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3 -3114暴走召唤

3113 3114暴走(召唤月票)

3113章暴走(上)

带**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辽原的市委书记杨厚德,按说以他的地位,就算是再怵陈太忠,也不至于上杆子巴结到这一步。

然而最关键的,是郭建阳说的“开枪了”三个字,听到这话之后,杨书记错愕了有两秒钟,下一句话就是一—“给我集冇合**”。

然后,他才想起打电话给警冇察局长胡剑,胡局长表示自己马上去了解情况,杨书记冷哼一声,说你先去现场吧,说完之后,他就跟着卫戍市委的**走了——陈太忠好惹不好惹是一回事,省里来的干部被枪击,这是另一回事。

胡局长略略一了解情况,也是撒丫子地往这边赶,不过紧赶慢赶,还是慢了半拍,人到现场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找到了辽原一号车,“杨书记,这件事……”

“这件事你不要跟我说。”杨厚德看都不看他,排开众人向前走去,他在来的路上,就将情况了解了一个差不多,不过饶是如此,来了现场之后,他也没着急下车万一这警冇察里有个二愣子呢?

直到胡剑出现了,他这才匆匆向人群中走去,这不是杨书记胆小,而是他身为市委一把手,轻易地置身险地,不但是对个人生命的不负责任,更是对组织的不负责任,他一旦出事,会导致组织陷入被动,为了不辜负组织的信任,他也必须珍爱生命。

陈太忠依旧掐着那个警冇察,不过那三位持枪的,已经被**控制住了,其他的警冇察也抱头蹲在地上,李云彤很没有形象地坐在地上,彭苗苗则是不顾男女之别,在郭建阳身上按来按去,询问他哪里疼痛。

就在杨书记走过来的时候,这一幕在此刻定格省委文明办的四个人,竟然纷纷是如此地狼狈,甚至,声音都因为定格而消失了,光天化日之下,现场寂静得可怕,就连那些围观的农民们,都很配合地闭上了嘴。

“陈主任,我来晚了”杨厚德走上前来,轻渭一声,又冲四下的人一努嘴,“先把这个家伙抓起来。”

“是啊,你来晚了。”陈太忠手一松一推,那位受此大力,跌跌撞撞奔行了五六米终于还是摔倒在地,不等他站起身,三个人就狠狠地压到了他的身上。

陈主任不关注这种小细节他指一指不远处的农民,“杨书记你真的来晚了,农民们的问题,已经反应了一年多了,你……今天才来。”

“你说的这个,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杨厚德断然摇头,若是他面前是个副省级干部,他未必敢这么说,但是正处的话,他倒不怕抵赖一下,我这次来,是处理枪击事件的,“不过我马上会调查的。”

“书记,事情是这样的。”胡剑紧跟了上来他了解的情况,比杨厚德还要详细,“这是个误会,是有同志开了一枪,但只是鸣枪示警,现场太混乱了……”

“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了,就要鸣枪?”陈太忠见来的这位张口就胡乱辩解,禁不住冷哼一声,“你……姓名?”

胡剑看他一眼,不直接回答而是转过头,低声跟杨书记解释,“现场有两百多农民一旦情绪被煽动起来,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我承认我们的同志是有点冲动了,但是他们的初衷是好……”

“放你妈的屁。”陈太忠想也不想,飞起一脚就将此人踹翻在地,“初衷是好的……你用那只眼看到了好的初衷,是用**看的吧?”

“你……”胡剑身为堂堂的市警冇察局局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踹翻在地,真的是要多没面子有多没面子了,不过,他深知此人来历,心里有再多的火,也只能忍着,于是他可怜巴巴地看向杨厚德,“书记……”

尼玛你这就是个村干部的水平嘛,杨书记看得也很恼怒,但他是市委书记,胸襟远超村干部,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发话,“陈主任,有话好好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下面干部的情绪……咱们这些身为领导的,也要多考虑一下。”

“我是考虑了啊。”陈太忠一指坐在地上的郭建阳,“这是我的通讯员,我被三支枪指着的时候,是他报的警……一开始他想好好说来的,被人一顿暴打啊。”

几个家伙下手不轻,郭建阳虽然只挨了几棍子,但也是皮破血流,满身泥土血迹斑斑地坐在那里,看起来是要多惨有多惨了。

“这个不是我们干的……”胡剑颤巍巍地站起来,他好歹是市局局长,不能跟别人一样躺在地上耍赖,要不然这会成为辽原市的一大笑谈。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再给你一脚?”陈太忠瞪他一眼,打狗还看主人这话不假,但是你们打我通讯员的时候,考虑我的面子了没有?“我的人是不是无辜被打的?”

“这个要调查之后才能判断。”胡剑恼了,而且他也想推卸责任,“我才过来,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

“那就先调查吧。”杨厚德还是愿意配合陈主任的,“发现一个查处一个,我们绝对不姑息不手软。”

“不用调查了,我说的就是实情。”陈太忠此刻的态度,那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了,让在场的地市干部充分感受到了省里干部的气焰一一那真的不是白给的。

一边说,他一边走到一个蹲着的警冇察面前,将人一把拽起来,抬手就是七八个耳光,直抽得那位口鼻冒血,“孙子,你凭什么鸣枪示警?我的通讯员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你不找打人凶手的麻烦,冲我鸣枪示警?”

“我是怕引起……引起更大的事情。”这位已经知道,自己这次撞正大板了,于是他极力辩解以求自救,不过在这种威压之下,他说话也有点不囫囵了,“稳,稳定是第一位的。”

“我差一点就被你击毙了”陈太忠一松手,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此人踹出七八米远,“你那把枪是国家给的,是让你主持正义、守护一方平安,不是让你狐假虎威、鱼肉百姓!”

“好!”下一刻,一股暴雷一般的声音响起,围观的人不加掩饰地激动地鼓掌,这话说得真的太解气了,张家堡的人闹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如此有担当的言语,如此有担当的干部,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民众心里有杆秤啊。

杨厚德见状,就不再说话,他对张家堡的事情也有耳闻,不过这事情属于政府事务,他真没心思过问,据说三期之后,能形成一个投资一点五亿元的大厂子,所以他不能拦着。

至于说盗版光碟之类的,那就是小儿科了,原始积累阶段,谁还能不犯一点小错误呢?关键是这个厂子对黄碟控制得还算紧,那就是知道分寸。

不管怎么说,不能因噎废食,断送了一个大好的项目,杨书记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跟市长刘华不对付,这个项目是市政府抓的,不过全龙天的赚钱能力还可以,虽然目前还处于三免两减半的三免期间,但是已经收买了不少干部。

三年后的聚碳酸酯项目,杨厚德并不以为然,到时候谁知道辽原是谁在做书记呢?可这好歹是个希望,希望在,梦就在天地之中自有真爱。

所以杨书记对张家堡的事情,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关于其中的猫腻他听说了一些,但是他更宁愿自己没有听说过。

不过眼下面对这种局面,他是不能不表态了,“太忠主任,这个事情交给我了,总要给省里一个交待,请相信我……”

“我还就不相信你了。”陈太忠面皮一翻,对于下面干部的各种表态,他真的是见得多了,一转身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杨厚德做为市委书记,应该不会轻易许诺,但是……轻易也就轻易了,事情一旦交出去,还能再拿回来说?

关键是,今天的事情,他气儿还没出够呢,别人都是身娇肉贵不跟小人物叫真,可陈主任这就是一奇葩,他是大人物小人物都不肯放过。

“我就是问了两句话,我的人就被人打成这样。”陈太忠一指还坐在地上的郭建阳,“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人打了我文明办的副处长,这辽原什么时候,不是的天下了?什么时候……”

“哎,太忠,你打住了。”杨厚德高叫一声,他可是不敢让这小爷再说下去了,陈太忠的脾气,那是有名的臭一想一想吧,连秦连成都认为,这货比曹福泉还要桀骜得多。

杨书记真的不能让他再发挥下去了,下一句,或者下下一句,这家伙很可能直接就要攻击辽原市委,攻击他杨某人本人。

通过后来沟通证明,他的选择再正确不过了,陈太忠下一句话都准备好了姓杨的你没本事帮整理好地方,那你就不要站着茅坑不拉屎!

3114章暴走(下)

此刻的杨书记,真的是头大万分,他不但要考虑陈太忠在上层的影响力,更是要考虑自己在民众面前的影响,于是他轻咳一声,“我这不是带着**来了吗?这辽原地方上的事情,我也不是全部都清楚的……你给我个调查的时间,我总要给你,给广大父老乡亲一个交待。”

“那我们就在辽原等你的调查结果了。”李云彤性子发起来,那真的不愧傻大姐的称谓,她今天连着岚了两下脚,不但痛彻心扉,更是形象全毁,听到杨书记的话,她忍不住要借越出声,“我们郭处长,是出名的老好人,不给个满意的结果,我就不走了!”

尼玛你算那颗葱啊?杨书记真的是头大无比,然而他还不能直接抱怨,只能微微点头,在保持市委书记尊严的同时暗暗苦笑,“这个是必须的,还请这个,这个……李处长是吧?嗯,请李处长放心。”

她旁边蹲着的警冇察,猛地听说自己差点铐了一个省委来的处长,真的是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惶恐,“艰儿”地一声就背过气去了。

倒是杨书记身边的人有眼色,马上大声嚷嚷,“快快快,先把郭处长往市医院送……120怎么还没来呢?”

这个话说得还真对,这几个混混下手还真的狠,有一个家伙是拦腰来了一棍,直接打得郭建阳左侧脾脏破裂,要不是送到医院及时,市医院又高度重视,郭处长真的难保就挂了。

就算是及时发现,辽原医院也不好做这个手术,一路警车护送,将郭处长送到了素波一脾脏摘除手术不难,但是现下流行的是保脾治疗,错非不得已,谁愿意摘下一个脾脏来?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郭建阳优先考虑的,肯定是要保脾了,于是秦连成赶到了天南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坐镇看护一这种手术和护理,天医一院的经验要强于省人民医院,术业有专攻,最合适的医院,才是最好的。

家里有秦主任看护,陈太忠自然是要坐镇辽原,你要是不给我个说,那对不起了,我就要给你一个说。

接下来关于现场的消息,就纷纷地传了过来,现在警方已经查明,动手殴打郭处长的,只是洪山镇的外聘人员一是的,他们只是临时工。

“不是联防队员吗?”陈太忠对临时工这个说,还是有点微词的,那简直是不负责任的代名词,可联防队员的话,多少是准备介入体系的主儿,可以说是预备役吧。

然而事实证明,这几个家伙确实没有上岗证书,洪山派冇出所的人表示,这尼玛跟我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就是洪山镇自己搞的。

紧接着,事情的真相被进一步挖掘,洪山镇的镇长表示,其实打人的这些人,并不从镇上拿工资,全龙天科技每季度要向镇里赞助五万元,其中有一万是指定给了派冇出所,剩下的四万由镇里自行处理,但是他们有个要求,这笔钱大部分要用在帮助厂子维护生产秩序上。

所以打人者等于是全龙天雇佣的,他们通过镇里拿个五百的底薪,真要处理了“突发事件。”厂子里还会有额外的奖励所以他们勇于胡乱动手。

这些人有十二、三个左右,其中有人是打算借此混岗,慢慢进入体制的,有镇领导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也有社会上的小混混,组成结构还是比较复杂。

陈太忠并不知道,七年之后,有某水利局建筑工程公司的总经理,因为拍了几张照片,被某管理局活活打死的事情,但是很显然,现在这些人也是要往死里打人的。

于是他表态,“这些人必须异地审讯,谁知道他们手上还有没有血案?”

杨厚德真的想捂盖子,但是这个时候,郭建阳已经被送往了素波,捂是捂不住了,于是他果断表态,“好,我认为由素波警冇察局接手比较好。”

胡剑有强烈反对的意愿,但是他也没办说出来,他手下的兵居然冲着省领导鸣枪示警,虽然他们开枪也有一定的理由现场的村民太多了,一旦处置不当,会发生大冇麻烦。

但是,别人也得愿意跟你讲理不是?

而陈太忠连他这个警冇察局长都敢踹,显然不是个讲理的,那厮一口咬定,“我要是没抓住人质的话,你们为了稳定所谓的秩序,会不会直接击伤甚至击毙我?”

这个问题,谁都不能理直气壮地回答,从某种意义上讲,陈主任的愤怒是值得理解的。

胡局长不敢出声,但是这并不代表陈太忠会放过他,“试图动手的几个警冇察,你们先控制起来,回头也交到素波。”

“这个没必要吧?”胡剑终于忍不住了,“都是政府部门的人,陈主任咱们注意点形象好不好?情节严重的,双开就完了。”

“等过了这阵风,你再把人招回来?”陈太忠冷冷地顶他一句,“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吧,辽原警冇察系统的问题,我会向窦厅长和夏书记反应的。”

胡剑登时就闭嘴了,天南的警冇察系统,各地市的一把手都是直接归省厅管的,副职倒可能是市管干部,姓陈的要在省厅和省政委歪嘴的话,那确实令他头疼。

这个事情处理完,还有一个问题要处理,那就是农民的征地款问题,陈太忠本来不好直接过问这样的事情但是他有充足的理由了。

“镇里财政紧张,往常的窟窿太多,挪用了四十多万,这是镇党委许可,镇长办公会议一致通过的”,洪山镇的镇长倒是有担当,他很自然地回答,“我们打算在未来的两年内补齐,并且要张家堡的村干部做好基层的思想工作。”

“征地款你都敢挪用好胆量”,陈太忠冷哼一声,他不屑跟小小的镇长叫真,于是扭头看杨厚德,“这个性质太恶劣了,我看有必要在《天南日报》上,典型案例典型分析一下。”

“啧……”杨书记真的是腻歪透了,这件事情要是上了省党报他也要受到影响,现在中央三令五申为农民减负,他这儿反倒曝光农民的征地款被挪用。

征地款被挪用的事情其实不少见,政府财政永远是存在窟窿的,但是洪山镇拖的时间有点长,这就不像话了,当然,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被陈太忠撞上了,而且这镇长说话,居然是一副顺理成章的样子,还说什么一致通过。

杨书记不想让此事上报纸,但是面对盛怒的陈主任他不能这么说,只能选择先表态,至于能不能通过其他方式迂回一下,那就是后话了,“洪山的根子烂了,这个班子要不得了。”

市委书记的决定对乡镇一级的干部就是大杀器,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这个班子就是要一锅端了。

奇怪的是,那镇长除了脸黑了一点,也没什么过多的反应很显然,自打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这货就没有做幸免的打算,至于说一致通过什么的,估计也就是拉人一起垫背。

“九十万的土地转让费,镇政府挪用了四十多万可农民到手的,只有十来万”,李云彤专操这种没用的心她凑近自家领导,低声嘀咕“肯定还有内幕。”

“不能再逼了”,陈太忠低声回答,该到农民手里的钱哪儿去了,那根本都不用问的,但是今天处理了这么多问题和人,杨厚德也很支持,再调查下去,逼得杨书记强力反弹就没意思了,要知道,旁边的辽原市长聂五魁,一直沉着脸不说话呢。

反正经过这档子事,相信征地款很快能发下来,让农民们把钱拿到手才是正经,要是真的想细作文章,等这个事情上了天南日报,再细细调查也不迟。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全龙天科技不能再这么搞下去了,这是文明办最有理由发言的领域,然而,也是辽原市最不愿意做出的让步。

“盗版光盘生产,必须中止”,陈主任如此表态,其实,他过手的盗版事情也不少,比如说碧涛煤焦油,严格上讲就是山寨工厂,凤凰的两个超五类双绞线生产厂子,更是裸地套牌这是陈主任还是陈科长的时候,引进的项目。

但是在什么山唱什么歌,他现在既然抓了精神文明建设,遇到了这种文化领域的侵权行为,不表态那就是失职,这并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先去看一看吧,毕竟他们还有二期工程要上”,杨厚德也确实不想再让了,“而且今天的事件,跟全龙天没有直接的关系。”

要不说这地方上真要保护什么东西,别人想干预,也是难上加难,毫无疑问,郭建阳的挨打,跟那个厂子脱不了关系,但是偏偏地别人还可以辩解说,没有直接关系。

“那就先去看一看吧”,陈太忠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虽然遇到了这么扫兴的事情,但是他对这个科技公司,确实比较感兴趣。

就在这个时候,许纯良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听说你在查一个叫全龙天的公司?”

“这次我不接受说情”,陈太忠想也不想地回答,“郭建阳的脾都被打裂了……”

(要掉到第十九了,月底了,谁看出新的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