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0 -3261离去

3260 3261离去(求月票)

3260章离去(上)

“就这么放他走吗?”看到陈经理坐上白色面包车离去,关南区的那位女同志眉头紧皱,很是有点恼怒。

“人家不接受接待嘛,”邓局长悻悻地叹口气,关南区是阳州市最繁华的县区,听说有美国投资商派人来打前站,二话不说就冲过来抢人——跟关南相比,北崇根本就是穷乡僻壤。

他俩一路赶来的时候,心里还在犯嘀咕,这美国公司居然只来了一个人打前站,会不会是骗子,但是没想到的是,人家根本就不领情,宁肯自己花钱。

到最后,陈经理果断地发话,你们要是接待我,我就扭头走人,看这做派,是骗子的可能性倒是不大,但是区里交待的任务……没办法完成了,“他就不考虑环境很陌生吗?”

“这环境简直太陌生了,”陈太忠叹口气,他坐在面包车上,一边聊一边感叹,他现在是真的有点明白,为什么高层领导,通常都要强调在异地完善一下任职经历,真的太有必要了,恒北这边跟天南,差异实在太大了。

首先就是这个语言,他觉得身在法国也不能更糟糕了,其次就是这个风俗,这里的人真的很彪悍,一言不合就能动拳头。

可偏偏就是这种血性汉子们,很多人无所事事,大早上的,就能看到一堆一堆的人蹲在一起聊天,闲适的要命,他问起司机小吴,小吴很直接地回答,“找活儿?那多跌份儿……我是收入高,所以干活,他们就算找,也找不到好活儿。”

这种精神状态,陈太忠在天南真的很少接触到,说起来这是政府没有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但是他偏偏听出了一丝麻木的味道。

而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北崇没什么特产,山地占了全区六成的面积,其中有一半是丘陵,剩下四成的田地,地力也不算肥厚。

北崇区产庄稼,产山货,也有少量畜牧业,还有一点点的石英矿,啥都有一点,啥都是那么回事,想搞什么规模化,真的很难。

至于说工业,区里只有一个石膏厂和一个小酒厂,纺织厂、预制板厂、化肥厂、农机厂等全部关停了,就这仅剩的两个厂子,还经常遭遇停电,没错,北崇在电力上也遭遇倾斜性政策——严格地说是歧视性政策,因为上面觉得,这里有电没电,影响不是很大。

这里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地理位置,是去海角和地北的枢纽之一,区里有一条铁路一条高速和两条国道——然而汽车也好火车也罢,只是途经这里,不做任何停留。

“那为啥这里撤县改区了?”陈太忠听得很是匪夷所思,县和区别看都是处级,区别可是不小,这种破烂地方,谁吃撑着了改它?

“还不是关南区那帮家伙闹的?”小吴叹口气。

敢情关南区和临着的云中县、花城市,历史上就走得比较近,这一片农田肥沃,矿产资源丰富,文化古迹也多,是阳州市下辖的三区七县一市里,最为富庶的地方。

由于感觉其他县区拉了后腿,花城市为首的这一片,就提出要分家,成立新的花城市——不过那就不是县级市,而是地级市了。

这可不是玩笑地说一说,也不是说私下里活动,人大代表的申请都交到国务院去了,一次又一次的,再加上还有一些将军的面子。

这折腾得挺厉害,不过阳州的九个开国将军并不全在花城一带,而恒北省和阳州市对这种行为也挺烦的,到最后索性通过非官方渠道发话了,你们再接一个县两个区,我们就考虑一下——仅仅是考虑啊。

剩下的两个区,就是市委和市政府所在的固城区和文峰区了,再加个县算什么?花城这边才说不是问题,恒北省刷地下来一个文件,北崇、明信二县,撤县改区。

这一个行为,直接就把花城人恶心到家了,北崇和明信不是阳州最穷的县,却是跟那一片连着的、最穷的两个县,其实这就是阳州市表态了,你们能接那俩穷地方,再考虑别的。

小吴这些话说得眉飞色舞,还有点说书的味道在里面,他发现客人的脸色不是很好,就要再强调一句,“其实咱北崇一点都不比他们差,实在是当年地区就扶持他们,咱们纺织厂倒了,他们的毛巾厂留着,咱们的屠宰场取缔了,他们倒是拨款,做起午餐肉罐头了……”

尼玛,这情况不光是在凤凰,在素波也没听说过啊,一个地区还闹分家。

陈区长真是要多无语就有多无语了,哥们儿的北崇区,居然是为了遏制某些势头,才撤县改区的——因为它足够落后,这尼玛都是什么啊?

不过他相信,这件事情应该是有九成的真实性,不合情理但却合乎逻辑,当然,花城市想划分为地区,制约因素肯定不仅仅是因为这两个拖油瓶。

“要是北崇想发展,你觉得从哪方面着手比较合适?”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烦闷,于是轻描淡写地问一句。

“咱北崇就没办法发展,要啥没啥的……咋发展?”小吴淡淡地说一句,那份理所当然的平静,看在某人眼里,何尝又不是一种麻木?

然后小吴才反应过来,刚才关南人说了,这位是来投资的财神爷——不管是不是北崇的财神爷,能多包自己两天车,那就是我吴某人的财神爷。

于是他又笑着问一句,“就得你们这些外面的投资商来支持,我们才能发展得起来……陈经理,你做啥生意的?”

“你觉得我做啥生意,才合适在你们这儿投资呢?”陈太忠不答反问。

“这我哪儿知道?”小吴漫不经心地回答,顿得一顿之后,他又犹豫着发话,“我看别的地方有劳务输出,去沿海和特区赚钱,你要是能弄下这个买卖,那就稳赚了,别的不说,咱北崇的爷们儿出去,都是抱团的,你要是开个保安公司……艹,古惑仔算个毛。”

“这业务我不熟,”陈太忠断然拒绝,劳务输出他当然知道,当初在凤凰还操作过此事,但是在他看来,这个手段属于救急不救穷,短期内偶尔为之可以,长期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别的不说,家里的壮劳力出去打工,会导致空巢家庭的出现,更可能一去不复返,导致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些人哪怕是衣锦还乡,也就是顾全了单个家庭的温饱,对地方上整体经济的发展,提供不了决定性的助力。

简而言之,打工能提高部分人的生活水平,不能从根本上提高当地的竞争力。

所以说这是一种短期行为,地方官想要政绩的话,完全可以全力操作此事,单个家庭富裕了,拉动消费能力了,这些都是短期内能看得到的——陈某人也一度相当支持类似行为。

但是轮到他的一亩三分地儿,他就不能就此满足了,我去就人和人来就我,这关系到一个主动性的问题,关系到地方竞争力的问题,关系到可持续性发展的问题。

所以他认为,劳务输出不是不能搞,但是要把这个作为主要努力方向,那就是大错特错了,菲律宾女佣很有名,廓尔喀佣兵也很有名,这俩劳务输出大户的国家——因此得到什么好处了吗?

而且,他非常怀疑有些话的成分,在他看来,北崇人或者是够悍勇了,但是跟亡命还是有点差别的,于是他发问,“昨天我就在悦宾楼,徐区长的儿子被人开瓢了,当时炮子们都被镇住了……我都被弄进分局里,早上才出来,你说的阳州人厉害,我看未必。”

“你知道个什么?”小吴不屑地哼一声,“悦宾楼的老板你知道是谁吗?你不知道,你要是真知道,那就不会这么想了,那俩东北人是黑炮……杀手,知道什么意思吗?”

“扯淡,”陈太忠冷冷一哼,很不屑地发话,“我听说过的杀手,从来不来这种小地方……我老板的伯父就是被杀手干掉的,你说这个就外行了。”

“你懂个啥?”果不其然,小吴很轻易地就被激怒了,他不能容忍自己的乡亲被如此小看,“你知道悦宾楼的老板是谁吗?”

“我需要知道吗?”陈太忠笑着反问,语气里略带一点挑衅。

“你知道他们谈的事儿,关系到多大的买卖吗?”小吴又发问。

“跟我谈买卖大小,这就没意思了,”陈太忠又笑了起来,笑得是阳光灿烂,“那个啥……有三五千万没有?要是一年能有三五千万的,你跟我说一说。”

“没有那么多,”小吴果然中计了,这从侧面说明,北崇人的思路,还是比较单一的,他义愤填膺地回答,“你知道无烟产业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陈太忠茫然地摇摇头,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尽量勾得对方多说一点,而且他也真是有点好奇,“你说的是旅游业?”

“你不知道,还说个什么嘛,”小吴用看他一眼,目光中满是怜悯,“反正你的油票我包了,不了解的事儿,你就别乱说了。”

“我觉得来了北崇,就跟鬼子进村一样,”陈太忠情不自禁地叹口气,“算了,我还是早点走吧,看起来这里并不合适投资。”

3261章离去(下)

不管两人再怎么说,陈太忠在恒北的考察,依旧继续着,在这的两天里,他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北崇一趟,一共十六个乡镇,二百一十九个自然村,人口共计十八万。

一个乡镇管辖的村子平均超过十个,而一个村子的平均人口,才八百出头,说明这个地方的组织,真的是松散得紧。

而陈太忠在考察期间,遭遇了各种各样的撬墙角,没有人认为,美国人会在北崇投资——与其鸡飞蛋打一场空,真的不如便宜了我们。

北崇区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动向,甚至在第三天晚上,徐瑞麟都亲自来了,这是一个身材高大头发花白而又彬彬有礼的人,他代表北崇区人民政府,向陈经理致以歉意。

只是他的眉目间,哀伤浓郁到一眼可见——这不是不能理解的,像他这个年纪的干部,定然是响应独生子女号召,只生了一胎的,否则就要被开除公职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其间的哀伤,又怎一个惨字了得?徐区长虽然来了,只是淡淡地说了两句,就转身离开了,当然,这份心情,白脸眼镜男也能理解。

第四天一大早,陈经理退房走人了,等别人知道消息的时候,却是已经追之不及,后来大家才知道,此人并没有折返朝田市,而是租车直接出了省界,去了海角。

一时间,众人就奇怪了,这人怎么只在北崇转悠了几天就离开了,阳州可是有五区五县一市,其他地方都入不得你的法眼?

陈太忠不会考虑他们的反应,通过对北崇了解,他大致已经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办了,招商引资这是必须的。

想到何振魁等人下地市挂职,都要带一两个项目过去,以求更好地融入当地,未来的区长不得不感慨,这世间事真的都是相通的——哥们儿这交流干部占了恒北的正职,也得带项目过去啊。

不过不同的是,何振魁等人下地市带的项目,都是拨款性质的,在省里活动好了就行,可陈某人要搞的是招商引资,跟拨款是两码事,虽然可持续性好,但当地的干部官员,一时半会儿落不到什么实惠。

尤其需要考虑的是,陈太忠虽然会成为一区之长,但是北崇不是他的家乡,一旦他拔脚走人,引来的企业难免就要遭遇麻烦,这年头的人心,还真的不好说——就像邢建中在凤凰一样,一定要把股份送给他一点,才会安心。

所以他要招商引资过去的企业,一定得是那种背景雄厚、不怕折腾的企业,比如说凯瑟琳的普林斯公司。

反正他在天南商业圈的朋友,基本上都没法过去投资——甯家或者抗风险能力比较强,但是……甯家人想再投资的话,凤凰市有的是空间,何必来北崇?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陈太忠可以将京城的势力引下去,这是很好实现的,也可以引入国外的公司,问题的关键在于,北崇有什么,能吸引这些资金下去?

京城的太子党不用说,他们到地方上,大半都是搂钱去了,像邵国立肯投资涂阳,韦明河肯投资光盘生产线,那都是看了陈某人的面子,正经是邵总还在丁小宁的素纺土地开发中,丢进去了几千万坐等分红——这才是他们的做派。

而那些跨国公司和合资企业,又凭什么来北崇?这里要什么没什么的,甚至连电都不能保证,也就是交通便利一点,可北崇站还是个小站,撤县改区之后,停靠的列车都少了。

但是这个工作,还是得做,陈某人可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主儿,回到凤凰之后,他先到东临水找到了李凡是,“……凡是,要是有这么个地区,该怎么搞?”

“既然有山,先上水泥厂,”李村长冲着某个方向一指,“吕老板这水泥厂,现在可是红火到不得了,这几年国家大力搞基础设施建设,我正跟他协商,我这边代加工呢。”

算了,我还是自己想吧,陈太忠倒不是认为他说得不对,不过他来东临水,是想学习一下东临水人集思广益的经验,但是李凡是这个思想,借鉴的成分也比较多,并没有比较特别的,属于自己的见识。

然而,在东临水聊了一个上午之后,陈太忠发现,自己现在拿不出章法来,还是对北崇了解得不够多,在那里只转了三天,实在是走马观花,哪里像人家李村长,在东临水呆了三天,对周围的情况也了如指掌,所以人家一发动,切入点就找得比较准。

还是得沉下去干工作啊,他不得不感慨,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到底能不能到北崇当区长,还是两说呢,事情没定下来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前期能做这么多了解,也算不错了。

陈太忠本来回来得悄然无声,知道他回来的真没几个,但是殷放给他打个电话,说你要是在天南的话,来参加这个市里跟拜耳公司的签约仪式吧。

要不说这殷放不愧是机关干部,人情方面是相当地老道,按说这个签约,跟陈某人关系不大,别说他已经被交流出去了,就算他还在省委文明办,也没有理由参加这个签约仪式。

老殷非常给面子,陈太忠知道这个,本来他不想参加,都被送出省去了,还丢人败兴地回来,不过转念一想,这正好可以向凤凰人证明一下,别看哥们儿已经走了,市里的活动,我照样能参加,那些心思活泛的主儿,悠着点啊。

只是这个活动,就耽误了陈某人两天的功夫,这时候,恒北省传来消息,任命下来了,倒是没出什么幺蛾子,陈太忠理所当然地成为北崇区区长——当然,是代区长。

那这就回去上任吧,陈某人收拾心情,跟马疯子借辆车借个司机,就打算从海角穿过去,不成想就在即将动身的时候,许纯良找过来了,有意思的是,他身边居然跟着蒋君蓉。

许主任消息也灵通得很,知道太忠外放了区长,专程从素凤手机企业赶回来送行,结果蒋主任一听说他的去向,也跟着来了。

这一顿酒,就喝得有点离别的愁意了,许纯良很罕见地醉了,在出溜到桌子底下之前,拍着陈太忠的肩膀,大着舌头发话,“还是那两个事儿,一个……我的婚礼你得去;第二,你在那边需要帮忙,咱科委跟你的那个区结、结……结对子。”

“行了,你都说了八百遍了,”陈太忠看着他失态,心里也是有点不是滋味。

蒋君蓉可是没喝多,她在许纯良大醉最后,才下巴微扬,傲然地表示,“你是个不错的对手,要是在天南,你是有赶上我的可能的,但是恒北嘛……希望你不要让我太失望。”

“哈,”陈太忠嘿然一笑,“恒北才是好地方,我再弄到什么项目,也不用担心有人跟我抢了,睡觉都能多睡半小时。”

“怕就怕你枕冷衾寒,无心睡眠啊,”蒋君蓉也跟着笑了起来,陈太忠的作风问题,在天南官场有不少人知道,不过还是那句话,知道的不说,不知道的乱说——大多数人知道的,是“妇女之友”这个称号,不像蒋主任这种少数人,她是亲眼看到田甜在某人家留宿的。

“慢慢来嘛,”陈太忠不以为耻地笑一笑,这一刻,他觉得蒋君蓉也不是那么讨厌了,起码她懂得将一军,让自己别在恒北自暴自弃。

“其实我老爸跟杜毅暗示过一句,不希望你走,”蒋君蓉无奈地撇一撇嘴,“但是他就当没听懂一样,我真的……很遗憾。”

“呵呵,有意思啊,”陈太忠微微一笑,又低头去端酒杯,一饮而尽之后,他才轻喟一声,“为什么很多真话……都要等到最后才说?”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杜毅把他送走,固然是自己不太好使唤,同时也是,他跟蒋世方越走越近——对杜书记而言,黄家势力一旦跟亲黄家的省长重叠,天南有失控的危险,而这个这个文化节,估计是最直接的导火索,柳昌的癌症只是备用手段,替补的有十几个呢。

这种话,无需蒋主任明说,可她还就说了出来,听他这么感慨,她又微微一笑,“既然说真话,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我争你的项目,是占了你不少便宜,但是本质上,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一边说,她一边就站起身来,“我和你在争,别人就不敢插手了,要是别人轮着争抢,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你不该只觉得我不好……不过,你愿意怎么想,那也随你了。”

陈太忠就那么木呆呆地听着,没有任何的反应,看到她慢慢地走出去,他才苦笑一声,“这算是……表白吗?抱歉,哥们儿对你真的不感兴趣。”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