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8 -3639聚焦天灾

3638 3639聚焦天灾

3638章聚焦天灾(上)

发生在北崇的泥石流,引起了恒北省的高度关注,当天上午,省党委书记马飞鸣和省长魏天就打来了电话,其他的还有分管农林水的副省长欧阳贵,以及省水利厅长、林业局长等。

北崇这边的汇报也很明确,当晚北崇区长陈太忠和三轮镇长林继龙检查防汛工作,就住在小贾村,凌晨四点钟左右滑坡发生,多亏防汛工作宣传到位,大部分人紧急疏散撤离。

凌晨六点,阳州市党委书记李强和北崇区党委书记隋彪,携带了救灾物资抵达现场,冒雨组织抢险救援工作。

然后就该说损失了,整个小贾村四百多间房屋,仅余二十余间房屋,还有大量田地被冲毁,财产损失初步估计在一千二百万元左右。

至于人员,倒是损失不大,七百一十六名村民中,只有两人失踪——“只有”这个词儿听起来残忍,其实真不是如此,这可是凌晨四点发生的滑坡,正是人睡得最香的时候,而小贾村不是富裕的村子,到了夜里连路灯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七百多人的村子,百分之九十五的房屋被泥石流吞没,居然只失踪了两人,简直可以称作奇迹了——要不是有市党委书记作证,别人真的不可能相信。

事实上,现在也没多少人相信,大家都猜测,如果不是北崇夸大了损失,那就是在失踪人数上,阳州瞒报了。

瞒报无所谓,在领导们看来,下面人敢捂盖子,上面的就有胆子“被蒙蔽”。不过如果北崇只是夸大损失。想骗取上面的经济扶助,那么……就得让你长一长记性了。

这里要指出一点,下级变着法儿跟上级要钱。是普遍现象,各显其能什么手段都可以施展,给不给、给多少就是领导的事儿了。但是,像这种遭了天灾的,要钱真的比较理直气壮,灾后重建的资金,上级就算再不情愿,也不敢胡乱生事。

像陈正奎,是陈太忠的死敌,可北崇跟市民政局要求物资支援,他也没胆说。你们别给。

总之,北崇经受了这么大的灾难,省里肯定要有反应。但同时也有必要落实一下。灾情是否有下面汇报的那么严重。

领导想要了解真相,渠道肯定不止一条。但是打听来打听去,大家居然都说此事属实,这真的让人感觉不可置信,省里的领导终于做出决定,派省电视台下去采访拍摄。

眼下这个时候,恒北已经进入汛期了,小贾村村民能安然地躲过泥石流的袭击,这里面肯定有值得学习的地方,省台派人专程拍摄,既可学习和推广经验,也可以向大家提出警示——水火无情,防汛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

当然,小贾村若是不像汇报中的那么惨,救灾款什么的也就不用指望太多了。

省台记者的人是当天中午接到通知的,赶到小贾村的时候,就是晚上八点出头了,一到现场,大家都惊呆了,真是灾难大片里的那种景象。

公路整个被泥水覆盖了,其中有大约两三百米都被冲垮了,一侧全是一望无际的泥浆,十来栋房子孤零零地矗立在泥浆中,洼地里的四五间,只隐约能看到屋顶,死气沉沉。

与之相对应的,是公路另一侧,这里灯火辉煌,无数个人影在晃动着,还有十几堆炉火在跳跃,公路中间,是解放军战士在埋头苦干铲除道路上的泥浆,

现在的战士,就是野战部队了,前文说过,阳州是三线建设的一个重要环节,北崇区医院就是按野战医院规格建设的,这里有一个高炮旅和若干其他部队。

凌晨的时候,机关兵来了,见证了小贾村的苦难,而省里后来也知情了,那再派野战部队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省台的一行人走下车来,摄像师率先发现了新情况,“嘿,移动公司的发电车,我说呢,这里怎么这么亮。”

这发电车,是陈区长跟移动公司协调来的,整个阳州市移动,就这么一辆发电车,郭总再三强调——太忠,也就是你了,换了李强来借,我都不鸟他。

记者们头顶雨伞,扛着长枪短炮的过来了,这边也有人应对,隋彪很直接地迎了上来,“欢迎省台来的记者,张秘书长正在为乡亲们调电视机。”

王宁沪走了,市委的秘书长目前还是张近江,他早年是学无线电的,调电视不算啥难事。

经过一白天的忙碌,小贾村村民们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为了丰富灾民们的娱乐生活,区里送了一台电视过来——这样可以帮助大家暂时忘记眼下的痛苦,也省得有人无事生非。

电视还没抱过来之前,木头箱子就钉好了,上面还遮了雨布,再加上还有人把自家的电视也抱出来了,现在就是四台电视,其中三台彩色的,一台黑白的。

这人要一多了,口味就杂,有人爱看电影,有人爱看言情剧,还有人爱看戏曲和农业知识,不过张秘书长在调的电视,是录像播放。

村里人爱看录像的,还是占了大多数,秘书长调这点东西也是小儿科,在摄像机面前,他终于完成了最后一个环节,信手把遥控器塞给身边的人,“石村长,旁边箱子里,一箱子都是港台片子,你控制着点,大家别看太晚。”

“噢~”一帮年轻人兴高采烈地欢呼着,等着看录像的人,是最多的——这也是国内老百姓可爱之处,就算承受了再严重的打击,他们也能苦中作乐。

张近江直起腰来,为记者们解释一下情况,他着重指出一点,“在事故发生的两个小时之内,李书记就带着大批救援物资抵达了现场,市党委对防汛工作的重视可见一斑。”

“正是因为大家众志成城。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对面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这样规模的滑坡,在北崇算得上是百年一遇,而现在小贾村绝大部分村民安然无恙。还有丰富的娱乐生活,这充分说明了我们制度的优越性。”

“我们听说市委书记李强高度关注小贾村,”记者左右看两眼。“请问他现在在吗?”

“这里工作趋于稳定了,李书记就回去了,”张近江一本正经地回答,“整个阳州都面临着防汛抗洪的任务,他不能把精力全都放在这里。”

“听说北崇区的区长陈太忠在险情发生的时候,正在村里休息,”记者四下扫一眼,“请问陈区长在吗?”

“陈区长回区里了,”有人闷声回答一句。然后大家就都不吱声了,省台的记者有点纳闷,“这个时候。他不陪你们共度难关?”

“陈区长陪我们共度难关的时候。你个鳖孙还没来呢,”有人高声用北崇话回答一句。引起了一片哄笑声。

总之,记者们根据初步了解的情况来看,小贾村这次遭遇的泥石流真的不小,灾情惨重也是真的,林镇长还专门交待人,从镇里拿了一些照片往昔拍的照片来,让他们比对眼下的惨状——真的啊,几百栋房屋消失了。

眼下已经是夜里了,尤其是天上的雨下个没完,光线也不是很好,能见度非常地低,朝田来的记者们通过自己的视野,基本上都能断定,这一起灾难真的很严重,阳州这里的汇报,没有半点的虚浮和夸大。

但是这年头,肉眼看到的东西,是做不得数的,最权威的还是音像资料,所以省台的人也留在小贾村,抓拍一些素材——这里的条件不是很好,但是氛围不错,起码能看到政府如何关心受灾的群众,而群众们又是如何开朗地面对生活。

然而,真正搞新闻的人,都知道这些东西真的很虚妄,没有抓拍住现场,又不能深入了解的话,只能面对各种摆拍了。

省台来了两辆车,有人在现场拍,但是最后那辆切诺基停了一停,打一把方向疾驰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切诺基出现在了陈区长的小院门口,司机下来按一按门铃,却发现门在下一刻被打开,一个小伙子站在门内,冷冷地发问,“找谁?”

“我是省电视台的,找陈区长,”司机定一定神,“你跟陈区长说一声,我认识韦明河。”

“认识明河啊,那进来吧,”陈太忠就坐在一楼的大厅,还敞开着门,正在跟四五个人坐在一起喝酒,他听到了门外的声音,侧头看过来,“吃了没有?”

“没呢,”司机径直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儿,“一路赶过来,别说吃饭了,连撒尿的功夫都没有。”

“顺着走廊,左拐,”陈太忠一努嘴,“尿完了记得放水,我这家这两天没人收拾。”

“韦明河是谁呀?”陈区长身边的方脸男人眉头一皱,略带一点酒意低声发话,“我看这货有点没大没小的,很想收拾他一顿。”

“咱喝酒,”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等我想收拾他了,一定告诉你,不过你也别多事,韦明河没准跟你们赵司令也有牵连。”

3639章聚焦天灾(下)

这方脸不是别人,正是阳州军分区的作训科长宗报国,他是跟着张司令的,今天一大早又领了差事出来,又听司令说,这是赵老板的意思,他当然知道该怎么对待陈太忠了。

宗参谋也有上进之心,但是老爷子的人面儿就是那么多了,现在他就是跟着张司令混,想着有生之年能混个两毛四就不错了,但是——张司令也就才两毛四,军分区司令就是大校。

知道陈太忠能跟赵光达说上话,宗报国当然要客气,所以今天野战部队接手之后,他没事了,就来找陈区长喝酒,带了一个后勤部长,身边还带了两个兵——负责开门的小伙子,就是其中的一个。

“哦,”一听陈区长这话,宗参谋就点点头,待见到那司机再过来,他就客气地招呼。“好了。没吃就一起吃吧,不过来得晚了……得罚你酒。”

“认识一下,我叫欧宝亮。”司机伸手同陈太忠握一下,毫不客气地坐下了,还招呼跟他一起来的女人。“小崔你也坐吧,都不是外人。”

“姓欧?”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

“姓欧,”司机笑着点点头,也不多解释,一边有战士过来为他斟酒,倒是那叫小崔的女人发话了,“欧主任是欧省长的侄子。”

“嗯,欧省长挺平易近人的,”陈太忠听说此人姓欧之后。就知道八成是这话儿,心说欧阳贵的侄子在电视台,也不知道图了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他能出任北崇政府一把手,是得了老欧的帮助。于是笑着一举杯,“喝酒。”

吃喝了一阵之后,欧宝亮沉声发话,“刚才去过小贾村,确实挺惨的。”

“嗯,幸好人都救出来了,”宗报国点点头,竖起个大拇指来,“太忠是好样的。”

“不好也不行啊,我没那么崇高,”陈区长叹口气,皱着眉抽出一根烟来,顺手点上火,“要是我不在场,死的人上了三位数,区长就不能干了。”

“别说是你,没准魏天都要受影响,”宗报国大大咧咧地发话,“魏省长也该谢你。”

“分管副区长干什么去了?”欧宝亮随口问一声,他叔叔就是分管副省长,听说这样的事情,也是吓了一大跳,说自己使个好心,还真的帮对人了。

待他听说徐瑞麟出国了,也禁不住感叹一句,“这人运气倒是不错,不过……他要是在阳州的话,我看他未必能有陈区长这么尽心。”

陈太忠嘿然不语,这个问题他没有办法回答,要说徐瑞麟肯定也会这么做,那真是违心的答案,老徐的责任心估计没有问题,但是丫听得到次声波吗?

最大的可能,是泥石流爆发时,徐区长当时正陪着自己的两个女儿睡觉,然后……那就什么都晚了,陈区长也不得不卷起铺盖卷,灰溜溜地从北崇走人。

倒是徐瑞麟和周养志在外考察,应该不会受到牵连,这还真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吃喝一阵之后,那小崔发问了,这时大家已经知道,她也是个现场主播,“陈区长,既然您参加了抢险,为什么不在现场多呆一阵?今天我们台里去采访了。”

“最危急的时候我在现场,这就够了,现在凑什么热闹?”陈区长很不以为然地答一句,“我是在工作,不是在作秀,正经是……我现在得张罗着给小贾村找钱,找重建资金。”

“陈区长这一点,就最让我佩服,”宗参谋感触颇深地点点头,军人们多半都是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工作第一,不卖弄成绩。”

“那回头如果是马老大要来呢?”欧宝亮看着陈太忠就笑,这家伙说话没大没小的,跟段天涯还真有几分相似之处。

“那我肯定得凑上去了,”陈区长讪讪地撇一撇嘴,这是官场规则,跟作秀什么的无关,但是同时他也要强调,“他来了,我肯定要拽住他要钱……咦?马书记真的会来?”

“应该会来,尤其是我们电视台确定了,小贾村确实遭灾了之后,”欧宝亮支支吾吾地回答,“不过他什么时候能来……那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我看你多少知道点,陈太忠看他一眼,也不做计较,一干人酒足饭饱之后,各自散去。

“这陈区长还真是抠门,也不知道招待咱们住宿,”欧宝亮来到北崇宾馆登记住下,跟那小崔轻声抱怨一句,不过他就摸出了手机,“叔,我见陈太忠了,他主要还是想要钱……”

马书记比想像中来得还要快,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陈区长接到了省委办公厅的通知,说马书记定于明天下午两点抵达北崇,你们要安排好接待工作。

遗憾的是,这两天一直在下雨,偶尔停上半天,接着又下起来,马飞鸣一行人早上七点就动身了,不成想雨大路滑,到达北崇的时候,已经是三点了。

马书记路过阳州的时候,根本没有下高速,只是简单地见了一下李强和陈正奎。车队继续前行。下高速的时候,见到路边冒雨等候的北崇四套班子,走上前一一同他们握手。

这是陈太忠第一次亲眼见到马飞鸣。马书记个子不算高,也就一米七左右,身材略显削瘦。但是走起路来非常稳健,一看就是那种习惯了大权在握的人。

在同陈区长握手的时候,马书记由衷地感叹一句,“小陈干得不错,这是组织上给咱们送来的能人……这个干部交流,搞得很好!”

不但如此,他还要陈区长坐上大巴,跟他详细地汇报一下事发经过。

陈太忠的心情却是糟糕得很,他大致讲了一下经过。很沉痛地叹口气,“失踪的两人于半小时之前找到,已经死了。”

“预警时间不是很长吗?”马飞鸣也想着。那失踪者十有八九要不幸了。但是猜测是一回事,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也是一沉,“十分钟跑不出来?”

“这两个死者是母子,老太太近八十岁,儿子也五十多了,”陈太忠闷闷地回答,“大概是老人受了惊吓,她儿子把她抱上农用车,结果……车没开出来。”

“……”马书记默然,确定了有两人死亡,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最终他还是拍一拍陈太忠的肩膀,“这个错不在你,你已经尽力了。”

说话间,车就驶过了镇子,褚宝玉和林继龙也率人在那里站着等着,但是车队甚至连停车的意思都没有,级别差得太大了。

接下来,马飞鸣视察了受灾现场,由于有战士们的大力协助,公路上的淤泥已经清理掉了,毁掉的公路也垫了厚厚的渣土,通行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但是住宿还是大问题,小坡上的军用帐篷只有三十来顶,还有七八顶普通帐篷,能保证七百多号人避雨,可一个帐篷就挤二十人左右,真的睡不好,有些帐篷堆放了救灾物资,尤其是有些人已经去泥水里掏挖,把自家的瓶瓶罐罐也捞出了不少,摆放起来也占地方。

“惨呐,”看着一望无际的泥泞,马书记也禁不住叹口气摇摇头,但是他对北崇这里的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帐篷搭建得都很有次序,炉灶也集中管理,旁边又有发电机和运水车,连厕所都修建了四个。

慰问过群众之后,马飞鸣看一眼身边的李强,“这还有两个多月的雨季,你们有什么打算……不能就这么一直挤在帐篷里吧?”

“我们已经向民政厅申请救灾帐篷了,还有……市里打算拨一百万救济款给北崇救灾,”李强愁眉苦脸地回答,“阳州市的财政,也非常紧张。”

“小陈你说一说,”马飞鸣再次点将,“下一步打算怎么建设?”

“整个村子都可以重新规划了,”陈太忠叹口气,这一次灾难,基本上就把小贾村抹掉了一半,“重建任务很艰巨,希望省里能多支持我们一点。”

“我这次来,本来打算给北崇一千万,”马飞鸣点点头,背着双手,再次望向那些残垣断壁,良久之后长叹一声,“但是死了两个,那就扣两百万……李强同志,你们阳州出一百万太少,最少要出两百万,有什么问题吗?”

李强看一眼神情肃穆的陈正奎,“市委坚决服从省委的指示,正奎市长?”

“好的,两百万,”陈市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这就给你解决大麻烦了,”马书记侧头看一眼陈太忠,“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要把小贾村建设好,你要对得起省里和市里的信任,对得起老百姓对你的期望。”

“我代表小贾村全体村民,感谢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感谢领导和同志们的关心和厚爱,感谢关注这场灾难的各界人士,”陈区长绷着脸,一本正经地回答,“区里一定会把重建工作搞好……其实我们区里还要出四百万,才勉强补得上缺口,”

“四百万对你来说,不算多大点事,”马书记扫他一眼,微笑了起来。

一省的老大终于笑了,大家也就敢跟着笑了,面对这种天灾,可是不能随便笑。

尤其是阳州市长陈正奎,笑得非常温和,非常有感染力……

(又掉到第十五了,马上第十六了,强烈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