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9 -3269新发现

官仙 2369 3269新发现(求月票)

3268章新发现(上)

廖大宝一看此人,脸登时就黑了,这个人他很熟悉,是一家小卖部的店主,平常租他的车次数不少,也有拉货的时候,算是老客户了——有时候他甚至会白捎此人一截,县区里也就都是这样。

可是这时候,副驾驶坐着新来的区长,真是要多点儿背有多点儿背了,他苦笑着停下车,摇下窗户探出头去,“老二,我这车上有客人呢。”

“我给钱嘛,真的是有急事,”老二却是急得跳脚,他看一眼副驾驶上的年轻人,开口发话了,“这位兄弟,让他先送我再送你,行个方便成不?”

陈太忠也不多说,下巴一扬,廖大宝见状,只能从座位间探过身子,提起门上的保险搭,那位蹭地就蹿了上来。

廖科员可是真的怕他胡说,于是很简单地问一句,“去你店里,是吧?”

“不是,去悦宾楼,五块可以吧?”老二看一眼面前坐着的那位,“你这车正顺路,拐不了两里地……反正你对外人,总比跟自家人算得贵,我也习惯了。”

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嘛,廖大宝真是无语了,其实他心里知道,老二这是好意,顺路拐那么一下五块钱——北崇真没这行情。

他无非是想告诉坐在副驾驶的这位,我们熟人都是这价钱,你这外人,占了便宜就偷笑吧,别因为我搭个车,你还要跟小廖搞价,那可就没意思了。

好心办错事,指的就是这种现象了,老二递过来五块钱之后,下车走人了,陈区长侧头看一眼司机,沉着脸吐出两个字,“副业?”

“嗯,副业,”廖大宝点点头,一颗心也是噼里啪啦地乱跳,不过下一刻他就镇定了下来,刚才还想要主动挑起话题呢,不成想这话题自己就蹦出来了。

已经是这样了,索性就是一锤子买卖了——认真地解释一下,没准还能获得领导的谅解,这么想着,他就解释,“要结婚了,彩礼有点重,我买这辆车除了为了图方便,也是为了下班时候干点私活……给组织上抹黑了,请您批评我。”

“汽油从哪儿来?”陈区长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自己加的时候很少,”廖大宝却是知道领导的意思,他老老实实地交待——这些事一问就能问出来,说谎无益,“从政府里面能弄到点油票,有时候也能报销点,区里有些同志,偶尔也用我的车,主要是我也存在占公家便宜的心理。”

“占就占了,多大点事儿?”出乎廖科员意料的是,陈区长居然如此表态。

年轻的区长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我去荷兰阿姆斯特丹,那里的妓女一看我是黄种人,直接就蹦出汉语来了,‘有发票’,你这好歹还是借给同事用呢,那些公款吃喝甚至嫖娼的领导,有过一点不好意思吗?”

哥们儿这叫引蛇出洞,你不发牢骚,那我就先发牢骚引导你。

区长这说怪话的水平,比我高多了,廖大宝心里暗暗地感慨,您这是在试探我,一定是试探吧?反正领导说怪话是平易近人,下属贸然发牢骚,那就是不知自爱。

不过心里想着是这样,他也不能放弃这个主动挑起话题的机会。于是他轻叹一口气,“父母亲养我这么大,我到了回报的时候了,而且咱阳州……彩礼真的很重,跑黑车,我自己也觉得跌份儿,但是总得赚钱。”

“很重……那是什么行情?”果不其然,陈区长愿意跟他拉家常。

“农村低于两万的彩礼,不要想结婚,富裕点的,三万是基准线,城里五万是基准线,”廖大宝愤愤地回答,“这只是彩礼,结婚还要有别的费用呢、”

这个彩礼真的是高得离谱了,以陈太忠对北崇的了解,这里的农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不到六百元,也就是说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年收入不会超过两千块人民币——当然,真正的农村人,在“吃”这一方面,基本上不需要花多少钱。

说起来这个人均,比东临水要强,但同是农村,也存在贫富不均衡的现象,部分富裕村子和富裕村民,极大地拉高了这个平均数。

陈区长甚至相信,这里比东临水惨的村子,绝对不止十来八个——当然,估计还没有达到百分之二十的农民,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农民收入的地步,贫富差距不至于这么大。

而农村的彩礼都到了两万,这就是说,本本分分的三口之家,十五年不消费,也才勉强支付得起彩礼,娶媳妇的彩礼——而且仅仅是彩礼。

当然,对不本分的人来说,有些隐形收入是不能计算在内的,但是就拿廖大宝做例子,他一年下来,工资、补助、奖金加福利,也不过才一万来块钱,就算加上林林总总的灰色收入,也不过才两万。

但是他还要花钱不是?身为公家人,很多消费不用他出钱,比如说柴米油盐、毛巾被、茶叶、小电器等之类的,福利就有了,可是同时,他也有一个很大的支出,那就是应酬,廖科员再不是什么人物,同事之间吃吃喝喝也是必须的,否则就是自绝于同事了。

这个应酬是很可怕的,廖大宝省吃俭用一年下来,也就攒个万把块,这五万的彩礼,起码就是他三年多四年的积蓄,然而……更悲催的还在后面。

“这仅仅是彩礼,我现在住单身宿舍,刚在区里集资了一套房子,八十平米就八万八……没更小的房子了,其实建筑成本一平米不到五百,可我在这里没地,现在还欠着五万的外债,装修不得花钱?还得置家具和电器,这个婚结下来,我就是十万元户了……负的。”

这男人要诉起苦来,也有的是话要说,说到最后,牢骚篓子才发现,自己又不合时宜了,于是微微一笑,“我这是为自己开脱,确实不应该……不过咱地方上这个陋习,也真的容易逼得年轻人铤而走险,这容易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隐患。”

你小子这话,说得真的很漂亮啊,陈区长不得不感叹,苦衷有了,细节有了,检讨有了,最后汇总一下,连警示都有了,而且很难得的是,这些过度都是轻轻巧巧混若天成,没有刻意斧凿的痕迹,视角转换自然,措辞也是中正平和,正是传言中的大巧不工。

廖科员见陈主任不言语,心里又有点忐忑不安,不过他仔细想一想自己的语言,觉得也不能说得更好了——我真的就是这个水平了。

又等一阵,他发现区长还不说话,想起领导愿意听家常,于是就又试探着发话,“区长,您天南那边,彩礼是怎么算的呢?”

“我们那边没这么狠,这根本是卖女儿,”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一句,“考你一下,闪金镇要发展,需要在哪方面下大力气?”

“闪金……就是苎麻,苎麻全身都是宝,入药、纺织和畜牧业,都用得上的,”廖大宝跑这么些年乡镇,对地方特色了如指掌。

“历届政府都知道,苎麻是个宝,但也没见他们开发出来,”陈区长的嘴角扯动一下——这些我都知道,你就别扯了,麻烦拿点干货出来吧?

“缺少的是宣传和销售渠道,”别说,下一刻,廖科员就拿出干货了,“闪金的苎麻根,药用效果比不上南方的,但是叶子做饲料没问题,另外,这里靠北又是丘陵地貌,日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纤维长,用来做纺织品,是最好不过了。”

他虽然是关南的,在北崇这些年里也混得不是很好,但是呆得久了,他对这里还是有深厚的感情,于是他忿忿地指出,“刚解放的时候,闪金的苎麻产品,在东欧都很有名,大名鼎鼎的创汇项目,只不过后来中苏关系恶化,这个产业就停下了。”

“这我就要批评你了,人不能总活在往日的辉煌中,”陈区长难得地表露一下情绪,对于这种“我家祖上也是知县”的说法,他见得太多了,而且他挺看不起这种人,与其把祖上做过知县挂在嘴上,不如自己努努力,做个知府——这叫光宗耀祖。

“落后的,就是过去了,”他最后做个总结,“中苏关系早就解冻了,闪金的苎麻产品却辉煌不再,这很能说明问题。”

“您指示得很正确,”廖大宝点点头,但是既然有了辩解,他就不怕讨论下去——这是他跟李红星的根本不同之处,“可您来自天南……总该知道,曲阳黄在欧美卖得很好吧?”

3269章新发现(下)

嗯?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这么拐弯抹角的马屁,对技术性的要求很高啊,哥们儿在曲阳黄外销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真的很少有人知道,就更别说外省的了,真是个有心人!

于是他淡淡地表示,“曲阳黄主要在欧洲卖,真说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

“没错,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廖大宝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又侃侃而谈,“仔细分析一下,那也是个初级加工产品,技术含量低到一塌糊涂,它凭啥就能在欧洲大卖?这不科学。”

“哦……真的没多少技术含量,”陈区长嘴角**一下,脸色铁青地点点头,“确实不太科学,你到底想说什么?”

“但是策划曲阳黄营销的,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我可以断定,”廖大宝并没有发现领导脸色的变化,“他要来闪金的话,绝对卖得出去闪金的产品,而且能大卖……曲阳黄那种东西,他都能忽悠得了外国人。”

你要是说话只说前半句的话,现在估计也是个正科了,陈太忠已经无意跟丫争辩了,他有气无力地问一句,“你是说,苎麻产品的发展前景,比曲阳黄好?”

“全世界的麻类纤维中,苎麻是最长最细的,至于棉花,根本没法跟它比,它比棉花长五六倍,”廖科员直接用两个最,表明了闪金的优势,而且摆出了理论数据,由此可见,这也应该是北崇的捶心之痛,随便就摆得出来。

不过这样的好东西卖不出去,也有它的缘故,下一刻,廖大宝就指出了这一点,“但是加工成本高,工艺又落后,也就是建国初期,能以保本价格卖出去……这东西到了东欧,那都是奢侈品,只不过现在傻大黑粗的,不懂包装,就没人欣赏了。”

咦?这倒是意外所获啊,陈太忠真没有想到,自己的治下,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没发掘出来,要不说当地人的优势,你外地人拍马都赶不上。

不过转念想一想,很多事情,也是当地人自我陶醉,真拿出来比划,还就是不行了,想到这里,他又问一句,“那当时出口东欧的,有些什么有名产品?”

“苎麻布,苎麻绳子,苎麻降落伞,”廖大宝说这些,根本不带打磕绊的,“要说最有名的,还是苎麻背包,闪金镇的六格背包,在当时的东欧,就是小康的象征。”

陈区长登时就不说话了,好半天才轻喟一声,“确实,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啊。”

不管怎么说,听说了闪金镇以往的辉煌,他就发现,想振兴北崇的经济,其实难度也不是很大,以前他之所以觉得,北崇不好取得进展,无非是没有沉下心去细细了解——干部任命都要强调个接地气,果然是没有错的,不接地气的,真的没有这样的体会。

其实这也是他妄自菲薄了,北崇区内,知道闪金背包的干部,怕是比不知道这个背包的干部要多好多倍,但是对他们来说,也就仅仅是知道了——卖不出去,再好也没用。

但是偏偏地,陈太忠不认为销售是个问题,他只怕没有可卖的东西,眼下猛地冒出这么一个来,他自然是会欣喜若狂。

说着话,车就来到了闪金镇,这镇子真的不大,所有的繁华都集中在中心点的五百米内,政府、邮局、信用社什么的,都在这一小片,五百米之外,有些零散的小卖部、小饭店和小招待所——这很正常,天南的乡镇,也就是这样了,当然,赶集的时候肯定会热闹点。

廖大宝先开车领着陈区长在周遭转一圈——不得不说,他对下面乡镇的了解,真不是一般的熟悉,什么地方长着苎麻,他都一清二楚。

看了一阵之后,陈太忠又摸出小本来,慢慢地写几个字:十二月四日,多云,闪金苎麻可综合利用,须查证。

看到新区长写东西,廖大宝很识相地往远处走两步,待看到区长收起本子,才走上前来,摸出一盒烟,让一根过去。

“我不抽烟,”陈太忠摆一摆手,接着他眉头微微一皱,“红彤彤……这烟卖到这里了?”

“这个烟不错,才四块钱,便宜又好抽,”廖科员笑着回答,“不过只在朝田有卖的,别人也不知道价钱……我能抽烟吗?”

“抽吧,”陈太忠随口答一句,心说这小子食中二指都是微黄了,憋一上午到现在才试探着抽烟,也算个能忍的,“找个地方吃午饭。”

廖大宝还真不愧是当地通,驱车来到一家看起来比较老旧的店面,他笑着介绍,“这一家是供电所的定点饭店,味道不错。”

再不错也就是只是个镇上的小饭店,店面和卫生也不用多指望,味道倒是确实还行,陈太忠也没喝酒,随便点了两个菜就吃了起来,倒是连吃了三碗饭。

吃完之后,也不过一点半,廖大宝才放下饭碗,就迫不及待地点起一根烟来,陈太忠从手包里摸出一叠钱,数了二十张放到桌上,“这是两千,买单的时候把账记好。”

廖科员二话不说,刷地就把钱收了起来,还紧张地四下看一看,在买了单走出门上车之后,他才轻声嘟囔一句,“区长,这地方……两千块能弄出人命案。”

“切,人命案……死的肯定不会是我,”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两人现在时不时能拉一拉家常,他也就没必要太拿架子,“去临云乡。”

“临云?那里可是什么都没有,”廖大宝其实是个爱说的,而且他发现了,区长似乎在鼓励自己说话,想着这新区长是空降下来的,他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不但能体现自身的价值,也好让领导尽快融入当地,“除了山就是山。”

这临云乡之所以号称临云,就是因为那里大部分地方全是山,而且不是丘陵那种小山,而是大石头山,这个乡也因此是北崇占地面积最大的一个乡,将近两百平方公里,有三十多个村子,人口却才刚刚过万。

“山能干什么?”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哥们儿我看看你的悟性。

“养殖牲畜,种植经济作物,但是这里住户太散,不能形成规模化,”廖大宝对这里还真是下过功夫的,“目前也没有探明的大规模矿产,六年前乡里牵头,搞过猕猴桃种植,没搞好,也找不到合适的销路。”

“我是问山能干什么,是说石头,”陈太忠对他的思维敏捷性有点无语,我知道你基层信息了解得多,但是你答非所问啊。

“石头……”廖大宝沉吟一下,心说我都说这里没矿了,难道你想再请人来探矿?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睛猛地一亮,“您是说做石材,或者水泥?”

“嗯,继续说,”陈太忠不置可否地回答,看他还能想到什么。

“但是这个……怕是也有问题,”廖大宝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然后他一边想,一边慢慢地发话,“电力不能保证,切割石材,水泥球磨机,机械化供料,都需要大量电力……这是咱们北崇最大的短板。”

尼玛……你一肚子这样的货,怎么去开黑车?陈太忠听得真的是无语了,这家伙的思路,跟他真的很接近,陈区长在来上任之前,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必须先把北崇的电力抓上去,市里协调不到电就去省里,省里协调不到电,我就自己上电厂!

电力是民生的根本,电力是工业的保障,电力还是基础能源,没有稳定的电力,根本就谈不上发展,年轻的区长盯的就是这个。

至于说抓警察系统、关注拖欠的教师工资什么的,真要一开始把注意力放在那些事情上,那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腾出手来怎么也得半年。

想发展,必须要从根子上抓起,所以陈太忠打算将政府里现有的问题搁置,也不考虑跟区里现有官场势力博弈,先整理出一套合适施政方案来,然后在建设的同时,再慢慢地理顺那些事,就是他一再强调的那话:我陈某人是来做事的。

至于“说做事先做人”,这话是不错,但是北崇都落后成这样了,他一来了先做人,然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做事——这岂不是有不作为之嫌?

临云乡距闪金镇也不过十来公里,但是这一段的路就相当难走了,加上还要绕山路,实际距离有三十多公里,面包车小心翼翼地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到。

陈区长的打算是,趁着天亮,直接奔最远的村子,上一次调查,他可没走那么远,美国公司能来北崇考察就很罕见了,如果考察到山里,那真的就要……上升到敏感的程度了。

当然,这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因为他不认识这里的人,这时候,就显示出廖大宝这个本地人的重要性了,他跟领导建议一句,“乡里有个退休的王书记,这人在这里工作了四十多年,对全乡的一草一木都熟悉,找见他,就什么都有了。”

“嗯,”陈太忠点点头,犹豫一下又发话,“这个人喜欢什么?咱们给他买点……你就说我是来考察的石材商人。”

“他本来喜欢喝酒,不过在山路上摔断过一条腿之后,就戒酒了,”廖大宝介绍得还真详细,“现在就是抽一口的事儿,等下去给他买两包好烟。”

“没必要,我包里有呢,”陈太忠手向手包里一伸,再拿出来的时候,就是一袋六根装的雪茄,“古巴雪茄。”

您这包不算大,倒是什么都有,廖大宝怪怪地看一眼那个公文包……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