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0 -3551孩童何辜预定下月

3550 3551孩童何辜

3550章孩童何辜?(上)

“什么,北崇又跑到花城抓了个小孩?”中午时分,阳州市市长李强正在陪客人吃饭,禁不住眉头一扬,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那孩子犯了什么错?”

“孩子的舅舅……是做大牲口肉的,”巨中华不动声色地回答,现在谈起陈太忠,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表情,“他们在北崇收了一头毒死的奶牛,带回去加工。”

李强愣了一愣之后,厌恶地皱一皱眉头,“可恶,毒死的奶牛也敢卖?我支持北崇严惩这些昧着良心赚钱的不法分子……不过,这跟小孩子有什么关系?”

“花城的警察也不知道,北崇警方也没向他们解释,”巨主任的语气,依旧不带任何情绪,“花城和北崇,现在沟通不是很顺畅。”

“北崇跟很多城区都沟通不顺畅,”李市长当然知道这一点,他极其不满地哼一声,“做人总得有个度……抓小孩抓上瘾了?”

巨中华也不吱声,只等领导指示。

“是陈太忠在的那个北崇?”客人出声发问了,此人约莫三十一、二,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眉宇间充盈着淡淡的威严和傲气,就算坐在那里不说话,别人也能感受到,这必然是成功人士——有些气场,是普通人装都装不出来的。

“就是那儿,”李强笑着点点头,“解总也知道他?”

“黄家的后起之秀嘛。风头强劲得很,”解总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微微一笑。“我一直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小陈的脾气不是很好,”李市长淡淡地点一句,面前这位他只是不得不招待,说得太多对方未必领情,而且也有点交浅言深。

“我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个人,”解总笑了起来。眼中却是看不到多少笑意,“连小孩子都欺负,他可真是眼里不揉沙子。”

“也许……他有自己的理由吧,”李市长的态度,越发地平和了,他虽然也很不忿陈太忠的行径,但是他的不忿是属于个人的情绪,他不会将私人情绪随意放大,不负责任地掺乎到势力斗争中去。

“这起码是他抓的第二个孩子了。”解总抬手去端酒杯。嘴里漫不经心地说着,“人贩子的女儿,可能还有知情不报的嫌疑。但是一个肉贩子的外甥……这算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李大嘎子却是在没命地挣扎,他试图摆脱刘家兄弟的夹击。“二哥三哥,你们放开我,我非把这小兔崽子的屎打出来不可!”

“大嘎子,那还是个孩子!”刘老二大声喊着,“你当那是你家孩子,随便你打?这是嫌疑人……你再动?再动我捆起你来!”

“你给我玩儿蛋去。你五百块不用出了,我他妈的一头牛就这么死了。”李首仁的双眼都红了,他被人叫做嘎子,那不是没有道理的,热血上头就没有理智了。

像昨天,他也很生气,可不管怎么说,他自家的牛是吃了刘老二的苗,虽然该占的便宜不能少,但是他心里多少有点歉疚,就能相对保持理智。

至于后面的和解,他真是心不甘情不愿,主要是陈区长凶名太盛,李家兄弟号称不讲理,也就是在村里横一横,陈区长那是面对枪子都不躲,直接能拿下持枪歹徒的主儿。

而且乡里也高度重视,蒋书记和赵乡长都有意支持刘老二,这种情况下,李大嘎子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对村里人而言,乡领导基本上就是不可抗拒的存在了。

当见到元凶,李首仁的怒火登时就无法克制了,合着我家的牛,真的是被人冤死的,想到这头牛以后起码还能给家里挣一万多,他浑身是劲儿,拦都拦不住。

“少扯那么多犊子,大老爷们儿家的,欺负一个小孩子,有意思吗?”刘老三死死地箍着他,嘴里冷嘲热讽——两家昨天打过架,怎么都不可能太和谐了,“大嘎子你这真能耐了,打孩子是把好手。”

“老三你别刺激他了,这孩子也不是什么好鸟,”刘老二卸下了一半的包袱,现在神清气爽,就愿意做好人了。

这孩子真不是什么好鸟,别看才十二岁,满嘴的油腔滑调,痞气十足。

自打浊水乡获得消息之后,北崇这边是格外地重视,浊水乡派出所将三个见证此事的孩子专车送到分局,分局又派专车让他们去花城指认人。

孩子们来了,李大嘎子和刘老二,自然也跟着来了,就站在分局门口等着。

花城那边,肉贩子的家属们本来人心惶惶,后来通过关系打听了,以为北崇只是追查牛肉下落——北崇的区长要追回那些牛肉来销毁,大不了就是罚点钱吧。

所以那个孩子开始还有点忌讳,后来就出来玩耍,他出来不到三秒钟,就被蹲守在车上的小朋友认了出来——孩子们最崇拜抓坏人的警察了,有协助警察叔叔抓坏人的机会,正是马不扬鞭自奋蹄。

可是被抓的孩子根本不承认,他昨天去过北崇,就说自己在家做作业——见证人没有,但是我就是在家。

不过老话说得好,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老猎手,就别说这小狐狸了,将孩子带到北崇分局,警察们安排他看一下对两个舅舅的审讯——同时这也是对冯宝、冯瑞的警告。

然后他们把孩子往一个小屋里一关,屋里的几个叔叔就凑了过来,一扒他的裤子,“哈,小孩儿的屁股,就是嫩啊,这粉粉的……”

这孩子哪里经过这种阵仗。马上就哭着喊着要坦白从宽了。

他能供述的东西真的不多,就说舅舅告诉他,拿着玉米和黄豆。把村里的牲口往村子西头引,只要能引出来,一只羊就给他十块,驴马骡子就是五十。

他进村之后,羊什么的都没看到,看到一头奶牛——李家的牛确实往西边走了点,但是还没出村子。

牛应该比羊值钱。小孩子马上就选定了目标,走几步丢几个黄豆,再走几步,又晃一晃手里的玉米,成功地把牛勾了出来,牛出来了,他就走了。

孩子看似无辜,但是已经十二岁了,该懂的也懂得差不多了。尤其他还识字。刘老二的牌子,他看得很清楚,所以他非常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李首仁听到这样的供述,自然是睚眦欲裂,要痛打这个孩子。

“这就是个孩子。他能懂什么?”旁边的警察也劝了,“你跟他呲牙咧嘴不算好汉,是好汉的话,你奔着主谋去,我就佩服你。”

“我真的想奔着主谋去,”李大嘎子这话真是实话。他的牛被人害了,本来有了一个相对可以接受的结果。但是现在又出现了变数。

指望刘老二赔钱,怕是不能够了,自己卖牛的钱,没准也要被收回——这个钱收得不对,而指望冯家承担民事诉讼的赔偿……谁知道能不能实现呢?

“少说两句吧,这孩子的供述是关键,”警察不会看他胡乱动手的。

孩子的供述还真是关键,当冯宝和冯瑞听说,姐姐家的孩子不但被抓来了,而且还交待了,他们的心理底线登时就崩溃了。

比如说冯瑞,马上就交待了,说这个其实……我们也是被逼的吖。

事实上这弟兄俩并不是陈区长所说的农民,他俩都是中专毕业,算家里难得的高学历了,冯宝还是国家分配到了市肉联厂做质检员,端公家饭碗的。

不过那几年,肉联厂真的是个很落魄的单位,冯宝有年轻人的锐气,不甘就此沉沦,而冯家也是一个有底气的家庭——起码是有点家底,于是他跟年轻的堂弟商量一下,你我都出点钱,咱们自己干吧?

既然要做买卖,肯定是捡自己熟悉的业务,于是两人就搞了一个熟肉加工点,将收来的肉,加工出去卖。

弟兄俩很下辛苦,买卖确实也算将就,不过没过多久,他们就觉得,自己赚的钱太辛苦了——很多人加工的肉,来路都不明。

这年头,真材实料跟假冒伪劣拼,那只有吃亏的份儿,冯宝好歹是在这个行业浸**过的,试了几天之后,就说咱也别那么讲究了,其实我知道很多肉该怎么加工。

于是福尔马林和火碱闪亮登场——这是行业惯例了,只不过大家心照不宣。

做到这个地步,冯家兄弟的买卖,就是走上正途了,同样的肥肠,用火碱泡过和没用火碱泡过,煮出来份量差了一多半——不偷奸耍滑,无以致富啊。

但是……这不够,冯家兄弟不能容忍这么缓慢的支付手段,于是冯瑞提出建议,咱们能不能想办法控制货源?

这个初衷是好的,但还是那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下面的货源,又岂是他们这两个毛头小伙子能控制的?

然而,灵感往往就是在不经意间爆发了,有一段时间,市场上的驴肉很紧俏,说什么天上龙肉地上驴肉的——这种一窝蜂的现象很常见。

离冯家不远处,就有一家喂着两只驴,一只小的一只大的,冯瑞上门问了,你这驴卖不卖——现在驴肉行情不错,你要是卖,我给你个好价钱。

我不卖!驴主人直接把他撵出去了,冯瑞再三去做工作,奈何人家就是两个字:不卖!

3551章孩童何辜?(下)

这是很失败的例子,不过半个月后,驴主人主动找上了冯瑞,愿意半价把驴卖给冯家——他的驴死了,死于马属常见病:胸疫。

胸疫是马属动物的一种急性传染病,不太好防范。

不管怎么说,这个驴得了传染病死了,驴主人要把死了的驴卖掉,但是活驴和死驴不是一个价钱,更别说是病死的驴了。

冯瑞由此得出一个经验来:与其咱上杆子买。不如等别人来卖。

这个经验,在以后获得了无数次的证实,你去平价买别人的牲口。别人不一定稀罕卖,但是那牲口要是病了或者死了,这价钱就好商量了。

这只是一个常识,但是这个常识被放大之后,就形成一个罪恶的点子。

人最怕钻牛角尖,冯家兄弟现在最常做的,就是弄死别家的牲口。然后出面低价收购,他们这么做,理由充足:我要是不弄死你家的牲口,你会把牲口低价卖给我吗?

日常的大牲口肉收购价,已经不放在他们眼里了,他们不稀罕这种收购。

不过常言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冯家兄弟也不在花城搞这个,这倒不是说。他们多么在乎乡亲的观感。关键是在家门口这么搞,太容易暴露了。

但是在周边县区搞,他们真的没有压力。像北崇这边便是了。

刘老二的牌子竖起来三四天之后,冯家兄弟就知道了,他们本来就是惦记类似漏洞的——本地不方便胡来。外地却是非常方便。

尤其是他俩的姐夫,就是前屯的,在浊水也有两个亲戚,大正月的,肯定要过去走一遭,如此一来就很方便了。而且他俩这个外甥,人小鬼大很会来事。

投毒这种事。冯家兄弟也没少做,不过这次都不需要自己动手,把牲口引过去就完事了,没想到这外甥真的是能干,直接就引着一头牛去吃毒药。

然后他们就溜了,到下午四五点才又返回来,假装是听到消息了,过来打问,事实上,冯家兄弟也不愿意看到李大嘎子打官司的,这一打官司,牛就得开膛破肚地取证,没准这牛尸的处理,还得被警察关注上。

所以他们托旁边村民们带话,说这个官司到底打不打?要是不打官司,这个牛我们就收了,要是打官司的话,那我们就走了。

因为他俩的出现,李大嘎子终于决定接受和解,否则的话还得折腾下去。

知道这个情况的人,就没有人怀疑这二位,在村里人看来,这事儿都惊动了乡里和区里,有人听到消息前来收牛,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

冯家兄弟也以为没事,这次又不是亲自出手,只是把牛引过去了,而且促成了那两方的和解,想必是没人追查这牛的下落。

谁也没想到,这北崇的区长在劝村民和解的同时,还要追查毒牛肉的下落,而更糟糕的是,他们被抓的第二天,有人送病死马肉过来,这一下终于被有心人发现了蛛丝马迹。

冯家弟兄一开始没交待这么多,只要是人,就有侥幸心理,但是这头牛他们得认,所以这弟兄俩就一再强调,说我们只是想贪个小便宜。

“接着查吧,”陈太忠接到分局的汇报之后,有气无力地叹口气,“肯定还有别的案子,弟兄俩隔离开查,对外要保密……别走漏了消息。”

朱局长不太明白陈区长为什么强调保密,不过他执行还是没问题的,“对他俩这几年的销售情况,我们做了了解,身上的案子少不了。”

“嗯,那就这样,”陈太忠放下电话,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人苦笑着一摊手,“真是想不到,现在的社会,道德堕落到这样的程度。”

“呵呵,有太忠你在,问题就不大,”说话的这位高大黑壮,就是跟陈太忠一起从天南交流过来的晋建国,原本是团省委的正处级干部,来了恒北之后,去利阳市做了宣教部长,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高升。

晋部长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利阳的副市长王苏华,王市长分管农林水,听说北崇最近农业和林业上相继有大动作,就过来取经。

他原本是想联系副市长江锋的,不过江市长一听他要了解北崇,就说你直接联系陈太忠吧,我出面反倒是不太方便。

可是王苏华不认识陈太忠,所幸的是,新来的宣教部长跟陈区长认识,王市长跟晋部长关系也一般,考虑到晋建国的出身,他就凑上去请对方帮忙。

晋建国是升职了,但这官是怎么升的。他心里最清楚了,尤其是他被交流到两眼一抹黑的地市,再想往上走要看运气了。他也想在下面收拢点人脉,做出点成绩。

两人一拍即合,就过来找陈太忠取经了,陈区长倒也念点儿香火情,准备了一份文件,把自己这里的情况大致介绍一下。

利阳那边也穷,尤其是也产苎麻和烟叶。不过王市长也没指望能从北崇化到缘,这太不现实了,他就是想摸一下这北崇的发展思路——当然,退耕还林这一招是学不来的。

所谓的无欲则刚就是这样了,大家放开各种忌讳,交流一下各自的心得,陈区长笑着表示,说你们想把苎麻和烟叶卖到北崇的话,我是欢迎的。

本来谈得挺尽兴的。猛地被这样的消息打断。陈区长的心里真的是腻歪。

这二位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大致问一下,王苏华才笑一笑。“现在的人为了赚钱,真是不择手段,我分管农业工作多年。农村类似的惨剧,我也见过一些。”

“还是道德滑坡得太厉害,”陈区长撇一撇嘴,“比如说兄弟俩,他们只认为自己是贪小便宜,开什么玩笑。一头价值九千块的奶牛,人家怎么可能三千四千地卖给他?死了以后。他倒是能两千二买走。”

“别说这些闹心的事了,”晋建国笑着摆一摆手,“说好了,大棚种植的专家,就拜托你介绍了,我们尽量跟北崇种的不重样。”

“重样也无所谓,”陈太忠笑一笑,他都能接受别的县区来旁听,介绍几个专家给对方,那算多大点事儿?他倒是对王苏华的表示羡慕,“王市长一做就是整个利阳市的文章,不像我们北崇,就是小小的一个区。”

“哪可能做了一个市?开试点是要钱的,”王市长说起这个,也是难掩眼中的羡慕之情,“太忠你北崇的资金,比我手里的充裕多了。”

“还是不够啊,”陈太忠愁眉苦脸地回答,钱的口子他是绝对不会松的,他长叹一声,“差得太多了……”

又交谈一阵,陈区长的手机响了,这次来电话的是祁泰山,“区长,花城政法委书记朱月华来了,还带了恒北青年报的人来,他们要咱们交出那个被抓的孩子。”

“花城政法委,凭什么跟咱们指手画脚?”陈太忠听得又是一阵恼怒,“告诉她,不交!”

“还有记者呢,”祁泰山苦恼地发话,这恒北青年报可跟新华北报不一样,这是团省委旗下的报纸,“朱奋起也不说为啥抓这个孩子,说是陈区长你的意思。”

这才是祁书记最苦恼的,朱奋起面对花城人的质询,一口咬定,抓这孩子是有原因的,至于什么原因,他却不肯透露。

哥们儿好像是要他保密来着的,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其实这保密的理由比较扯淡,说出来也不怕,但是花城人你敢跑到我北崇撒野——还带着记者,这不教训不行。

“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陈区长淡淡地发问。

“花城的车就在分局里,我也在分局,”祁泰山真是有点小郁闷,自打陈区长来了,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整天都是事,“要不……你过来一趟?”

“她朱月华凭什么让我过去?”陈区长不屑地哼一声,“泰山书记你告诉她,我在办公室呢,有什么问题冲我来,别影响咱北崇分局正常办公。”

看到他怒气冲冲地放了电话,王苏华轻笑一声,“花城人……可是有名的不讲理。”

“王市长你还是不太了解我,对上不讲理的,我其实更不讲理,”年轻的区长笑了起来。

没用几分钟,朱月华一行人就来到了陈区长的办公室,除了朱书记之外,还有四个人,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儿,背着的包上面印着《恒北青年报》的字样。

北崇分局也派过来个警察,跟着祁泰山前来,朱奋起却没露面,由此可见北崇警方跟花城的关系,糟糕到什么程度了。

“陈区长,我是受副市长张卫国的委托,前来跟北崇交涉的,”朱书记面沉似水,她看一眼坐在办公室里的两个陌生人,“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吗?”

陈太忠白她一眼,“这两位领导,职务都比你高,咱就事说事,不怕人听……”

(更新到,按照惯例,凌晨有加更,预定十一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