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3 -3064喧宾夺主

3063 3064 喧宾夺主(求月票)

3063章喧宾夺主(上)相较李无锋,秦连成就相当沉得住气,他对陈太忠的了解,要比一般人多得多,而且对小陈的手段,他也见识过不少。

更别说,他本身也是在京城呆过的,对大人物的免疫力,比普通干部强一些,听到小陈的话,他沉吟一下,然后若有所思地发问,“是……首长,不是部长?”

啧,老秦这话就问得漂亮,陈太忠暗暗点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李厅长的问话也委婉,但是比秦主任就要差很多了,他微微一笑,也不做回答。

“哦,”秦连成见状就明白了,他最知道什么话合适问,什么话不合适问,对于首长行程的敏感性这些顾忌,他清楚得很,于是就不再追问了。

一开始陈太忠略有点奇怪,秦主任怎么会这么淡定,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不管来什么样的首长,秦主任也是文明办的一把手,肥理成章地接待就行了。

但是李无锋不一样,林业厅是主体,李厅长还得负责操办呢,必须得打听清楚来的首长的级别,什么样的级别,对应什么样的待遇,只能好不能坏,绝对不允许有丝毫的疏漏。

他在这里沉思,秦连威却是主动岔开了话题,“现在咱文明办的形势很好,但也有压力,开始约谈干部以来,各种举报信大幅增加,你不在的这一周里,咱们总共收到了四芒多封举报信,部长也表示有压力。””但是……这也是人民群众对咱们文明办的信任,”陈太忠沉声回答。

“我当然知道是信任,”秦主任嘿地笑一声,可是这笑声里不乏沉重,他其实想说”J’

陈你请来的首长要是能肯定文明办的工作,孤就最好了。

然而他再想一想,到了这个级别的领导,多半都是某些势力的中枢甚至核心,搞不清楚阵营盲目请人家支持,那味道可就不一定弦了。

所以他就不再说了,心说我先看是什么人来吧,反正味道对的话,想必小陈也不会错迎这个机会,对于这一点,他还是相当肯定的。

陈太忠想的却是老主任已经说的话,干部家属调查表的风波,已经愈演愈烈了,这个压力还真不是一般地大,不过事情办到这一步,想回头也难了,“那些举报信,有多少是有瓤实证据的?”

“据罗克敌说,初步确定有六十来封,”

秦主任这个答案,还真有一点吓人,以陈某人的胆子,听到这个数字都吓了一大跳一一六十多个省管干部?这要出人命的。

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秦连成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然后才微微一笑,“不过里面有些干部是如实填写了调查表的,还有一些重复举报,新出现的情况,大概就是二十八封。”

二十几封也够了,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搠嘴,上次虽然也是二十个,可那是多长时间眺积累?不但是证据确凿的,也是平日里行事牟;为不注意的。

这次举报上来的干部,姑且不说都是怎么回事,只说这是短短一周多之内,就突然暴露出来的,就要吓人个半死一一越约谈越多啊。

最为关键的是,这东西是有个数量加成效果的,约谈了二十个省管干部不要紧,马上又约谈二十来个……传出去不知道掉多少限玢子。

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刚才一听说有六十多个,第一个感觉就是要死人了,不是稽查力死人,就是那些即将被约谈的干部里,会有人挂掉一一稽查办死人的可能性一点都不小。

就算是知道只有二十来个,这压力也比上一次大多了,怪不得潘剑屏都感觉有点吃不消,陈太忠品味老半天,才轻声发话,“下一轮的约谈,什么时候开始?”

“这个还没定下来,不过曹福泉的意思是,先再一下个文,”秦连威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看明白了吧?以菖秘书长那二杆子作风,都要强调一下宽严相济了。

陈太忠嘿然不语,好半天才点点头,他虽然性格强硬,却也知道,此情此景想要硬顶藿上,真的太容易引发天南官场的震荡了,“辽是要治病救人为主,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侄!

也是慎重的做法……不过,这次强调完之后呢?”

强调完之后,就又能约谈一批,然后下次再强调,秦连成心里无奈地回答,杜毅一天不明确表态,这个调查表就一天不能大张旗鼓±世推广。【笔趣阁高品质更新】

不过对文明办来说,还存在一个变数,这个变数正是两人正在谈论的曹秘书长,“曹福泉的意思是:这是最后一次强调了,但是要庄办公厅牵头来搞。”

二愣子果然还是二愣子,秘书长的作风,果然不是温情脉脉类型的,不过同时,他抢砂也是抢得肆无忌惮,潘部长和秦主任肯定心里恼火。

陈太忠现在已经没兴趣评价曹福泉这个人了,别人摘桃子的话,他会强烈反对,但是老曹嘛……就要看情况了,起码这货摘桃子的盹候,也能担当下相关的恩怨,是个做事的。

于是他并没有表态,而是饶有兴致地发问了,“那曹福泉有没有说,办公厅牵头强调之后,还有干部心存侥幸并且被举报,他会怎么办?”

“这才是最让人恼火的,他没说会怎么办,只说交给他了,”秦连成很恼怒地一摊邓手,“部长和我都不是个在乎名义的,但是他连个答案都没有,就想着牵头,这算怎么叵事?”

那货确实干得出来这种事,陈太忠听得点点头,不过他转念又一想,老曹好歹也是省委常委,人家名义上也能对文明办指手画脚,过种情况下人家不想跟老主任你交待后手,那也就不交待了,“他对部长也这么说?”

“部长没兴趣听他说话,”果不其然,滔剑屏自矜是文明办主要管理部门的负责人,他根本不接曹福泉的话茬,就是说秘书长你向文明办指示就行了。

可秦连成不会这么答应,办公厅想牵头,再强调一次调查表的重要性一一而且是最后一次,那秘书长您说一下,最后这一次完了,下一步怎么办-我自有办法!菖福泉傲然回答,却是死活不肯吐露自己的打算,你一个区区的正厅,溜资格要求我告知什么,我曹某人愿意告诉你,那是平易近人,不愿意说,那是坚持原则。

潘、曹、秦三人都觉得自己有理,于是事情就这么僵住了,要不说这年头,要做事先侧人昵?这话半点不假。

这些因果,秦连威并没有一一说明,但是以陈太忠现在的眼界,随便推敲一下,就能把事情的真相推算个**不离十。

说着说着,就到了饭点儿,秦主任要留饭,但是陈太忠婉拒了,“晚饭段市长那边已经定了,纯良作陪,要说点事情。”

“西门子手机这个事儿,搞得小良也很苦恼啊,”秦连成对许纯良的事情,还是比较在意的,素凤手机项目有糊了的可能,他比较蛩得到了信息,在他想来,段卫华邀请陈太忠吃饭,大约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素凤手机是股份制的,蒋君蓉和许纯良背后,分别站的是蒋世方和许绍辉,但这是素湛和凤凰的合作,主体是两边的市政府,段卫华虽然跟蒋世方不是一回事,但是事关素波的禾i益,跳出来关注也很正常。

然而,秦主任的猜测,又出现了错误,5虽卫华邀请陈许二人吃饭,却不是仅仅是为了霉凤手机。

他干脆利落地划拉完一碗粳米饭之后,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两位青年才俊,“你俩慢七匿吃,我跟战士们在一起,吃快饭习惯了,最后吃完的只有就菜汤,还要帮别人洗饭盆。”

“您帮战士们洗过饭盆吗?”许纯良这家伙,神经真是粗大的可以,这样的话都问得&来,不过偏偏地,他问得很自然。

“可有眼尖的战士呢,我大小是个领导,有入主动帮我洗,”段卫华微笑着回答,他访这些的时候,真的没有任何市长的架子,果烈是天生政工干部的材料,“我也不想当剥削陨级,自己也洗过几次,后来努力锻炼,吃饭蒯不垫底儿了。”

“只是不垫底儿,”陈太忠很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我觉得您这吃饭速度,搁在年辐的的时候,一个连里也能排前三了。”

这是胡扯的话,不成想段市长点点头,他也想拉拉家常,放松一点气氛,“没错,我蛩连队视察的时候,吃饭就是排第三,前两个E我实在比不过,刚出笼屉的包子,拳头这么大,我咬一口还嫌烫,人家就已经吃下去两个了。”

“这是要落病根的,”许纯良很认真地发话,“食道癌、胃癌的可能性很大。”

“没错,有一个已经死了,三十八岁责f_癌,”段卫华点点头,接着又轻喟一声,“氰是年少轻狂不服输啊。”

我怎么就觉得你这话,是有所指呢?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哼,年少轻狂……不过,他也无意在此事上较真,“老市长指示得}丘对,老人们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年轻人,应谚多听一听看一看……意气用事不可取,纯良,你听听老市长是怎么说的。”

3064章喧宾夺主(下)“我怎么就意气用事了呢?”许纯良听蛩这话,气得睁大眼睛死死地看着陈太忠,“六忠,你这次得说明白了,我到底做了什么锚李啦?”

“你对素凤手机的前途不闻不问,就是意气用事,”陈太忠正色回答,“西门子欺人六甚,你居然无动于衷,在这一点上,你没尽了自己的职责,段市长是咱俩的老市长了,他葡看不下去,才这么说。”

“我……”段卫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放弃了,“算了,你俩说……服务员,给我来砺桂花汤圆,不要糖。”

“蒋君蓉不是去了吗?”许纯良觉得这个这个罪名,自己背得实在冤得慌,他只是性子疏懒,并不是没有担当,而且他自己都认为,蒋君蓉跑类似的环节,比他合适,人贵有自鲥之明,他也明白自己的脾性。

“去了不一定威,”陈太忠叹口气,说烈这里,他才想起来往昔的老市长还在身边,谝不得歉然一笑,“老市长,我俩谈论的也是DE素波的事情,有点激烈,请您见谅。”

“素风手机,不容有误,”段市长很坚决地表态,“谁要阻碍素波的发展,我就阻碍他的发展……太忠,小许,我是认真的。“一为太忠,一为小许,这里外已分,不过这哥俩都不会g艮段卫华叫真,陈太忠是不可毹叫真,而对于许纯良,撇开他那个老爹不提,目前素凤手机的项目,理论上是掌握在蒋君蓍手里一一素波控股来的嘛。

见到他俩不说话,段市长也没觉得有什么尴尬,而是随手又丢出一件事情,“今天找竹俩来,一来是了解素凤手机的事,二来就是雾波外环高速的项目……想参加明年鲁班奖的评选。”

素波外环高速,并不是殷卫华手上开始的,施工方有交通厅也有省建委,不过既然冠之以“素波”二字,段市长出面也是正常的。

许纯良不出声,若无其事地喝着啤酒,他一向就是这么没心没肺,但是陈太忠不能无顿老市长的请求,他沉吟一下,“整个外环高速?””整个外环就太大了,三期还没开工呢,”段卫华笑眯眯地回答,”说二期就{j了,一个标段都可以,或者小南沟静河大桥……都是几个亿的项目,资金比科委大厦充裕得多。”

凤凰科委大厦是将鲁班奖抱回来了,但是关心的人也因此知道,凤凰人能获奖,主要是因为技术先进一一一个全层的转换梁,下面是钢筋混凝土,到了上面是钢结构混凝土;还萑就是,完整的电子施工档案,也算是填补了一项国内工程施工的空白。

但是凤凰人的短板,同样地明显,总共才五千多万的投资,这个短板实在是太短了,捕得好悬没评上鲁班奖,险险地吊在最后一位,这其实也是科委的骄傲,段市长自然不怕说。

“您先敲定目标吧,”陈太忠听得就苦笑,老段你拿奖的心思也太迫切了吧?“目柯不明确,这不好操作。”

“我跟你说这个事儿,就是让你找人来黜定啊,”段卫华很随意地回答,偏偏说得是理直气壮,“专业的事情,要找专业的人来干,敲定之后,市里才好配合。”

您这还真是领导范儿,陈太忠对这个回答真有点哭笑不得,他沉吟一下才问,“静河六桥是谁干的?”

“市建筑设计院设计,省建的人施工,”

段卫华听得就笑,他意味深长地发话,“本辣外环高速,交通厅可以找你来活动,但是他11";还是推给市里了。”

路桥刘建章的事情,在交通系统异常轰动,就算有些人不知道刘总要面对的结局,但是刘总的爱人遭遇离奇车祸,女儿疯狂宣扬考入陷害,这都是大家知道的。

段卫华既然操心这件事情,了解相关情、兄也是必然的了,他这就是告诉小陈,崔洪涛涅胆子找你,那也只有我来了。

“那就小南沟的静河大桥吧,”陈太忠拿定了主意,经过一次鲁班奖的运作,他已经矢【道了,所谓I页目甄选真是很扯淡的事情,关钽还是看如何操作。

这个性质,跟干部选拔是一个道理,走通门路就能上,走不通门路再有本事也白搭,乒要你自己没有太多被人诟病的毛病,领导发讵之后,进步就是水到渠成。

只要有其他选择,陈太忠是不会选外环高速的,刘建章已经被双规,下一步被打靶是兜然的,这个时候帮着交通厅捧外环高速,实在没什么意思。

没错,外环高速不光是交通厅承建,省建等单位也有份参与,但是相关标段和工程的细节,很多人并不确定,一旦误会的话,那会释放出错误信号。

更别说许绍辉已经表态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会盯死交建行业,陈某人为外环蒿速争取鲁班奖,那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智者不为也。

“那个桥八月能完工,”段卫华也不奇怪,小陈怎么就能直接选定,他甚至没兴趣砀磨里面的味道一一人家是拿过鲁班奖的,敢这么说就有说道。

“不过可能会拖到九月底,做为素波市十月的国庆献礼,”他补充说明一下,“现在辣请人指导,时间还是较为充裕的。”

建个九月完工的桥,现在都时间充裕,防太忠听到这话,禁不住又生出一些联想,可老秦和老潘非要说,搞个十月底才开始的文1七节,时间都仓促得不得了,真是没命地压榨哥们儿的剩余劳动力嗣。

这顿饭吃的时间不长,段市长吃完要走能时候,看一眼许纯良,许主任人虽纯良却不傻,先站起来出去了,“我去热一下车,该掳机油了。”

待他出去之后,段市长才发问,“太忠,你们文明办现在搞的干部家属调查表,比较钊对素波的干部?”

“没有吧,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防太忠愕然发问。

“省里有消息传出来了,曹福泉想通过这个调查表,整顿省会城市的办公秩序,”段工华正色回答,“现在干部们人心惶惶。“不可能吧,这都是哪儿跟哪儿?陈太忠听得颇为昨舌,不过再想一想,老段不是不慎重的主儿,堂堂的厅级干部,说话也不可能太不靠谱。

猛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就想到了前一阵商翠兰对自己莫名的示好,于是他眉头皱一皱,”伍海滨那边,是什么意思?”

“他自然也反对别人插手市里的事情,比我的情绪大多了,”段卫华慢条斯理地回答,伍书记管官帽子的,自然分外容不得别人插手。

文明办调查的是省管干部,伍海滨能有什么不满?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却是又慈到了一种可能,“他不是要抓素波市管干甜吧?”

“张鸿飞说了,秘书长要他做好宣传工作,说下一步的分级体系,素波做为省会塌市,必须给其他城市作出表率,”段卫华意吩深长地回答。

张鸿飞是素波市委副书记,兼宣教部长,跟伍海滨的关系算不上密切,主要是前两任眺市长太强势,压得伍书记喘不过气来,张部长不怎么买伍书记的账也就正常了。

现在素波换了段卫华上来,段市长可没那么牛气,伍海滨总算是牢牢掌握了大局,对孙鸿飞当然就不会太客气。

这个时候,张部长有机会搭上曹福泉,那是绝对不会犹豫的,起码他想在素波市委有吟较好的生存环境,而眼下改换门庭跟随伍海藩并不现实。

陈太忠对素波市委的这一摊并不熟悉,另【看同在素波,省委和市委界限分明得很,不迎段卫华把事情说到这一步,他也能猜到个**不离十。

这个菖福泉,还真能折腾,说句实话,玖在陈某人都相当佩服这家伙了,甚至他想起宣己为了帮蒙艺搞定松峰这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姚健康,还专门冒充了一次纪检委的工作人员。

当然,素波不是副省级城市,不过杜毅肯定也有兴趣牢牢地把握住这里,菖福泉这就算冲在前面的先锋官,而对杜书记而言,他这卟大老板进退自如得很。

在素波搞精神文明建设,拉拢人插钉子,这都是曹秘书长干的,跟杜书记无关一一撇;素很容易,有使用需求的时候也很顺手。

老曹这家伙足艮我是越来越像了,陈太忠不得不如此感慨,不过曹秘书长要抓的这个分绣体系,其实也挺合他的意,这件事情支持的人越多约好一一毕竟牛冬生都说过,市管干部遇一关并不好过。

但是偏偏地,曹福泉做这事儿,喧宾夺主的味道极浓,这又是陈某人所不能容忍的一一我们文明办还没给素波下指示,你倒大嘴巴哇啦哇啦说上了?

老曹是个做事的,但是这毛病也不能惯他!陈太忠暗暗做出了决定,当然,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他有一些隐隐的无奈一一老曹,其实我不想为难你,这就是人在官场吖……(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