理那边是做了一些沟通,否则蒙书囘记不会暗示陈太忠联囘系荆老,而荆老打个电囘话之后,唐总囘理居然就表示自己很空闲——就像大家认为的那样,堂堂的副总囘理,哪里可能那么空闲?

这是一个相较隐蔽的暗示,我们能支持陈太忠,能支持天南文明办,自然就能支持一号的意思,是的,我们不是铁杆反囘对囘派,条件是可以商榷的,要换届了,大家的时间都不多。

还是说筹码吧。

反正蒙艺都不好直说,而且他还要绕一个弯,通囘过荆以远来实现,这用意就是想绕晕不相干的人,以便让这件事情看起来合情合理——唐总囘理确实跟荆老有交集的。

但是在真正知情的人眼中,这个弯子绕不绕,区别真的不大,他真正的味道在于——事情可以谈,我们没有彻底抵触的心思,但是呢,条件不合适,我们就能抵触。

而反过来说,此暗示存乎于心,强调一个意会,反正唐总囘理真的跟荆老有交情,人家愿意去,或者不愿意去,那都是一句话的事儿,私人交情无关大局。

也正是因为如此,蒙艺不能多说什么,就是介绍个渠道促成此事——当然,以他对小陈的了解,此事一定是能促成的。

3060章暗示(下)

缘故很多,但是陈太忠只看到了一点,蒙老大想暗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确实帮到他了,所以他无视黄汉祥的挑囘拨,并且不怕说出来,“蒙书囘记是想帮我的,这个我能确定。”

“狗屁,”黄汉祥冷哼一声,他不是特别计较蒙艺跟小陈的交情,到他这个地步,真的不在意这些小恩怨,真要说起来,当年他跟夏言冰的关系也不错,就被小陈毁了事情。

他必须要指出是,某些信息,是必须要通囘过一些合适的渠道来释放的,“你不找到蒙艺的头上,他也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找到你的头上……他的诉求要表示出来。”

“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陈太忠并不否认这一点,自打他想明白了其中的纠葛,某些因果也就不用再说了,他清楚得很,“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我找到了他,这是我先有求于人,我没沉住气,这个账我是要认的。”

黄汉祥愣愣地看了他半天,才嘿地笑一声,“原来你要做大丈夫,哈,挺好,不过这么搞的话,你要背的账,会很多的,你确定了?”

“我问心无愧就行了,”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黄二伯这话,隐隐有要挟之意,但是他怕得谁来?我没做错什么,蒙艺虽然有难言之隐,但终究是帮了我的忙。

倒是你黄家在这件事情上,因为黄老不出面,导致我请不到合适的人,那么,你要指责我处事不当,那就是强词夺理了,“我的工作,也需要各方面的配合,不能等靠要。”

黄汉祥看了他半天,才缓缓地点头,“行,小陈,我知道你骨头硬,但是你现在跟我这么说话,是有什么决定了吧?”

“我没什么决定,”陈太忠缓缓地一摊手,然后探手去取桌上的啤酒,他今天还没怎么痛快地喝呢——麻烦事儿太多。

咕咚咕咚连灌几口之后,他才放下手中的啤酒,缓缓地发话,“我就事论事,工作需要人支持,不管是谁,肯支持我的人,我就要领情。”

这话就太重了,简直有翻囘脸的架势,没错,黄家关照我很久了,但是我有自己的追求,黄家你要真的觉得自己是老牌世家,能对下面的干囘部予取予求、横加指责的话,那么对不起,你错了,起码,这个东西在我身上不适用。

“……”黄汉祥听到他这话之后,也默然了,他跟陈太忠打交道,要远到黄老视察联合超市,那个时候,小陈只是个街道办的副主囘任,但饶是如此,小家伙对官囘场里的蝇营狗苟,也是很有一套自己的看法。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看中了小陈的一些素质,才对这家伙有点印象了,而到了眼下,小陈跟老囘爷囘子的身囘体健康绑在了一起,这个现实……是他无法忽视的。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小陈可以不计较后果地说话,但是他黄某人就不行,他可以骂人可以嘲讽,但独独不能翻囘脸。

不过,黄汉祥的变脸技术也是一流,紧接着他就笑着摇头,“好像我不让你领情似的,”这是他早想明白了的,屁大一点事儿,值得计较吗?

阴京华在一边冷眼相看,心里也是感慨不已,小陈的成长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一点,现在都敢跟黄总叫板了,而黄总还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曾几何时,小家伙还是跟在范如霜背后,连麻将桌都上不了的主儿,不知不觉间,居然能为一点小事,请动副总囘理下去视察了,当然,这是阴差阳错的结果,但是换句话说,别人倒是想拥有这个阴差阳错的能力,可能吗?

还是实力使然,这个毋庸赘言。

黄二伯放软话了,陈太忠自然要领情,于是他也笑一声,“不过您说得也没错,我这运气也真是……稀里糊涂卷进这种事儿了。”

黄汉祥不回答他,而是默默地喝酒,好半天之后,他才极为不满地哼一声,“你这家伙,都跟你说要低调了,你就非要往暴风眼里凑,再这么折腾下去,下一步你的路不好走。”

陈太忠愣了一愣,从这话里,他还是听出了浓浓的关切之意,说不得他苦笑一声,“其实一开始,我联囘系的只是简泊云,后面这些事情,都是形势推着我在走。”

这话他说过,眼下的强调,就是辩解的意思了,黄汉祥听得很明白,心说小家伙的个性果然强得很,我唬他唬不住,关心一下,他倒是服软囘了。

根本就是属毛驴的!他做出了判断,心里那点不多的悻悻也随之而去,说句实话,在官囘场中面对压力还能坚持本心的干囘部,真的太少了,这也是一份难能可贵的品性。

抛开心结之后,他禁不住就又要感慨一下,“说真的,以前就有人说你运气好,我还不怎么相信,今天我算见识了……那是一字眉啊。”

黄家老囘二眼光再高,也不可能不把副总囘理放在眼里,虽然唐总囘理是排名倒数的,但终究是副总囘理,就算他家老三进了政囘治局,同样的副国,排名也比不上人家老唐。

“其实没说定呢,明天还得给唐总囘理打电囘话,汇报一下情况,”陈太忠果然是属毛驴的,黄二伯说话越平和,他反倒是越谦逊。

“你有他的电囘话吗?”黄汉祥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

“以前没有,荆老刚跟我说了一个,”陈太忠放下手里的啤酒,从茶几底下摸出了一本台历,上面有他刚记下的电囘话号码,“喏……您看。”

“嘿,这属于国囘务囘院对外办公电囘话序列,”黄汉祥一看就明白了,对京囘城电囘话的各种特殊号段,他是了如指掌,这个东西跟车牌一样,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历,在中枢机囘构讨生活的人,掌握类似信息是必备的功课。

所以他越发地确定,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了,“这就是一字眉让你过程序呢,他私人电囘话我倒是能问到,不过,打这个电囘话就肯定成了……你也别跟他扯那些别的,把你的情况汇报一下,肯定就过了。”

“谢谢黄二伯指点,”陈太忠听得就笑,其实他基本上也能确定这一点,但是从这话里,他还是能听出来,老黄是真的关心自己。

“不用谢,我将来要用到你的话,到时候你用行动表示吧,”黄汉祥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伸手又去端啤酒。

“有事儿您只管指示,”陈太忠郑重地点点头,然后又微微一笑。

他的判断和黄汉祥的预囘言,在第二天得到了证实,陈某人给那个号码打了一个电囘话,先自报了家门,对方就略带警惕地问他,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电囘话的。

电囘话来历不怕说,对方在落实了他的身份之后,就问你找唐总囘理有什么事儿——区区的一个处级干囘部,绝对没有跟副总囘理直接对话的可能。

陈太忠自然也是实话实说,而且他强调说,这个事情,我们天南的荆以远荆老很支持,他已经跟唐总囘理打了招呼——也亏得打招呼的是荆老这一只闲云野鹤,要是官囘场中人,他还真的没办法点出来姓名。

“哦,是这样,”果不其然,接电囘话的那位,语气马上就更客气了——其实原本人家的语气就挺客气,门难进事难办脸难看,这都是基层官囘场的现象,越到高层,这种现象越少,谁知道打电囘话的是哪一路神仙呢?

所以这位挺热情,“首囘长不在,等他回来了我会汇报,现在需要我派个车把你接过来,等首囘长回来面谈吗?”

“……不用了吧,”陈太忠沉吟一下,还是决定不面见老唐了,过程序而已,太当真就没意思了,而且黄家对他跟唐总囘理的接囘触,也是很有点……那啥。

说白了,这年头办事就是办事,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他倒是曾经的罗天上仙,别人得认不是?搞得自取其辱就没意思了,“就是这么个邀请,唐总囘理跟荆老说了,时间上安排得过来,你帮我反应一下就行了。”

蒙艺的安排,果然到位得很,大约是在半天之后,陈太忠接到一个电囘话,对方说自己是唐总囘理“身边的工作人员”,他表示,“首囘长可以抽囘出两到三天的时间,你们天南省政囘府尽快拟一个日程安排,报到国囘务囘院来。”

这位的话没什么感情波动,但陈太忠偏偏就听出味儿来了,人家说的是省政囘府,你一个小处囘长,该去哪玩去哪玩吧,唐总囘理真的不对你。

不对就不对吧,反正事情已经答应下来了,陈某人不生这样的闲气,于是直接给穆海波打个电囘话,“穆大秘,我陈太忠,有个情况要跟蒋省长反应一下。”

(目前排在第十七,谁还有保底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