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0 -3281务实

官仙 3280 3281务实(求月票)

3280章务实(上)

两个五万的机组,不是燃煤的?白凤鸣听得又不懂了,“难道不是火电?”

“火电不一定要燃煤吧?”陈太忠看他好一阵,才叹口气,“白区长,你连咱北崇出产什么都不知道吗?”

白区长此刻,真的是完全被镇住了,他皱着眉苦思冥想了好一阵,又想一想新区长这两天的行程,轻声嘀咕一句,“秸秆也不能发这么大的电啊……呀,您说的是不是,是不是临云乡的油石?”

“那个学名是油页岩,含量百分之十二到十四,”陈太忠心里暗叹,这基层干部也有不少见多识广的,“我大致咨询了一下有关的专家,这个石头能发电,差别只是在掺多少煤粉的问题……样本我都带回来了,正要安排人往北京送。”

这一次,白区长是彻彻底底地震惊了,他身为本地人,自然是知道临云乡那里的石头,什么都不合适做,有油但是不好榨,榨出来的油黑乎乎的还一股子怪味,也不知道有啥用。

但是这年纪轻轻的区长,才来两天,不但摸到了临云乡,还发现了此物,只发现不说,居然还联系了专家,落实了此物的用途,更是连样品都带回来了。

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这三天中,白凤鸣一直以为,自己做事就算比较敬业了,不成这新来的区长,办事是如此地雷厉风行和果断。

想一想自己刚才还在腹诽,觉得新区长做事不靠谱,爱说空话,他真的是有点惭愧——人家这样的行为,才真正地叫“沉得下去调查,浮得起来规划”。

官场里再说什么和光同尘,再说什么做事先做人,但是对大部分的干部来说,真正做实事的人,还是值得钦佩的,就像大多数人心里看不起只会溜须拍马之辈一样。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丢出的这个“油页岩电厂”的构思,足以令白区长对其的印象,产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事实上,白凤鸣更羡慕的,是此人在上层的人脉——就算我知道这叫油页岩,知道这东西可能有用,一时半会儿也判断不出来,这东西能有什么用。

按说北崇啥都不产,但是可能有用的东西,那还真的是很多,一一落实的话会跑断腿,而且会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因为大多数可能有用的东西,应该是没大用的。

“样品往北京送的任务,交给我了,”白区长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之后,就自告奋勇地表态了,“该送到哪里,区长您安排就行了。”

“这倒没必要,”陈区长笑着摇摇头,白凤鸣这个人或者有点不敬领导,但是这个做事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你安排个人送过去就行了,北京那边我会协调的。”

我要是有你这种通天的人脉,做出一番成绩也不难吧?白区长禁不住又羡慕嫉妒恨一下,全国县区领导没去过北京的很少,但是在北京能如此呼风唤雨的,还真的不多。

当然,感慨归感慨,正事还是要办,于是他出言提示一下,“我不去的话,也得找个可靠的人去,嘴巴一定要紧才行。”

“这个无所谓吧?”陈太忠听得有点愕然,其实他打的主意是,高调建电厂,电业局不签合同他就建,对方要是不信邪,他就马上动手,这时候电业局想反悔?那就晚了……不过嘛,有些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一个电厂的筹建,总要有个一两年,再快都不可能了,电厂不比公路,公路可以偷工减料——修那么结实别人吃什么?但是电厂不行,真的不行。

电厂一出事故,就是大事故,不但是机组的问题,还可能引起整个电网的不稳定,损毁相关设备,影响大批用户,而很多时候,电厂的重大事故,都是由于没有重视一些保护或者保护没有动作——没错,该有的保护,哪个都少不了。

所以在国内,电厂的建设质量,通常是不用怀疑的——这也是电厂的建安和调测费用远高于类似项目工程的缘故,要不人家挣什么?

这些就扯远了,简而言之,电厂的建设周期不能人为缩短——资金再充裕都没用,所以就算北崇的电厂马上上马,一两年内的电荒,也是可以预期的。

这不符合陈区长的快速发展计划,他的如意算盘是:我顶着压力建电厂,不过嘛,你电业局要是能保障我这两年的用电,电厂卖给你也不是不能商量的——就看你的表现啦。

当然,到时候电厂该如何作价,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北崇区绝对不会亏本卖的,嫌贵?你可以不买嘛——陈某人啥都吃,吃生肉都没问题,但是从来不吃亏。

人有我无和人有我有,在谈判中会导致截然不同的结果,关于这一点,陈太忠在国际贸易的过程中已经领教过了,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国内官场。

而这个油页岩发电,装机容量虽然小了一点,但这可以归纳到新能源里,以陈某人这科委的出身,自然能确定,这个项目,国家只会支持不会反对。

所以他对白区长要求的“嘴紧”,真的是有点不能理解,哥们儿还指着拿这个,向电业局施加压力呢,“建电厂是好事,为什么不能宣传?”

“因为这个油石……油页岩是成片的,”白凤鸣很冷静地指出这一点,他向新区长表明了,什么才叫土生土长的干部,“北崇有油页岩,云中和敬德,也都有。”

“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嘬牙花子,若不是白区长点明,他还真的忽视了这个问题,电厂没建呢,就先吵吵了起来,太容易引得别人心动了。

敬德县也就算了,云中县可是花城三角的一员,不但群众心里对阳州市有抵触情绪,更关键的是,云中的经济比北崇强——而且他们背靠花城市。

“白区长你这个提示很及时,”陈区长点点头,没想到这一点确实很没面子,但总比被别人抢了项目要好,而老白你也是为区里着想,哥们儿就不跟你计较冒犯领导的错误了,“不过……他们的油页岩,含油量有没有咱们这么高?”

“云中的石头,好像更好一点,毕竟云中是中心……这个我也拿不准,”白凤鸣回答得很流利,但是他心里的震惊,不减反增——你事先真的一点功课都没做?

很多话本里写起来,说某个干部到了某个地方之后,两眼一抹黑,对当地情况一点不了解,但是生活中不可能出现这种现象,这不科学——官场势力可能未必能全部了解,但是风土人情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别说陈太忠这种正处级的正职了,随便下来个副科长,也要了解自己要落脚的地方是怎么回事,就算该干部要偷懒,他的爹妈都要帮着了解一下,该地是冷是热,衣服该多带还是少带,雨多不多——最差也要搞清楚,那里有什么特产,除非该干部是后爹加后妈。

所以在刚才的惊讶过后,白区长就琢磨着,新区长的办事效率,也许可能大概……没那么厉害,只不过是在来之前,做了大量的文章——于是就抓住了一个突破点,设计一番蓝图,以彰显自家的存在。

反应过来这个,他对新区长的敬佩,就少了一点点,同时又多了一点点的自豪——你看,有些东西你还是没想到,北崇想发展,离了我们这些当地人……真的不行啊。

不成想,陈区长直接道歉了,道歉是好事,但是尼玛……你真是在三天内发现的项目?

“还好,只有小廖有一点了解,这个传言我会控制的,”陈太忠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白区长的心境又有所变化,他愿意重视这个建议。

接着,他又很不服气地表示,“他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这个投资,差一点的政府就负担不起,大不了一起开工,看谁笑到最后,反正电这东西,现在国家不嫌多,不存在重复建设的问题……有本事他们把咱们北崇的山,搬到他们的地方去。”

“他们想搞,真的不是很容易,”白凤鸣仔细想一想,觉得自己也有点紧张过度,这个建电厂的钱,真不是随便一个政府能拿得出来的,就算政府拿得出钱来,能不能扛得住电业局的压力,还是个问题——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陈区长建电厂的提议,感到意外的惊讶。

不过新区长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看来此事的可行性已定——说句不客气的,你要敢随便不负责任的忽悠,证据在手,凭我白某人一己之力,也能掀翻你这个区长。

然而,他还是有点遗憾,“区长,为啥只上两个五万的呢?十万千瓦的电厂,供现在的北崇没问题,五万都够了,但就是您说的话,北崇是要发展的,将来这十万就未必够了……咱还可以往外卖电,上个大点的机组行不?”

“你这不愧是管工业的,知道现在的北崇,五万千瓦就够了,”陈太忠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不过凭良心说,他认为白区长算是合格的干部了。

起码丫挺的知道,全区的电力缺口需要一个多大的电厂才能弥补——各种文件里的数据多了,能不看文件就一口道出关键的,那是用了心的人。

3281章务实(下)

“但是大机组,咱们上不起,”陈区长很认真地解释,“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一旦操作成功,这是全国第一个油页岩电厂?”

“第一个……油页岩电厂?”白凤鸣又有点想骂娘了,“您是说……全国没有先例,而您的这个样品……还没有送出去?”

尼玛,见过画大饼的,没见过这么画大饼的,做人不要太不负责任好不好?白区长心里暗叹,我这人是务实的,拜托你不要败坏我的名声。

“肯定是第一个油页岩电厂,但是油页岩跟煤矸石是相通的,”陈区长很认真地为自己的副手科普,“国家现在十万千瓦的煤矸石机组,都还没有完全成熟,我觉得五万千瓦的油页岩机组,是比较合适的选择。”

“但是这个机组,真的有点小了,”白凤鸣不吃这一套,他知道二乘五万里面的二,是为了防止某一台机组彻底趴窝做的备份——机组停车真的太可怕了,而这新技术的机组,趴窝的可能性还要更大一些,但是话说回来,已经是冒险了,再冒险做个大机组很难吗?

“只要成功了,以后有的是大机组,没必要好高骛远,大不了期限到了,咱拆了或者转卖机组,”陈太忠冷笑一声,“我倒是想上十万的油页岩呢,两台十万的……你出钱?”

“这几十个亿的,我出不起,”白区长断然拒绝。

两台十万的机组,一个小时二十万度电,按一度电两毛五来算,一个小时五万块,一天一百二十万,一年按三百六十天算,那是四亿三千二百万,就算两台机组不可能满负荷运转,三个亿总是要保证了的。

这是发电成本,售电就不止这些了,不过这些就扯得远了,有个电厂在当地,那便利条件不可能拿钱来衡量——花钱都买不到的。

所以建两台十万的油页岩机组,白凤鸣可以建议,真要实施,他没那个能力——更别说技术还不成熟。

“还是的,合适的才是最好的,”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不过他彰显过自家的能力,就可以满足了,于是他很大度地表示,“谁能开出最合适北崇发展的药方,我绝对双手支持。”

“您的意思是……这只是一期工程?”白凤鸣很敏锐地抓住了重点,现在的技术还不成熟,那么就是说——成熟之后,可以上更大的机组?

这个诱惑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强烈了,有足够的利益,那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商量,正是马不扬鞭自奋蹄。

“二期工程=……我不能随便说,”陈太忠虽然好卖弄,但是他更爱面子,做不到的事情,那就不会乱说,“不过油页岩这个东西……还是很值得琢磨一下。”

“有哪些值得琢磨的?”得,这下可好,白区长认真了——工业这个口儿,他闲得太久了,“我这边愿意全力配合。”

“油页岩……是可以深加工的,”陈太忠却是不欲多说,道理很简单,其实,他真的接触油页岩没几天,说得越多,错的越多。

“那为什么不深加工呢,”白凤鸣顺口就发问了。

“因为没钱,凤凰那边搞个煤焦油的深加工工艺,都要花三五个亿,”陈太忠正色解释,“那还只是煤焦油,页岩油不比煤焦油多?到现在也没人琢磨。”

听到这话,白区长的头脑终于从狂喜中渐渐冷却下来,不过今天新区长给他的感觉太震撼了,于是他沉吟一阵又发问,“建电厂……是你来之前就计划好的?”

“谈不上计划好,不过电的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陈太忠并不隐瞒自己曾经做过功课,这没什么不能说的,“还好运气不错,发现了油页岩。”

“有了电之后,打算搞点什么工业?”白区长有点理解,新区长为什么会在上任的时候,一再强调是来做事的,看来果然是这样,不是空话。

做事的话,白凤鸣欢迎,而且只要不调整分工,工业这个口儿,还是他白某人管,那就是只会手头更宽裕,所以他不怕多问一句,“可行的话,我会配合的。”

还是对自己的坛坛罐罐看得紧啊,陈太忠也听明白了,老白听起来是主动请缨,可同时也是在强调,丫分管的是工业。

不过对陈某人而言,壁垒分明并不打紧,只要你有心做事,有心把经济搞上去,那我就支持你,于是他微笑着反问,“不知道凤鸣区长心里有什么计划?”

白区长被这话问得有点脸热,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的那个问题,略略有点过分——简直是伸手等着区长给项目呢。

然而他既然分管了工业,确实还有一点想法,他沉吟一下方才回答,“要是电力能保证的话,西庄和小岭一片,上个二十万吨的水泥厂没问题……国家在大搞基础设施建设,上这个项目还是稳赚不赔的。”

其实谈发展,也就是这些路子,陈太忠听得也明白,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发问,“二十万吨的水泥厂,那得投资多少钱?”

“建设的话,有个二百来万就够了,”白区长既然敢拿水泥厂说事儿,对这些数据就不陌生,“考虑到基础设施建设和流动资金……五百万是比较保险的数字。”

“嗯,”陈太忠微笑着点点头,心说这家伙说话,果然还算靠谱,“英雄所见略同……我去临云乡,也是调查水泥资源去了。”

果然是偶然间才得知的油页岩!白凤鸣发现,自己已经没精神去感慨了,而且对陈区长**裸的试探,他也生不出怨怼的心思,“那这个水泥厂的资金……”

“你去着手落实,”陈太忠可不会大包大揽,啥都是我干了的话,要你们这些副职干什么?不过他还是给出了一个承诺,“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不过也要省着花。”

你手里应该还有别的项目吧?看着区长年轻的脸庞,白凤鸣很想问这么一句,不过他也知道,实在不能再问了——人家初来乍到都能考虑到不少项目,自己这个本地人反倒只会伸手,这会让别人质疑自己的能力。

事实上,白区长心里也有一些工业规划,以前是没钱,想都不敢想,现在来了一个找钱很厉害的领导,就可以拿出一些来探讨了。

忽然间,他对明天的区长办公会有些期待了——过去的事情真的无所谓,还是认真地讨论一下明年的发展吧。

“施工队那边我去做工作,但是您这一下卡死款项,怕是别人未必买账,”白区长打算告辞了,今天收获不小,他也就不再纠结于来意,犹豫一下,他又提醒一下,“这里民风彪悍……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这个样子还差不多,陈太忠也知道,白区长对自己还存有希冀,但还是那句话,毛病不能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们要学会自己去找项目,而且有些东西他也还没有确定。

于是他笑着站起身,同对方握一握手,“等下我就让小廖把样品给你拿过去,剩下的事情,就要凤鸣同志你多辛苦了。”

“我马上安排车,今天就走,”白区长拍胸脯保证,这些年北崇区被电业局欺负惨了,以往也就逆来顺受了,想到过不久,自己能冲对方丢下一句话,说你们不给电,我们就自己上电厂,那情形想一想都痛快。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先把油页岩化验出来,这样一来,说话就更大声了,“我在阳州驻朝田办事处有熟人,让他们马上订机票。”

白区长回到办公室后不久,廖大宝就将一个帆布口袋拿了过来,看到小家伙低眉顺眼的样子,又想一想此人此前在办公室的不得志,他也禁不住感慨一下,一个新来的区长,改变了太多的人和事,可以预料的是,这种变化只会更大。

“小廖,你明年结婚?”白凤鸣看似很随意地问一句。

“日子还没定,谢谢白区长关心,”廖大宝毕恭毕敬地回答,“等定下日子,一定向您汇报。”

“哈,汇报什么?”白区长微微一笑,手又随便一摆,“我也不一定能去,就是一问。”

我要是没跟上陈区长,您根本就不可能问!廖大宝走出白区长的办公室之后,感触颇深地笑一笑——官场真的就是这么势利啊。

今天要干的活儿还真不少,白凤鸣先安排了人送样品,又给阳州办事处打电话,接着要自己的秘书把水泥厂的方案从故纸堆里找出来,还要电话通知分管的行局,让他们今天拿出明年的规划报告。

忙完这些之后,他又吩咐笔杆子做明天的稿子大纲,其间又有施工队打进来电话,白区长很明确地表示,说新来的区长冻结了资金——你们配合一点,年后我帮你们再问问。

我分管这么一小片都忙成这样,这新来的区长,怕是只会更加焦头烂额吧?放下电话之后,白凤鸣猛地发现,自己似乎有点明白,陈区长为什么要如此剑走偏锋了——想要做事的话,还真是强调“以我为主”比较好,要不然等工作开展,就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了。

他正感慨呢,门口一个女声响起,“白区长,听说你去陈区长办公室了?”

(六千二百字,终于重回第十五了,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不过好像马上又要第十六了,继续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