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1 -3062欲言又止

3061 3062欲言又止(求月票)

3061章欲言又止(上)

穆海波听陈太忠这么说,就有点诧异,姓陈的是比较不讲理一点,但是平时打电冇话找省长,总是要先问一句蒋省长忙不忙,今天这是怎么了?

“省长正讲话呢”穆处长心里疑『惑』,却没有将这份心情表示出来,他将声音压得极低,“你从北京回来了吗?”

“没有,还在北京呢”陈太忠本来有点奇怪,这穆海波怎么会知道我在北京,可是转念一想,蒋君蓉都跑过来又回去了,穆海波实在是没道理不知情的蒋主任想阴西门子一把的话,必须要拉上她的老爸做依靠。

“事情,“着急吗?”穆海波一听,陈太忠是从北京打来的电冇话,说话就越发地谨慎了。

“是,“…有点着急”陈太忠沉『吟』一下,还是微『露』口风,他总不能让蒋省长给自己打过来电冇话,“省长什么时候就有空了?”

“大控半咋,小时左右吧”穆海波回答得不是很确定,见对方不肯吐『露』是什么事情,他也很识趣地不再追问。

那就半个小时吧,陈太忠挂了电冇话,其实他也该知足了,换个其他的处级干部,别说敢不敢问蒋省长什么时候有空,就算敢问,穆海波也得有胆子说一一这是做秘书的大忌。

不过,他还真没等了那么长时间,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蒋世责亲自将电冇话打了过来,都没要穆海波帮着拨号,“嗯,什么事儿?”

“是这样,我通过荆老丶邀请了一下唐总垩理”陈太忠哇啦哇啦地将事情说一遍,川“…唐总垩理这边,是希望咱们省政圌府能做今日程安排。”

蒋世方默然,等了差不多五秒钟,他才问一句,“是首长亲自跟你说的?”

“不是,是首长虫排化身边舟工作人员通知我的”陈太忠隐隐觉得,蒋省长这句问话里,带了点什么说不出的味道。

蒋世方当然是有想法的,最起码,他得搞清楚陈太忠跟唐总垩理是怎么回事不是?而且,一个处级干部请禹总垩理下来视察这事情也太玄幻了一点,你霉这是起点小说呢?

不过听小陈这答垩案,却是中规中矩的,起码这厮变相地承认,他跟唐总垩理亲近不到哪里,这符合蒋省长的认知,那么接下来就是可信度的问题了。

换个别人真的很玄幻,但若是文明办陈主任这么说,那还是有保陛的,然后蒋省长就要面临第二个问题了,“你把时间跟我说一下……”

邀请赢总垩理下来视察,那门道不是一般的多,尤其是这种很仓促的邀请,这都已经三月二号了,想三月十二号邀请领导到场,真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

挂了电冇话之后,蒋世方愣了好一阵,才扭头向外走,穆海波远远地看到,迈着小碎步快步地跟了上来,“我跟会议方去打个招呼?”

蒋省长点点头,这是秘书请示领导的动向呢,想到自己给陈太忠打个电冇话就匆匆离开,似乎有点没面子,于是他解径一句一一小穆早晚也是要知道的,“有要紧事。”

穆海波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开,心里却是暗自嘀咕,没搞错吧,陈太忠这是又惹出什么事情来了?

陈太忠回到素波,就是周日下午了,这个时候他实在没有精力回凤凰了,去北京一去就是一周,素波这边落下太多的事情。

他先是直奔林业厅,虽然是周日,李无锋却还在处理工作,陈主任走进来的时候,李厅长正在批复文件。

“今年的绿化任务很艰巨啊”李无锋头也不抬地来一句,“太忠你先坐,我把这个文件责完,真是头大。”

大约过了两分钟,他提笔刷刷地写两个字,又把秘书叫进来,吩咐了一句之后,秘书离开,他才站起身,走到沙发边坐下。

李厅长拿起茶几上的烟让一下,见陈太忠摆手,才笑眯眯地点起一根,轻吸一。”“衙忘了你不抽烟了,有事?”

“去了趟北京,可能有重量级的首长来视察”陈太忠点点头,“就是那个树葬陵园奠基,我过来跟你打个招呼,准备工作一定要搞好。”

“重量级的,“首长?”李无锋咂巴着嘴巴,就愣在了那里,他太明白这些措辞了,好半天才试探着发问,“是正部?”

“还要高一点”陈太忠含糊地回答,这不是他卖关子,实在是禹总垩理级别的人物,行程真的不能随便透『露』,否则他就太不成熟了,要是一个禹部级的领导,他在北京直接打个电冇话通知李无锋即可,还用得着回到素波之后,还要专程上门通知?

李无锋嘴巴微张,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毫国级的首长视察,“要知道,上次国家林业局来了一个姜司长,林业厅的整个班子就都凑了过来。

好半天之后,他才轻叹一声,真是没想到,临退之前搞一个项目,还能遇到这么大个儿的领导考察,“定下来了?”

“省政圌府正在走程序”陈太忠也不敢说死,这年头的领导,遇到更重要的事儿,还真可能就来不了啦,国家这么大,谁知道什么地方就突然发生点什么事?

说到底,还是这个树葬的事情太小,不过想到太忠能连剪两次彩,他还是表现出了必得之心,“万一有意外的话,那个奠基的日子往后推。”

李无锋默默点头,三月十二号是植树节,很有代表意义,但是相较画国级首长的考察,那就什么也不走了,往后推是必然的。

哪怕那首长不能确定行程,大家都得等,因为这个邀请已经入了人家的耳朵,谁敢说你不用来了?相对于毫国级的首长,李厅长这个级别的干部,也就是他看一个科级干部的态度,都到不了禹处的级别一首长是中冇央下来的,有级别加成。

李厅长沉默半天,还是有点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虽然他知道,自己得到确切的通知也不会太晚一一毕竟首长是来视察林业厅的,但是他就是想早一点知道。

反正他跟小陈的关系,那也不用见外,“到底是谁啊?政治局还是国圌务圌院的?”

“都是”陈太忠笑着回答,他能理解老李的心暇姐队家既然问t,他泣时候再攥着举头让人猜办不合适口却嗅就点一下一这话一出口,目标人群就迅速缩小至两三人了,再细他也不会说了,老李也不会问了。

“哎呀”李无锋又吓一跳,这就是要来个赢总垩理嘛,这可是比普通的政治局委员还牛的主儿,他不紧张都不行了,“那条路不是很好走,现在,“…通知他们处理吗?”

气…,陈太忠默然,陈洁要去参加一下奠基仪式,林业厅都是专门拨了二十万的预算,现在老唐要来,这得照着两百万花吧?

这领导请得太大个了,有点劳圌民圌伤圌财啊,唉,“失算了,陈某人心里暗恨,一直以来他都挺得意自己能请个禹总垩理下来,虽然他嘴上从不承认。

但是想到因为首长的到来,李无锋都打算修路了,陈太忠真的有点不是滋味,沉默好一阵他才表态,“路就不要修了吧,七八天能修出来的路,那还不就是样子货?”

“正好让首长看一看咱艰苦奋斗的作风,正经是把那个观礼台好好地处理一下,照着…”,陈太忠犹豫半天,才叹口气,“怎么也得照着一百万去花。

“这咋,我知道”李无锋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毫总垩理要来,一百万哪里够?不过这就是他林业厅内部的事儿了,没必要跟小陈讨论一一他很清楚,这小家伙也是个手紧的主儿,出声反对的话,李大厅长不免被动。

“外松内紧,先动起来吧”李厅长做出了这个决定,他将抽了大半舟烟往烟灰缸里一按,才要站起身,又问一句,“你跟陈省长汇报了吗?”

“没有”陈太忠摇摇义,化是不知道该不该跟陈洁去说,毕竟程序没走完,万一唐禹总垩理改主意的话,他未免就要被人耻笑,而他找李无锋,那是不得不做的,“我就想着时间仓促,咱林业厅这儿不赶紧安排,就来不及了。”

李无锋默默地点头,他能理解小陈的顾忌,这些决定也都是正确的,但是他不能瞒着陈洁,“太忠,“我得跟陈省长汇报一下。”

这次,轮到陈太忠默默点头了,李无锋是陈洁阵营里的人,在这种事情上隐瞒的话,就是脑生反骨的『性』质,正经是老李愿意跟他挑明,这还是很给面子的。

“好了,我现在就要忙了”李厅长站起身来,时间确实太紧了,“太忠,我就不留你了。”

“正好,我还要去找主任汇报工作”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也跟着站起来。

3062章欲言又止(下)

陈太忠不在的这一周里,文明办重拳出击四面开花,对其余上榜的干部展开全面的约谈不说,还将对项富强的处理建议报到了省委组织部。

组织部的反应也很迅速,当即约谈了项总,项总表示我没有管好家人,辜负了组织的信任,现在申请辞去天化集团董事长一职,以纯洁干部队伍。

项富强表现得太配合了,负责约谈的干部都有点奇怪,好歹是一正厅呢,你怎么还不负隅顽抗两下?

于是,他们在请示邓健东之后,做出了答复:项富强同志,你没有掌握家属的情况,随意地应付组织调查,这个态度是非常错误的,而你圌全圌家都办了绿卡,只有你一个人在国内,这也是咱组织不提倡的。

然而话说回来,你是有错误,但是这些错误,没有严重到需要你辞职来弥补,起码组织内没有相关的规定,所以你也别说什么辞职,等待组织的处理就走了。

听到这个回答,项富强真是又惊又喜,不让辞职说明什么?说明他还有机会,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这不会是陷阱。

道理很简单,天朝体制里就数官帽子最大,他为了一点不是很严重的错误,愿意放弃自己的官圌场生涯,不管怎么说,这态度都算绝对端正了一一这个位子空出来,是有人要惦记的。

而他其他的事情,目前似乎并没有人去调查,贪污受贿啦作风问题啦买圌官卖圌官啦,那些统统都是整人的借口,他已经很识相很配合了,连位子都要让出来了,谁还会吃饱了撑的,再来整他?须知杀人一万,自损八千。

正经是他想到了陈太忠当时的解径,说文明办不想因此引起太多的恐慌,心说没准就是那话儿了,我因为很配合陈主任,就此逃过一劫。

他很庆幸,但是这个事情想收到完美的结果,他还得跟陈太忠打个招呼,于是他就打个电冇话解径,陈主任,我是按你说的辞职了,但是组织部说没必要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

陈太忠当时正火急火燎地四下找人呢,所以也没有多理会他,就是简简单单一句话,“既然是组织部的意思,你等着他们处理就行了,不过你期望值不要太高,调整位置是必然的。”

他并不知道省委组织部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非常确定,哪怕项富强你再配合我,这个老总你也是干到头了,哪怕是邓健东得了别人授意,想放你一马,我都不会答应“组织部不顶用的话,不是还有纪检委吗?省纪检委不行,还有中纪委呢。

项富强只能讪笑着狂了电冇话,心里禁不住有些怅然,然而再想一想,能从辞职转变为调整位置,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有点不甘心呢?

陈太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跟秦连成探讨,组织部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不可能给邓健东打电冇话了解缘由,虽然邓部圌长也挺支持文明办的工作,但是人家是堂堂的省委组织部圌长,不是他手下的小弟,肯支持他就万幸了,人家想怎么处理事情无须解摁。

对这斤,情况,秦主任却是不以为意,“邓健东做事很有章法,以我的看法,他就是想把项富强调到一个不怎么重要的赢职上去,这才是对,『裸』官不能出任一把手,这个建议的真正诠锋,方便下一步工作的展开。”

“老主任的眼光果然厉害”陈太忠点点头,他正『色』发话,“我也隐约有这么个猜想,可就是不如您这么确定,唉,还是年轻见识不够啊。”

“你少跟我扯这些”秦连成皮笑肉不笑累四割l声,“这点东西,你回味不过来才叫奇怪,你是害悔韶则滋因素干扰吧?”

这话听起来晦涩,其实已径直白到不能再直白了,秦主任只差点名道姓地发问你怕万一邓健东受了什么影响,要放过项富强,所以来我这儿找同盟来了,对吧?

“哦………人为因素?没有啊”陈太忠只能硬着头皮否认了,老主任说得不假,他考虑到这个可能了虽然这个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但是他不能容忍,官圌场里待了这么久,陈某人变了不少,很多时候也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这个『裸』官现象,真的是他无法忍受的。

大家都知道,从本质上讲,陈某人有一点点的种族主义倾向一在仙界呆得太久,上一世凡间的事情,他根本不记得多少了,否则早仗着重生的机会大敛其财了,反正在仙界,黄冇『色』才代表尊贵,白皮肤体圌『毛』未褪的家伙,通常就是不开化的象征。

那现在来看,自家不如人己经很丢人了,而自家的干部,家属还纷纷移民,只留下孤家寡人做国家干部,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所以他问这个问题,确实是有寻找同盟的意思,不管怎么说,秦连成才是文明办的一把手,对邓健东可能的徇si枉纵,他可以表示不满,但是在对组织部圌长不满的同时,还要越过秦主任的话,那就是……,那就不是做事的章法。

不过现在,他是不肯承认的一这话传到邓部圌长耳朵里就坏事了,“我是觉得自己不在舟时候,大家的成绩斐然,就想着自己在的时候,还是没有充分地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

“你非要听这个夸奖的话,有意思吗?”秦连成是在自己的家里接待的这家伙,所以有些话,他也不怕说得明白一点,“没错,这就是你打好了基础,大家才有了奔头,“你还想听到些什么赞美的话?”

“邓健东的行为,要真是像您猜测舟一样,那他做事真的很有章法”难得地,做下属的跟领导玩起了瞬移。

不过他这话不是虚的,而是他真的感受到了省委组织部圌长做半的厚重。

从组织结构上讲,省委组织部就不可能听命于圌文圌明办,哪怕是省委办公厅也没用,邓健东答应配合文明办,也认可『裸』官不适合做一把手,但是人家想怎么来体现,外人不能置喙。

像对这个项富强的处理,就是再典型不过了,陈某人都觉得,此人应该要引咎辞职了,但是搁给邓部圌长,就是轻飘飘地一句话,等待组织处理。每一斤,衙门,都有每一个衙门的说法,不客气地说,陈太忠的设计过界了,邓健东不会按他的意愿落子,这是必然的。

“那还用你说?”秦连成不以为意地哼一声,他现在已经是正厅了,跟邦健东只差一个级别,但是别小看这一个级别,十年之内能到达那个位置,都算是万幸。

这中间几个小坎,都不是那么好迈过去的,从现在的位置到市长,从市长到市委书冇记,从市委书冇记到赢省,进而再到省委常圌委其中的个把环节,是可以靠势力省去的,但若是没有强力支持,那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的。

所以他对邓部圌长的行圌事,还是很佩服的,成功从来都不是幸致的,“他要事事都听你的,那成什么了?能在大方向上支持咱文明办,就不错了。”

“您指示得对”陈太忠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就站起了身子,他来秦主任家,为的就是这件事,搞清楚了因果,他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我再去省厅了解一下王圌刚的案情,一周都没在,耽误了很多事。”

“你别着急走啊”秦连成轻渭一声,感触颇深的样子,迟疑一阵他才发话,“王圌刚已经被停职了,还没有通缉,但是组织在找他,这个,“项富鼻的调整,应该也很快了。”

那肯定的嘛,陈太忠才待说什么,猛地反应过来一点,于是默不作声地点点头,老秦,这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插』不上手啊。

“你了解一下吧,天化集团需要什么样的人来掌舵”难得地,秦连成不是用商量的口气来说事,听起来他这个表态,纯属试探,想要知道入围标准。

当然,这也并不是单纯的试探,真要这么想的人,还就错了,秦主任不掩饰对这斤,位子的想法,那别人想冒头,就要考虑秦主任的感受冫可是敢冒头的主儿,谁又会在乎区区文明办主任的感受?你有组织,难道我没有组织?一大块肥肉摆在那里,抢得过抢不过姑且不论,不去争抢的是傻圌瓜。

“这哪儿是我能『插』手的?”陈太忠苦笑一声,断然地拒绝了这个要求,这年头要比烂,国企绝对要比政圌府烂一一这很正常,缺少监管的缘故。

陈某人有能力『插』手国企的事宜,但是不在责权范围,他真不想趟这样的滥水,那是一摊泥淖,想要踏足,先做好踩上狗屎的准备吧。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条件”秦连成强调一遍,然后又解径,“一个推不过去的朋友让问的,你帮忙子解一下,我也打听一下。”

陈太忠沉『吟』半天,终于点点头,老主任能跟他说出这样的话,那也是相当地不见外了,“我看情况吧,不敢保证。”

“嗯”秦连成微微一笑,不再纠缠此事,而是问起了另一件事,“你这次去北京,活动得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主动汇报一下。”

“这个…“”陈太忠又为难了,他去北京邀请领导,可就走出自于秦主任的授意。

但是,这话该怎么说呢?他组织了半天语言,方始吞吞吐吐地发话,“国家林业局的领导都挺忙的,多亏荆老出面,帮着邀请了一位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