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0 -3531旧怨来了

3530 3531旧怨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又来到了杨家,这一次,杨家给陈区长准备了营养丰富的早餐,热腾腾的清炒腐竹。还有肉包子。

陈区长说我吃过了,杨老汉死活不干,说昨天就怠慢了,主要是心系大儿子的伤,没有张罗这些,今天区长你无论如何要吃点——这腐竹可是我自家做的,绝对的地道。

陈太忠倒也没那么死板,吃了一小碗清炒腐竹,又帮大妮儿按摩一阵,今天的大妮儿更加配合了,因为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腿明显地能用上点劲儿了。

这个变化不是很大,但她还是感觉到了,她甚至认为用不了一个月,自己的腿就差不多了,不过陈区长告诉她,初开始恢复得会快一点,然后会越来越慢,要想完全跟正常人一样,怎么也得三个月。

大妮儿听得煞是失望,她甚至主动要求正骨,说我不怕疼,当然,这个要求被拒绝了。

来到区政府之后,陈太忠又叫来了葛宝玲,“你把福利院的改造方案拿出来。”

葛区长听到这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区里的福利院大规模修缮,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事情,然后就是一天不如一天,她这报告一次又一次打了三年多,没有一个人重视,到现在她早死了那份心——如今打报告,也不过就是叫苦的意思。

眼下猛地听到区长关注这个。她真是又惊又喜。喜的是陈区长一旦表示关注,通常就要落实到位,看来福利院的修缮有着落了。

而惊的则是,昨天区长才给交通口加了五百万,今天又要给民政口,这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了。

区长会不会是想把交通口上的钱挪过去一些?葛区长胡思乱想一下,才点点头,“我有两份报告,一个是修缮,一个是翻盖门面房。”

福利院本身不临街。不过他们紧挨着县里的纸盒厂,纸盒厂是福利工厂,安置残疾人就业的,根本不考虑利润。有活儿干,没活儿就歇着。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个厂子实在撑不住了,县里就关闭了厂子,因为厂子临街,所以开了几间门面房。

纸盒厂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这很正常,里面上班的人都是身体残疾的,这样的厂子设到闹市的话,真的是有碍县城形象。

不过随着县城的发展——北崇虽然落后。终究是在不断发展的,福利院周边也渐渐地热闹了起来,所以翻盖一下门面房的话,房租收入会有极大的提高。

“这个你自己斟酌,我的目的是加强收容能力,相关设施必须完善,”陈太忠摇摇头,沉吟一下又发话,“不过要强调一下,收容来的人……最好能自食其力。”

说到这里。他禁不住又想到了自己在南方的遭遇,一时间唏嘘不已,因为被撕了边防证,他一怒之下杀了四个联防——而联防抓他们,其本意也是要送去收容。

所以说这个强制收容的政策。制定的初衷应该是好的——起码是有道理的,而深、圳市的流动人口过多。收容的人想必也会很多,如果不安排这些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收容所也要面临坐吃山空的窘境。

陈太忠也是这么想的,收容了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也就罢了,可收容了有劳动能力的人,总是要想办法让他们自食其力。

他的想法跟深、圳市如出一辙,可是具体到执行起来,深、圳那里木头的名声,真的是血淋淋的——吃喝少得可怜,生活像在猪圈,超强超负荷的工作,没有一分的报酬。

似此种种,真是比永泰的黑砖厂也不遑多让,尤为可笑的是,永泰的黑砖厂是非法的,得偷偷摸摸地来,一旦被举报就是灭顶之灾,可木头那里不一样,那是合法的收容场所,举报没用——拿保证金来赎人才是真的。

本来是出于好意的政策,被下面人执行得荒腔走板,以至于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陈太忠想到这里,也要禁不住叹口气:这到底是政策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自食其力不好做到,”葛宝玲听他这么说,很干脆地摇头,“北崇现在都劳动力过剩,要不然纸盒厂也关不了门……除非是一些高强度、低收入的工作。”

那岂不是跟南方那个城市一样了?陈太忠听得摇摇头,“不需要帮他们介绍有利润的工作,有利润就有剥削,既然区财政出钱,做些公益工作总是可以的,比如说搞一搞绿化,制作一些公益宣传广告之类的……要是本地人的话,可以参与地方治安联防工作。(

泡&书&吧)”

不得不说,陈区长的思维还是比较开阔的,他甚至考虑到本地人因为种种原因被收容进去了——不过既然是本地人,不需要看护得太紧,要强调他们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才是真的,组织个“小脚侦缉队”,或者是个不错的选择。

“您主要考虑的是……收容外来人员吧?”葛宝玲终于憋不住了,事实上,她很清楚区长这两天做了些什么。

“没错啊,”陈太忠点点头,倒也不介意葛区长猜透了自己的心思,“去了趟通达,我和祁书记商量了一下,北崇的市容市貌,也有必要整顿一下了。”

这是昨天他跟祁泰山达成的共识,想要清理北崇街道上的闲杂人等,不能只靠暴力,必须要有保障手段,比如说,北崇出现带着残疾儿童乞讨的主儿了,那不能一撵了之,太不负责任了——残疾儿童交给福利院,大人要查明身份,再做决定。

“区长。你这想得就有点多了。”葛宝玲不屑地摇摇头,冷哼一声回答,“别看祁泰山是政法委书记,他是阳州市区的,肉脚书记,差得太多。”

北崇话里,肉脚大致是肥羊的意思,不过还有一层含义,就是养尊处优不接地气,葛区长毫不客气地指出。“咱北崇的乞丐,基本上都是本地的……”

要不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在葛区长的分析之下,陈区长才幡然醒悟。能在北崇乞讨的,大多都是本地人,他们是确实家里有困难,也不怕人查证。

外地人倒是想在北崇乞讨呢,但是北崇就这么大,又非常贫苦,他们在街头待一天,也不会有多大的收获,这个……非常划不来。

“真正需要乞讨才能过活的人,并不多。”葛宝玲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女人冷酷起来,那才是真的不讲人性,她冷冷地表示,“而且这些人,留在故乡乞讨,乡亲们知根知底,不但能维持生计,也能照顾家庭,他们不会往远走的。”

“真正往大城市走的乞丐。他们求的不是生存,是致富,”葛区长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她**裸地阐明了这一点,“乞丐多的地方。就是大城市或者旅游点,那里的人富有大方。人流量大,也没人查证他们的身份……咱们小小的北崇,满足不了他们的乞讨的目的。”

“咱北崇人确实是不太富裕,”陈区长干笑着点点头,他觉得她的说法很有道理,但是又不愿意全盘接受,“不过在家里要饭久了,周围邻居也会烦的,早晚还是要出去要饭……那既然出去了,肯定不能来咱这穷地方,还是要去大城市。”

“只求一口吃喝,邻居都满足不了,那就是做人太失败了,”葛宝玲对他这话报之以冷笑,“而且一旦去了大城市……耳濡目染之下,求的就不是吃喝了。”

你对人的要求,未免太苛刻了,陈太忠心里对葛区长有了评价,不过他不能说,她的想法就是错的,“你把福利院的改造方案拿出来,我好好考虑一下。”

可是葛宝玲是什么人?她从来不肯受委屈的,尤其是讲道理,她不怕任何人——这也是女性干部的优势,她冷笑一声,“陈区长,你小时候见过乞丐吗?”

“当然见过啦,”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见过乞丐,当时他穿越了不久,见到桥洞下有乞丐,就把手里做为早餐的馒头给了对方,不过他把馒头掰开了,往里面夹了点沙子——恶作剧而已。

“我小时候就没有见过,”葛宝玲微微一笑,语出惊人,“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葛区长你讲,”陈太忠其实能想到若干种可能,户口制度、限制外出什么之类的,葛区长小的时候,那应该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不过做为一个合格的领导,他最需要做的,是认真的聆听,不懂就承认,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不懂装懂,才是贻笑大方,做领导的想服众,要有一颗虚怀若谷的心。

“我是在双寨上学的,那个地方不可能有乞丐,”葛宝玲笑一笑,很平淡地阐述,“我父亲是铁路局的,有宿舍,来铁路局要饭的人也不多,那时候要饭的可不像现在这么精明……他们不懂得片区划分,也不知道铁路宿舍比一般人有钱。”

“嗯,你继续,”陈太忠点点头,葛宝玲你这么碎嘴,难道是……生理周期到了?

“但是我就是没见过他们,大概一个月,有那么一两次,街坊邻居会在街上喊,呀,要饭的来了,”葛区长完全陷入了回忆中,她近似于喃喃自语,“那时候,我妈就会把门关住,说是如果开门的话,最少得给对方半个馒头……可是我家也没吃的。”

3531章旧怨来了(下)

陈太忠相信,葛宝玲阐述的是事实,因为那个时代的人,确实有那样的心肠,要饭的上门,咱惹不起就躲得起了。

可是再看一看现在的乞丐,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你给人家两个馒头,人家会鄙视地看你一眼——今天的饭我吃过了,给点钱行吗?

“不管北崇有没有要饭的。这个预案也该先建立起来。事到临头再做就晚了,”陈太忠沉声指示,“而且将来,要考虑完善鳏寡孤独的生活保障问题,健全保障体系。”

“健全保障体系?”葛区长讶然地重复一句,这块饼真的太大了,大到她基本上不会为此而动心,“这个做起来……难度太大了,你在的话,有实现的可能。但是你早晚要走的。”

“你说的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陈区长认可她的说法,文明办、驻欧办在他走后的表现可为佐证。他轻喟一声,“但总不能因为可能会变坏,就不去做事,而且以后,政策也可能向这个方向发展。”

“那我先去准备福利院的方案,”葛区长点点头,她不想就这个话题说太多,陈区长真的能做到的话,她支持就是了,现在多说无益。

葛区长出去之后。是谭区长来汇报武水乡的旅游资源的情况,武水的旅游资源是有,但是有特色的不多,谭胜利花了二十分钟,来表述那里值得搞一下。

再然后是白凤鸣,白区长将卷烟厂和电厂的进度汇报一下,又说了一些城建方面的计划,这一谈就用去了半个多小时。

白凤鸣才出去,陈区长就接到了朱奋起的电话,朱局长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惊喜,“区长,张一元交待了……”

“嗯……交待了什么?”陈太忠大致算一算时间,张一元已经被抓了六、七天,应该是受了一些罪。却不知道那厮交待了些什么,让老朱如此地开心。

“杀害徐波的凶手。确实跟他认识,”朱奋起真的很开心,面临前任留下的若干起枪击案,而他上任之后,也遭遇了一起枪击案。

朱局长虽然跟区长配合得不错,也有几个诸如雷管之类的案子,做得还可以,但是那几起枪击案一直没有进展,他的压力也大,“这样……我现在就去当面向您汇报。”

张一元是在今天凌晨吐口的,说他跟那俩东北人是在澳、门赌场认识的,虽然认识却不熟悉,人家来阳州租车,他就行了一个方便。

至于东北人的名字,他只知道一个叫王强,这未必是真名,另一个他更是只知道绰号,叫二虎——张一元说了,在江湖上混的都是这样,人家不说来路,就不能多问。

不过省厅的人并不这么认为,就算姓张的你很四海,但是来路不明的主儿,你就会那么大方地把车租出去?

这里面必然是有一定问题的,抑或者姓张的和那俩东北人还有过其他的合作,不过省厅的人也不着急,口子既然已经开了,那就一点一点地撕吧。

朱奋起如此开心,是他还有一些关联想像,“张一元不会一开始就交待重大问题的,他既然能跟这俩东北人在赌场认识,就有可能认识那个自杀的枪手。”

这个逻辑一点错都没有,而且警察做推理,从来都是要将一点点的可能无限放大。

朱奋起很兴奋地分析,“考虑到那个枪手供述的,一开始只想击伤你,也就是说恐吓的意图非常明显,再加上他会利用刘金虎的死来混淆视线,说明他对阳州的当地情况不陌生……这越分析,我就越觉得,张一元的嫌疑很大。”

他没办法不兴奋,如果他推断正确,只张一元一人,就涉及两起枪击案,他肩头的压力,要因此轻松很多。

“省厅怎么会告诉你这个消息?”陈太忠能理解他的兴奋。

“已经进入攻坚阶段,问题不大了,”朱奋起微笑着回答,然后他嘴角**一下,看起来有点悻悻,“他们希望暂扣四海车行的物资和人……那些车分局在用。”

“人可以给他们,车不要给,”陈区长摇摇头,淡淡地指示,北崇分局的用车真的紧张,而且他短期内没有为警察局配车的打算。

这就是陈区长上午大致的工作,下午的时候,宣教部长陈文选很罕见地打电话过来,“陈区长,有外地的记者来采访拐卖儿童的案件,区政府这里,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外地的记者?”陈太忠听得眉头皱一下,“这个案子……还在审理中啊。采访的话。主要得看警察局的意思,除了咱们分局,还要看通达市局,不能讲的,那就坚决不能讲。”

事实上,通达市局那边,已经将案子摸得七七八八了,这真的是一个特大的团伙性的拐卖儿童案,流窜多省劣迹斑斑。

这个团伙的发起人,只是两个不满十七岁的孩子。在成功地贩卖了两个小孩之后,卖第三个的时候,差点被警察抓住。

俩少年挣了钱,花钱就大手大脚。结果他们的家人一问,就知道他俩在挣什么钱了,家人不但不说他们,反倒是积极地出点子——咱们以后小心点,就不怕警察了。

这样一来,这个团伙越滚越大,逐渐形成了踩点、望风、行动和贩卖一条龙的犯罪产业,后来又有一次,警察设了陷阱要抓人,结果他们一拥而上。把警察打个半死之后夺路而逃。

这么一来,这帮穷凶极恶的罪犯就不敢再干下去了,可是他们手上还有十几个孩子,以女孩居多——男孩比较好卖。

于是他们就开发出了新的产业,带着孩子乞讨,因为他们组织严密,防范意识非常强,所以到目前为止,这伙人都没有被人抓住,不过这个影子一般的贩卖儿童团伙。已经是在多地警方挂了号。

他们对孩子的洗脑,并不仅仅是限于乞讨的孩子,对那些会贩卖出去的,照样要洗脑——在今天上午就出现了这么一起例子,警方根据他们的交待。去解救一名被拐卖的孩子,结果当着爸爸妈妈和诸多警察的面。那孩子硬是不敢认自己的亲生父母。

这帮人真的是罪大恶极,不过目前这个犯罪团伙还有多人在逃,所以警方公布信息的时候,肯定要有相关的考虑。

“他们去过分局了,朱局长拒绝了他们的采访,”陈部长在电话那边解释,“所以他们找到我这里,我就是问一下,区政府达成什么共识没有。”

朱奋起拒绝采访?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这学雷锋日还没到呢,老朱啥时候觉悟这么高了,“是什么报纸啊?”

“朱局长没跟你说?”陈文选禁不住问一句,在他心目中,朱奋起简直就是陈太忠的狗腿子,沉吟一下,他方始点出来,“是《新华北报》,这个报纸影响比较大……背景也比较复杂,我不太拿得准。”

“新、华、北、报?”陈太忠的嘴角**一下,这下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老朱不接受采访了……估计又是屁股坐歪了的主儿,怪不得没去通达,而是来了北崇。

如果……真的是为人贩子洗地,这该是何等的无下限啊?

倒是要看一看,这些人能把地洗成什么样子,陈区长微微一笑,“原来是他们,这些人想要采访,那是拦也拦不住,关着门都能写出现场采访的文章来……我的意思是,咱宣教部就没必要安排他们采访了,由他们自己去闯。”

陈文选一听就明白了,陈区长跟这帮人打过交道,听起来还是有什么旧怨。

他本来就不想跟这些人多沾染,《新华北报》的名头和来历,差不多点处级以上的干部都清楚,北崇虽然偏远了一点,陈部长却是搞宣教工作的,哪里能不知道?

他不想扛这帮人,这很没必要,但是同时,他也不想支持这帮人——这些人删减筛选一下对话,能把你的话断章取义到另一个极端,这样的主儿,避而不见才是真的。

于是陈文选拿起电话,通知自己的通讯员,“区政府那边表态了,宣教部只对本省和中央的媒体,省外媒体的采访,咱们不做安排。”

区政府表态了?可怜的通讯员听到这话,登时就有点晕了,以他的格局,还不知道《新华北报》到底意味着什么,他只是奇怪,陈部长一向强调,宣教部和舆论阵地,是在党委的领导下工作的,今天怎么就……服从区政府的指示了呢?

当然,这些不解,并不妨碍他将陈部长的指示传达下去……

(花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将数据恢复,长出一口气,不破金身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