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6 -3637未竟全功

3636 3637未竟全功

3636章未竟全功(上)

“小贾村遭遇泥石流?”李强听得大声叫了起来,一时间所有的醉意都不见了去向,“严重不严重?有人员伤亡没有……喂,喂喂?”

他大声地嘶喊着,但是那边的声音是一点都听不清楚,听筒里传来的,是山崩地裂一般的狂啸,他甚至感觉得到那边的大地在剧烈地抖动,李书记真的无法想像,小贾村面临的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听筒那边的声音才渐渐地小了下来,这时候他听到对方大声喊着,“我们需要部队支持,需要部队支持。”

“人员和财产损失情况如何?”李强不管那么多,坚持要问清楚这一点,事实上这是干部最关心的一点,他耳朵夹着电话,一边穿衣服一边发话,“先汇报灾情!”

“泥石流还没过完呢,”陈太忠急得都要跳脚了,“财产损失很严重,大部分的人接到了报警跑出来了……有没有人遇难,目前还没统计出来。”

“你就在现场?”李书记问了一句废话,但是这废话还不能不问。

“我肯定是在现场,”陈太忠被对方弄得有点没脾气,我要是不在现场,刚才那声音难道是录音?“隋彪已经接到了通知,目前正在准备救援物资,估计很快能抵达。”

“我现在就赶往现场,”李强很果断地发话,然后他问一句,“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部队,要部队来救援,”陈太忠气得好悬没把电话摔了,我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问我要什么?“还有物资,救灾物资……最关键的是帐篷,村民们都站在雨地里呢。”

“物资我马上就安排,部队……不太可能。”李书记苦笑着叹口气,“调兵我必须得上报省委,一时半会儿决定不下来。”

“您就跟军分区的张司令说一下,部队临时搞个拉练,目标小贾村,这就行了……对了,让他们带上救灾帐篷,”陈太忠快速地说着。

“这恐怕不行吧?”李强半信半疑地发问。“你跟他打好招呼了?”

要说这阳州。也真够悲催的,因为腰包太瘪,跟武警的关系不太好。而这部队却又不是市委书记能指挥得动的,遇到救灾的情况,真的很耽误事儿。

“我跟赵光达打招呼了。”陈区长随口答一句,“张司令要是推脱,你就问他一句,赵司令没有安排吗?”

赵光达是恒北军区的司令,跟孙姐家的关系极好,陈太忠因为褚宝玉不肯配合,早早就地就联系了孙姐——他也知道阳州的武警不好用。

孙姐帮着协调了一下,最后给出一个答案来——你那儿要是真的发生了险情,让你们的市委书记向军分区通报一下。那边会安排出去野外拉练。

孙家的面子是足够大,但是为防意外,赵司令还是指定,阳州的市委书记必须出头,这是小心持重之举,而且真的一点不过分。

“那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李强一点都没怀疑陈太忠的话。挂了电话就开始翻看手机,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这家伙……还有多少底牌,是我不知道的呢?”

与此同时,在车灯的照射下。陈太忠等人看着那泥石流奔腾而下,真的是瞠目结舌——山离着小贾村是足够远。两里地都开外了,但是……架不住这次滑坡面太大。

奔腾而来的泥浆和石块摧枯拉朽地推倒了房屋,一辆农用车被气浪冲击得在空中打一个滚,又再次掉进了泥浆里,这泥石流推进到公路旁,才逐渐放慢了速度,这时候,村里的房子已经被冲垮了一多半。

泥石流最后还是冲过了公路,不过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虽然偶尔有那么几个石块,带着泥浆蹦跳着穿过公路很远,但那就是个别现象了。

眨眼之间,原来的小贾村就变成了一片废墟,临公路的地方,还有八九十间房屋矗立着,不过看那摇摇欲坠的样子,谁也不知道它们还能坚持多久。

值得庆幸的是,村民们的聚居地,并不是泥石流冲击的正中心,再向远处一点,那滚滚的泥浆不费吹灰之力就涌到了公路边,狠狠地撞击上了路基,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一次滑坡,不但吞噬了大半个村子,还吞噬了大片的田地。

良久之后,不再有大块的土石涌来,泥浆虽然还滚动着,看起来也是有气无力了,就有人拿着手电筒往回走,“摩托车还在院里呢……”

“你给我滚回来,”陈太忠冲下去,一把薅住那货的脖领子,大喊一声,“这才是第一次,你知道没有第二次了?”

这一嗓子,就震慑住了大部分人,依大家的理解,这个泥石流目前就接近尾声了,谁也想回家抢救物资去,但是陈区长说得也很有道理,万一再来一次,可不就惨了?

于是众人就打消了抢救财产的念头,这种情况在北崇并不多见,北崇人穷惯了,又不怎么把自家的性命当回事,搁在往日,谁拦得住他们抢救家产的心思?

但是偏偏的,大家还就听陈区长的,这并不仅仅因为他是一区之长——这真的很扯淡,众人主要是被他惊人的预判能力吓到了,区长说山要垮,山就真的垮了,上一次小贾村附近垮山,大约要追溯到清朝中叶的时候了。

更难得的是,陈区长知道山要垮,还敢留在小贾村住宿,并且及时报警,挽救了大多数人的性命——若不是前夜,村里教给大家贴地伏听的招数,等到听到响动再跑,那真的就来不及了,看这眼前垮山的架势,小贾村死一两百号人很正常。

这阵骚乱平了下去,接下来大家就要面对现实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夜晚太冷了,也就是摄氏十度左右的模样,尤其还下着雨,而小贾村逃出的人当中。大部分人没有带雨具,倒是有人把牛牵出来了。

牵牛出来的,可以蹲在牛肚子下面取暖,更多的人是把区里拿来的塑料布裁剪开,四个人一人撑一个角,中间还能蹲俩小娃娃。

这个时候,有一碗姜汤就很管用了,祛寒发汗。不过天上下着雨。不好生灶,锅倒不是问题,有人就是顶着大锅跑出来的。

于是。区里带来的液化气炉就起了大作用,遗憾的是,水不是很多。李红星那货又把生姜全掉到地上了,还得洗,陈区长就维持秩序,“妇女儿童先喝,老爷们儿往后靠一靠……不过谁要垒灶的,可以先来一碗。”

灶不好生,但还是必须垒,液化气灶能架的锅实在太小了,烧一大锅水。也不够三十个人喝的,而小贾村的村民有七百多。

正经是村里扛锅出来的主儿,那锅个顶个都是直径一米多的,平常家里煎炒烹炸都是这么一口锅,来上三五十号亲戚串门,照样要做出香喷喷的饭菜来。

所以这个灶,是必须要砌的。亏得是有前一天晚上那个会,大家也不慌乱,有人去路边捡砖头,有人找了树枝和泥,还有人拿着小刀割女人的头发。

村里砌灶都是这样。不说水泥啥的,那玩意儿不管用。直接就是砖和泥砌起来的,炉膛里面用泥糊一下膛壁,这时候要加上盐和头发,不用的话,膛壁容易裂,火就跑出来了。

不过砌灶的也都是大老爷们儿,很少有人跟女人娃娃抢姜汤喝的,倒是有小伙子脱了外套,只穿一件秋衣就在那里忙乎,以显示自己的英雄气概。

这些活儿也是见不得水的,于是又有人打着雨伞拉着塑料布,为他们遮挡雨水,陈区长也拿一把伞,罩在一个光膀子干活的小伙子身上,小伙子真的干劲儿十足——其实他从村里跑出来的时候,就是光着膀子。

这个效率……还是慢了点儿,陈太忠看着他们慢吞吞地砌灶台,有点儿不耐烦,正琢磨着去哪儿捡点干柴,石俊杰走过来,悄悄地拉他一把。

“啥事儿?”陈区长撑着雨伞,跟他走到一边,低声发话。

“我婶子和堂兄,没跑出来,”石村长沉着脸,重重地叹口气,“点过人头了,就差他俩。”

“这个……不能吧?”陈太忠一直都以为,人应该都跑出来了,毕竟预警得足够早,大半夜里,那么响的电铃,起码十分钟的反应时间,跑不出来?“会不会跑到别的地方了?”

“四周这一块,也就咱这个地方有灯啊,”石俊杰艰涩地回答,“他们就算跑到别处,这半个多小时了,还能不回来吗?”

“我艹,这还真的有人死了?”陈区长登时就愣在了那里,他跟隋彪和李强说的时候,一直是强调没统计出结果来,心里却没认为,会有人死在这场灾难中——没错,这泥石流的规模不小,但是哥们儿在场的嘛。

可是现在回想一下,他真的有点过分自信了,首先,他没想到这滑坡居然是提前发生了,又是在夜里,应对得就难免仓促。

其次,他过于相信晚上召开的那个村民大会的效果了,以为大家都能积极地自救,所以他将着眼点放在了灾难发生之后,怎么样改善大家的生存环境,减少疫病的发生上了——他甚至把喝姜汤的碗都抱出来了。

3637章未竟全功(下)

我做错了什么吗?陈区长觉得有点乏力,缓缓地坐到一块湿漉漉的石头上,抽出一根烟默默地点燃,同时天眼全开,细细地扫视着小贾村内的一片汪洋——是否还有生命的迹象?

确实还有生命的迹象,两只鸡站在一根木头上,一只猪在泥水里跋涉,还有一条狗趴在一棵树上,树上还缠着四五条蛇,至于人……那真的没有了。

“其实我没做错什么,该强调到的,我都强调到了,”他低声对自己说,“我问心无愧……哥们儿只是个小小的区长,不能把自己当神仙看。”

“陈区长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用这么内疚,你当然不是神仙,”林继龙走了过来,在他身边缓缓坐下。伸出两根指头,也是泥水斑斑,“区长,给根大熊猫尝尝鲜。”

“这盒你揣起来吧,”陈太忠信手将一盒烟拍给他,“辛苦了。”

林镇长今天表现得很不错,不但将村里的七百多号人按组分开维持秩序,还将外套脱下来。递给了一个赤膊的老汉。刚才更是安排大家竖起几根木杆,支起了最大的一个防雨棚,足足有三十平米见方。里面躲进去了七八十号人。

“不辛苦,”林镇长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惬意地长出一口气。“这辈子第一次抽大熊猫呢,好烟啊……其实能这么贴近群众,近距离为他们服务,我真的很开心,也没有白当一次父母官,您说呢?”

“我也喜欢这种贴近群众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是在做实事,”陈太忠吧嗒两口烟,才发现不知道哪里来的雨水。把烟头打熄了,说不得又摸出一盒来扯开包装,抽出一根点上,“但是今天有俩人失踪了……心里不好受。”

“大部分人都活着出来了,多亏您那一嗓子,”林继龙抬手抹一下头发上的雨水,顺手甩一甩。又拿出打火机来点烟,他的烟也被水打熄了,“要不然,我都未必跑得出来。”

“老林你要不要去车上吹一吹空调?”陈太忠觉出来了,林继龙的身子在微微地颤抖。路边四台车都是打着火的,不过里面早就挤满了老弱病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不用了,”林继龙傲然地摇一摇头,“我好歹也是镇长,跟他们挤……这不是丢人吗?”

说着话,天就蒙蒙亮了,只不过天上的雨也越来越大,一个小伙子跑过来,哆里哆嗦地发问了,“陈区长,能不能从车里抽点汽油出来,咱点一把火,烤一烤?”

陈太忠对这小伙子有印象,小家伙不让别人抢姜汤喝,垒灶台的时候也一直在埋头苦干,现在身上都打得湿淋淋了,才想起来请示领导。

“挖个坑,下面垫点东西,不要让汽油到处流,”陈区长做出了指示,“头上找块塑料布挡一挡,你看你这浑身上下流水……别心疼汽油,一会儿支持的车就到了。”

“好嘞,”小伙子领命去了,不多时,小坡上就多了十几个熊熊燃烧的火堆,不过饶是如此,依旧是不够用,一个火堆旁,了不得挤十来个人,而眼下虽然天放亮了,却是山里最冷的时候,估计也就只有个七八度,还下着雨。

这一夜,真是难熬。

总算还好,就在五点半的时候,区里的车队终于出现了,打头的是金龙大巴,后面跟着一辆中巴和两辆大卡车。

公路早已经被泥石流掩盖了,站在小贾村,不管是向前看还是向后看,压根儿就看不到半点公路的影子,金龙大巴碾压过后,大家都能看到深达三四十厘米的车辙。

但饶是如此,区里救援的车队终于是到了,车停到路边之后,隋彪第一个跳下车来,也不管脚下就是泥浆,“太忠,辛苦你了,我带了充足的物资过来。”

这物资说充足,也就是那么回事,主要是水、方便食品和汽油,倒是两辆卡车拉的东西挺不错,一辆拉的是木材,一辆拉的是煤炭,只是……帐篷依旧短缺。

按说现在天放亮了,小贾村的村民可以去别的村子避难了,但是首先……这路不好走,其次的话,你去别的村子,别人凭啥招待你?

装着木材和煤炭的车,直接冲到了小山包脚下,马槽一打开,噼里啪啦地往下卸货,所幸的是,目前这个山包上啥都缺,就是不缺人,眨眼之间,这些东西就被抬到了几个塑料棚子底下,而夜间垒起的几个灶,也开始缓缓地冒烟了。

“秩序井然啊,”隋彪感触颇深地叹口气,来到了陈太忠身边,“你这半个身子都湿透了,去车上暖和一下吧?”

“我这无所谓了,”陈太忠递给隋书记一根烟,自己又抽出一根点上,“咱金龙车的早饭摊子拉出来,该准备早饭了,大家都冻了半宿了。”

改装之后的金龙车确实牛逼,该有的电器应有尽有,但是最终立功的,还是夜里垒起的那五口锅灶,几把干柴塞进去。再丢几块煤炭,火苗子腾腾地就烧了起来,绝对保证七百多人一人一口热汤。

这就相当难得了,一口大锅,打上二三十个鸡蛋进去,再丢一坨紫菜和些许的葱花味精胡椒粉,这就是一锅紫菜蛋花汤,足够五六十个人吃的。五口灶返一回锅。基本上就够大家吃的了。

冻了几个小时的人开始活跃了,可是隋书记高兴不起来,他夹着烟卷轻叹一声。“依你估计,这两个失踪者,可能不可能幸免于难?”

“可能性很小。”陈太忠心情烦躁,索性走到雨地里,任由细密的雨丝打在头上,他背着手看着那一片泥泞,“这灾后重建,工作量也不小。”

两人正说着话,远处又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却是市里的车到了,两辆越野车开道。后面是四辆带着篷布的军车,再后面是一辆大巴。

车刚停稳,李强就跳下车来,他们是走高速过来的,并不比区里慢多少,李书记沉着脸发问,“失踪的两人找到没有?”

“啧。”陈太忠咂一咂嘴巴,无奈地摇摇头,又冲着那一片泥泞扬一下下巴——这个样子,怎么找人啊?

说话间,军车里的小伙子就开始往下跳。一个方脸的两毛二走过来,冲陈太忠一伸手。绷着脸发话,“陈区长你好,我是军分区作训科宗报国,来得还算及时吧?”

“非常感谢子弟兵的支持,”陈区长点点头,他看一眼跳下车的士兵,“来了多少人?”

“警卫排和通信站各来了一个班,”宗报国叹口气,“只能机关兵先来……我们带了些帐篷和铁锹,希望对北崇能有所帮助。”

“机关兵就挺好,小伙子们都不错,”陈太忠点点头,大家都觉得机关兵比较娇气,救灾的时候不如野战部队好用,其实看小伙子搬卸物资的利索劲儿,也不比野战部队差。

事实上,他想不成称赞也不行,野战部队真的不好随便调动,而且人家也带来了不少物资来,这算是救急了。

不过下一刻,就显出机关兵的不足了,架起帐篷来笨手笨脚的,最后宗参谋看不下去了,亲自上手,一边架一边嘴里指点,小兵们只能讪笑着帮忙。

大约是六点半的时候,褚宝玉才来到了现场,这里距离镇上,其实就是半个小时的路,他半夜就被滑坡的响动惊醒了,十来分钟后,他接到了石村长的电话,本来他想当即就过去,老婆说这太不安全了,还是等天亮了再走,你可以先调集一下救灾物资。

褚书记想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他也不愿意这么快送脸上门,不成想来到现场一看,不仅是区党委书记已经到了,连市党委书记都到了,还有部队上的人,他登时就怔住了。

褚宝玉很想找人解释一番,但是李书记忙着一边视察一边打电话,隋书记强撑着笑脸慰问群众,陈区长在指挥村民协助战士们搭帐篷,林镇长在组织人做饭,就连石村长都在忙着指挥村民们修建简易厕所,七百多号人都要吃喝拉撒的。

褚书记见状,就安排自己带来的人搭起大棚来——他甚至还带了支架过来,一时间,小小的土坡上各种篷布都在搭建。

直到轰的一声闷响,又是两间房子支持不住,倒塌在泥水里,李书记扫一眼对面,然后才发现褚宝玉,他皱着眉头发问,“你是干什么的?”

“李书记您好,我是三轮镇的党委书记褚宝玉,”褚书记一挺胸脯,“组织了一批物资前来,请您指示。”

“比我来得还晚,”李强哼一声,在这儿呆了一阵,他也知道褚宝玉昨天跟陈太忠弄拧了,想到这货坚持说这里不会有事,他恨得牙都是痒的——真要听你的了,我这市委书记位子还没坐热,就要挪窝了。

不过眼下救灾要紧,他也懒得理这厮,转头走向陈太忠,“太忠,物资还是有点不够……”

(第十五了,谢谢大家,好像离前面也不远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