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4 -3645谁先挑

3644 3645谁先挑

3644章谁先挑(上)

跟徐区长不同的是,陈区长早就对这种事情免疫了,这倒不是说徐瑞麟偌大年纪还不如一个年轻人沉得住气,实在是陈太忠在这几年的官场生涯中,遭遇过太多的事情了。

所以他并没有生气,而是问一句,“这破帐篷,是省厅的还是市局的?”

“是省厅的,我跟葛宝玲落实了,市民政局没有帐篷,”徐瑞麟做事也算有章法,并不胡乱告状,“这发霉褪色的也就算了,被老鼠咬过的……这怎么住人啊?”

“有多少顶帐篷?被咬的又有多少?”陈区长沉声发问。

“三百五十顶,被咬过的差不多有两成,这是96年抗洪抢险的急救帐篷,”徐区长气呼呼地回答,“他们还说全省都紧张,能协调来这么多算不错了……这个字我该不该签?”

“你先等我一下,”陈太忠压了电话,反手拨给马飞鸣,“马书记,我想请教个事情,民政厅拨下来的帐篷,算不算在那八百万的救灾款里?”

“不算,八百万是拨款,帐篷只是过渡期的生活物资,”马书记很干脆地做出了回答,然后他哼一声,“为什么这么问?”

“三百五十顶帐篷,全是存放了六年的,发霉的褪色的,老鼠啃咬过的都占两成以上,”陈太忠哇啦哇啦地发牢骚,“灾区防鼠疫还防不过来呢。这帐篷怎么用?”

“都是白给的。你凑活用吧,”马飞鸣也不可能为这点小事出头,事实上,他对民政系统还是比较了解的,库存六年的帐篷?库存二十年的他都见过。

不过六年就能毁成这样,那肯定是保管上有问题——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现在的干部,就爱玩这种小聪明,马书记想到这个因素,心里也有点恼火。“我给你个民政厅的电话,你自己了解吧……”

与此同时,徐瑞麟绷着脸站在市民政局的院子里,他身边是民政局的副局长莫娇。她不耐烦地催着,“徐区长,你到底签不签字?等着要帐篷的地方多了,现在你不签的话,回头想签就得找杨局长了。”

“你稍等一等,请示领导也要时间的,”徐区长面无表情地回答,心里却不无愤懑,这么破烂的帐篷,你也好意思这么催我?

并没有等了多长时间。陈区长的电话就打了回来,徐瑞麟接起来嗯嗯两句,就侧头去看莫娇,“莫局长,我们领导说了,这次拨给北崇的帐篷,好像不止三百五十顶?”

“这个……你们北崇提的要求,是三百顶左右吧?”莫局长不答反问,她对这个情况是知情的,耳听得对方拿此说事。心中暗叹一声,这数量纵然瞒得过一时,也瞒不过一世。

不过真要敞开说,她也不怕,“现在是雨季。防汛工作需要一定数量的帐篷,北崇遭灾了。市里搭车要一些,这不过分吧?而且给你们留出三百五十顶,不少了吧?”

“陈区长说了,五百顶都得给北崇,”徐区长挂断手上的电话,淡淡地发话,“他不反对搭车,但是这种档次的货的话,质量不足数量补。”

“这不可能,”莫娇很随意地摇摇头,“厅里不是直接对你们北崇,二次分配是市里的事,而且市里已经满足了你们的要求,三百五十顶……已经是超额了。”

“里面有七八十顶不能用,怎么就超额了?”徐瑞麟脸一沉,不怒而威地发话,“小莫,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徐瑞麟从不说虚话,不怕告诉你,陈区长刚才把电话打到马飞鸣那儿了,我就问你三个字:给不给?”

“打到马书记那里了?”莫娇听得登时就是眉头一皱,她年约四十出头,相貌普通肤色微黑,个头不到一米六,身材也略略地发福,但是收拾得很利落,一看就是机关女性。

事实上,她原本也就是家学渊源,她的父亲一直在阳州宣教系统,最高到了宣教部副部长,后任敬德县党委书记,在朝田干了三年副市长之后病退。

所以她虽然人在阳州官场,眼力价却不低,猛听得此事引起了省委书记的关注,而她也知道,马书记前两天确实去过北崇,一时间就怔住了,“那我跟杨局汇报一声。”

要不说这市里的行局,确实挺遭人厌的,对上下面县区牛皮哄哄的,却根本不想自己有没有牛皮的资格。

不多时,莫局长又走了出来,她笑着发话,“杨局长说了,五百顶你全领走,他现在人在五山,赶不回市区。”

“你们杨局长就是贱皮子,别人不收拾,他不痛快,”难得地,徐瑞麟居然骂人了,实在是有损他儒雅的形象,“把剩下的一百五十顶都搬出来。”

眨眼间,剩下的一百五十顶帐篷就被小车推了出来,徐瑞麟一看,登时就火冒三丈,“莫局长,原来你们是这么搭车的?”

由不得他不生气,北崇要领的三百五十顶,那是个顶个的歪瓜裂枣,看起来简直比小贾村的村民还要悲惨,但是民政局留下的这一百五十顶,就是干干净净完好无损,偶尔有些许霉斑,却也只是小小的几片。

“我真不知道是这么回事,”莫娇看到这场景,也有一点傻眼,她抬手一指,不让运货的人离开,厉声发问了,“怎么这同一批帐篷,能差这么多?”

“我就是干活的,怎么能知道这些?”运货的人苦笑着回答,“不过……北崇那边都给得多了,他们也不能挑挑拣拣吧?”

“滚远一点,”莫局长怒喝一声。转头冲着徐区长苦笑。她柔声解释,“瑞麟,这是我的不对了,没想到他们会这样,你签个字就行了,五百顶帐篷全拿走。”

“小莫,我不会跟你计较的,”徐瑞麟冷哼一声,他心里清楚,莫娇一直想进入他的情感生活中。偶尔会使些性子,但不会不知道轻重。

可这两边的帐篷相比较,也委实有点欺负人了,原本他还想把五百顶帐篷全拉走。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大家挑一挑,选三百五十顶好一点的拉到车上,咱今天来,就是领三百五十顶帐篷,多一顶也不要。”

“可是剩下的帐篷,你让我们怎么处理?”莫娇一听不干了。

“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徐区长冷冷地回答,“民政局给我三百五,我就拉三百五。你们杨局长不服气,可以去找陈区长抗议。”

这个决定,是徐瑞麟临时起意的,也有点不讲道理,不符合他往日与人为善的理念,但是他相信陈区长会支持他——为区里争取利益,陈太忠不会后人。

有了他这句话,跟来的小伙子肯定不会含糊,挑挑拣拣地挑出三百五十顶帐篷,一件一件地往车上丢着——来的都是北崇人。就算不是为自己家人选帐篷,但总还是为乡亲挑的,大家都不会含糊了。

这个当口儿,又有两辆车驶进了民政局,一辆帕杰罗越野车。一辆福田轻卡,车上的人下来之后。笑嘻嘻地跟莫娇打个招呼,“莫局长好。”

打招呼的自然是领导,但是旁边的小兵也没闲着,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说不得胳膊肘捅一捅领导,“头儿,那儿挑帐篷呢。”

“莫局长,有帐篷来了?”做领导的就问了,一般来说,帐篷这种小玩意儿,放不到领导眼里,雨季的这几个月稍微俏一点,但也就是那么回事。

可民政局的帐篷不一样,那里的帐篷是救灾用的,没有任何的成本,弄到手就是钱——起码单位会因此而少花钱,能抢到一点就是一点。

所以这位的眼睛就有点直了,“我们也申请了帐篷,怎么没通知我们?”

“吴县长,你们的申请还没批呢,”莫娇一看就着急了,眼前这位是北郭县的副县长,往日里跟民政局联系得也算紧密,但是现在……显然是你们掺乎不起的局面。

但是北郭的人也是穷惯了,吴县长一开口,旁边的人就蹿了上去,手快有手慢无,先抢到物资,到最后再走手续也不迟——正经是这帐篷有好有坏,得多抢两顶好一点的。

不成想北郭的人才走上前,那边就推推搡搡的,“滚一边去,我们挑帐篷,你们凑的什么热闹……信不信我揍你?”

“这谁啊,这么牛逼?”吴县长见状受不了啦,走上去看清来人,他就不满意地哼一声,“我说徐瑞麟,你有点太霸道了吧?”

“这些帐篷本来全是我们的,”徐瑞麟是君子范儿,他很认真地解释,“但是我们不想全拿走,就挑一点好的走,那个吴县长……你稍微等一下。”

“我还就不等了,老徐,物资是公家的,你也需要我也需要,”吴县长在阳州市,也是比较横冲直撞的,尤其是他知道,徐瑞麟这个人讲道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就是懦弱。

而两人级别又相当,所以他不需要考虑给对方留面子,“北崇老百姓需要帐篷,北郭老百姓就是后娘养的?说句实在话……谁抢到手是谁的。”

3645章谁先挑(下)

吴县长说的是大实话,不成想北崇一个扛包的不服气了,此人将包往车上一甩,抬手一指他,“吴鞋匠,够胆你再说一遍……敢抢北崇的东西?”

吴县长起于微末,父亲就是一个鞋匠,他也干过这个,后来多亏国家恢复了高考,他由此而出人头地,但是阳州知根知底的人说起来,还说他是鞋匠出身。

所以对吴县长来说,这话非常侮辱人,但是怎奈阳州不知死活的好汉太多,时不时就能听到这样的话,他真是想计较都无处计较。

不过眼下有人当面打脸,他是不想计较都不行了。于是脸一沉。也不顾忌自己的形象了,“就算我抢北崇的东西,也轮不到你说话……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我不算什么玩意儿,就是个北崇人,”这位丢下手里的帐篷,一脸不服气地看着他,“有种的,你抢一下试试?”

吴县长登时就停滞一下,阳州人里,最难斗的就是花城人。其次要数得上敬德和北崇,北崇人的勇猛,那不是吹出来的——打不过花城,那是因为人数差一些。钱财差一些,就连花城人,等闲也不愿意招惹北崇人。

所以他有一个短暂的犹豫,这时候,远处已经有人拿出手机拨号了,似乎要叫什么人来,莫娇见状,赶紧上前将吴县长拉到旁边。

“你什么意思,”吴县长皱着眉头,很不高兴地发话。看那架势,若不是对方是女人,他甚至有可能直接翻脸。

“北崇的新区长交待过的事情,那可是个从来不吃亏的,”莫娇低声嘀咕一句,“人家直接打电话给马飞鸣了……我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你好。”

吴县长听完这话,愣愣地看了她有两秒钟,然后微微点点头,又侧头看一眼徐瑞麟。冷哼一声转身走人。

现在的陈太忠,在阳州官场名头也极为响亮,一是能搞钱,二就是不讲理,能搞钱这个不用说了。这半年流入北崇的投资,比阳州其他地方加起来的还要多。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不讲理,小小的北崇居然稳稳地压住了难缠的花城,邵正武因为此人而去职,尤其是最近哄传得沸沸扬扬事件——新来的市长,异常强势的陈正奎,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陈太忠打破了头!

吴县长一听涉及此人,他还真没胆子不讲理下去了,更别说此事还有省委书记马飞鸣的关注,他能做的,也就是掉头就走,哪怕身后还有人不屑地冷哼。

类似的事情,在阳州不止一起,比如说弓南华的司机王建武,最近也遇到了一些麻烦。

自打他从京城机场回来之后,遇到有人问,你怎么没去巴黎,他必然要脸红脖子粗地大骂一顿北崇人,遇到那些关系近一点的,他还要点明陈太忠这个名字。

我王建武是小人物一个,无所谓了,关键是季虹季大嫂,也被卡回来了,这不是打我的脸,纯粹是给弓局长上眼药不是?

对他如此放风,弓南华听而不闻持放任的态度,这个反应很正常,堂堂的财政局局长被人如此地打脸,心里没有怨怼才怪,可他又不便出头表示什么,司机在下面表示不满,他当然不会过问——权当是代他在科室里吹风了。

正经是如此做,就算那夯货找上门来,他也会把事情推到司机身上,于弓某人无损。

王建武最近放风放得很痛快,今天中午领导接待客人,他可以回家吃饭,不成想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两个男人。

俩男人年纪都不算小,四十岁左右,一个矮胖一个瘦高,两人共撑着一把伞,似笑非笑地拦住了王司机的去路,矮胖子发话了,“你是王建武?”

“是我,”王建武略略迟疑一下,就点点头,他见对方耸肩歪脖子的站姿,就知道这是俩老炮子,不过他身体很棒,倒也不怕跟对方动手,于是他慢条斯理地摸出一包烟来,自顾自抽出一根,“有事?”

“听说你最近怨气很大,”瘦高男人慢吞吞地伸出手,抓住那根烟,微微用力揉个稀巴烂,轻描淡写地发话,“年轻人火气太大,对身体,对家人都不好。”

“还没请教二位的大名,”王建武不紧不慢地发问,他不怕动手,但是也不想稀里糊涂地招惹人,阳州市各路好汉真的太多了,一时冲动可能导致极为恶劣的后果——他只是一个临时编制,要是正儿八经在编的科室人员,底气会更足一点。

“北崇老痱子,没听说过,就跟人打听一下,”矮胖男人发话了,抬手轻轻地拍几下对方的脸,“老了啊,没人认识我了,刘金虎要是活着,也不敢说不认识我。”

老痱子……王建武还真没听说过此人,不过刘金虎是谁,他是清楚的。所以他任由对方侮辱自己。“两位找我什么事儿?”

“没啥,劝你消消火儿,”矮胖男人轻描淡写答一句。

等了一等,瘦高男子干笑着发话,“顺便向你报个警,北崇人民对你很不满意,不是我哥俩拦着,现在就找到你或者你家人头上了,你得领情吧?我俩着急过来报警,中午还没吃饭呢……拿个三千五千出来的。给垫垫肚子。”

“我身上就这么多了,”王建武也光棍得很,拿出自己的皮夹,将里面十来张百元大钞抽出来。递了过去。

“行了,给你留两张,”瘦子抬手接过那一叠,抽出两张还回去,两人转头离开。

王建武铁青着脸走回家,老母亲见他这样子,才要开口发问,他走进自己的房间一关门,就摸出手机打电话,要搞清楚这老痱子是什么人。

其实他已经想到了。不说那些做派,只冲这两人敢跟自己这个财政局长的司机诈钱,这就不一般,除非是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混混,老混混们都想得到,现在只要他反手一个电话报警,那俩绝对吃不了兜着走——判不了抢劫罪,判个敲诈勒索是没有问题。

但是这个报警电话,他还真不敢打,阳州不怕死的好汉太多了。等人家回头出来了,这种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王建武略略一打听,还真是这样,那老痱子就是跟刘金虎差不多同时起家的,结婚之后就收手了。再后来媳妇死了故态复萌,现在支个棋牌馆。有时候也帮人催债,是派出所和分局的常客,名副其实的滚刀肉。

值得一提的是,这丫催债的时候,手段可不怎么样,绑架老人妇女孩子的事儿,都干过,王建武听说居然是这么一个人,长长地叹口气,“尼玛,陈太忠你也做得太绝了吧?”

陈太忠在官场上的强势,本来就已经给他很大的压力,现在更是连道上人物都用上了——你难道不知道,跟黑社会结交的干部,就没几个有好下场的吗?

见他神情忧郁地走出房间,做母亲的赶忙上前相问,听他说完之后,老人家叹口气,“以后你老实点吧,街上那些混混心狠手辣,咱普通老百姓平安就是福……你总不能让我这个白发人,送你黑发人。”

“就是,你都说了,陈太忠在北崇有群众基础,”他的媳妇也在旁边相劝,“回头有人祸害咱们家一把,都找不出来是谁干的。”

“我是咽不下这口气,”王建武气呼呼地回答。

“当官的之间斗,你一个小兵掺乎什么?你凭什么不服气?”做母亲的冷哼一声,“你要是再折腾,我去找陈太忠给他下跪。”

“别说了,吃饭,”王建武不耐烦地摆一摆手,是啊,这是领导们在斗,关我什么事?

其实他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陈太忠安排的,无非是林桓出面指使了两个人,陈区长不可能把心思放在他这种小人物身上。

这两天陈区长正在忙着布置会场,因为马上又是一个新的仪式——博睿咨询的人要来了,好几个亿的资金,会再度砸向北崇。

这个融资年前就在谈了,目前就进入了实质性的操作阶段,按说要请市政府的领导来,可陈区长跟市政府闹得那么僵,索性就邀请李强来主持这个仪式。

李书记很愉快地接受了邀请,这么大的资金落地,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不过对于北崇的领导们来说,这不光是面子的事情,还有一个问题也很关键——钱会投向哪里?

所以,当天晚上陈太忠的小院里,几个副区长又凑了过来,各自拿出自己的方案,要求区里多考虑一下他们分管的片儿。

“这个钱是要还的,不能大规模投在基建上,”陈区长摇摇头,这钱虽然是他的,他也不能学雷锋不是?而且他对这一笔钱,有自己的设想,“主要还是要用于发展。”

大家正边吃边聊,有人敲门了,来的是武水乡的乡长宁培亮,一进门,他就气急败坏地发话,“陈区长,听说上游小剪子村要建电镀厂,这是祸害武水啊……”

(更新到,召唤月票。)