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3 -3094新领域

3093 3094新领域(求月票)

093章新领域

贺立有倾诉的,倾诉他多么无辜,但是这个倾诉对象,绝对不是媒体记者这被总部的人看到,还不得撕了他?

来去,还是雅乐的人理亏,在某个特定的范围内之,他可以将净水器的授权解释为企业行为,并且得到适当的理解,企业经营,总有这样那样的难处。

但是事实真的摆到公众的面前,这个苦衷是不会获得大家谅解的,不诚信就是不诚信,老百姓们最讲实惠一、雅乐坑了人,就不要讲自己的委屈了。

于是他略一错愕,就苦笑一声,“刘记者,真的很拖歉,我不能贸然地接受的采访,公司有制度,也涉及到商业机密,等我请示之后,再跟好吗?”

“跟陈主任能,对我就是商业机密?”刘晓莉微微一笑,话里自然而然就了刺来,“那么好吧,我只报道现象,要是不够完整和客观,那就请贺经理包涵了。”

“我只是一个的中层,不要难为我了好不好?”贺立苦笑着回答,他已经打定主意了,没有得到高层授权之前,绝对不接受媒体的采访。

爱写成什么样写成什么样,起码是不关我的事儿这企业的管理人员,其实跟官场中人也有点类似,能不往自己身上揽责任,就坚决不揽,别人自己挖掘出来的,关我鸟事?

贺立甚至无心无阻拦刘晓莉做报道,这不是他不关心公司荣誉,实在是他有心无力,今天找碴的人,还真不是好惹的,为了一个套牌的产品……没必要。

白了,贺经理心里也是对总部有几分火气,上面管理得乱七八糟,我们下面受着无妄之灾一等报道出来了,该谁捱的板子谁捱吧,爷不伺候了。

不过,他虽然很干脆地拒绝了刘晓莉,却还要邀请陈主任等人随便坐一坐,这是一个态度问题现在到了饭点儿了。

陈太忠自然不会稀罕这顿饭,面对这样的邀请,他根本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而贺立也是走个过场,邀请对方两句之后,发现人家理都不带理的,只得讪讪地告退。

贺经理邀请完之后,杨先生又邀请陈主任吃饭,这都是场面上应有的,陈某人自然是不许,杨先生感慨地叹口气,“正经为老百姓办事的,反倒最好话,我老丈人得真不错,陈主任是难得的好干部。”

李云彤听得就笑他,“不好话,领导也一样帮办的,我倒是觉得,刚才那个贺经理应该请吃饭,其实……搞定苦主,我们就是民不举官不究了。”

“人家眼光高得很,眼里只有领导,哪里有我们这些消费者?”杨先生酸不溜丢地回答一句,才猛地发现自己有点冒犯了,于是又补充一句,“还是陈主任好。”

他的话其实没错,贺立绝对不会请他吃饭,因为这确实跟雅乐的空调无关,而且,贺经理并不想涉入此事太深,保持接触的同时,他要强调距离,以免被误伤。

在离开外联办之后,他就给总部做了汇报,总部那边一听,也是诧异到无以复加,负责销售的副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一个净水器,要下雅乐所有商品的架?”

“没错,就是这样……贺立在陈太忠面前不愿意承认某些东西,但是他跟公司反应的时候,并不怕这么,“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同一品牌。”

“胡闹,走遍天下也没这个道理……副总的声音在瞬间变得高亢了起来,他的愤怒是有道理的,“就算是电磁灶,也是有设计缺陷嫌疑的相关型号才暂停销售,返厂改造……凭什么一个净水器,就要停掉所有的产品?这是用行政命令粗预市场。”

“……贺立不话,他真的无话可,就他所知道的,那个净水器厂能借用雅乐的商标,跟总部的人事变动有关,某元老被倾轧出局,临走的时候要了这么个使用权。

事关上层斗争,他没办多,但是副总不肯放过他,“没有跟对方解释一下,这个净水器不受总部管理吗?”

“了,没用……贺经理淡淡地回答一句,“人家就咬定,这是雅乐的商标,而且他们强调,消费者享受不到售后服务,造成了很坏的社会影响。”

“真是扯淡……副总气得脏话出口,但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处理办,净水器厂是怎么回事他更清楚,那是有历史原因的,而且那个厂子发展得确实不太好,由于靠着雅乐这个大牌子,他们对经销商的要求比较高,目前的业务也搞得磕磕绊绊的。

关键是,这个商标的使用许可,是有协议的,他有气无力地发问,“他们的要求不可更改吗?”

“净水器厂设立一个办事处,花不了多少钱……贺立觉得天南人的要求实在不算高,素波这种地方,设立个办事处,派上两个人来,再准备点备品备件,一年二十万绝对下来了,省一点七八万都够用,这么大的事情,花这么的代价处理好,还不行吗?

“这个钱谁出呢?”副总冷冷地发问,他也承认事情不大,但是这个头没办开,他不能指挥净水器厂,而更不能自己出这个钱,“我跟老板汇报一下,找人施加压力吧。”

“那得快点了,明天这个消息就要见报……贺立有气无力地回答。

“什么,明天就要见报?”副总还是挺在意公司形象的,而且雅乐遭遇过一些负面新闻,也给公司造成了大不等损失,危机公关的机制虽然不够完善,但是相对那些企业是好很多了,“什么级别的报纸?”

“已知的有《天南商报》……贺立有气无力地回答。

副总细细了解了一下这个报纸的性质,这才松一口气,“唉,民办报纸多少要好一点……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我拿什么阻止他们?”贺经理论冷地反问,“我又有什么资格代表净水器厂话?”

“这是什么态度?好了,我知道了……副总打着官腔挂了电话。

这件事情,怕是不那么好结束,贺立也默默地挂了电话,隐隐生出了点不好的预感。

第二天,《天南商报》果然登出了雅乐净水器的报道,其实刘晓莉的文章,写得还是相对公正的,她不但介绍了事情经过,同时也指出,据她了解,这个净水器是独立核算的部门。

按如此一来,雅乐的空调和冰箱等,销售都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影响,然而,商报第一笔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她很尖锐地提出一个问题,雅乐是如何管理和维护自己的品牌的?做为国内知名品牌,怎么会允许出现这样的现象?消费者因为信赖这个品牌,才宁可高价购买们的产品,们就是这样肆意浪费硕客的信任?

文章末尾强调,这年头闯牌子难,毁牌子可太简单了,合家欢、亚细亚、巨人……多少原本可以成长起来的知名品牌,已经消失了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看到雅乐净水器暴露出的问题,笔者禁不住暗暗担心,虽然不知道雅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是衷心地希望,雅乐不要成为下一个失败者知名品牌,请珍惜现在所拥有的。”

这一篇报道,让刘晓莉的名字再度进入公众视野,大多数人并不知道雅乐净水器是个什么,这种高端消费品,买得起的人并不多,但是没听过雅乐的,还真没几个雅乐的状况,糟糕到这样了吗?

不过刘记者没想到的是,在短短一上午,就有起码十个以上的电话打到天南商报,表示他们面临着相同的困惑,买了雅乐净水器,没人售后。

按照商报的统计,在正常的工作日里,报纸发行的当天上午,有效的信息反馈率,约占总额的五分之一,也就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大约总共能接到五十个类似的电话一一放宽一点的话,是四十到六十个。

当然,这并不代表素波只有五十台雅乐净水器出了问题,现实情况只会更糟糕,这一部分人只是跟商报者圈子比较近一一这么算起来的话,问题还真的是很严重。

与此同时,还有其他媒体也注意到了这个报道,讲究一点的,打个电话来商报落实情况,不讲究的直接原封不动地扒走消息,大不了加一个“转自《天南商报》”就完事。

雅乐总部也在上午收到了贺立传真过去的商报,不过报纸是死的,人不在天南,切身体会就少一点,直到其他媒体纷纷打电话过来求证,雅乐人才猛地发现,似乎低估了天南商报的影响力。

然而,低估也就低估了,左右不过一张报纸,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要保住雅乐在天南的市场,有些威胁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

于是,雅乐的危机公关终于全面启动,应对天南出现的紧急情况。

094章新领域

自打商报的稿子见报之后,陈太忠有点苦恼,打电话情的人很多。

按,他早就习惯了各种各样的情了,而天南省自问有资格跟他求情的人,也不多,他应该是无需苦恼的,但是很遗憾,雅乐不同于他以往接触的任何单位,两者的接触,是两个不同领域的碰撞。

得具体一点就是,情的人很多,但是那些人……陈主任基本上都不认识,开头往往都是这样的,“天南文明办的陈主任吧?我是OO的XX,听有这么个事情……

来电话的人五花八门,有媒体的,有部委的,还有工商联的,也有一些听都没听过的协会之类的这些电话多北京,也有一部分广东,雅乐的分厂分公司遍布全国,但是总部在广东。

雅乐的摊子很大,但是他们不可能在每一个省都铺出足够的人脉,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有实力的厂家都会选择一种便捷方式,直捣中枢一一搞定北京,其他地方的问题就不大了。

所以陈太忠现在面对的情的团体,跟他往日接触的,根本不是一回事,是的,这是以另一种方式爆发的战斗。

而偏偏地,这些情的人还自我感觉良好,根本不认识就敢把电话打过来京城对地方,就有这种优越感,知道我是谁吗?就不信敢一句话回了我。

一开始的时候,陈太忠真被打了一个冷不防,尤其有些人话,听起来来头大得吓人,“我是新华社金融信息中心的OO。”“我是《世界经济观察》杂志的又又。”“我是中央《科学日报》的……”

咦,别的也就算了,《科学日报》的话,陈主任还是熟悉的,是中央直属报纸,哄人的,其实就是归科技部管,对方既然话很冲,他也就不客气了,“既然是科学日报的,没听过我陈太忠?金部长安部长我都很熟的,有话好好行不?”

所以北京城这帮人,起来唬人是绝对够了,但是下面地方真要铁下心思不买帐的话,他们也没什么太好的办他们欺负人,不过是欺负一个别人不摸底。

别看这个不摸底,真的就很重要,以下面官员的智商,他们也能猜到,很多人甚至绝大多数人,都是在狐假虎威,但是自古官场如雷场,行差踏错半步,就可能粉身碎骨万劫不复,错非不得已,没有人会去冒这个危险,因为不值得。

这就是官场的思维逻辑,尤其是对上雅乐这种知名品牌,对手很庞大,就算斗倒对方,也多不出一个官场的位置来一于自己的上进无补,何必呢?

但是真的对上对形势烂熟于胸的主儿,他们的恐吓就是纸老虎了,陈太忠不敢自己对京城很熟了,可起这些东西来,多少有点底气,而他又不是一个肯轻易服输的,就发生了什么事情,们去问雅乐,不服气的话,给我天南省文明办行文质询。

这个答案,就打消了不少狐假虎威的主儿的侥幸心理,当然,真正有底气的人,是不怕这个的,下午三点半左右,一个北京口音的人打来了电话,来电号码却是广东。

“天南文明办的陈太忠,是吧?”这位京腔打得很足,“我是丁总理的侄子胡峰,可以了解一下……雅乐的老高,是我的朋友,他办个企业不客易。”

“让我了解一下……算个什么玩意儿?”陈太忠一听就恼了,光让我了解了,打电话之前,了解我了没有?“来,把天南一万台雅乐净水器退货,我绝对不找他麻烦,没那能力,别跟我装逼…操!”

这一下发泄,他是爽了,但是很明显,丁总理的侄儿不会善罢甘休,于是他反手一个电话打给邵国立,“国立,国务院老丁有个侄儿叫胡呢……是个什么样的路数?我要搞他。”

陈某人一向是这个脾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跑到我跟前装逼,我不狠抽两下,那真是对不起,认都不认识,就打个电话过来……就让我了解一下,丫正处了吗?

“老丁,我看他不顺眼很久了……邵国立吃吃地笑着,“这话我也只跟,其实老丁这人我惹不起,那个人叫什么……胡峰?”

邵公子算是手眼通天的,但是跟国务院副总理扛膀子的话,那他家大人都不好用,得邵家一系的核心出面,才具备掰腕子的能力一输和赢那还是另一。

邵国立是深知陈太忠的出处,才敢这么放肆点评,但是可想而知,平日里他也是怀了不少怨恨在胸了。

反正不管怎么,公子哥们原本就闲的无聊,听有重量级的人物要放马开片,有一方还是他看得不顺眼的,他肯定乐于促成此事。

不多时,邵国立就将电话回了过来,“的这个人大名叫胡秀峰吧?老丁表弟的儿子,扯淡得很,不过……他跟雅乐的关系确实不错。”

“嘿,既然都知道了,帮哥们儿出口气吧……陈太忠干笑一声,心北京城这帮人的鼻子,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嗅觉不是一般的灵敏。

“我打不过他,他劲儿比我大叫人打的话,就不合适了……邵国立很认真地回答,“关键是太忠要是来削他,我一定叫上一大票人棒场围观”

子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陈太忠叹口气,他可没耍猴戏给别人看的心思,“凭他也配我削?赵晨出面够不够?”

“疯狗的话……不太够……邵国立沉吟一下回答“赵晨又不是真疯,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他心里清楚得很,他为自己能惹胡秀峰,但是为出面的话…”他资格不够。”

这就是京城的圈子,级别和格局异常分明,赵晨要是受了胡秀峰的欺负,他能不讲理但是为了外人出面,那就不行。

“那回头再搞他吧……陈太忠一听是这么个来路心里倒也不以为然,不是老丁的亲侄子,就已经差了火候,连赵晨都敢上手的主儿,那就更不值得重视了。

“挺狂……胡秀峰压了电话沉着脸哼一声,他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年轻人,长得白净帅气,他悻悻地看一眼身边的白胖中年人,“这家伙什么路数?”

“听挺不含糊的……白胖中年人便是雅乐的掌门人高某人,天南的事情已经反应到他这里了,不过他不是很在意,也就是胡今天过来了,他就随口问一句胡挺热心,主动打这么一个电话,不成想居然是这种结果。

可是,胡秀峰脸上就挂不住了,他自信满满地把伯父报出来,想着对方还不得草鸡了?其实他父亲也是地方上某国企的老总,只不过旗号没有他伯父好用罢了。

但是就这么报名号,直接被对方抽了回来,他是真的恼了,于是拿起自己的手机翻腾起来“我得查一下这,敢跟我这么话……这净水器卖得不错,天南卖了一万台。”

“哪可能卖那么多?全国他卖了有没有两万台都不好”高总对那个厂子还是知情的,看到胡翻个不停于是出声劝解,“算了,不行派个办事处过去就完了。”

对他来,这真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既然当了这么大一个家,不该让步的时候,真的不能轻易地让步,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要考虑接距而至的连锁反应。

“有那么便宜的吗?”胡秀峰面子被扫,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不过对方既然这么不含糊,他就有必要收起看之心,先打听清楚对方的来路,才好决定行止。

他拨几个号码打听一下,再放下电话的时候,脸色有点不好看,“朴,这是黄家的人……啧,老高要糟。”

这可不仅仅是高总要糟糕的问题,胡某人一时也没办报复了,凤凰黄的人哪里是那么好招惹的?更别那人还在天南,那是黄家大本营。

“什么?”高总听得吓了一跳,他可是没想到,收拾自己企业的人,还有如许的背景,“就是文明办的一个副主任……副厅吧,这么个破单位,还能有这种背景?”

“这是信不过我了?”胡秀峰本来就很不高兴,听他这么,脸就沉得越发地厉害了。

“这怎么的?”高急干笑一声,接着又长叹一声,“只是……他真要有这么厉害,我在天南还不得不让了,万一影响到其他省,那可是麻烦了。”

“也未必要让,还可以通过别的渠道想一想办……胡秀峰哼一声,他被人骂一顿又找不回场子,心里也不好受,于是就要挑唆一下,“商标权下放,是企业自主经营的权力,凭什么让他搞株连?有什么律依据?”

话很容易,但是这么的事情,搞大了划得来吗?高总心里暗叹,同时却重重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嗯,那我再想一想办。”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