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2 -3643稳步发展

3642 3643稳步发展(求月票)

3642章稳步发展(上)

“一群混蛋!”走进自己的房间之后,陈正奎终于放下了脸上的笑容,恶狠狠地嘟囔一句,这次马飞鸣的灾区之行,他是最大的输家。

他跟马书记不是一个阵营的,但是堂堂的省委书记下来视察,他这个做市长的不能视而不见,否则那就是平白地授人以柄。

而此次受灾的地方是北崇,是那个以下犯上的家伙的地盘,可他还是不能不去,小贾村是北崇的,也是阳州的,堂堂的阳州市长,怎么能不过问灾民的情况?

当然,陈市长给北崇准备的钱并不多,这很正常,反正阳州穷嘛,而马飞鸣把钱加到了两百万,他也无所谓——堂堂的省委书记开口了,怎么还不值一百万?

但是马书记关于那个油页岩项目的指示,真的太打脸了,陈正奎当时就觉得脸上一阵燥热,最可气的是姓马的装模作样,居然认为是拨给北崇的——我就不信,你没听说过我跟陈太忠的恩怨。

不过也就在那一刻,陈正奎反应过来一个事实,他还没有肆无忌惮强势的资格,尤其是在对上北崇的时候——下面是小混蛋毫无顾忌的顶撞,上面是老混蛋的打压,这打压没有什么个人恩怨,纯粹是因为阵营之间斗争的需求。

我只是想做点事而已,马飞鸣你能讲点理吗?陈市长很不耻这种为了打压而打压的手段,不过很显然,他在抱怨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他是如何把陈太忠惹毛的。

他的上面下面都有混蛋,搭档也不是个好东西,若不是李强有意无意的挑唆,他本不至于面临如此的尴尬,真要说起来,这三个人里。他还更恨李强一点——那丫根本就是藏在背后阴人的小人。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三个人联手起来,他一个区区的小市长,根本不够看的,背景再深都没用,事实上他已经意识到了,就算是他愿意忍,熬到马飞鸣走。但是只要李强和陈太忠联手。他这个市长想在阳州大展拳脚,依旧不可能。

他还真没想到,这个意识……其实是马书记有意无意中暗示出来的。马飞鸣不会无聊到直接针对他,但是信手做个套子,能费多大功夫?

这个局面。一定要改变!陈正奎调整一下心态,让自己的脑子更空灵一点,下一刻,他就猛地意识到,有一点或者可以做为突破口——马飞鸣是一号的人,陈太忠却是黄家的人,你俩弄到一块儿,这算怎么回事?

陈太忠,别以为只有你认识黄家的人!陈市长没胆子勾连一号的人。但是像黄家这种故旧满天下的主儿,联系起来还真的不难……

他正咬牙切齿地琢磨呢,沈建设敲门进来了,“市长,民政厅的救灾帐篷到了,一共五百顶,咱们签收一下吧?”

“民政局干什么吃的?”陈正奎听得哼一声。“还要市里组织签收?”

“您不是说……市里要留两百顶应急的吗?”沈建设愕然地看着陈市长,这五百顶帐篷,是民政厅拨给小贾村的,小贾村虽然只有七百来号人,但是雨季漫长。重建也遥遥无期,还有不少救灾物资要存放。阳州市申请的五百顶帐篷,并不算多。

可阳州市的申请,动机也不是很单纯,以市里的估计,小贾村顶天也不过用三百顶帐篷,那咱就报五百顶上去,省里若是不答应,阳州也留有砍价的空间。

有鉴于小贾村灾情严重,省民政厅可能不敢随意克扣,阳州市政府这边也有应对预案,不管发下来多少帐篷,只要超过三百,市里就暂时截留下来。

截留救灾物资是大忌,但是大家首先要看到,小贾村有三百顶帐篷,就绝对够用了,这个官司,陈正奎不怕跟陈太忠打到省里,这个村子七百多人,总共两百来户人家,三百顶帐篷不够用吗?

须知整个小贾村,原来的建筑也不过才四百多间房,眼下是非常时期,三百顶帐篷,加上前期市里和部队上支援的,也有三百五十余顶,怎么算都够用了。

而暂扣下的那些帐篷,原本就是市里搭了小贾村的车,有意多报的,省里愿意给的话,阳州市截留下来,可以储备起来应对可能发生的灾情——这种变通手段,被戳穿了都不怕。

民政厅果然运来了五百顶帐篷,沈建设也知道陈市长的算计,所以才会来汇报——您要不出面的话,这多的两百顶帐篷,估计都得让北崇要走了。

所以眼下他听到帐篷如数运达,就要前来汇报一声,不成想陈市长居然换了一种态度,一时间他是真的要多纳闷有多纳闷了。

“该给北崇多少顶帐篷,让民政局算就行了,咱们操什么心?”陈正奎淡淡地反问一句,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合着你是被陈太忠整怕了?沈建设实在无法不这么想,心里也生出一股隐隐的哀怨,早知道你就是这么一点担当的话,我何苦来自讨没趣?

想是这么想的,但他也不敢多计较,于是点点头,“那就交给杨局长了?”

陈正奎看他一眼,连话都懒得说,等到对方退出之后,他才冷哼一声——签收?老子才不会去签收,你根本不知道民政厅发来的是一批什么货。

陈市长在省里这些年,真的不是白呆的,上上下下结识了不少人,虽然多数都是点头之交,可那也是人脉,等他强势出任市长的时候,就有人上门来加深交情。

所以他知道,民政厅这次发来的帐篷,是九六年抗洪抢险时的存货——没错,是九六年不是九八年,那一年恒北的洪水很大。

一晃六年过去了,这个存货会是个什么样子,大家也想得到的,风吹雨淋褪色起霉不说,老鼠都在里面建国了,这不能怪库管不上心,实在是时间有点久了——一年两年不坏,这是必须的。但是十年八年都不坏的话……那就是挡人财路了。

由于马书记很重视,民政厅就挑拣了一下,选了点勉强还有点看相的,给阳州发过来了,但是据陈正奎了解,这一批物资真的很成问题——也就是北崇要得急,大家只能从库存里拨,不足之处在所难免。

这些理由都是勉强站得住脚的。但是保管不善是民政系统的问题。该由他们向北崇解释,这个时候市政府要出面签收,那真的是自寻烦恼——宁肯不要那两百顶帐篷。也不能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恩怨揽到身上。

陈正奎早将这些事情掂量明白了,不过他不会跟沈建设解释自己为何出尔反尔,只能心里暗暗地感叹:这基层的工作。真的很不好干啊,意外实在太多了。

不过,有了这个感慨之后,他心里又生出了一丝猜测,也不知道陈太忠见了这一批帐篷,会有何感想?他正琢磨呢,沈建设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市长,周养志副市长考察回来了。在朝田做短暂停留,请您指示工作。”

我哪儿有什么可指示的?陈市长冷哼一声,“把电话接过来……周市长,法国一行,收获怎么样?”

“收获不小,感觉到了这个服装面料的尖端性,”周市长笑着回答。“咱阳州的苎麻,确实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很有潜力可挖。”

要不说人就是贱皮子,考察团去了巴黎之后,依照普林斯公司的安排。就是要住凤凰驻欧办的,这里住宿的费用不低。但是胜在宽敞自在。

可是谷珍和周养志都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因为驻欧办开不出来发票——事实上,这里只是凤凰市的一个驻外据点,全部是内部结算,对法国人而言,基本上属于偷税漏税的行为。

所以大家只能分开住宿了,晚上不在一起,白天汇合,大家相伴着去逛一逛,初春的巴黎,值得游玩的地方也很多。

在巴黎的天南人不少,恒北人也不少,大家在游逛的时候,被十几个黑人盯上了,在远处张头张脑,恒北人也知道巴黎不太平,想要报警,天南人说不用。

驻欧办袁主任打个电话,片刻之间,几辆车就载来十来个闲汉,闲汉下车一走,十几个黑人登时做鸟兽状四散逃离。

“你们凤凰驻欧办真的太厉害了,”谷珍这女市长,都不得不感慨一句,“早听说巴黎乱的很,想不到你们镇得住他们。”

“我们也镇不住他们,这是意大利的黑手党,”袁珏笑着回答,“这些小混混,不敢惹他们。”

“黑手党啊,”阳州的诸多土棍齐齐表示惊讶,对他们来说,这是传说中的存在,“你们……还跟他们有来往?”

“来往也不多,”袁珏笑一笑,“不过他们都怕陈主任,陈主任在的时候,整个巴黎,华人谁受委屈了,都能找他告状,说句不客气的……他去你们阳州,是你们阳州人的福气。”

“陈太忠压得住意大利的黑手党?”谷珍这个常务副,都表示疑惑。

“他们也没啥厉害的,”袁珏淡淡地回一句,“咱们会觉得他们厉害,但是对陈主任来说……我们驻欧办挂牌的时候,唐?安东尼和达诺都来了,这个达诺,手上还有游击队。”

意大利的游击队……阳州的一干官僚听到这样的话,真的是感觉像在听天书。

3643章稳步发展(下)

周养志也是亲耳听到了这样的传闻,传闻可以是假的,但是那些人脸上的敬佩,是装也装不来的,所以在首都机场遇到警察临时检查,又在巴黎走一趟之后,他心里真的熄了那份争强好胜的心思。

他是如此,徐瑞麟等北崇人,感觉就更深刻了,所以他们回来之后,根本没等市里的人,直接就回了北崇,回到区里也是下午六点了。

此次说是考察,其实也是旅游去了,诸人大包小包都带回来不少东西,就连王媛媛都买了十几件衣服,还有三双鞋。

“年轻真好啊,”陈区长看着她大包小包地往屋里搬,也是禁不住感慨一声,他想到了自己第一次随团去巴黎的时候,虽然时间没过去多久,但好像已经过了几十年那么遥远。

下一刻。他就想起来,那次王玉婷因为手上没钱了,还跟他借了一些,于是很随意地开口发问,“买这些东西,你花了多少钱?”

“八千,都是……都是我攒的,”王媛媛听他这么问。吓了一大跳。她小心翼翼地看领导一眼,“后来徐区长借给我一万,这里面还有四千多的衣服。是捎给扈云娟的,我俩的身材和脚型差不多。”

身材差不多?陈区长扫视她一眼,发现……啧。这天气就是开始暖和了啊,他淡淡地点点头,“你还年轻,经济上的事情一定要注意。”

“上次……上次郑书记要给我钱,我就没要,”王媛媛的脸微微一红,上次她试图诱惑陈区长,结果被塞了一把菜刀到手里,现在想来都有点尴尬。

你这才工作了几年。还要供弟弟上学,攒八千也不容易吧?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不过这点小钱他也就不愿意追究了,说不得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两扎钱来,随手放在茶几上,“先把老徐的钱还了,他家里多了两个小娃娃。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王媛媛犹豫一下,还是走过去将两万块钱收起,“等我挣了钱,慢慢还你。”

“这点钱,送你了。”陈太忠随意地一摆手,又指点她一句。“你是我身边的人,一定要管住自己的手,要不然容易被人利用……人要堕落起来,真的很快的。”

“我一定会管住的,请您放心,”王媛媛认真地点点头,她已经有了更高的追求目标,自然也不会因为一时的经济窘迫,去犯什么错误。

“收拾好了,就叫饭菜,”陈太忠也不跟她多说,上楼去换衣服,今天下午又是一阵小雨,那时他在视察苎麻长势,搞了一裤腿的泥,上衣也打湿了。

等他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廖大宝和扈云娟也过来了,小扈扯着王媛媛进屋试衣服去了,廖主任则是在大厅里摆放碗筷。

似乎因为王媛媛的回来,小院变得热闹了不少,就在酒菜摆放齐全的时候,白凤鸣来了,最近的连阴雨,使得他所负责的工程也减慢了下来,他此次来,就是向区长汇报来了,“这样的雨,土建工程有塌方的隐患,速度起不来。”

“那就降低一点速度吧,”陈区长对此也无可奈何,“必须保证安全第一。”

随着北崇各项工程的展开,施工安全的问题就逐渐地摆到了桌面上,一开始陈太忠还没有在意这一方面,但是就在这俩月,连续几起安全事故发生,导致了两伤一残。

需要指出的是,不管什么样的施工,都存在一定的风险性,但是北崇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开工的地方太多,有些良莠不齐。

一些工程队经验丰富,能尽量注意到生产安全,有些工程队就要差一点,尤其有一些北崇的土台班子,根本就没有什么防范意识,只知道赶工,还自以为是好汉。

像有一位就是,高空作业不系安全带,他很不含糊地认为那是多此一举,结果一脚踩空,跌断一条腿——安全防范意识太差了。

“最近一两天,组织个安全生产的大会吧,只要是在北崇开工的,就都得来,”陈区长有点无奈,真是什么事儿他都得管,这个会可以由白凤鸣主持,但是大区长出面,才能更显示出区政府对此事的看重,“到时候我也讲两句。”

说着话,就开饭了,筷子才拿起来,徐瑞麟敲门进来了,他这是才回家,按说是要先陪女儿玩一玩,不过小贾村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他是怎么都必须马上接手了。

“一起坐下吃吧,”陈区长招呼他坐下,笑着开一句玩笑,“老徐你玩得开心了,我可是差点被吓出心脏病,累惨了。”

“我过来,也是想大致了解一下情况,”徐区长不客气地坐下来,“群众的情绪怎么样,我吃完饭需要过去看一下吗?”

“这个倒没必要,今天你好好休息,倒一倒时差,明天上午去阳州民政局把帐篷领了,能当天赶过去就行,趁着有战士们帮忙,赶紧把帐篷支起来。”陈区长信口吩咐一句,又笑着问他,“去一趟法国,有什么体会?”

“差距……除了差距还是差距,总算知道咱跟国际大都市到底差多少了,”徐瑞麟感触颇深地摇摇头,接着又眼睛一亮,“不过麻纤维面料。在服装方面大有可为。类似面料的服装,价格普遍高出一般面料。”

“是吗,能高出多少来?”这次。是轮到白凤鸣感兴趣了。

聊了一阵之后,徐区长看一眼陈太忠,“区长。这次在巴黎,遇到一个叫荀德健的,他说跟你关系很好,听说咱们要养娃娃鱼,他很有投资这个的兴趣。”

“那就是个吃货,而且还是话痨,”陈区长听到这个名字,就笑了起来,然后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是荀家的人,想投资娃娃鱼……我看还真的可以。”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关于这个回报,我还没跟他谈,”徐瑞麟笑着回答,他对王瑞吉提出的条件非常清楚,王总现在虽然撤资了。他也不想贸然地答应下什么省份。

“等他来了再说吧,”陈区长不以为意地回答,事实上,从凯瑟琳的投资,一点点地到邵国立、汤丽萍。然后他又在京城拦住了弓南华的老婆和司机,再到现在荀德健要找过来。北崇开始一点一点地融进他往昔的生活。

要知道他初来北崇的时候,觉得这里落后而封闭,跟以前的圈子根本就不搭界,有劲儿都不知道该怎么使,现在越来越能利用上其他的助力,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这顿饭也没吃了多长时间,八点钟大家就散去了,结果八点十分的时候,有人按门铃,来的却是三轮镇的镇长林继龙。

陈区长以为他是来汇报小贾村的情况的,不成想林镇长进门之后,神情激动地发话,“区长,谢谢您了啊。”

“什么事儿?”陈太忠先是眉头一皱,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褚宝玉辞职了?”

“好像快了,”林继龙笑着点头,“下午隋书记和霍部长找我谈话了,要我做好勇挑重担的准备。”

林镇长是真没想到,自己只是在雨地里蹲了一夜,居然就要进步了,他这个镇长是才刚刚选上的,甚至他在三轮镇任副书记都不到一任,现在却即将成为党委书记。

“有功当奖,这是必须的,”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下手,示意对方坐,“这是组织对你成绩的肯定,也是对你的信任。”

“主要是区长您的提携,这个我心里有数,”林镇长笑着回答,他这么晚过来,就是投效来的,隋彪才不会那么好心,直接把他提上去,“以后区政府对三轮镇有什么安排,尽管吩咐我,我绝对会对得起您的信任。”

“首先要对得起三轮镇人民的期待,”陈区长心里很受用,一个镇党委书记纳头便拜,这对他也是个助力,不过他的嘴上还要唱一唱高调,“小贾村的救灾款很快会拨下去,你给我把钱花到地方……要不然我可不答应。”

“您尽管放心好了,”林继龙笑着回答,“区里在搞这个招标公告,下一步,我想在三轮镇也搞一下公告,连政策都公告出来,您看这个……合适吗?”

“嗯,我看可以搞,”陈太忠点点头,这倒是意外之喜了,区政府搞公告,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现在三轮镇能自告奋勇当试点,也不枉我帮你说话,“除了有保密要求的,都可以公示出来……嗯,这个想法,你跟隋彪同志也汇报一下。”

林镇长没话找话地说了十分钟,站起身走人了,陈区长心里挺满意,救了一个村子,换来了一个镇子的投靠,这买卖很划得来,可见这坏事……不一定全是坏事。

然而,大部分的坏事,还真的好不到哪里去,第二天上午,陈太忠在看区医院投标结果的时候,接到了徐瑞麟的电话,徐区长怒气冲冲地表示,“区长,这帐篷全是破破烂烂的,还有的被老鼠咬过……”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