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8 -3529网是织成的

3528 3529网是织成的(求月票)

3528章网是织成的(上)

第二天一大早,杨家人就起来了,除了杨伯明的妹妹是赶早车,要去地北招呼哥哥,其他人都在老宅里等着陈区长的到来。

大妮儿的姑父都赶过来了,他背着女孩儿,悄悄地问自己的老泰山,“陈区长能治好大妮儿吗?还是先去市里医院看一看吧。”

“陈区长手上有功夫,先让他试一试吧,”老爷子是老年月过来的,对一些传统的东西还是比较相信,“以前治跌打损伤的,可不全是中医?”

杨大嫂也认可公公的说法,事实上,还有一个理由支持着她,不能先去医院,“警察都说了,大妮儿心里遭大罪了,回来以后,先让孩子调整一下心理……我觉着,不管陈区长治得好治不好,先看几天……直接去医院,没准大妮儿又要闹腾。”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做姑父的叹口气,他虽然不是医生,却也能想得到,侄女儿的腿已经断了好几个月,去医院也不差多等两天。

杨伯明的母亲抱着大妮儿,其实做奶奶的很疼自己的孙女,杨家兄妹三个,一共生了四个娃,就这么一个女娃,看到孙女睡眼惺忪的样子,她有点心疼,“咱们起得是不是有点早了?这才六点一刻呢。”

“县太爷上门帮咱家治病,咱们应该恭敬一点,”老爷子不干了,冷冷地训老伴一句,“就是不知道大娃啥时候能回来。”

陈区长也没让自己的子民们多等,六点五十左右,天还没大亮,他就来到了杨家,掀开包裹着杨紫萱的被子,抓住她那条萎缩的左腿,一点一点地按摩了起来,嘴上还在解释。“今天早饭吃得晚了,要不还能早点来。”

他说话是为了转移大妮儿的注意力,杨老爷子就陪着他聊天。杨大嫂最关注女儿的反应,憋了好一阵,发现女儿没反应,她禁不住出声发问。“大妮儿,感觉好受点吗?”

“嗯,热热的,很舒服,”大妮儿按照区长叔叔说的。一直闭着眼睛,回答的时候,脸上微微露出一丝轻松愉快的表情。

“有时候叔叔也要用一下劲儿,你可能会很疼,”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不过这是治病,大妮儿你怕不怕疼?”

“我怕疼,能治好腿腿……再疼也不怕。”杨紫萱依旧闭着眼睛。却是攥一攥小拳头,嘴角微微翘起,那是一个憧憬的笑容,“腿腿好了,我就能上学了。”

众人听得又是一阵默然,大妮儿若不是被抢走。去年九月就可以上学了,要不说这人贩子。简直是坏透了。

做爷爷的叹口气,北崇乃至于阳州。重男轻女的现象很严重,不过杨家放在阳州也算富裕户了,孙女上学算多大事?就算上大学,杨家也供得起。

可这次地北的事情,让杨家经济上也承受了不少的负担,老杨头想到这里,真的恼怒得厉害,“陈区长,可以跟那些人贩子索赔吗?”

“你可以申请民事赔偿,”陈太忠信口答一句,他是支持杨家这么做的,但这只是个弥补的性质,他兴趣不大,他柔声发问,“大妮儿,以后你大学毕业,想做什么工作呢?”

“想……想跟陈叔叔一样,做个区长,”杨紫萱想了好一阵,才做出了决定,“把欺负小朋友的坏人都抓起来……啊~”

她正雄心勃勃地筹划呢,猛地左腿上传来一阵剧痛,她禁不住大叫一声。

“好了,帮你正一下骨,”陈太忠问那个问题,不过是要分散她的注意力罢了,趁此机会猛地扳一下她的断腿,所谓的正骨,必须有那么个痛劲儿,否则就太不传统了。

以陈区长的仙人之尊,隔绝一下六识什么的,无痛正骨太简单了,不过大妮儿这原本就是陈旧性骨折,他能治好就足以引起不少人关注了,其他不科学的现象,真的不能再出现了。

所以他不能在短期内治好大妮儿的腿,而且在治疗过程中,也不可能完全地无痛,事实上,刚才那一下,也不是疼到无法忍受,只不过是非常突然罢了。

她这一叫,旁边围观的杨家人登时就躁动一下,陈区长却是不以为然地发话,“好了,帮你把骨头稍微正了一下,没有多疼吧?”

“嗯,不疼,”别说,杨紫萱还真的很坚强,这个疼痛程度,搁给成年人能够忍受,但是对孩子而言,还是比较疼的,可是她偏偏就忍住了,“陈叔叔,这就好啦?”

“别动,”陈太忠按住她的腿,轻轻地按摩着,“离全好还早着呢,这才是正了一点,你最近这个左腿不要吃力……你们家长们也看着点,好不容易正过来一点的骨头,娇气得很,再出问题就不好弄了。”

“能彻底弄好吗?”孩子的奶奶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出声发问。

“差不多吧,不过正骨总得正个七八次,”陈太忠很肯定地回答,“伤筋动骨一百天,要治得差不多,怎么也得三四个月……差不多能赶上九月开学。”

“以后每次都这么用力?”杨大嫂皱着眉头发问,她是很心疼这个才找回来的女儿,“是不是麻醉一下比较好?”

“没有多疼,”陈太忠冷冷地摇头,现在是杜绝一些后患的时候了,“你们要是信不过我,那找别人来治,不过难听话我先说出来,有别人接手治疗的话……我就不会再管了。”

他一发作,杨家人傻了,事实上现代医学再发达,不懂医的终究是大多数,患者没有参与会诊自己病情的能力,那么,医院的口碑就很重要——其实就是个权威性。

陈太忠在医学方面没什么权威性可言,但是他有官场的权威性,尤其是他本人又是一个公认的功夫好手,所以这话真的很重。

在杨家人想来,陈区长或者会比市医院差一些,但也不会差很多,问题的关键在于——要是不相信陈区长了,那么将来大妮儿的事。区长也就不会管了。

那眼下该何去何从,就是再明白不过了,杨老汉做为一家之主点点头。“那就先让陈区长治,我们信得过您。”

陈区长给小女孩做了四十分钟的按摩,中间还休息了一支烟的工夫,待他站起身来离开。杨家人还想说什么,却没料到一辆桑塔纳从不远处驶来,陈区长坐上车扬长而去。

“真是麻烦,”陈太忠心里暗叹一声,按摩一天是四十分钟。一百天就是四千分钟了,接近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其实这种事情,哥们儿一天就搞得定的。

这就是为人父母的悲哀吖……我总不能不管!他很苦恼地想着,不多时到了区政府,他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去。

今天工作的重头戏,是今年北崇公路的规划,葛宝玲通过观察和分析,已经很了解这个新区长了。所以她抛弃以往的话题不说。直接将今年的大致情况说一遍。

这情况说复杂,其实并不复杂,今年县区公路的建设维护改造投资,总共也才不到一千万,市里确定拨款的有两百万左右,而北崇区内还有几个收费站。区里实际需要出的拨款,不过是六百万左右。

但是葛宝玲今天要争取两千万。区里待建设待维护的路,实在是太多了。她已经决定了,哭也要把这钱哭回来——反正陈区长这个人,吃软不吃硬的。

“你这样突然增加的支出,理由不是很充分,”陈太忠已经决定了,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但是猛地看到葛区长报来的数据,他还是有点吃惊,“我不可能同意。”

“北崇的基础设施投资大,这是地理因素所导致的,但是延续性也长,”葛宝玲据理力争,“很多路只要能修起来,十来二十年都不可能坏……方便的是村民们的出行,还有经济的发展,这是一项长期而稳定的发展策略。”

“什么叫十来二十年都不可能坏?”陈太忠表示,自己不太能理解,“公路不需要维护费用吗?你的意思是说……你修的路就结实?”

“我的意思是,没有什么大吨数的车路过,公路不会有太大损耗,养护的费用自然也就低了,”葛宝玲笑着回答,“咱们修的都是县区公路,为的是交通通畅,没大吨位的车路过,路肯定不会怎么坏……其实我希望路坏得快一点。”

路坏得快一点,你就可以挣维护费了,陈太忠点点头,然后又微微一笑,“路坏得快了,咱的财政负担就加重了,我有点不明白,你居然……希望看到这个?”

“大吨位的车多了,就证明物流上去了,”葛宝玲正色回答,“我认为,健康的经济,应该是撒得出去买得回来,物资应该有充分的交换,没有物资流动,经济必然是死水一潭。”

葛区长的观点真的很新颖,也很别出心裁,“咱们的物流,要是热闹到能把路压垮,我倒认为这是好事,受益的是周边经济,真要能到达这个程度,再建一条路又能花几个钱?”

“说得好听,这钱你出?”陈太忠瞪她一眼,却觉得葛区长的说法,倒也不无道理,他只是不想养成她乱花钱的习惯——交通系统,一向是重灾区啊。

3529章网是织成的(下)

陈区长和葛区长对公路的投资,认识不尽相同,但是不管怎么说,两人还是充分地交换了彼此的意见和看法。

“要不……先多拨你五百万,”陈太忠最终做出了决定,其实在他看来,修路是怎么算都合理的基础建设投资,他只是不想一下把口子放开,“看一看效果再说。”

葛区长得了这个许诺,美不滋滋地走了,她前脚走,后脚李红星就进来了,“区长,区里今年元宵要放焰火?”

“嗯,我临时决定的,”陈太忠点点头,很随意地回答,“以前就不知道,咱北崇过元宵都不放焰火……这个是谁分管的?”

“这个业务的对口单位很多,党委的宣教部、政法委,和政府的建委,还有团委,都能管。旅游局也能管,”李主任谄笑着回答,“不过真要说。一般还是看常务副的意思。”

“常务副?”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他一眼,常务副就是钱袋子,陈区长当然知道,不过现在的北崇区政府。常务副可是空缺的,李红星你这话……

“现在咱没有常务副,也得有人安排这个事儿,”李主任呲着大龅牙一笑,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我估摸区长您事情太多。”

“你这家伙,就不能给我消停两天?”陈区长这才明白,合着这货是自告奋勇,想管这一摊,“你想管,就交给你了,照着八十万算……货从素波的红星厂拿。”

“红星厂?”李红星登时愕然,他对这个跟自己重名的厂子。明显地认识不足。“我那个……接到了朝田零三厂的电话,他们说能够提供焰火,还有燃放的工人。”

“你倒能了啊,”陈太忠登时就火了,对这个办公室主任,他真是不感冒。想骂就直接骂了,反正这货是个只认官场等级的癞皮狗。“可以做了我的主?”

“我这……不是这个意思,人家是听说了咱们要燃放焰火。找过来的,”李主任无奈地解释一下,“我跟朝田人一点都不熟。”

“不熟就联系红星厂好了,”陈太忠摸出手机,在上面翻出个号码,顺手写到纸上,“做熟不做生,我跟红星厂打了不止一次交道。”

李红星还想说点什么,不过他嘴巴动一动,终究是没敢再说什么。

接下来的一天里,陈太忠依旧是忙个不停,下午他还去党委开了一个会,除了今年的工作规划之外,隋书记还真的拿出了“大学生返乡”的细则,几个书记一起探讨了一番。

临走的时候,陈区长索性拐走了祁泰山,将他叫到自己的小院来,定了餐之后,就商量一下如何在北崇杜绝乞讨现象,以及该做哪些相应的工作。

说了没几句,林桓又上门了,这次林主席带了一个砂锅过来,“区长,武水的乡亲给送来条五斤多的娃娃鱼,一定要尝一尝。”

这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陈太忠撇一撇嘴,不过这话他不可能说出来,要不就显得太矫情了,而且北崇这里的思路,真的非常顽固守旧,靠山吃山。

像这山民们捉了娃娃鱼,绝对不会想着再去放生,区别只在于山里人自己吃了,还是拿出去卖钱,当然,若是能找到合适的买家,也能补贴不少的家用。

反正这种现象是普遍存在的,不过这年头,大一点的娃娃鱼在北崇也不好遇到,一旦有类似的收获,大家还是愿意偷偷地卖给区里或者市里的有钱人。

砂锅里有汤和肉块,祁泰山探头看一看,笑着摇摇头,“老书记,你这是打埋伏了吧?五斤的娃娃鱼可绝对不止这么一点。”

“我只拿了一半过来,剩下一半冻起来了,”林桓大喇喇地点点头,“这一条鱼可是三千块,我一年的工资才几个钱?”

“娃娃鱼这么贵?”陈太忠听得眉毛一扬。

“这也是友情价,这个东西拿到南方,尤其是这么大的,纯野生的,别说三千了,三万也有人买,”林桓得意洋洋地回答,“不过我给乡亲们的价钱,也不算低了。”

“你说这个是野生的,难道娃娃鱼还能家养?”陈区长初来北崇,就调查过这里的资源,不过他倒是没把主意打到保护动物身上,闻言登时眼睛就是一亮。

“这个就不用想了,”林主席摇摇头,打消了年轻的区长的积极性,“这个东西很难家养,以前有人试着养过,活不了。”

“这是个不错的思路,别人养不了,咱们能养好,这才能卖起价钱来,”陈太忠才不怕难养,“回头我跟专家了解一下。”

有了这道菜,当天大家又喝个差不多,祁泰山早走一步,林桓这才跟陈区长吐露来意,“区长,我在朝田有几个熟人,他们托我问一下,你不想买零三厂的焰火?”

还真是麻烦,陈区长可以粗暴地对待李主任,却不能对林主席太过分,“你这也是交游遍天下了……我是跟素波的红星厂合作过,那边价钱也合理。”

“零三厂的价钱。肯定比他们还要便宜,”林桓却不肯干休,老派人就这点不好。他们要是认定了什么东西,并不害怕当着领导说出来,“那个厂子穷得都快发不起工资了,能照顾就照顾一下吧……而且这是省内的企业。”

你这是影射我跟红星厂有猫腻?陈太忠听得有点恼火。可是对上林桓这直肠子,他还是没办法叫真,于是苦笑一声,“我只是觉得时间比较短,直接联系自己熟悉的人了……零三厂的话。明年考虑吧。”

“他们怕就怕,明年都没有,你都说了,是做熟不做生,”林桓一摊双手,“要只是一年的,区区八十万,倒也没多少钱。”

“我真受不了你。”陈太忠被说得没脾气了。老林这个说法也是很有道理的,政府采购里,确实存在一些人情因素,很容易导致一步迟步步迟的后果。

而对零三厂来说,北崇又是个新市场,值得尽力去争取。他叹口气,“那行。八十万的单子,他们手上货源充足的话。就跟红星厂公平竞争吧。”

“区长你真是从善如流,”林主席笑着回答,这老脸还真的有点厚度。

“我再不从善如流,你就觉得我跟红星厂不正常了,”陈区长又一次被人违逆了意图,只能悻悻地哼一声,“你走吧,我还要给专家们打电话呢。”

事实上,都不用问专家,南宫毛毛就知道这个情况,接了电话之后他表示,娃娃鱼确实不好养,而且这个市场的需求量非常大。

不过这个不好养,只是相对的,最难搞的是娃娃鱼的养殖手续,别看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想批这么个试点,起码要国家林业局点头。

南宫毛毛天天胡吃海塞,对很多保护动物的情况,他是非常了解的,所以就卖弄一下。

说起来这个,也有点意思,打个比方说,野生梅花鹿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但是人工养殖控制得不是很严,因为它是属于繁殖技术成熟、可商业驯养的物种。

而野生娃娃鱼虽然只是二级保护动物,可它的繁殖和养殖技术不够成熟,所以反而导致国家的慎重——一旦娃娃鱼能敞开了卖,那真就不好搞清楚是野生还是家养的了。

而且南宫也说了,小规模娃娃鱼的养殖技术,在研究所里已经是相对成熟的了,只不过没有大规模应用而已。

总之,这个项目是可以干的,不过养殖技术就很难了,审批更难,南宫毛毛最后表示,别人来不好批,可太忠你想干,我看问题也不大。

又要跑部立项了,陈太忠想到这个,也是一阵头疼,他在京城的人脉深厚,可是关系再多,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南宫毛毛真是人精,隔着电话,他似乎都想到了对方的顾虑,说不得笑着提示他一句,“你的退耕还林不是快成了?那个成了,你正好可以感谢林业局的领导……这年头,关系总是越走越近的,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个建议,陈太忠一时间恍然大悟,

他原本想着,跑下退耕还林之后,也是李强出面打点国家林业局的人——事实上,陈区长跑部主要靠人脉,很少有用金钱开道的时候,他心里也有点排斥这种行为。

可是现在看来,这个毛病得改,没办法,当了父母官就要为辖下的子民负责,不能再坚持个人的性格了——总不能看着北崇民众贫穷下去。

他心里禁不住感慨一声,怪不得别人总说关系网啥的,合着大家不仅仅是在这个网中间,想要活得好,不但要细心经营,还得一点一点编织,才能把网蔓延开来。

南宫毛毛能随口提出这个建议,陈区长不得不承认,论起这个钻营和知网能力,哥们儿真的是比别人差太多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