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2 -3263上任

3262 3263上任(求月票)

3262章上任(上)

陈太忠本想适时赶到恒北省,但是出了跟拜耳签约一档子事儿,他就给恒北省委组织部打个电话,说我手上的事情马上就忙完了——其实就是请假的意思。

不成想组织部表示说,没事,这几天赶到都行,不要拖太久就可以,要是事情太多的话,等你上任之后,回去再完结也行。

等他赶到朝田市,知道这五十个交流干部短短几天送下去,也让组织部送得焦头烂额,陈某人来到组织部之后,才知道即将送自己下去的,是干部一处的一个助理调研员。

助理调研员叫童伟,似乎是对某人有意见,一路上绷着脸一句话不说,车到阳州之后,那边接待的是市委组织部副部圌长刘启明,车在市区停了大约十分钟……继续往下送。

这尼玛是个什么章法?陈太忠真的不懂了,你俩就这么把我这个正职正处送下去?

或许是这拨人太多了吧?陈区长不为已甚,心说这现在又是换届又是交流,还有这五十个名额带来的干部流转——嗯,估计是组织部太忙了。

到了北崇区,这边倒是态度端正,区委书记隋彪带队,北崇四套班子的领导和一干常圌委在县界上等着,虽然这里是欠发达地区,也是一长溜的小车。

隋书记的座驾是辆奥迪100,虽然略略有点超标,不过是老款了,倒也说得过去,此人五十出头身材粗矮,略略有点发福,但大致还不算臃肿。

刘启明先跟隋彪打个招呼,又把来自省委组织部的童处长介绍一下,才郑重介绍陈太忠,“这是陈太忠同志,是省里专门照顾给北崇的干部,他可是非常抢手的,隋书记,你们北崇要感谢省委对你们的重视。”

“我们一定能合作愉快,”隋彪走上前,双手同陈太忠紧紧相握,并且微笑着看着对方,“陈区长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有必要把气场整得这么强吗?陈区长有点受不了对方的咄咄逼人,不过现在并不是计较的时候,于是他微微一笑,“我来北崇是做事来了,希望跟隋书记合作愉快。”

这话听起来,是新区长被隋彪牵着鼻子走,但是在场的哪里有笨人?这分明是个软钉子,新来的区长说了——你要是碍着我的事儿了,那咱们合作就不愉快了。

终究是年轻人啊,隋书记心里点评一句,他已经将新搭子的情况摸了一下,虽然了解得不是很充分,却也知道此人脾气绝对不算好,所以眼下对方的反应,在他的预测中——而且还不是很糟糕。

他能心平气和地看待此事,陈区长也不跟他一般见识,接下来就是跟区里的一干领导握手,这时候能跟区长握手的,自是区里要员,为防大家记不住,暂不一一列明。

不过陈太忠心中有重点,除了区委书记隋彪,他关注的最多的,是区委副书记、纪检委书记陈铁人,这个人据说也有意北崇区区长一职,却是被外来的和尚打败了。

区长依旧是陈区长,但是此陈非彼陈,想必你也该有点蛋蛋的哀伤罢?

陈铁人四十多岁,小脑袋黑脸膛,溜肩瘦腿,中间倒是较为肥硕,属于那种枣核体型,他的神情比较呆板,看不出什么情绪。

陈区长观察归观察,也是用眼角余光,断断不可能目有斜视,只不过如此一来,他的眼神便有些涣散,看在他人眼里,便道这陈区长虽然年轻,神情作态却也算凝重。

然后陈太忠就又注意到一个古怪,众目睽睽之下,刘启明居然钻进了隋彪的奥迪车里,他心里禁不住琢磨一下:这又是个什么味道?

不过在此刻,多想也是无用的,不多时车到北崇,接下来就是开会了,首先肯定是省领导讲话,童助调居然都不想讲话,说我不是领导,

后来他实在是被刘部圌长捧得厉害,才随便说了几句,到最后他表态,“陈太忠同志的组织关系,还是要落到市里,刘部圌长你多说两句吧。”

这也是省委组织部对正处级干部不怎么上心的缘故,副厅的交流干部,组织关系都在省里,正处的虽然也在省里,但是等一切走上正轨之后,关系都要下放地区。

省管的也有正处级干部,但是一般都享受了副厅待遇了,比如说花城市的市长和书记,那全是省管干部,就算不享受副厅待遇,也得是县委书记这类的顶尖正处,才能被省管——这是被列为后备厅级干部的,区区的小区长,真的差一点。

刘启明的发言,时间就长多了,然后又是隋彪发言,再然后就是欢迎新区长讲话了。

陈太忠拿过话筒,四下扫视一遍,直看得满屋寂静目光聚集,才沉声发话,“我不喜欢多说,来这里就是做事来了,这一点,刚才我已经跟隋彪同志表示过了……”

“办公室政治什么的,我不精通,相信在座的也未必都喜欢那个,听说北崇人往往是用拳头讲话的,”新来的区长微微一笑,“再强调一遍,我来……是做事来了,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大力支持。”

话虽然简短,却是杀气腾腾,但是这杀气还多少有块遮圌羞圌布——北崇人彪悍那是事实,总不能说新区长就要跟大家动拳头吧?

正经是这话里还有点投其所好的意思,毕竟在场的干部里,当地人占了多数。

会开着开着,就六点了,陈太忠是上午九点从省委出发的,六个半小时的车程,到了北崇就是下午三圌点半了,开会开到六点真是太简单了。

然后就是接待晚宴了,只不过童伟在省委根本排不上号,刘启明虽然见官大半级,但是在区长和区委书记跟前,也没什么可说的,这顿饭吃得真是憋闷无比。

六点四十的时候,童助调站起了身,说是我还要赶回朝田,就不呆着了,众人尝试着挽留一下,说歇一晚上再走吧,这时候上路不是很安全。

但是助理调研员同志正色解释,说最近组织部真的很忙,我现在往回赶,虽然凌晨一点多才能到家,可明天上午最多迟到,歇一晚上的话,那就算明天下午勉强能按时上班,精神也不会好了——都是公家人,你们懂的。

他这一转身,刘启明也坐不住了,从北崇回市区,也得五十分钟,这还是从一级路上走,一路平坦大道,当然,高速要更快一点,虽然绕一点,大概四十分钟也够了,不过……北崇的出口尚未完工,目前走不了。

他俩走了,这饭就更吃不下去了,于是隋书记叫来一个女人,四十出头,瘦瘦小小的身材,样貌清秀,没有中年女人的那种臃肿和丰圌满,想来年轻时也应该是一枝花什么的,“马媛媛,陈区长就交给你照顾了,这关系到你的饭碗,你必须慎重。”

这马媛媛就是北崇宾馆的老总,隋彪如此交待,有那么几分道理,却也是带了一点玩笑,县区的干部就是这样,有时候能适当开点玩笑,不像市里的干部那么死板。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有时候貌似玩笑的话,并不一定是玩笑——谁要没有这样的警惕心,那就真的只配做乡镇干部。

马总自然也听得懂,于是领着陈区长走到宾馆后院的小二楼,这里是北崇宾馆的正楼,房间很老旧了,但是给区长住的房间,档次绝对不差,起码里面的摆设,规格很高。

陈太忠的一个行李箱,已经放在了这里,还有更多的东西,在他借的那辆车上——马疯子的司机开着的,那辆沙漠王虽然不能成为车队的一员,尾随一下是没问题的。

陈太忠进屋后不到一分钟,马媛媛就带着一个服务员进来了,女孩儿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出落得眉清目秀,“这是小苗,陈区长……就让她为您服务吧?”

“嗯?”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以前他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这倒不是说他眼光不够,实在是没有做过地方的正职,犹豫一下他才发话,“我不需要什么服务,需要的话我能打电话……总机是拨零还是拨九?”

“总机拨零幺,不过您在屋里,她在屋外,电话都不用打,这不是更方便吗?”马总笑着回答,“晚上她可以回服务员室休息的。”

可以回去休息,那么就是说……也可以不回去休息,陈太忠一时有点感叹,这一把手就是好啊,屁圌股没坐稳呢,有人就从正规渠道送上小姑娘来了,怪不得大家都争着当公仆呢。

不过这种低级的糖衣炮弹,怎么可能腐蚀得了陈某人?他淡淡地吩咐一句,“零幺是吧?我知道了,泡杯绿茶,搬两箱啤酒进来……回去休息吧。”

这个晚上,他是必须要撵人的,因为一定会有人来,要是没人来的话……好吧,有种的你们就不要来。

话音未落,门外就进来一个中年人,中等身材,一双鱼泡眼,一对突出唇外的龅牙,还是黄黑的那种,形象实在糟糕。

但是就是这么个人,对着马媛媛发话了,“马总,陈区长的指示,你听到了,倒茶拿酒就行了,我跟区长汇报点工作。”

马媛媛看他一眼,也不做声,就那么转身离开了,眼中多少有点不满,转身时候的气场,也有点不和谐。

3263章上任(下)

不过这个现象,发生得也正常,陈区长就十分理解,因为这形象糟糕男,是北崇区政圌府办公室主任李红星,对上马媛媛这种宾馆老总,还是不落下风的。

事实上,下午的时候,陈太忠就见过这个人,不过接下来跟他搭话的,不是常圌委也是副区长——还轮不到一个办公室主任说话。

但是陈区长对这个人有印象,原因很简单——此人真的太难看了。

组织上选拔干部,是不会以貌取人的,但就是黄老评价赵璞的那句话,你多少差不多点,公务员也是要讲个形象的嘛。

尤其是区政圌府办公室主任,接触外界的机会很多,难看成这样,还能把持住这个位子的人,不敢说有大才,肯定也是有独到的一面。

而陈区长琢磨的就是这个,今天晚上别人不来拜会我也就算了,你这个龅牙鱼泡眼敢不来的话,回头我就撸了你的办公室主任,绝对不带打磕绊的——尼玛你都难看成这样了,还没点眼色,我凭啥让你当我的大管家呢?

李主任没有辜负新区长的期望,酒席刚结束——其实还没结束呢,他就寻了过来,起码这个态度……还是比较端正的。

小服务员把茶很快地泡好,端了上来,茶不是很好,今年的龙井,但是芽型就差得太多了,不过在北崇来说,应该算得上是好货,陈区长尤其感叹的是——亏得你没上铁观音。

铁观音不是不好喝,但是只有林莹冲出来的才好喝——喝那玩意儿讲究太多,一般人冲不出来那种感觉,而且由于太过追求口感,紧巴巴的像是赶场,少了一份闲适。

陈太忠本质上还是讨厌麻烦的,而且仙家也强调个自然,他更喜欢绿茶一些,所以端起茶杯之后,他慢慢地品尝,不肯先说话。

李主任也端起茶来喝,但是等了一阵之后,见年轻的区长不说话,就知道自己不说话不行了,于是干笑一声,“区长,我是想跟您汇报一下,关于配车和宿舍的安排。”

“按规矩来,”陈太忠看也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地喝茶,他知道这只是开场白。

正好此时,那小服务员搬了两提百威啤酒上来,他拿过酒来看一眼日期,发现过期了,于是婉转地表示一下,“时间有点长了,方便就换一下……不一定要百威,蓝带青岛都行。”

陈区长能体谅北崇这边的落后,但是马媛媛在外面听了服务员的汇报之后,示意她出去买酒,自己却是摸出一个小本子,默默地写了几个字——好饮食、注意细节、态度较含蓄。

服务员转身出去了,李红星借机向区长解释,“宿舍就是区政圌府的,三室两厅,也有人收拾,不过这个配车……有的车就是挂在咱区里的,二号车就是一辆普桑,您看?”

“按规矩来,”陈太忠又重复一遍,面无表情地重复。

“可是这个普桑,有点儿跌份儿,”李主任眼见这位做得中规中矩,那他就只能别出机杼了,必须要有人打破僵局,而这种破局的行为,不能交给领导来做,于是他就建议,“总不能让下面行局超过了。”

下面行局有好车——这是他要暗示的,至于说这个好车领导能不能拿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反正堂堂的一个区长出行,只有一辆普桑的话,真是砢碜。“咱区政圌府有越野车吗?”陈太忠才不会计较这些,他考虑的是北崇一多半是山区,不是山区也是丘陵,除了一条高速和两条国道,其他的多还是省道甚至是市道,乡镇公路也少不了,“吉普也行。”

“吉普,最好的就是一辆切诺基,八年的车了,目前扶贫办在用,”李红星这大管家还行,连汽车年头都记得,“交通局有一辆去年的三菱帕杰罗,三产的。”

尼玛你能说点更恶心的吗?陈太忠一听帕杰罗三个字,头都是大的,这一刻,他甚至有点怀疑,姓李的你是不是想借刀杀人?

“日本车不太结实,”沉默一阵之后,他才面无表情地发话,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一口之后,侧头看一眼李红星,“怎么你总撺掇着我跟下面行局要车?”

这话问得就太直接了,饶是李主任心思玲珑,也禁不住微微一愕,才下意识地回答,“您是领导,跟他们要车是看得起他们。”

尼玛,陈太忠好悬又想骂娘了,他看出来了,这个李红星别的能力姑且不论,脸皮厚度是有的,拍马屁的水平也高,这样的办公室主任……当然,也不能说就不能用,哥们儿不能做那有道德洁癖的官员,嗯,要和光同尘吖。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人给区长大人的印象真的不好,陈某人也从没想过,自己的潜意识里,还有以貌取人的念头,而且他也真的不是很看得起只会拍马屁的干部。

想起自己的问话还有一层含义,他才漫不经心地哼一声,“哦,这样啊,那还有哪个行局委办有好车呢?”

李红星却是被这句话吓得不轻,可是领导的问话,他又不敢不回答,好半天之后,他才嗫嚅着发话,“我……我真的只是为您着想。”

适度的震慑是必要的,搞到不近人情就没必要了,陈区长光杆司令来上任,只靠上级组织的支持是不够的——而且上级组织的支持是怎么回事,那还两说呢。

他才待再发话,那女服务员又拎了两提青岛啤酒进来,这次他也没再检查,抬手拿过一瓶来,李主任抓起启瓶器,才说了三个字,“区长,我……”只听得“啪”地一声轻响。

区长大人用手指直接掰开了瓶盖,咕咚咕咚灌了几口之后,才看一眼他,“那你还为我着想了些什么?”

我还想问问您关于秘书和司机的事情,李红星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领导都生出疑心了,他就不敢乱说了,于是看那女服务员一眼之后,才轻声发话,“还为您准备了点资料。”

“去拿,”陈太忠下巴微微一扬,至于李红星和马媛媛之间是怎么回事,他暂时没心情关心,或者以后都不会有心情。

李主任走了,小苗也走了,陈太忠却是琢磨一下这个用车的问题,事实上越是边远的地区,越是存在超标用车的现象,不过这个事情,陈区长暂时不打算管——初来乍到就严格纪律,不但显得他严苛,也显得他没能力。

正想着呢,又有人敲门,他说一句进来,却是马总推门进来了,“陈区长,前台我安排好了,您有什么事儿,拨零幺也行,喊小苗也行。”

“嗯,”陈太忠点点头,又随意地一摆手,他对这女人无关紧要的汇报也没太在意,很多人都是这样,挖空心思地多在领导面前露脸,图的就是能混个脸熟。

马总见状,也不敢多说什么,带上门走了,陈太忠却是摸出小本和笔来,郑重地记上一行字,“十二月三日,晴,正式上任第一天,政协主圌席黎珏未出迎。”

今天界迎的四套班子,人大主任是隋彪兼着的,政圌府来的是常务副,没区长嘛,可恨的是政协主圌席没有出迎,只来了个副职,陈某人虽然是号称做事来了,却也要狠狠地记上一笔——我不记得谁来了,但是绝对要记住谁没来。

不多时,李红星又回来了,这次他挎了一个电脑包,沉甸甸的,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文件,他简单地介绍一句,“这是今年的区政圌府工作记录,还有一些上传下达的重要文件,以及……本区的一些地形、物产、民情和特色。”

“嗯,”陈太忠大致翻看一下,资料真的不少,差不多能有十来斤,真够看一阵的——绝对不是临时凑出来的,可见这个李主任做事,还是有点章法的。

可是同样是李主任,上一个虽然年纪大一点,也算赏心悦目,现在这个,唉,真是……他摇摇头,“怎么人事方面的内容就这么一点?”

“您……您说是来做事的,”李红星吓得赶忙站起身,“那我现在就去拿。”

真是自作聪明,陈太忠很无奈地腹诽一句,不过这么看来,这个李主任还略带一点一根筋的味道,这种人没准还能用,太油滑的他真不愿意用,于是某人哼一声,“不用了,这些资料够我今天看的了……我是来做事的,但是同时,我也是区党委第一副书记。”

这就是区长大人通过区政圌府办公室主任表态了:哥们儿也不会只做事,当然,李主任能不能传出去,这个对他并不重要,态度总是要慢慢地表示出来。

这个区长果然年轻气盛,区长在观察主任,主任何尝不是在观察区长?他等了一等,发现区长看得入神,“区长……要给您安排宵夜吗?”

“我在宾馆住着呢,”陈太忠头也不抬地答一句,顿得一顿之后,他又交待一句,“你去吧……记得带上门。”

(掉到第二十五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