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7 -3338推广普通话

3337 3338推广普通话(求月票)

3337章推广普通话(上)

不等陈太忠发话,白凤鸣先出声了,“胜利,你这么说,就让区长太寒心了,没有区长出面,财政上能拨下去八十万吗?”

“没有区长的安排,这么多充值卡泛滥开来,能换到九十七块吗?你居然好意恩说什么损的……我听着都说不过去,人要知足啊。”

“这个……这个损耗是客观存在的,当然,我一直在强调感谢区长的支持,对下面也都是这么说的,”谭胜利被说得有点脸红。

“谁家跑钱都要产生费用,陈区长帮你办事,抽过你一根烟吗?”白凤鸣不屑地哼一声,他非常确定,区长出手绝对没有收受谭胜利任何好处。

道理有二,其一,区长的充值卡是硬要来的,没经济成本,其二,以区长的眼光……会在意这种小钱吗?还真不够丢人的。

“行了老白,别说了,”陈太忠抬手摆一下,又侧头看一眼谭区长,“那你当时跟我报金额的时候,就该有零有整地教……你都处理完问题了,然后告诉我差一点,这种口子,我是不会开的。”

见到谭胜利想开口说话,他手一摆,示意对方住嘴,“我知道你这么做,有你的原因,但是事前不说,事后我就不接受解释,还差多少?”

“三万……,嗯,是三万一,”谭区长老老实实地报出来,连零头都加上了。

“我拿给你,现命……”陈区长走到一边,拿起自己的手包,掏摸一下,拿出三捆蓝盈盈的百元大钞,“只有三万,这是我自己的钱,剩下的一千你自己补吧。”

“您的钱……我怎么好拿?”谭胜利忙不迭站起身,伸手去推那些钱,开什么玩笑?跟政冇府要钱是他的指责,拿区长私人的钱,这算怎么回事?

“让你拿你就拿,”陈太忠的脸微微一沉,以他现在的身冇份和地位,绝对是不怒而威的气场,谭区长吓得一哆嗦,乖乖地把钱接过来…

“没有第二次了,”陈区长又回到桌边坐下,顺便看一眼白凤鸣,“凤鸣,你也一样,办什么事儿,提前说到明处,人,…事无不可对人言。

“明白,”白凤鸣笑眯眯地点点头,区长当着他的面来这么一手,告诫的味道很浓,他哪里会听不出来?

谭胜利真没想到,区长这么痛快就把钱给了,他也不敢就这么走了,于是再次坐下来,“区长,我算服了您了”…敬您三杯。”

三杯之后,谭区长的脸上微微泛起点红晕,“您去电视台视察的事情,我能不能安排在明天早上?”

“嗯……,可以,”陈太忠点点头,他夹起一筷子萝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发话,“要换届了,宣传工作要跟上,还有,要强调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性。”

“咱阳州话确实难懂,”白凤鸣听得就笑了起来,接着他又叹口气冇,“不过有些偏远地方的老人,听普通话还是有点吃力,更不会说。”

“那种,应该都是八十岁以上的吧?”陈太忠摇摇头,国家推广普通话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别说现在电视普及了,只说在收音机还是稀罕物儿的年代,广播电台里也都是普通话还不是一堆一堆的人围着在听?

“关键是只会听不会说,这个才是要注意的,”陈区长继续指示,“做为电视媒体,应该大力倡导普通话,前一阵儿我去走访一些群众,居然要带上小廖做翻命……我是在我自己的国家啊。”

“哈,”白区长和谭区长听得齐齐笑了起来,谭区长笑得还很开心,“原来妨碍了领导了解基层情况,嗯,那这个地方方言,确实不该在电视上呆着了。”

“不光对我是妨碍,对北崇人也是制约,”年轻的区长摇摇头,正色回答。

本来他简单地指示一下就可以了,不过他不想煮成夹生饭,就细细说两句,“咱们北崇人,早晚是要走出去的,不会说普通话,怎么跟外地人做生意?我的话里带一点小小的凤凰口音,在北,京被不止一个人小看过。”

“其实这个方言节目,最早是朝田搞起来的,”谭胜利笑一笑,“说是为了保护中,华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

“照你这么说,我们老家的电视台,也该用凤凰话来,”陈区长若有所恩地点点头。

“扯淡嘛,”白凤鸣一抬手,一杯酒被他灌下肚,他听出区长的不以为然了,没错,陈区长对自己才说的话若有所恩,那绝对不是从善如流,而是别有用心,“其实就是郭司令弥留之际,看了用家乡话做的专题,很开,心……。”

郭司令是黄,埔军校走出来的上将,恒北的两名开国上将之一,不但活得够久,而且是总设计师的挚友,前年驾鹤西游,临终前想回家乡看一看,但是,…身体不允许了。

于是朝田这边做了些反应恒北建设的带子,送到北,京,好让老将军了解老家日新月异的发展,尤其难得的是,制作带子的人,是用朝田话解说的。

将军看过之后,大喜,于是恒北一台做为上星卫视,每天中午重播前一天的《恒北新闻》的时候,用的就是朝田话一外人说这是恒北话,其实并不准确,阳州也是恒北的,却是接近海角的口音了。

“当时的省台有个副台长,反对这种方言播报,一周之后被调离岗位,”说到这里,白区长轻渭一声,“胜利,我说的是不是实情?”

“是实情,但并不是完全的实情,”谭胜利点点头,他无意在这一方面纠缠,“朝田这样做了,省里其他十一个地市,有五个也这样做了,这可没什么领导压着。”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陈太忠轻渭一声,抓起酒杯一饮而尽,“中,华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嘿……真是扯淡。”

“阳州方言,对于整个恒北省,是相对独立的,”谭胜利之所以是异端,就是他在关键时刻敢说两句自己的见解,“有自己的语言特色,而且传承悠久。”

“那又怎么样?”陈区长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就应该保留嘛,是地方特色,”话说到这个地步,谭区长也不再留手,面对学术问题,他不会甘于被领导指示,“对挖掘传统文化,有深远的意义……区长破四旧里,我们丢掉的东西太多了,忽略了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导致现在的年轻人,只知道崇洋媚外,不知道祖宗给我们留下了多少好东西。”

“这个话没错咱们不能妄自菲薄,”陈太忠点点头,“但是会了方家……只说方言,就等于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吗?我觉得你的想法,矫枉过正了。”

“方言上电视不是咱们恒北开始的,您应该清楚这一点,”谭胜利寸步不让。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他太清楚方言在中,华大地流行的始作俑者了香港的电影和电视,导致粤语横行一时。

“今年蜀地就拍了一部电视剧,从头到尾都是四,川话,”谭区长并不直接掀底牌。

“那个傻子团长嘛,我知道,”陈太忠点,点头,“这很正常,蜀地是总设计师的老家,郭司令的老家都知道投其所好,总设计师的老家,有一部两部片子……奇怪吗?冇”

“但是蜀地现在的很多地方台,很多节目都开始在用四,川话了,”谭胜利侃侃而谈,“道理有两个,一个大家听着亲切,感觉亲民,另一个就是保护中,华语言和文化。”

“那是放屁,”陈太忠毫不客气地骂一句,“这样真的是保护中,华语言和文化?你这么想,真的大错特错了。”

“秦始皇为什么被誉为千古一帝,是因为他统一了中,国?不是,”陈区长端起酒杯,又是吱儿的一声饮尽,“他最伟大的功绩,是统一了度量衡,书同文,车同轨,让中,华大地有了标准……为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制定了标准,奠定了文化圈的基石。”

“而普通话的推广,具备同样的意义,使一个国家的人民,在相互的语言沟通中,没有任何的障碍,这就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儿,”区长大人缓缓地摇摇头,又叹一口气,“其实这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咱们这些处级干部,ā什么总冇理级领导的心?”

“但是,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大家出门都讲普通话,走到哪里,听口音都不是外地人……,更不是外国人,多好?”

“区长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这不现实,”谭胜利摇摇头,“同在阳州,花城和咱北崇的话,差别都很大。”

“所以说,推广普通话很重要,”陈太忠点点头,不再言语。

“但是不止四,川,还有上,海、陆海、河,南、安,徽、广,西等地,电视里也在用方言,还有教授方言的栏目,”谭胜利这人一旦认真,那就是有什么说什么,也不管自个儿口袋里三万块钱还没捂热,“尤其我去广、东出差,那本地台……。”

“对外……,窗口嘛,”陈太忠叹一口气,呆在那里不语,其实他听广,东话也很苦恼,偏偏地,人家那边就是用这样的语言说话,经济实力不济,你想抗议都没门。

“他不止是对外窗口,还有一点就是,粤语那个粤,通越,南的越,是古代百越流传下来的语言,”谭胜利见区长哑口无言,就觉得自己辩才无双。

“它有九声六调,有自己的传承,古汉语因为中原连续战火,失去了原本的味道,只有在这里才得以保存下来,所以说这就是中,华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必须保护。3338章推广普通话(下)

“胜利,你真是胡说八道,”不等陈太忠反驳白凤鸣先忍不住了,“凭你一句话,就能说粤语是古汉语的根本?”

“光抒情没用吧,你拿点干货出来行不?”谭胜利不屑地哼一声,“白区长,你搞设计的,城建方面的事情……我确实不如你。”

“我这工科生就讲究个逻辑和应用,”白凤鸣也冷哼一声,“来,麻烦你告诉我,这粤语不是汉语吗?怎么就能成为超越汉语的、真正的千年传承?”

“因为南方战事少,北方嘛……血脉都不一定纯了”谭区长干笑一声。

其实他挺怵白凤鸣叫真,几个副区长里,他排名垫底,但是跟别人斗,他不是很害怕,民冇主党派嘛

对上赵海峰他也不怕,可独独这个白凤鸣,谁见了都头疼。

白区长习惯隐而不发,但是一旦发作咬的绝对是要害部位,足以令人痛彻心扉。

“但是不管怎么传承,粤语……用的还是汉字吧?”白凤鸣一本正经地发问“它是汉语言系统的吧?”

“文字系统是一样的,但是发音不同,代表的古意不同”谭胜利倒是不怕这些问题,“所以这才是文化多样性存在的意义。”

“所以这才是,陈区长说你放屁的意义,”白凤鸣冷哼一声,“文字相同了你纠结个发音有屁的意恩,咋……发音不同,能导致字面意恩的改变?”

“但这总有个语气强弱的问题嘛,”谭胜利无奈地呕巴一下嘴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我跟你这工科生就没话而且不管怎么说……粤语这边用的是古音。”

“古音个gǒu屁,”白凤鸣脸一沉,直接骂脏话了,“咱北崇和关南就隔着十几里地,说话口音都不一样,你倒能了,两千多年下来,汉字都演进了不少,口音不带变的…”家里就没出过大舌头?”

“但是……”谭区长这心里妙算无数,却是被白区长bī得无言以对,好半天他才说一句,“但是南方遭受的战火确实少,变故相对小。”

“就算语言变化小……,”白区长轻易不咬人,咬人一口真的痛入骨髓,他才待穷追猛打,却见区长大人伸手摆一摆,不让他再说了。

“你们俩的争论,恰恰说明了书同文的重要性,”陈太忠盖棺定论,“由此可见,统一的文字是奠定文化圈的基石,那么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意义,我就不再说了。”

“可是当年,也有人建议拿粤语做普通话呢,”谭胜利恼羞成怒,说了一句野史。

“那一旦成为标准,我就大力推广粤语的普通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回答,“虽然说言同语比不上书同文的重要性,但这也是维持国家统一的基石,啧,言同语,这个词儿听得有点别扭……我怎么想到鸡同鸭讲了?”

“……,”谭胜利的胸脯急剧地挺了两挺,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旋即重重地叹口气,“照您这么说,这个语言多样性,其实是不可取的?”

“它有什么可取的呢?”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哼,“这么多年下来,全中冇国十二亿人,有几个听不懂普通话的?你地方一定要开地方语言专栏,是出于什么目的?”

“是为了体现亲民,体现地方特色吗?”陈区长冷笑着发话,“这样的糊涂人是有的,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就是为了迎合上意……,就像咱恒北迎合郭司令。”

“但是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你们想过没有?”说到这里,年轻的区长脸上一丝嘲弄,阴森森地发话,“一个国家,同一种文字,却是衍化为成百上千种语去……感谢秦始皇,到目前为止,大家目前使用的还是同一种文字。”

“这个……我都说了,不用方言播报了,”谭胜利干笑一声。

“你看,我就说了这个行为不可取,胜利你还跟我叫真,”白区长叹口气,“方言是古代消息不发达,无奈中形成的,现在的传媒这么丰富,需要取消普通话,用方言播报?要我说……这教授方言,用方言播报的主儿,都有要分裂国家的嫌疑,”

“不用这么上纲上线吧?”谭区长怯生生地还一记嘴,“像河,南、陕,西的,他们想分裂出去,也得看一看周边啊。”

你当地方势力是怎么形成的?那是一点一点形成的,陈太忠面无表情地表示,“这民众自发讲方言,咱们管不了,但是上电视,尤其是上星电视台槁这个,违反相关政策。”

“这么搞,刻意把本地人和外地人分开了,我不怕说一句,不加控制地发展下去,是要出事的”…分裂是说得严重了,但是对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不会起到任何的好作用。”

“其实主要还是个噱头,追求个收视率,”谭胜利低声嘀咕一句,他不想再谈得更深,区长的矛头都直指恒北电视台了。

“弄俩黄片不比这强?反正都是违反政策,”白凤鸣端起酒杯喝酒。

“传统文化要得到推广,应该融入大环境里,”陈太忠也去端酒杯,“像《天仙配》,用安,庆话来唱的话,我看能在安,徽都未必推广得开,人家用普通话一唱,全国都知道黄梅戏了,这才是负责的推广文化的态度。”

“等咱北崇发展了,你搞文化的,也可以考虑拍北崇话的电视剧,”白凤鸣笑着瞥一眼谭胜利,有意挪愉他。

“发展了,也没必要秀优越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陈太忠摆一摆手,示意这个话题结束了,“胜利,我倒是觉得,你明年可以搞个优秀教师评选什么的,成绩为主,但也不唯成绩论,有感人事迹也行,设些奖项,我能帮你介绍一些热衷于支持教育事业的人士。”

“那敢情好,我就想搞了,”谭胜利笑着点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陈区长来到办公室之后,前来汇报工作的人就多了,有人是惦记着区长手上有点钱,也有人惦记着是年底了,政冇府工作该做哪些安排。

但是更多的人,是想了解一下明年的规划,几个区长的北,京之行,收获极多,这个消息已经传开了。

有意恩的是,新上任的警冇察局长朱奋起也来了,此人是市警冇察局下来的,一直抓的是治安工作,有丰富的经验。

朱局长前来报到,并且向区长汇报三起枪击案的进展

后两起难度很大,第一起已经有了点线索,同时他请示,我们警冇察分局是不是应该到乡镇检查一下人大的选举准备工作?

那是肯定的嘛,年轻的区长做出了指示:旧案要破,但是也要为区里的发展和稳定保驾护航,保证组织意图的彻底贯彻,像这个选举工作,警冇察局必须高度重视,政治敏锐性和责任大屋观,是说多少遍都不嫌多。

于是,朱奋起就请求区长去局里参加专题会议,陈太忠却是直接告诉他,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去,但是怕就怕没时间。

我们可以就区长的时间嘛,朱局长这态度很端正,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就什么时候开会,提前一个小时通知我们就行。

那初步定在今天晚上八点吧,我这白天确实事儿多,陈太忠应承这么一句之后,也禁不住暗暗感慨:哥们儿终于发展到让别人等着开会的地步了。

晚上啊,朱奋起听得也有点无奈,这个时间真的是有点不太好,不过他也别无选择,初来乍到的,他需要借新区长的势来开展工作一一陈区长是初来乍到,他是更新的人。

他走的是阳州市委组织部长张宗旺的门路,张部长在他来之前,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你能去北崇担任一把手,这是机缘巧合,去了那儿一定记得听陈区长的话。

朱局长自己心里也清楚,周庆是李市长的人,出这么大的漏子,李市长不好再派人过来了,但是市里也不会坐视隋彪的势力过大,所以他朱某人才有机会得到这个位置。

借这个临危受命机会,朱奋起在专案和治安的口子上,绝对说一不二,但是他毕竟是挡了别人上进的路了,所以有些事情,也是磕磕绊绊的。

张宗旺其实得罪过陈太忠一严格来说不算是得罪,但陈区长下来的时候,他没去送干部,搁给小心眼的人,这就要记一笔小账。

然而,陈区长上任没几天,手段果决地面对群体事冇件,区长办公会开得热闹无比,又带人直奔北,京跑项目,显示出了极强的掌控局面的能力,张部长认为,这个时候自己的人再开罪陈区长,就未免太不智了。

朱奋起才待起身表态,不成想区长桌上的红机电话响起,陈区长马上接起了电话,“你好,陈太忠……哦,宁沪书冇记您好。”

(逗号多了点,所以送上六千二百字,本章不针对任何地区和方言,纯粹是出门被各种方言电视台刺冇jī到了,一个两个地方也就算了,好多地方都这样,以前不讲现在讲了,甚至包括天气预报,悲催地各种听不懂……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