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8 -3279不靠谱和强势

3278 3279不靠谱和强势(求月票)

3278章不靠谱和强势(上)

谁让我找你的?郭伟听到这个问题,真是觉得有点好笑,“是我自己要找你的,陈区长您的名字,我早就知道了。”

忽悠,你接着忽悠,陈太忠不肯相信这个理由,咱们隔着八百里呢,你凭啥惦记我这么一个小小的正处——就算素凤手机,到了后来哥们儿也没有再参与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是一怔,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说呢,移动是央企啊。”

“没错,移动是央企,地方上的一般事情,我们不关心,”郭总笑着点点头,心说你总算搞明白了。

要说他很早就关注陈太忠,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脑里确实有这么个模糊印象,等他听说北崇新来的区长曾经在天南横行无忌,所以被发配来恒北,于是他就下意识地去了解一下此人的情况。

阳州的官场里,很有几个人知道陈区长的底细,但是没人去重视,你在天南玩得再好,你再是黄家嫡系,这里是恒北不是天南,正经是跟你走得近了,没准会被他人认为别有用心——黄家的大腿可是老粗了。

别人知道陈某人的底细,还要避嫌,但是对郭伟来说,这些根本不是问题,他是条管的,无须在意地方干部的感受,他缺少的是通天路,而不是地方上的口碑。

正经是他很清楚,敢这么上门卖交情的人,真的没几个,自己这也是物以稀为贵——搁在天南的话。聂启明这堂堂的省移动老总,都被陈太忠收拾得哭爹喊娘。

所以他来了,也有收获了,不过陈太忠的胃口。也是颇令他咋舌——开口就是五百万,真不愧是见过大钱的主儿。

陈区长在这时候也想通了,别人不敢往上冲,你小还真的没顾忌,不过他没心思计较这个,而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郭总,你跟电业局的人熟不熟?”

“只有下面业务的交道,”郭伟听得苦笑,他们跟地方上打交道都不多,就更别说跟同是条管的电业局了,正经是电老虎这老牌垄断企业,对上移动公司这样的新秀。难免有个谁看谁不顺眼的情况。

为了说明自己说的不是假话,郭总甚至举出了例,“阳州联通跟电业局签了协议,线缆全走供电的杆路,我们以前的线缆就算了,后面的线缆想走供电局的杆路,收费很高,逼得我们不得不自己竖线杆。”

真是遗憾。陈太忠听得有点扫兴,“那算了,回头我自己去问吧。”

“你想了解什么?”有意思的是。郭伟居然出声发问了,不过这其实并不奇怪,两人现在的关系,是官场里办事最有效的距离,最**裸的交换关系,什么事情都能说,成不成也无所谓,无须隐晦。更不存在谁冒犯谁的可能——存在的只是各取所需。

“这电业局总拉我们的闸,这不合适,”陈太忠倒也不怕说这个事情,“北崇已经很落后了,连电都保证不了。我们怎么发展?”

“哈……换句话说就是,北崇那么落后了。保证你们的电力有用吗?”郭伟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笑得也很……气质不凡。

当然,这只是玩笑话,下一刻郭总就表态了,“是非对错都在他们嘴里,我们移动通信基站,是最该保障的吧?停电超过六小时的现象,阳州每年最少一百来起,亏得我们有蓄电池……要不然得让人骂死。”

“好了,不说这个了,说一说素凤手机吧,”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郭总有心大力推广,我个人表示非常感激。”

“你这说的……我都打算给你两百万了,”郭总的态度终于不再优雅,他瞪大双眼,“陈老大,我能力有限,进什么机,是省公司的事,别难为我了好不好?”

“是你自己挑起的话头,”陈太忠不信这个借口,他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有能力,就这么说定了啊,我在井泓那儿,也能帮你说一两句……但是你得先对得起朋友。”

“我觉得主动上门服务……好像是个错误,”郭伟苦笑一声,当然,他不会真的认为是个错误,只不过通过这种方式表示,自己的态度端正,付出又有点高了——你得领情啊。

“你们移动,就是服务人民的,应该的……”陈区长笑呵呵地回答,“你别觉得委屈,我还委屈呢,本来是想做县太爷的,来了以后发现,家徒四壁啥都没有,只能挽起裤脚下水,亲自劳动,谁叫咱是公仆呢?”

送走了郭伟,差不多就十一点了,区长大人在办公室里坐着,一直没人来请示工作,他心里有点微微的狐疑——这不科学啊。

他虽然没有做过区长,但是在凤凰和素波,也听人说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临来之前还恶补了一些相关常识——政府老大往位上一坐,就该有人来献殷勤的。

副区长不来也就算了,财政局长你得来吧?财政局长不来,警察局长你总得来吧?劳资在办公室坐了这么久,居然一个都不来?

就在这个时候,李红星敲敲门走了进来,“赵海峰区长说,他最近身体不舒服,明天的区长办公会,可能参加不了。”

“赵海峰副区长,他不是区长,”陈太忠一听就恼了,这个时候他能有点理解杜毅的感觉了,在我这个正职面前谈什么区长,真的是太扯淡了,“他身体不好,那就养病去,他协助我分管的内容,我就收回来了。”

这是官场的真髓,是一把手的王牌,你副职分管再多的内容,也是“协助”正职管理,正职想叫真,那就收回你分管的权力了。这经常导致权责错乱——比如说吧,科教文卫一般都是归在一个口儿上,但是凤凰那里,管教委的是王伟新。管科委的是乔小树。

而这个赵海峰,是陈太忠在区政府的头号对手,常务副区长,陈区长来的时候,他界迎了,但是接下来再没请示过工作。很不把新区长当回事。

你不把我当回事,那无所谓,陈区长除了记一笔小账,也不会太在意此人,他是做事来的,只要下面的人愿意配合,其他的都好商量。

可是区长办公会都不参加的话。那真的就太不给新区长面了,所以陈区长二话不说——我收回他分管的内容。

北崇这里虽然落后,但是体制的构建,比天南那边还要合理一些,常务副区长除了区长不在能代理区长责权之外,手里分管的,就仅仅是财税系统,交通、建设什么的。跟常务副就不沾边了。

换句话说就是,这里的常务副,分管的范围略略窄了一点。只是抓了财权,和重大项目的建议权——当然,从事实的根本上说,有财权就足够了。

不过要将常务副的权力收回,那也是挺吓人的说法,常务副的存在,不仅仅是正职不在时候的替补,也是对正职权力的制约——真想收回。怕是很多人都不会答应。

“但是葛区长和白区长,想要明白明天的议题,”李红星终于显露出他狗腿的一面——领导,很多人想要你的好看啊。

“议题我都说了,02年的发展。”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这是你没传达到?”

可是很多人。还在考虑解决01年的矛盾啊,李主任听得暗叹一声,“区长,今年咱们很多应付款项还没支付呢,这是一大笔钱,说过今年,能说明年。”

“那该花的就花嘛,”陈太忠并不计较以往的事情——上任之前的事情,也轮不到他操心,“有红章的文件,我不一定认……但是计划内的资金,我认。”

这话听起来复杂,其实也简单,陈某人不认那些条条框框,但是做进计划的钱他认——说白了就是,红章很扯淡,但是他认组织决议。

“可是有些条得您批,”李红星火上浇油,其实这说火上浇油也有点过,从财政上说,一把手不签字,有些款真的不合适通过。

“在熟悉工作之前,我一个字都不会签,”陈太忠的态度,真的是要多强硬有多强硬了,按说政府一把手到任,抓财权是必须的——你倒是想抓人事权呢,那在党委不在政府。

两人正说话呢,廖大宝敲一敲门进来了,“区长,白区长找您……您看?”

“让他进来,”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话,又看一眼李红星,李主任犹豫一下,斜侧着身老老实实地退出去,好悬没撞上从门外进来的白副区长。

白凤鸣,四十六岁的北崇本地人,分管建设、工业和质监安全等,此人身材高大,比陈太忠也不遑多让,进门之后,看到年轻的区长稳坐在办公桌后淡淡地看着自己,一丝隐藏得极深的不满,在他眼中一闪而过。

不过,正职就是正职,白区长也不能拿资格说事,他大步迈向对方,就在堪堪要绕过办公桌的时候,年轻的区长站了起来,笑着伸出一只手,“凤鸣同志今天有空?”

3279章不靠谱和强势(下)

白凤鸣刻意做出的气势,登时被这句话打断了,他犹豫了一瞬间,终于是没有绕到办公桌后,两个大个隔着桌握一下手,当然,陈区长站得比较直一点。

“陈区长,我有点事情……”松开手,白区长就发话,不成想被年轻的区长打断了,“不着急,来,坐下谈。”

陈区长一边说,一边就绕出桌,带着白区长走到沙发边坐下,他先前把架拿得足足的,是告诉对方我是老大,后面这番客气,就是对老同志的尊重了。

白凤鸣体会得到这些,心里禁不住生出一丝不屑,不过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坐下之后他缓缓开口,“我接到了通知,说明天召开区长办公会?”

“嗯,你说。”陈区长点点头,言简意赅地表态。

“我是过来请示一下,关于今年的工作报告,我该重点准备哪些方面?”白凤鸣看区长一眼。正好此时,廖大宝将茶水端了上来,他借机将头扭转。

你这将军将得理直气壮啊,陈太忠自然听出来了,白区长说是请示工作,其实是向自己指出。你这个新区长来了,得先了解一下北崇区的政府工作,然后再说明年的工作计划。

这个说法其实是很靠谱的,你初来乍到,不了解以往的工作,就要谈规划,说轻了那叫冒失不稳重。说重了就是不知所谓——你会不会干工作?

但是陈区长心中有丘壑,基层,他下去摸过了,虽然是走马观花,也有了大致的印象,工作?文件他看了不少,一个区说大很大,说小也很小。就那么点东西。

通过文件,北崇发生过的事情,他基本上都已经了解了。那些不合适体现在文件上的东西,他也不着急去了解。

说白了就是,陈区长打算用自己的节奏来介入北崇政府工作,于是他很直白地表示,“今年马上要过去了,不说了,说明年。”

你这人到底是太聪明,还是傻啊?白凤鸣觉得自己的提醒还算婉转。主动提出要汇报工作,这态度也算可以,怎么你直接就拒绝了?

想到传言中,此人居然公然给村民们当“老”,白区长就断定。这新区长是目空一切、好大喜功的那种主儿,年纪轻轻窃据高位。有这样的心态也实属正常。

北崇可不是那么好出成绩的,你就等着重重地摔跟头吧,白区长决定,不硬顶这愣头青,谁愿意顶谁顶,到时候我跟风就完了。

不过既然来一趟,还有个问题他要请示,“这都年底了,市政建设有几个工程项目,拖欠乙方资金很长时间了,区长您看……能不能先解决一点?”

“以前的事情我不管,”陈区长很明确地表态,“我工作有个原则……前任欠的钱我不还,也不会给后任欠下钱,如果是预算内的,有文件有报表,以后经济宽松了,可以考虑。”

“工人们要过年啊,”白区长心里暗叹,这新区长太强势了,一把手强势很常见,但是你要根基没根基,要靠山没靠山的,尼玛你凭啥强势呢?

我不会踏入你们的节奏的,陈太忠非常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工人们要过年,找前任去,钱不是我手上欠的,我手上也不会欠任何人的钱。”

你这是逼得我对付你,自找的!白凤鸣心里有点恼怒,真是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领导,不过他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他缓缓地站起身,“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陈太忠心里也恼火,你这做副职的要离开,居然不请示一下我,问问还有什么指示,你找准自己位置了没有?

不过对于这种官场做派,他也不是特别在意,小县城干部的素质,能比得上省委的干部吗?所以他就事说事,“咱北崇的电力问题,你跟阳州电业局交涉过没有?”

“电力问题?”白区长听得眉头一皱,接着就缓缓地坐下来,他思索一阵,不动声色地摇摇头,“这个没法谈,咱北崇就没有工业,市里对咱这儿不重视……有一些商业,大一点的宾馆都自备发电机了。”

“但是多少老百姓,夏天最热的时候,空调开不起来,这个问题你想过没有?”陈太忠冷冷地发问,一说起来这事儿,他就又是一肚火——一个县区,破事儿真的太多了。

恒北是比天南还要靠南的省份,一到夏天非常热,山区好一点,但是平原这一块,家里不用空调真的扛不住,这么说吧,空调就跟彩电、摩托车一样,是年轻人结婚时必备的大件,当然,要是买不起就没辙了。

电业局可恨就可恨在这里了,北崇落后没工业,又是山地居多,夏天的空调导致用电量剧增,他们就掐北崇的电保其他地方。

白区长对这印象不深,因为区委区政府的电还是有保障的,但是他也知道这回事儿,听到这话他有点腻歪,这尼玛归我管吗?

然而下一刻,年轻的区长又发话了。“凤鸣同志你是分管工业的,你说,一个县区电力不能保障,工业谈何说起?”

呀。在这里等着我呢,白区长被说得有点赧然,其实一直以来,由于惯性思维所致,他就习惯了工业这个口儿是空的,听到新区长这么说。他只能苦笑着回答,“咱这儿发展不起来像样的工业,而且这个口儿,以前是区长协调的。”

“能不能发展起来工业,还是要看能不能沉得下去调查,浮得起来规划,因地制宜地搞发展。”陈区长语重心长地指示,“农业是民生根本,工业是致富途径,没有工业谈何富裕?”

你能说得再空一点吗?白区长心里生出一点理解来,又被这假大空恶心到了。

陈太忠不管他怎么想的,而是分配了任务,“这一两天,你跟市电业局协调一下用电的问题。告诉他们,如果不能保障北崇的电力……咱们自己建电厂!”

凭啥要我协调呢,白区长正腹诽呢。猛地听到最后一句,只觉得头发刷地就乍了起来,“你说什么,自己建电厂?”

“那是,”陈太忠淡淡地点头,震惊了吧?佩服了吧?觉得自己一直是尸位素餐了吧?

您这是不靠谱呢,还是特别不靠谱呢?白凤鸣心里苦笑,嘴上却是在还击。“咱自己建电厂,拿什么发电呢?水资源的话,只能搞两个小水电,海角那边一直阻碍咱们建水库,要是火电的话。没有煤啊,外地运来成本又有点高……上面不会同意咱们这么搞的。”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你老人家总不可能建核电站吧?

“不需要上面同意,咱们自筹资金,”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但是他的话里,禁不住还是带出了一丝得意,“别人上任都要带项目的,我也不能输给别人。”

我艹,你还真是牛得有点道理,这个时候,白凤鸣也不得不生出一点钦佩,不管怎么说,敢计划在北崇建电厂,那真是得有点魄力——不管这个想法靠谱不靠谱。

反正新区长这么说,白区长就生出了细细了解的心思,还是那句话,他是分管工业的,连嘴里都带上敬语了,“您打算上多大的电厂?”

“初期……怎么还不得上两个五万千瓦的机组?”陈太忠信心满满地回答。

还是不靠谱!白区长听得好悬没一头栽倒,他清一清嗓,“好像国家有规定,十万以下的发电机组要限期拆除,这……这咱新建五万的机组?”

“是,火电三十万以下的,都原则上不批了,但是你搞明白,咱是自筹资金,不要国家支持,”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可以采用BT形式——建设、经营和移交。”

“这个我听说过,”白凤鸣还是个肯学习的区长,他犹豫一下又发问,“不过这么小的机组,电业局执意要阻挠的话,怕是市里会出面叫停。”

不怪他这么多问题,这些障碍都是客观存在的,陈太忠也理解这一点,他的建福公司搞小水电的时候,跟电业局冲突可不少,“所以咱们先礼后兵,先要电,不给电咱再自己发电……你有没有信心走一趟?”

“走就走,那是多大问题?”白区长也被新区长忽悠得有点热血上头,想也不想就答应,本来嘛,电业局不吃地方政府这一套,地方政府也没必要太卖对方面。

但是他还有问题,“怕就怕它答应了以后,不兑现,咱想上电厂他又拦着,继续许空头支票……电业局那帮人,做得出来这种事儿。”

“签供电合同嘛,违约的话重金处罚,”陈太忠知道,这一条怕是有点够呛,白区长去的话,估计签不下来这个合同——就算他去,不使用点非常手段,估计也不行。

“你好像就是憋着劲儿要自己发电了?”白区长也不傻,新区长的这个要求,想要实现很难,那结果就是,北崇以此为借口,自己建电厂——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看你这话说的,自力更生,不能等靠要,”陈太忠沉着脸发话,眼中却满是笑意。

“但是五万的燃煤机组,还是小了点,”白区长在欣喜过后,愁眉苦脸地发话——不合政策,该不该博一下呢?

“谁跟你说是燃煤机组了?”新区长很不满意地哼一声。

(第五年头上,看到月票刷刷地涨,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