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1 -3092何为品牌

官仙 VIP卷 [ 订阅VIP 成为起点VIP会员 ] 3091 3092何为品牌(求月票)

3091章何为品牌(上)

见陈太忠拒绝,高伟也就没有再坚持,其实对高厅囘长来说,知道小陈无意承办,那就已经达到了目的,更别说他还听出来了,文明办对承办这样的活动,兴趣也不大。

不过陈太忠也没想到,他随口答应这么一句,下午褚伯琳的电囘话就追了过来,褚台长情绪激烈地表示,太忠你怎么能答应文化厅,让他们出面承办呢?

就算我答应了,你也不用情绪这么激动吧,无非是一个文化节,有什么了不得的?陈主囘任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我怎么可能替领囘导答应这种事?我只是表示,不管谁承办,一定要强调配合,否则我是会反囘对的。”

“这个文化节的承办,对提升省台的形象,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褚伯琳听他这么说,马上就顺着杆子爬了上来,“要是咱省台层次上去了,武囘警战士还会被一个小歌手辱囘骂吗?这个机会我当仁不让。”

你让不让的,跟我有一分钱的关系吗?陈太忠真是无奈了,不过同时他也算明白,为啥两个堂堂的一把手,都务必要争取这个承办权了,经济利益倒是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他们非常在意文化节所带来的后续影响。

“您让不让,要跟高伟商量啊,要不找部囘长也行,”他很恼火地发话了,“我就是一个具体办事的,我说了不算,您也别让我犯错误。”

说完这话之后,他不管不顾地压了电囘话,心说这叫个什么逻辑,放着潘剑屏、秦连成不知道联囘系,非要找我说这种不靠谱的事儿。

大概下午四点钟的模样,又有人打电囘话进来,却是三一五晚会带来的后续效应,打电囘话的这位说,他家的净水器不好用了,厂家不给修。

这个事情你不该找我啊,陈太忠有点抓狂,我这是文明办的办公电囘话,他有心想问一下,这个电囘话是谁告诉你的,可是转念一想,算了,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吧,“这个问题,你没有跟12315反应吗?”

“反应了啊,他们说没办处理,”那位在电囘话里很郁闷地回答,“厂家的办事处跑了,找囘人也找不到,没办协调。”

这还真就没办了,陈太忠听说之后,是越发地无语了,连人都联囘系不上,还怎么协调?“你可以请12315的人代为联囘系厂商总囘部,我这里是文明办,工囘商囘局的人不作为的话,我可以过问,但是我们并不直接负责协调厂家和消费者的关系。”

“可就是12315的人要我给文明办打电囘话,”那位听得也是一头雾水,“我也是从老丈人那儿打听到的这个电囘话,他说您是热心人。”

“你老丈人……谁呀?”陈太忠真是越听越迷糊,你要是有关系,早点报出来嘛,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调囘戏陈主囘任令你很有成就感?

不成想,这位还真不是不报,关键是关系太远,他老丈人是市委党校的一个老干囘部,陈太忠根本想不起老薛是哪个,不过,党校的老干囘部们对他印象很好,他倒也不便不闻不问。

又说几句之后,他才搞清楚这人为什么给他打电囘话,敢情此人买的净水器,是响当当的雅乐牌的,买的时候花了五千块钱。

雅乐是国内的知名品牌,但是这个品牌的名气不在净水器上,而是空调、冰箱之类的,也就是因为有这么个名气,消费者才愿意花五千块钱来装净水器。

净水器的效果也不错,但是用得久了要换滤芯,而这位家里的净水器除了滤芯要换,还出了点小问题,于是他打个电囘话给办事处——还在保修期内呢,不成想接电囘话的人告诉他,这个办事处早就搬走了。

这一下,他就不答应了,顺着说明书的电囘话号码,直接就打到了雅乐净水器的总厂,结果那边告诉他,天南省的雅乐净水器是分销商承包的,现在时间到了,承包商满足不了厂里的条件,取消了资格。

厂商的态度很明确,你想买滤芯,直接给厂里打钱吧,写清你的地址,我们给你送到家,至于说你想修,那得等谈下新的承包商——一时半会儿是不要指望了,先将就用吧。

这尼玛的是什么态度!这位就恼了,我装了净水器是要喝水,三五个月不喝水,那成什么了?他是个很自力更生的消费者,索性找到了雅乐总囘部的电囘话,打电囘话过去投诉,说你们雅乐做为知名品牌,这么搞不行啊。

接电囘话的服囘务小囘姐沉默了好一阵,最后才告诉他,经过她的了解,这个雅乐净水器,只是挂靠在雅乐这个牌子的名下,生产、销囘售和财务,都是独囘立的,挂靠的时候就说好了的,总囘部不能去干预。

这都是什么事儿嘛,这位忍无可忍,终于将电囘话打到了12315,将事情哇啦哇啦一说,那边调囘查一遍之后,很遗憾地表示——情况正是你反应的这样,现在的素波,确实联囘系不上雅乐净水器的人,我们也爱莫能助。

不能让雅乐空调或者雅乐冰箱的人处理一下问题?这位不死心,我这五千块钱花得太憋屈,而且我可以肯定,素波买了净水器的,绝对不止我一个人,他们的售后也是问题。

各自独囘立经营的,我们真不好出面协调,315这边表示很苦恼,不过最终,他们还是提了一个建议:这个事情,你找工商消协这些,意思不大,向省委文明办反应一下吧——不诚信经营,文明办可以过问的。

这个建议虽然不无道理,但是对一般人来说,基本上是无用的,谁投诉厂商还投诉到省委去?所幸的是,打电囘话这位小有门路,居然弄到了陈主囘任的电囘话号码。

“啧,”陈太忠听完,沉吟一下,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工商的人要撺掇别人打电囘话给自己了,这个案例比较复杂,普通的政囘府部门,还真的不太合适出面。

这年头没有售后或者厂家倒闭的现象也不少,消费者们吃了亏也就只有认了,但是这个净水器不一样,它头上顶着响当当的一块招牌。

就是打电囘话这位说的话了,要不是冲着“雅乐”两个字,我吃傻囘逼了,花五千块去买一个净水器?大街上杂牌净水器多得是。

既然大家是冲着你这个牌子去的,你就有责任保护好这一块品牌,陈太忠觉得此事很有代囘表意义,至于说雅乐把净水器的业囘务外包了——我管你外包没有呢?

这种看起来不太讲囘理的事情,还就得他去做,虽然工商部门也能出面,但是这年头的干囘部,从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个小一点的牌子,他们或者还有兴趣去敲诈点什么,顺便把问题处理了,可雅乐的牌子真的太大,搞这种大品牌还真是有风险。

其实雅乐总囘部说的话也没有错,集囘团大了,不同的业囘务就是各自负责,就像凯瑟琳说的那句话,西囘门囘子工控和西囘门囘子通信都叫西囘门囘子,但是凤凰水利局和凤凰电力局还都是凤凰打头的呢,能一样吗?

不过陈太忠不打算说这些,他找了找电囘话,直接一个电囘话打到雅乐总囘部,“我是天南省委文明办的,你们的雅乐系列产品,服囘务质量存在严重缺陷,通知你们天南的负责人,今天下午六点之前,来我们外联办说明问题,电囘话号码是……”

服囘务小囘姐听得好悬没晕过去,问了好几遍之后,才确定这不是玩笑,“但是这个陈生……陈主囘任,您能具体说一说是哪一款型号的产品吗?”

“我不需要告诉你是哪一款产品,”陈太忠哼一声,“有缺陷就是有缺陷,我打这个电囘话,不是要听解释,我是通知你们公囘司,今天没人来,明天就上报,一周内,整个天南我下你的产品,不信你试一试。”

“但是……您总得说清楚是冰箱还是空调,或者……热水器?”服囘务小囘姐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我汇报上去,领囘导们也好有针对性地做出安排。”

然而,电囘话里传来的回答,让她彻底地崩溃了,“你们这个破厂子,也好意思自称领囘导?都来……所有的产品,都来!”

雅乐总囘部的接待电囘话,有录囘音能,虽然这个年代的服囘务电囘话系统,能不像几年后那么完善,但是服囘务小囘姐问了好几遍,这个时间足够她打开录囘音键了。

拿着这个录囘音,她就找班长去反应了,班长又找到主囘任和部囘长,下面的员工也就算了,越到上面的领囘导,就越觉得这个电囘话有问题,天南省委文明办……关注我们的服囘务质量——这都是哪儿跟哪儿?

必须指出的是,雅乐确实是个大集囘团,这样的商业巨头,平常能接囘触到很多千奇百怪的事情,各种敲囘诈囘勒囘索的手段也层出不穷,像冒充中囘央首囘长的亲戚,直接找上囘门勒索的事情,也发生了不止一起。

所以对这个电囘话,雅乐这边倒也没太以为然,就是一个电囘话通知雅乐空调天南分公囘司的经理贺立,要他去了解一下情况。

3092何为品牌(下)

这贺经理在天南,除了要跟渠道商打交道,本身也做大客户业囘务,所以也认识一些大大小小的领囘导,像前一阵,他刚团购卖给水利厅五百台空调。

于是他没着急跟那个外联办联囘系,而是先给水利厅的熟人打个电囘话,了解一下这文明办、这陈太忠,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结果那边一听陈太忠三个字,就倒吸一口凉气,“你们被他盯上了?完了,我就劝你四个字,端正态度……多的我也不说了,你好自为之,别说给我打过电囘话。”

贺经理一听,就知道事情大条了,他先跟外联办打个电囘话,说自己在下面县区呢,正在往市区赶,请你们稍等,半个小时我一准到。

然后他就打电囘话回公囘司反应情况,说是陈太忠确有其人,这个人特别地厉害,我刚做了水利厅五百台的单子,水利厅的领囘导就建议我四个字,端正态度。

这就不是诈骗了!总囘部这边排除了一些嫌疑,不过也就是那么回事,于是要求贺立打听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地补偿对方一点。

补偿客户……其实就有上囘下囘其囘手的机会,不过贺经理可知道,自己接囘触的水利厅领囘导有多傲慢,那位都吓成那样了,所以他顾不上想这个,而是很坚决地表示:我可以忍辱负重,不过希望公囘司领囘导能从其他渠道配合一下。

再然后,他就驱车赶往天南日报社,等他到了外联办,差不多就是五点半了,外联办里的人很全,有苦主有记者,别说分管的领囘导李云彤,连陈太忠都过来了。

按说以陈主囘任的身份,事情交待给李主囘任就完了,不过傻大姐今天没在外联办坐镇,而是在省委里忙碌,陈主囘任通知她的时候,想一想这种不讲囘理的事情,她也未必办得好,于是他索性开车载她过来。

贺经理一进门,就点头哈腰地散名片,李云彤接过名片一看,脸就是一沉,“你……只是雅乐空调的经理?我们领囘导不是让你们都过来吗?”

“空调是最大的一块儿,其他的业囘务各有人负责,但是都要听我的,”贺立笑嘻嘻地胡说八道,他打听清楚消息之后,公囘司再安排其他的人,就有点来不及了,而且像雅乐电磁灶、电风扇这些小家电,也是经销商在做,反正他敢代囘表其他产品出面,就不怕戳囘穿。

“嗯,”傻大姐沉着脸点点头,她对这个不太了解,不过对方敢应承,那就足够了,她一指办公桌后面坐着的年轻人,“这就是我们陈主囘任,陈主囘任对你们糟糕的服囘务,非常不满。”

贺立才待走上前握手,陈太忠大手一挥,“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听老杨说吧。”

这老杨就是那举报者,年约三十五、六,人长得矮小精悍,他将自己的遭遇哇啦哇啦地说了一遍,“……还在保修期,我想花钱都修不好,这是不是售后服囘务的问题?”

当听到净水器三个字的时候,贺立的脸就有点绿,他是正儿八经的雅乐中层管理人员,当然知道那净水器到底是怎么回事,总算是他知道陈主囘任不好惹,是打着忍辱负重的心思来的,才没有冲动地解释。

不过等听对方说完,他就有点按捺不住了,“陈主囘任,杨先生,请听我解释……从本质上讲,这个雅乐净水器,就不是我公囘司的产品,它本来是个小乡镇企业,后来有公囘司元老……”

“你闭嘴,”陈太忠毫不含糊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来不是听你解释的,我只知道,这个净水器,牌子叫雅乐……老杨,净水器上有雅乐的标没有?”

“有,不但有商标,连艺术字都一样,”杨先生很干脆地点头。

“但是他们是套囘牌的,”对方不想听,但是贺立还非说不可,因为那个净水器,要我的空调下架,那可冤枉大了,“他们每年向公囘司交一定的管理费,公囘司授权他们使用商标,这跟我们其他产品一点关系都没有。”

“怎么可能一点关系都没有?”杨先生的嘴巴,也是很快的,关键他还一肚子气呢,眼下有人撑腰,当然他要哇啦哇啦地没命说,“街上两三千的净水器多得是,不冲你雅乐两个字,我吃撑着了花五千块钱买个没售后?”

“这是、这是……这是公囘司管理层的问题,”贺立苦笑一声,双手一摊,“杨先生,你遇到的问题我可以代你反应,但是……我们主打产品是无辜的。”

“公囘司管理层的问题,难道不是雅乐的问题?”陈太忠冷哼一声。

“对嘛,你们把这个商标有偿出借,肆无忌惮地糟蹋自己的公信力,就要做好被人算账的心理准备,”难得地,李云彤也能说一些份量很重又点题的话,“在其他省你们怎么蒙哄消费者,我们不管,但是天南文明办,不会坐视雅乐欺囘骗天南的消费者。”

“我们不是欺囘骗,而是各司其职,”贺立只觉得自己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事实上,他觉得天南文明办是欺人太甚,类似的解释,在别的省绝对就过关了,没有地方什么像天南人一样,居然搞株囘连,独囘立经营……你们懂不懂啊?

“这就是欺囘骗,”陈太忠又哼一声,为这种行为定性,他微微一笑,感触颇深地发话,“你们找的借口很厉害啊,连12315都不好出面,我们文明办本来不想干预企业的经营,但是现在……是不得不管了。”

人家的反应才是正常的,贺立很想这么回一句,但是他在来之前,就已经打定主意装孙囘子了,而且这种事儿,真的跟他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为公家的事儿,得罪这样的大能人物——那是傻囘逼才会做的。

于是他叹一口气,“那么这样,我马上向公囘司反映,尽快安排专人来,帮杨先生处理好故障,保修期内,一切全免。”

“你觉得我这个人,这么好打发?”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发现一件查处一件,你当我们文明办很闲是不是?”

“你刚才不是还说独囘立经营吗?现在就有能力安排了?”李云彤也跟着冷哼一声。

尼玛……这真是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啊,贺立心里这个憋屈,早知道今天能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就直接下地市了,让冰箱的老李来顶缸。

腹诽归腹诽,但是该解释还得解释,他很坦然地发话,“我真的是没权力干涉净水器的事务,但是既然咱们天南省委高度重视了,相信公囘司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影响到主打产品的销囘售,所以我有信心去协调。”

“要是没有省委文明办关注我们老百囘姓,我这五千块钱就算白扔了,活该,”杨先生阴森森地接话了,“你是这个意思吧?”

“这……跟我真的无关,”贺立苦笑着一摊双手,心里也禁不住要抱怨一下,这总囘部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搞出这种恶心人的合作,让我们下面的人背黑锅,一将无囘能累死三军啊。

反正他已经摸清楚事态了,也就不想再在这里受夹缝气了,“我现在就回去向公囘司汇报,陈主囘任、李主囘任……你们还有什么指示吗?”

“别的指示没有了,三天之内……把这个净水器售后服囘务点建起来,”李云彤淡淡地吩咐,这是她跟陈主囘任商量好的,语气虽淡却霸气十足,“我们不听苦衷,我们只提要求。”

“贺经理想听苦衷,我可以说啊,”杨先生阴阳怪气地插句话。

贺立听得是满头的黑囘线,他一转身正要抱头而走,不成想旁边过来一个三十许的女人,她笑眯眯地发话,“贺经理,我想了解一下,那个借用你们品牌的净水器厂,跟雅乐总囘部到底是什么关系?”

对嘛,这个问题你们就该早问,贺立心里长出一口气,这才是了解事情的态度,他张嘴才要说话,猛地发现一点不对劲——这个女人和杨先生,与屋里其他人相比,在某些气质上,有点格格不入。

像陈主囘任等人,哪怕是李主囘任这种风韵犹存的妇女,迎面就能给人带来一种压抑感,而这两个人身上就缺乏一些类似的气场,于是他沉吟一下,先谨慎发问,“请问你是?”

“我是《天南商报》的记者刘囘晓莉,”女人笑吟吟地发话,“今天的事情我是要报道的,只是希望自己的资料能够尽量地客观和公囘正,你有时间接受一下采访吗?”

刘记者自然也是陈太忠叫过来的,这样的事情,天南日报不太方便报道,事情不大也不太和谐,而天南商报既然叫“商报”,报道这个事情,真的是再合适没有了。

而陈主囘任打的主意就是,商报先曝光,商报曝光之后,文明办就有理由高调介入了——别的商家看到,都不能觉得天南文明办欺人太甚,那么,接下来的动作,也就都是顺理成章了。

天南商报?贺立听得好悬没有一口血喷囘出去:我说,不带这么坑囘人的……

(后面越追越近,马上下旬了,哪位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