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0 -3641埋钉子

3640 3641埋钉子

3640章埋钉子(上)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跟着马飞鸣发笑,像站在人群外围的褚宝玉,就根本笑不出声,他目前只能低调再低调,以求陈太忠能忘记自己的错误。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就在五点钟,马书记一行人上车的时候,隋彪走到褚书记面前,冷冷地撂下一句话,“识相点,别等着别人催你。”

说完之后,隋书记跟着车队扬长而去,只留下呆若木鸡的褚宝玉站在当地,好半天他才冷哼一声,“我这是做错什么了?”

“你做错什么?你问问自己做对了什么吧,”旁边的葛宝玲冷笑一声,她今天来小贾村,是安排人员值守的,区委区政府决定,在小贾村重建之前,每天都要有副科级的干部来这里上夜班,主要是农林水和民政局的领导,以稳定民心防止意外发生。

因为徐瑞麟不在,排班的事情就交给葛区长了,她本来就跟赵海峰不是一路,听到褚宝玉抱怨,她忍不住嘲讽一句,“你想过没有,要是陈区长听了你的,没坚持原则,有多少人会跟着倒霉?”

“这是天灾,又不是人祸,”褚宝玉脸涨得通红,他不服气地辩解,“山体滑坡,这是自然灾害不是责任事故,能牵扯几个人?”

陈太忠没去小贾村的话,这是天灾,去了之后又被你劝走了,那就是责任事故了!葛区长也懒得跟他叫真,“马书记要省里推广经验,你以为只推广经验?有些教训也要总结!”

明白了,褚宝玉的脸登时就变得刷白,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陈太忠现在还没处理自己。并不是人家忘了处理了,而是等着他主动请辞呢。

撸人固然很爽,但是小贾村这个事件。影响基本上是正面的,又要全省推广经验,那么里面最好不要有不和谐的声音。所以区里一直不对他在那天的表现做评价。

但是这经验在推广的时候,肯定也要说到教训,否则就太不谦逊了——不管有没有教训,总要假巴意思地说一说,到了这个时候,褚某人必然会成为反面典型。

所以现在就是他请辞的最好时机,若是他心存侥幸赖着不走,陈太忠和隋彪联手,没准还会追究他的其他责任。请辞的话,就没那么多事了——褚某人因为警惕性不强,差点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故引咎辞职。

如此一来。他估计能保住自己的编制,而对陈区长来说。下面人引咎辞职总比亲自动手好,毕竟是要强调正面影响。

褚书记想到这里,很认真地向葛宝玲点点头,“谢谢葛区长的点拨,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那就改呗,”葛区长待理不待理地回他一句,她看得明白,这个镇党委书记是挂定了,区别只在于怎么挂而已,“劝你不要有侥幸心理,陈区长的眼里不揉沙子。”

唉,一个小小的区长,就这么大的**威吗?褚宝玉看着葛宝玲离开的背影,禁不住苦恼地叹口气,凭良心说,他这辈子遇到的不可力敌的领导并不少,但是他从来不肯轻易服输。

独独是这个年轻的区长,官不大,却压得他死去活来,甚至人家想撸他,都无须做什么,碰一碰嘴皮子,他就得乖乖地去辞职,这样的力量对比,委实令人感到绝望和窒息,褚书记禁不住就要暗暗抱怨——我说赵海峰你惹谁不好,惹这么一个主儿?

他抱怨来抱怨去,却没有认真检讨一下,当初他若是认真配合,也未必有眼前这一难。

马飞鸣上车之后,李强邀请他去阳州,马书记却果断地表示,今天不去阳州了,就在北崇歇下,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顺便检查一下小陈这个交流干部的工作。”

我才见你第一面啊,陈区长的心里,真的是要多纳闷有多纳闷了。

车队进了区里,直奔北崇宾馆而来,要说区里最好的宾馆,当属干部培训中心,悦宾楼也不差,但是真的要讲范儿的话,还是数北崇宾馆。

北崇宾馆占地很大风景优美,隔壁的区政府景色也不差,更难得的是,宾馆斜后方不远处,还有独立小院,那里的设备设施虽然不怎么样,但是相对舒适和安静。

事实上,这些小院在建设的时候,就考虑到了类似的情况,以马飞鸣这中央委员的身份,住进去之后,身边的随行和警卫人员都能全部安排进去,就可见其合理性。

遗憾的是,这样的独院并不多,陈太忠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两套了,他自己又占了一套,唯一的那套给了马书记,其他人就只好住北崇宾馆了。

晚饭就是在小院里吃的,北崇宾馆专门派了厨师上门服务,不过陈太忠没去趁那个热闹,马书记身边带了一大堆省委的人,又有市委市政府的相关领导,他一个小小的区长,实在没必要上杆子去凑那个热闹。

陈区长的院子里,人就少了很多,大家都知道今天马书记落脚北崇,一般人都不敢随意来叨扰,除了林桓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剩下的两人,居然是隋彪和陈文选。

这两位都是第一次上陈太忠的家门儿吃饭,尤其是隋书记,跟陈区长在一起吃饭多次了,多数都是在不相干的地儿,或者是他自己家。

但是今天这两位不得不来,马书记落脚在这边了,他俩要是在干部培训中心吃饭,那就是铁铁的目无领导,但是他们又上不了桌面,来陈区长这里一边吃饭一边待命,就很正常了。

由于领导就在不远的隔壁,谁也不敢多喝酒,隋书记本来有心陪陈区长多喝两杯,发现这货喝酒的速度赶得上别人喝水,他果断地中止了这个尝试——万一马书记一会儿叫咱们过去,咱总不能带着一身酒气汇报吧?你酒量大。我陪不起总可以吧?

马飞鸣没叫他们过去——七点半的时候。省党委书记直接就过来敲门了。

马书记带着一大帮人,走进来之后扫视一眼,微微点一点头。“这个布局,跟我住的地方,看起来差不多。”

尼玛你这叫啥话?陈太忠听得登时就不乐意了。区长跟省委书记的待遇一样,这是说我在僭越吗?他干笑一声回答,“马书记批评得很对,这个我倒是忘了,那么多领导还住在北崇宾馆呢……明天我就搬出去。”

你小子不要这么大反应好不好?马飞鸣有一点小无奈,他说这话的时候,虽说不无敲打之意,但大致还算是个玩笑,这货对号入座得倒是挺快。

不过他也不会解释。中央委员自有其气度,于是微微一笑,“只要能把工作干好。住在哪儿算什么?你住在小贾……不是一样干出了成绩?”

“可您这一说。我总觉得这么做对部分领导不太恭敬,”陈太忠嘴里说的是部分领导。但是有意无意间,他的眼睛只瞟向一个人,眼睛里流露出的,也是“我有所指”的表情。

陈正奎背着双手,斜睥着阴暗的夜空,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只当没听到这话了,好歹也是正厅的领导了,这点城府还是有的。

马飞鸣更是无视陈某人的表情,他轻哼一声,淡淡地说一句,“看到这场泥石流,我就想起了退耕还林的重要性……北崇的水土保持工作,确实有待加强。”

退耕还林?陈太忠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马书记指示得很正确,若是早一些开展退耕还林工作,这一起灾难也许就不会发生。”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嘛,”马飞鸣点头,又扫视一眼身边的诸人,很干脆地发话,“时间不早了,明天还有事,大家都休息去吧,我跟太忠同志聊一会儿。”

众人闻声退去,别说隋彪陈文选,李强和陈正奎也得走,偌大的院子里,就只剩下马飞鸣和两个警卫,马书记站在小楼的屋檐下,呆呆地看着天空中细密的雨丝。

沉吟良久他才发话,“郎斐是我妹夫的同班同学。”

陈太忠沉默片刻,才闷声回答,“我对此并不知情。”

“但是他给林业总局打电话的时候,知道北崇是恒北的,”马书记斜睥他一眼,“他那个电话,并不仅仅是想卖什么外国人的面子。”

“我还真没想到,是沾了马书记的光,”陈太忠真的是有点吃惊,合着这马飞鸣头都不冒,却是什么都知道,甚至连退耕还林里最根本的交换都清楚,他干笑一声回答,“北崇真的很幸运,我还总觉得这退耕还林是自己拼下来的,原来您才是幕后英雄。”

“这个年代的中国,不需要英雄,”马书记轻描淡写地嘀咕一句,然后又淡淡地看他,“前一阵去首都了,首长对你印象不错。”

能让省委书记喊首长,而这书记又是脑门刻字的天子门生,这首长是谁,也不用再说了,有且只有一个——眼下的一号。

3641章埋钉子(下)

“这个……我感谢非常首长的关怀,”陈太忠也没想到,随便聊几句话,居然就扯出了一号,他愕然地看一眼马飞鸣,“我一定认真工作,不辜负领导们的期望。”

“这件事情你做得就不错,”马书记看着夜空里细密的雨丝,缓缓地发话,“要是没有人死亡,那就更好了。”

“我也不想,”陈区长轻叹一声,他确实为那死去的两人可惜,但是说句诛心的话,这么大的事故,要是没有这个意外,就假得有点不太现实了。

事实上,马飞鸣也是这么认为的,下一刻,他侧头看一眼年轻的区长,“你判断小贾村有险情,就是通过那些动物的异动?”

“我不能肯定有险情,但我认为,在关键时候对异常情况保持高度的警惕,是很有必要的,这是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负责,”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既然有了猜测,必须尽快召开村民大会。向大家普及并强调应对方式和自救手段。”

说完之后。他犹豫一下,又讪讪地补充两句,“关于动物的异动。其实也有点唯心,大肆宣扬的话,有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进而影响社会的稳定,但是我个人认为,领导干部们应该做到心中有数,外松内紧。”

“好个外松内紧,心中有数,”马书记点点头,非常认可补充的这段话,他轻喟一声,淡淡地表示。“可惜啊,你来恒北有点晚了。”

这就是**裸的欣赏之意,马飞鸣已经干满了一届省委书记。而且有传言说。马书记入政,治局的机会极大。这次走人是必然了。

陈太忠知道其意思,不过中央委员的走留,不是他该说的,于是只是微微地一笑,“一开始还舍不得来呢,来了以后,就决定脚踏实地做点事情,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嘛。”

“嗯,有这个想法是好的,”马书记微微点头,这厮的身上的烙印太明显了,他也没指望自己随便一句话,对方纳头便拜——他都要走的人了,谁也不傻不是?

于是他就提出一个善意的建议,“做事的话,那就埋头发展,对于上级部门合理的建议,北崇也要多采纳。”

这其实是婉转的批评,领导们说起类似的话题,通常在说“埋头拉车”之后,还要强调一下“抬头看路”,马书记不说抬头看路,而是强调多尊重上级,自是知道这货最近跳腾得太厉害——比如说打了新来的市长陈正奎。

可同时,马书记的倾向也很明显,“合理的”建议你可以采纳,不合理的话——你也不用抬头看路,埋头拉车就是了。

直到马飞鸣离开,陈太忠还一直在琢磨这话的味道,老马这是鼓励他放开手脚去干,但是马书记你马上就不在恒北了,有什么事,我也得不到多少支持吧?

而且他还有一点疑惑:哥们儿就做了这么一点点小事,值得老马撇开阵营如此欣赏?

想不通,那就先不想了,陈太忠打开因马书记出现而关掉的手机,才一开机,吴言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开心地笑着,“太忠,我常务副了。”

“哈,恭喜啊,”陈区长笑着回答,吴市长的常务副已经十拿九稳了,不过今天正式选出来,才算彻底的尘埃落定,“白常委有什么感想?”

“总爱给别人起外号,”吴言笑着啐他一口,然后又轻叹一声,“你要是马上能出现在我面前,那今天就再完美不过了。”

陈区长知道,白市长在类似的时候,是最**澎湃的,他想到她吃了**一般的样子,他心里也是微微一荡,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他现在根本走不开。

说不得他只能苦笑一声,“我也很想跟你在一起啊,可是手边的事情太多。”

“那我现在去找你吧?”吴市长果然是情难自禁,她压低了声音发话,嗓子甜得都快腻成蜜糖了,“三四点就能到,天一亮我就走。”

“这个嘛……”陈太忠犹豫一下,觉得她有点快失去理智了,心说你哪能当选市长第二天就失踪呢?于是干笑一声,“不合适啊,我们的省委书记正在我隔壁住着呢。”

“嗯?”吴言一听到那四个字,登时就清醒了些许,她愣一下才发问,“你说的是马飞鸣?他怎么……离你这么近?”

“嗐,别提了,”陈太忠叹口气,将小贾村的灾情说一遍,又解释一下,马书记是来视察灾情的,晚上还住在了北崇,“我刚才关机,就是因为马飞鸣来我住的地方了,聊了一阵。”

“这可是少见,都说他今年能入局呢,”能让吴市长冷静下来的,就是更大的权力,她好奇地发问,“不过你俩不是一回事……他跟你聊了点什么?”

陈太忠没有把聊的内容全说出来,像退耕还林这些因果就一笔带过,关键是要说一下,他最近打了阳州市政府一把手——当然,主要似乎那货太欠揍。

听完之后,吴市长沉吟良久,才轻声嘀咕一句,“他都要走的人了,对你这么示好,会不会是……也看陈市长不顺眼?”

“有这个可能性。”陈太忠听到这个令人扫兴的判断。倒是没多生气,事实上他也想到这点了,一个准政。治局委员的支持,又怎么可能那么随意?

郎斐也好马飞鸣也罢,都铁铁是一号的嫡系。陈正奎可是另一大阵营的,提拔为市长也算破格,马书记在临走之前略略支持一下,不但能留一份人情,顺便就给那边埋个钉子了。

但是细想一想,这个因素也不是很大,陈太忠也懒得考虑那么多,不管别人怎么算计,他的日子还是要过。至于某些人想把他当枪使——反正哥们儿该出手的时候,是会出手的,不会因此而发生任何的改变。

两人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白市长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这期间陈太忠又接到了几个电话,他回拨过去一个。“班长有什么指示?”

“刚才接到褚宝玉的电话了,他觉得自己在救灾准备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隋彪平静地发话,“所以他想引咎辞职。”

“真是便宜他了,”陈区长听得冷哼一声,下一步他还真想拿褚宝玉开刀,耳听得这货要辞职,也只能就此罢休了,“不过组织人事上的事情,还是班长你拿主意吧。”

“那三轮镇的人事安排?”隋彪威逼褚宝玉,不但是此人犯了大错,更是想对人事变动做一些安排,对一个区党委书记来说,镇党委书记也是他能一言决之的最高位置了。

“这个你看着安排就行了,”陈太忠不想操这种心,但是下一刻,他就想到了林镇长在雨夜里的感慨,于是建议一句,“林继龙在这次救灾中身先士卒,有错误的要追究,表现突出的,最好也奖励一下。”

“嗯……也好,不过他多少资历浅了点,”隋彪随口答一句,压了电话——这不能再聊了,再聊的话,空出来的镇长的位子恐怕也是难保。

不过他无意跟陈太忠就此事争执,他很清楚,林继龙并不是陈太忠的人,陈区长此次的建议,也是出于公心——确实,有功就得赏。

马飞鸣第二天都没离开,既然来了北崇,他索性又视察了一下,同别人不同的是,他对工业什么的兴趣不是很大,倒是对大棚的推广评价很高,电厂什么的,他索性就没去看——地电那些东西,是魏天整出来的,他不会上杆子去肯定省长的成绩。

不过临到中午要吃饭的时候,他才问一句李强,“你们的油页岩开发项目,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个项目比较大,不太好操作,”李书记侧头看一眼陈正奎,“据说陈市长现在有些计划,你跟领导汇报一下?”

“市政府打算拨两百万的专款,去搞这个项目的调研,”陈正奎微笑着回答,“有省委省政府的关心,同志们愿意积极地去尝试。”

“两百万啊,”马飞鸣沉吟一阵,微微地点点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该控制的费用,还是控制一下的好。”

“马书记指示得很对,”陈市长面不改色地笑着点头,他也知道,马飞鸣对花城人有成见,这是嫌他乱花钱,不过……阳州的事情,终究是要阳州的干部来做主的,你都马上要走的人了,我顺着你说两句也无所谓,“我们一定会控制费用的。”

马飞鸣不再看他,左右看一眼,冲陈太忠扬一下下巴,“小陈你打算怎么使用这两百万?”

“陈市长要给北崇两百万?”陈区长眨巴一下眼睛,心说你挑唆也不能这么搞吧?“除了救灾款,我还没听说还有两百万。”

“哦,原来不是北崇,”马飞鸣点点头,又看一眼陈正奎,“那这个油页岩项目,阳州市打算放到哪里?”

陈正奎脸上的微笑微微凝固了一下,然后才笑着回答,“花城的积极性很高。”

“花城不是很有钱吗?”马书记冷笑一声,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离第十四名不远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