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2章 有原因

3552章有原因

朱月华闻言,又看一眼那两位,才皱着眉头说话了,“还没请教这两位领导的姓名。”

“就当我们不在好了,”晋建国笑着回答,他必然是要支持陈太忠的,但是现在亮名号,也没多大的意义,反倒显得自己硬要插一杠子似的。

朱月华见他藏头藏脑的,就知道这两位无意强行干涉,不过同时,她的警惕性也提高了一些,于是落座之后,她再次强调一遍,“我是受张市长的委托,来了解冯宝和冯瑞制售毒牛肉案件的,张市长非常关心此事,还联系了青年报的雷记者。”

你也姓雷?陈太忠瞥一眼眼镜女子,心说雷蕾可比你好看多了,他淡淡地回答,“案子正在紧张的审理中,出于某些原因,案情需要保密。”

“这个我能理解,我也是搞政法工作的,”朱书记点点头,不急不缓地发问,“但是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会被抓起来……北崇分局这么做,目的何在?”

“抓他,肯定是有抓他的道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然后又反问一句,“我就奇怪了,北崇审案子,你们花城操的什么心……等案件大白了,当然就有交待了。”

“违法的只是成年人,而且这孩子只是他俩的外甥,”朱月华直勾勾地盯着他,加重了语气,“张市长要我问北崇四个字,孩童何辜?”

“……”陈太忠无语地看着她,好一阵才微微一笑,“我就奇怪了,张卫国的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谁告诉他,那孩子是无辜的?”

因为你有前科!朱月华心里暗暗地回一句,不过她现在不合适说这话,只能淡淡地哼一声,“那么,请你稍微泄露一点消息。可以吗?”

“这肯定是可以的,”陈太忠点点头,然后他脸一沉,“但是你这样的了解方式,我表示非常地不理解,也不愿意接受……气势汹汹找上门来,只是针对一个孩子,你这是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或者说。张卫国他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目的肯定是上门打脸嘛。朱月华非常清楚张市长的意图,现在花城被北崇压得喘不过气,张卫国是花城人。虽然他已经是常务副了,但也是非常护犊子的。

见她不说话,陈区长的气焰越发地嚣张了。他冷笑一声,“朱书记,如果花城警察局在审一个有必要保密的案子,而我北崇分局过去,强烈关注一个嫌疑可能不是很大的人,并要求你给出说法,你是什么样的感觉?”

“张市长关心的是,那只是个孩子,”朱书记见他如此有恃无恐。心里越发地虚了,“你自己也承认了,嫌疑不是很大。”

“孩子一样能犯罪,”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要不我们吃撑着了抓他?”

“犯罪?”朱月华被这两个字震撼到了,在她心里,冯宝和冯瑞弟兄俩。没准都仅仅是违法,现在一个孩子,居然涉及到了犯罪?做为政法委书记,她太清楚违法和犯罪的区别了,“那请陈区长说一下。这孩子犯了什么罪?”

“我为什么要说呢?”陈太忠哼一声,又看那雷记者一眼。“恒北青年报?可以报道嘛……我无所谓。”

“陈区长果然敢作敢当,”这时候,旁边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一个三十出头的英俊中年人,他抬手拍两下,似笑非笑地发问,“你确定那孩子有罪……政府能直接干预警察局办案?”

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朱月华并没有介绍此人,而这人身上的某些气息,也是他熟悉的,那是高高在上的傲气,面对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他一向乐于打击,于是他微微一笑,“这位领导,怎么称呼?”

“不是领导,只是个小商人,”中年人微笑着回答。

“小商人啊,”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知道自己小就对了,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你!”这位脸上的笑容一滞,脸上隐隐有一道青气闪过,最终却是强行按下了怒火。

“这是京城来的解总,”朱月华淡淡地介绍一句,然后又沉声发话,“陈区长,我这也受人所托,请你不要让我为难。”

“是你们在为难我……”陈太忠还待说什么,不成想王苏华在一边插话了,“太忠,多大点事啊,朱书记我跟你说吧,那头毒死的奶牛,就是你们认为的无辜孩子,引到田里的。”

“什么?”朱月华登时大惊,然后又想一想这里面的因果,一时间脸都青了,孩子把牛引到田里,而孩子的舅舅是收毒牛肉的——这事情真的大发了。

来的时候,她打电话给孩子的母亲,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不过那边肯定不敢说孩子做了点什么事,就说我们很纳闷,怎么就把孩子抓走了,感谢市里领导关心。

好半天之后,朱书记才回过神来,“还没请教,这位领导……您是?”

“我利阳市政府的王苏华,”王市长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他淡淡地表示,“北崇这边正抓紧破案,你们偏要抓住这点小事情不防,也真没意思。”

“王市长,不带你这么搞的,打乱我的计划了,”陈太忠很不满意地抗议一声,又冷冷地盯着朱月华,“现在你知道了吧,这是不是涉嫌犯罪?”

“这你……”朱月华真的无语了,她本来是想怀疑对方的话,但是利阳市政府确实是有个叫王苏华的副市长,而且这个回答虽然出乎意料,却也是符合情理的。

好半天她才苦笑一声,“这有什么说不得的呢?案情需要保密,但是这孩子做的这种事……也不该怕说吧?其实我都感觉不到,这案子有什么需要保密的。”

“因为赔偿,冯家兄弟要为他们祸害过的人家买单,”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人是我们抓住的,他们必须优先赔偿北崇人!哼……这种事,我区政府不能过问?”

你还能更不靠谱一点吗……朱月华登时就无语凝噎了,她做梦也没想到,对方居然给出这么个理由来,保密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想优先索赔,而且还回答得这么直接。

我这次来北崇,是一个错误,朱书记轻吸一口气,站起身来,“看来是我们误会了陈区长,我表示深深的歉意,打扰了。”

“朱书记,你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我心里真不平衡,”陈太忠坐在那里,懒洋洋地发话了,“道歉有用……要警察干什么?”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吧?”朱月华听到这话,真是走也走不得,她心里抱怨张卫国的同时,也暗暗赌咒发誓,下次打死都不来北崇了。

“首先还是保密的问题,北崇愤怒的民众一旦赔偿得不到满意,他们没准要找泄密者泄愤,”陈太忠大喇喇地回答,“所以这个细节,朱书记你自己清楚就行了。”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朱月华很清楚,对方这是在威胁自己,一时间她连生气的心思都生不出,姓陈的目前在北崇民众中的声望极高,做事也跋扈到了,真要怂恿北崇人来找自己闹事,也是麻烦。

“这个没问题,”她很干脆地点点头,然后她又禁不住问一句,“北崇因此案利益受损的群众,现在已经有多少人了?”

“已查明的直接损失一家,间接损失一家,”陈区长若无其事地回答,也不怕被人笑话,“案子正在审理,我这是未雨绸缪。”

原来只有这一起案子,朱月华的嘴角又**一下,下一刻她淡淡地发问,“既然有首先,那么就要有其次了?”

“其次就是这个雷记者,”陈太忠抬手指一指眼镜女人,“你既然是来爆料的,那我就麻烦你,做一个道德缺失系列的报道……从这个毒牛案谈起。”

一边说,他一边扭头看一眼王苏华,似笑非笑地发话,“我本来是想挤兑得他们答应之后,才掀底牌,王市长你这做观众的,跑到球场上了。”

“这事儿好说,”晋部长笑着接话,他才要说有我和老王帮忙,宣教口上根本不是问题,不成想王苏华暗暗拿脚尖踩他一下,同时微笑着冲那眼镜女人点点头,“小雷,陈区长已经开始威胁我了,我觉得这个素材不错,你说呢?”

“朱书记?”那雷记者本能地感觉,事情有点不对了,求助地看朱月华一眼,她很清楚自己今天来的任务,张市长说得明白,就是要挤兑得北崇把那孩子放了。

如果北崇这边真不听话,她才会写稿子,指桑骂槐地说孩子是无辜的——毕竟北崇分局不是第一次抓无辜的孩子了。

眼下事态发展到要为北崇歌功颂德了,她当然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你这是要抽张卫国的脸,朱月华很清楚陈太忠的用意——张市长请来找麻烦的记者,居然调转枪口为北崇说好话,相信有些人一定会笑得前仰后合,并且积极地宣传出去。

而那王市长,也是猜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帮忙施加压力,想到这些,朱书记禁不住暗叹一声,张市长,您何必跟这么个怪胎叫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