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0 -3271又有新发现

官仙 3270 3271又有新发现(求月票)

3270章又有新发现(上)

王鸿书记的家,在临云乡边缘,院子占地将近两亩,就算在土地不值钱的临云乡,这也算大宅院了,院墙高也有三米多,很有点深宅大院的味道。

不过有意思的,临马路一边,院墙上还开了两个小门面,一个是修车铺和小五金工具店,还有一个是杂货店,针头线脑、啤酒和方便面什么的。

杂货店的门口,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坐在小凳上打毛衣,修车铺门口,却是一个黑瘦的小老头,正拎着一根竹竿,绷着脸教训一个四、五岁的小鼻涕虫,确实很闲适的场景。

“那就是王书记,”廖大宝指一指那老头,开着车缓缓地停到门口的空地上。

这不速之客,就惊动了三人,老头和妇女抬头愕然地看着,那小孩儿却是跑过来,好奇地打量着这辆车,还伸出脏乎乎的小手,想摸一摸。

“三嘎子,不许乱动,”王书记厉喝一声,下一刻他愕然地望着下了车的廖大宝,“你不是那个……县里新来的大学生吗?”

“老书记,我来了都七年了,”廖大宝笑一笑,转身又介绍一下陈太忠,“这是一个客人,想过来搞点投资。”

“哦,”王书记点点头,然后语言一改,不再说那阳州普通话,而是直接换回方言了,两人哇啦哇啦地说了起来,一边说,一边还指一指白色的面包车。

这推广普通话,真的很重要啊,新来的区长再次暗暗嘀咕,同时又庆幸自己找个本地人出面,是多么正确的决定。

两人叽里呱啦了好一阵,陈区长后来才知道,王书记先是询问了一下,小廖你怎么开上车了?然后又问一问你怎么不把这年轻人介绍到乡里去——我退休了啊。

小廖解释说,这贵客是想先摸摸底,我这不是知道您对这儿熟吗?老书记,我这不是目无组织,实在是人家未必会投资,我也怕丢人啊。

王书记问了半天,才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进屋说话吧。”

穿过修车铺的后门,就直接进了院子,一只大狗汪汪地叫了起来,他用本地话厉喝一声,那狗登时就不做声了,跟在他身后的陈太忠禁不住悻悻地腹诽:老王你要是用普通话喊一声,怕是那狗未必听得懂吧?

院子很大,有差不多一亩地,只有正门到正屋砌了一条水泥道,其他就是个几个横向的砖道,其他地方全是泥土,有果树和葡萄架,还有半亩地的菜园子,一溜平房的墙上,挂着玉米、红辣椒,腊肉等,标准的农家院。

三人方才在正屋坐下,打毛衣的女人就端上了一壶茶,摆放几个茶杯之后,也不说什么转身就走.

陈太忠落座之后,从手包里拎出来那袋雪茄放在桌上,轻轻推过去,他笑眯眯地发话,“这是朋友从国外捎回来的古巴雪茄,我不抽烟,听说老书记喜欢来一口,就是一点小心意了……”

“哈,这可是好东西,古巴雪茄……那是老贵了,”王书记一点都不客气,当下就拆开,抽出一根来,给廖大宝让一下,见对方摆手,他就摸出打火机,毫不客气地点上,十足的乡镇干部的做派。

他美美地嘬了两口,才长出一口气,“你是想投资点啥?不过我先强调一点……要共同富裕,光你一个人赚钱的话,我这老脸没法跟乡亲们交待。”

“我是想问一问,这么大的山,里面有好石材吗?”陈太忠信口胡说八道,“我是在天南张州搞大理石的,现在矿有点跟不上市场了,所以过来了解一下。”

“大理石……怎么可能有大理石?”王书记摇摇头,又看一看旁边的廖大宝,“小廖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这是我拉来帮咱乡脱贫的,没有大理石,搞水泥厂也行啊,人家是有钱投资,”廖科员笑着回答,“我是想着,老书记你在这儿干了一辈子,说不定真知道什么好矿……我找来个大款,咱们共同开发嘛。”

“滚犊子吧你,有矿我还修自行车?”王书记笑着啐他一口,然后面色一整,转向陈太忠,“这个水泥厂……也开不成,你要真想开,去西庄乡开吧,咱临云的山不行。”

“怎么个不行法呢?”陈太忠笑眯眯地发问了,西庄那边的山有石英矿,还有采石场,比临云富裕很多,地方上有自主发展经济的推动力,所以他还来不及关注那里。

这一次,王书记就不是冲着他回答了,而是转头看着廖大宝发话,“小廖,你有没有考虑过,咱临云到处是山,为啥连一个采石场都没有?”

廖科员愣了一愣,斜眼瞟一眼旁边的新区长,犹豫一下,才试探着发问,“咱这山……石头不行?”

“没错,石头不行,”王书记重重地一拍大腿,这才又看一眼陈太忠,“陈总你这算问对人了,咱临云的石头……有油,别说水泥厂,采石场都不能用,”

“石头有油?”陈太忠讶异地看一眼廖大宝,“大宝……这个方言你能翻译一下吗?”

“你听得一点都没错,石头里有油,”王书记皱起眉头,很不满意地插话了,“小伙子,难道我的普通话,说得真的很糟糕?”

“石头里,怎么可能有油?”廖大宝见他对领导的态度恶劣,说不得就要冷哼一声,帮区长顶撞他——你手上还夹着古巴雪茄呢,就这么跟区长说话?

不过乡镇干部,也就是这种素质了,廖科员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顶撞之后,又出声化解,“老书记,旁人说石头里都要榨出油来,是形容一个人贪婪……你这说得,不科学啊。”

王书记也没计较他的顶撞,其实基层干部,也都习惯了类似的拌嘴,他微微一笑,“小家伙,石头里榨出油来,那就叫石油,对不对?”

“石油?”陈太忠和廖大宝齐齐地叫出了声,不过下一刻,陈区长微微一笑不再言语,廖科员愣得一愣之后,哈地一声笑出了声,“老书记,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北崇要是能有石油,早就不止一个人知道了吧?”

这还是表面上说的,他心里的不屑,可就海了去啦,能地表开采的石油,还没被人发现……你是在侮辱谁的智商?

“你这小毛孩子,懂个什么?”王书记不屑地哼一声,靠在椅子上双眼望天——其实望的是屋顶,吧嗒吧嗒地猛抽几口雪茄之后,方始缓缓发话,“咱临云乡,李四光来过……你知道李四光是谁吗?”

“地质学家,我知道,”廖大宝好歹是大学本科,哪里能不知道这个人?听到这个名字,他也是微微地一惊,“李四光来这里找石油?”

“是啊,咱们这一块的地质,有出现石油的可能,”王书记洋洋得意地点点头。

“然后李四光扫兴而去了,”陈太忠冷冷插话,他就见不得这种卖关子的主儿,都穷成这样了,你就别藏着掖着,拿肉麻当有趣了吧?

“这你可说错了,咱这儿就是有石油,”王书记洋洋得意地回答,“只不过含量低了点儿,开采划不来。”

“石油还讲个含量?那是说杂质的吧?”别说陈太忠了,廖大宝也听不懂,对上这种乡镇干部,他直截了当地发话,“我是帮咱临云乡引资,你要是不需要,就直接说。”

“不懂了吧?咱临云的山,都是油页岩,”王书记笑眯眯地发话,“你个小家伙,怎么跟我说话呢?油页岩,知道不?里面就能榨出来石油。”

“那我咋就没听人说起来过呢?”廖大宝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他真的不知道这个说法,而今天自从见了陈区长到现在,他表现出来的,是对整个北崇的熟悉。

他对北崇的了解,其实还是要从秦叔宝对他的打压说起,县政府法制办,这样的办公室真的存在感不强,很多时候,都是作为体现上级意志的辅助部门出现的。

然而……关键就是在这个然而上了,阳州的民风彪悍,经常有热血上头的事情发生,由于宗族观念强,大规模械斗的现象也经常出现,这种情况下,法律宣传的必要性就体现出来了。

而负责这个事情的,就是法制办,他们不但要宣传法律、拟定文件,更要到地方普及法律,而法制办总共就三个人,办事员就只有廖大宝,更别说主任是秦叔宝这个冤家。

去乡镇跑,未必是苦差事,乡镇也能接待,但是普及法律绝对是费力不讨好的差事,而条件允许的话,谁不愿意呆在区里享清福?

所以这差事,大部分就落在了廖大宝身上,他又不能反抗,所以十六个乡镇他跑了一个遍,而且对当地的民情,也是相当地熟悉——不熟悉民情,你怎么排解矛盾?

然而,正是这种基层的积淀,让他在短短的几年内,对整个北崇区,都有了相当明确的认识——他下基层下得不情愿,但是既然下去了,总要工作的吧?

因为这个原因,他结识了王媛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今天在新区长面前很露脸,而眼下猛地听说,临云有石油,他居然不知道,那真是脸上一阵燥热。

想一想一个小时之前,自己还说临云要啥没啥,再想一想,自己的咸鱼翻身计划,可能就此夭折,他怎么可能不痛心——我怎么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候,掉了链子呢?

“你没听说,这很正常,”王书记笑一笑,他已经退休了,闲的无聊去修自行车,也确实很少有卖弄见识的机会,于是就要多说几句,“这个油页岩就采不出油来,但是它还确实有油,李四光说了,这里有……成油条件。”

3271又有新发现(下)

李四光不可能亲自来这儿,陈太忠听得嘴角一抽,不过对方既然愿意卖弄,他也就懒得多事,哥们儿先听着,只要能发展,你想怎么卖弄就怎么卖弄。

“那它也是有油,市里怎么能不重视呢?”廖大宝听到这里,也生出了点好奇心,当然,同时他也会借机解释自己的失误,“我在县里……在区里七年了,没听说过这事儿。”

“要不说你……还是年轻,经历的事情太少,”王书记微微一笑,借机摆一下老资格,然后他话锋一转,“不过,也确实不值得重视……咱国家油页岩多了,到处都有,而把这个石头榨出油的成本很高,国家不提倡,所以咱临云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因为是油页岩,做水泥和做石材都不合适,对吧?”陈太忠开口发问。

“对,没错,你石头里面有油,是酥的,怎么做混凝土?怎么做水泥?”王书记一把年纪,也不是活在狗身上了,他冷冷地反问一句,然后苦笑一声,“所以说,咱靠的这山……没内容,反正你别打石头的主意,没用!”

“这石头不是能炼油吗?”说到这个地步,廖大宝也不怕多问两句了,事实证明,人家王书记这块姜,确实老辣,“不能想一想办法?”

“我都说了,这样的油页岩,全国很多,不是咱们北崇独有的,”王书记苦笑一声,“不过值得骄傲的是……咱们是富油页岩矿。”

“富矿?”陈太忠听得眼睛一眯,他很清楚这俩字代表的意思。

“是富矿,百分之十二到十四,就算是百分之五十的损耗,一百吨石头,你能榨出来六到七吨油,”王书记淡淡地回答,“但是没用,人家正经采石油的,打个井就往外喷了……你别觉得油页岩就是个宝,其实扯淡,煤矸石也是油页岩,那玩意儿谁要?。”

说油页岩,陈太忠真是不懂,但是要说煤矸石,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天南是产煤大省,凤凰的煤炭资源也很丰富。

这煤矸石,就是煤炭里夹杂的石头,烧是不好烧,而且大多确实是酥的,不可能当作建筑材料用——,各煤矿外,这东西都是扔得到处都是。

不过最近,张州在搞一个电厂,燃料就是煤矸石——那叫矸石发电机组,想到这里,他禁不住问一声,“那这么说,油页岩也可以用于发电了?”

“煤矸石发电机?”听到这里,王书记微微一笑,他知道年轻人的所指。

在官场里,千万不要过分高估某些人的智商和情商,但是同时,也不能低估下面人的智商和情商,这王鸿就是活生生的一例。

虽然他只是一个偏远到不能再偏远的地区的偏远乡镇的乡党委书记,但是他的见识不凡,一句话问得年轻的区长无言以对,“你说的是链条炉吧?”

“这个炉子我不懂,”所幸的是,陈区长也很坦然——因为他有底气,没必要在此事上较真,所以他咄咄逼人地发问,“我知道的是,现在国内在建的,有十万千瓦的煤矸石发电机组……我只需要你告诉我,油页岩能发电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王书记很遗憾地双手一摊,然后抓起雪茄来吧嗒两口,才发现说得兴起,好久不抽雪茄已经灭了,他一边拿起打火机点燃,一边回答一句,“那东西烧起来的味儿,很难闻。”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有点不高兴,去尼玛的吧,你“需要我告诉”你——你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儿?一个小商人而已,你会不会说话?

“老板你看?”廖大宝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临云乡的这个收获,实在有点惊人,于是他请示一下领导。

“咱们到山上看一下,”陈太忠沉声发话,虽然王鸿说得有鼻子有眼,但是他一定要亲眼看过,采集到样本才甘心——这不是说他闲得蛋疼,一定要事必躬亲,关键是兹事体大,他要是就此转身走人,岂不是不负责任?

“老书记,这就麻烦你了,”廖大宝本着一事不烦二主的原则,笑眯眯地邀请王鸿出山,“我开车拉您过去。”

“这个啊……让我想一想,”王鸿只顾着埋头抽雪茄,也不说确切的话。

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拿起手包站起身走了,既然带了本地人,这个工作就让别人去做吧,他连听的意思都没有,人家俩一说方言,他就登时抓瞎。

果不其然,他才一出门,王书记就用方言表示了不满,“这个人说话没大没小的,小廖,你可要操心他是骗子。”

“他不可能是骗子,就算我是骗子,他也不会是骗子,”廖大宝苦笑一声,他注意到了,陈区长说话较为强势,这大约是王鸿不满的地方,“老书记您帮指点一下,哪个地方能采集到比较合适的样品?您不用亲自去。”

王鸿一边斜眼看着他,一边吧嗒着雪茄,好半天才似笑非笑地问一句,“你跟我说一说,这个陈总到底是干什么的?”

廖大宝登时语塞,心说老书记你眼光还真毒——凭良心说,陈区长身上的官味也确实很浓,不小心就能流露出来。

然而领导这是微服私访,他不能随便泄露,可是不说实话,没准又要走弯路耽误时间,于是他犹豫一下,才苦笑着发问,“您就不看电视新闻?”

“退都退了,我看什么新闻?”王书记不以为然地回答,下一刻,他眉头一皱,狐疑地看小廖一眼,“天南人……这么年轻,不会是那个新来的娃娃区长吧?”

“嗐,你也别猜了,”廖大宝的脸上泛起了笑容——这一刻,他实在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得意,于是就借机笑了出来,“老书记,你指点一下。哪里能找到合适的石头……我这也是在为咱乡里办好事。”

王书记耷拉下眼皮,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又吧嗒两口雪茄,才站起了身子,“行了,我带你们去吧,说也说不清楚……开了山皮的地方,才能找见石头。”

合着这油页岩直接**在外面的不多,都在山体里,王鸿不愧是在这里干了四十多年,在他的指点下,汽车开了二十分钟之后,拐进一条更难走的小道,开了四五公里之后转个弯,停在一处山坡下,他抬手一指山上一处斑白,“那儿有石头。”

接下来,三人从车上拿上扳手、钳子什么的,爬上山去,不过走近了才知道,这里就有散落的石块,陈太忠捡起一块来搓一搓,感觉确实是有点油腻。

“这是十年前,镇上的二蛋想采石头,我告诉他咱石头不行,他不信,来这儿崩了一炮,”王鸿叹口气摇摇头,“这个石头油还不大,我再带你们找两处。”

真的不愧是老临云,王书记接下来又带他们找两处地方,那就不是山头了,而是山谷,其中有一处,据他说还是当年李四光的考察队来过的地方。

几块样品采完,天就擦擦黑了,关键是上山下山,就太耽误时间,等将车开到王书记家,天就大黑了,王书记盛情留客,“这么晚了走山路,住一宿吧,我家地方大。”

“住这儿……”廖大宝苦笑一声,斜睥自家的领导一眼,堂堂的区长啊,住你民居?“老板,您看?”

“住下吧,正好明天去石门,”陈太忠倒也不在意条件,出来调研,哪里能那么娇气?已经到了临云乡了,他就想再去最远的村子看一看,“不过找个小旅店就行,不能打扰老书记。”

“那些小旅店怎么能住呢?住家吧,”王鸿本来就在怀疑这个年轻人的来路了,耳听得明天对方还要去石门,心里就越发坚定了这个猜想,“你想知道石门点啥,只管问我好了。”

“那行,叨扰老书记一顿,”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不过住,还是要住外面去。”

“这是怎么个说的?”老书记脸一沉不答应了,“嫌我家脏?跟你说啊陈总,必须住下,要不乡里的事儿,我再不跟你说了,小廖是懂的不少,不过我在这儿干了一辈子,跟我比他可差得远了。”

“嘿……这是怎么说的,”陈太忠干笑一声,不过这大晚上的,他也没机会四处走动调研了,倒不如陪这老人聊聊天,“那咱先去外面吃点?”

“家里就能做,”王鸿站起身,又看一眼廖大宝,“小廖,帮我把客人留住了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